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女尊 Np  雪瑶 同学 罪恶之情 恶魔
阴戏 燃情都市 梦幻西游 良辰 小说 蔷薇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人鬼谁怕谁
人鬼谁怕谁

人鬼谁怕谁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1-04-28 11:18:41

作者:肖叶覃

最新章节: 引子

编辑:来路生云烟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谁怕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谁怕谁小说百度云  谁怕谁全文免费阅读  爱情面前谁怕谁完整版  类似谁怕谁的小说  谁怕谁txt下载  谁怕谁番外  谁怕谁 百度网盘  人没有谁怕谁  

几个二货为了最求剌激和猎奇心理的奇遇 人鬼谁怕谁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还有一个怕,而且现在想起来觉得怕的滑稽——怕水缸。不过我怕水缸是有原因的,起因是爷爷的去世,当时我刚刚记事,很不老实的苦苦闹闹,三叔就吓唬我说“再不老实就给你锁黑立柜里去”——“黑立柜”是我的讲法——就是爷爷的棺木,从那开始就觉得棺材恐怖。当然,棺材不是天天都见得到的,但我这个人总喜欢联想,姥姥家储水的大黑水缸,我总觉得像个硕大的棺材头一样,虽然理智告诉我,那只是个水缸,但我总是胡思乱想的把它想象成棺材的模样,还联想在揭开缸盖的一刹那,会突然蹦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于是越想越害怕,所以我从来不敢独自进入那间放水缸的厨房。。


  在这片老楼中,一号楼冲着马路,其中的一号门洞在白天就显得和别的门洞那么不一样,因为从一楼到四楼的窗户都没有玻璃了,里面黑洞洞的,窗框大多早已腐烂,貌似荒废了很多年,尤其到了晚上,一周围片灯光亮点,就这一号门洞却一片漆黑,显得更加诡异,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楼了。

  我这个人小时候胆子很小,特别害怕那些鬼神一类的事,尤其是一看老版的电视剧《聊斋》的片头,我就得吓得往被窝里钻。还有就是办丧事的,远远的一看见那一堆花圈就觉得瘆得慌,当然就更不敢看死人了,甚至我的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也没敢靠前,而是在姥姥家待了几天,直到家里的丧事办完才回家,后来直到平房拆迁,我也没敢再进过奶奶生前住的屋子,因为那里曾经停放过奶奶的遗体。

  其实,我们也就是这么说说,我们所谓的胆大啊,其实多少有点外强中干的意思,说白了吧,我们就是纯粹的为了找刺激,图个嘴上痛快。说真的,如果真的眼前冒出个鬼来,估计也得吓个半死,不过话又说会来,这世上有鬼?谁见过?人有时候更多的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要是谁见过鬼,那才是活见鬼了”——瑞龙——我的死党之一一直这么说,这几乎成了他的口头禅。

  鬼楼到底有鬼没鬼谁也说不清,它的“鬼”其实应该叫“诡异”。严格的说,鬼楼不是一整幢楼,而是一幢楼的一个门洞而已。

  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闹的最凶的时候是90年代中期,后来这阵风慢慢的淡去,才又平静下来。听说后来也有什么团体啊机构的来鬼楼调查过,至于调查结果怎样就不得而知了,没个下文!鬼楼就那么吊诡的呆到了如今。鬼楼也有鬼楼的优点,那就是,你不招惹它,它绝不招惹你,所以别看同在一幢楼,其他的楼栋哪怕是一墙之隔的二号楼栋都是平平安安的。

  第二个倒霉的人是个小孩,算起来这个小孩现在应该比我还要大几岁。几个人在一起捉迷藏,小孩一激动就扎进了鬼楼,后来听他的邻居说,小孩跟失了魂儿似的跑回了家,一头扎进被窝就不再出来了,父母询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在上楼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可是那人的模样和脸色彻底把孩子吓到了,后来那孩子得了自闭症,整天足不出户,有个所谓的大仙曾经给算过,说是这孩子让什么东西给“觅”住了,还煞有介事的说是某个远房亲戚(当然肯定是死人),还给了几道符,让孩子每天某时某科面朝某方向吧符烧掉和水喝掉,听说后来极为荒唐而富有喜剧色彩,因为那个远房亲戚根本还健在呢,当那个远房亲戚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孩子的爹妈差点就真的成了鬼,当时的人们着实当个玩笑谈了那么一阵子。我没见过这个孩子,也只是耳闻而已。

  或许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关系,我身边的那几个死党也和我属于一类人,成天没事就聚在一起聊些牛鬼蛇神的怪诞事,要是听说哪里有什么闹鬼的事,还必须凑在一起去“现场考察”一番,然后再添油加醋一起胡吹,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成为向别人炫耀的资本。

  最后一种说法最简单,说是白蚁闹的。不过我始终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白蚁可不像人,让去哪就去哪,不让去哪就不去,怎么偏偏就认准了这幢楼的这个楼栋而不去其他地方呢。

  从三年前开始,这幢楼的居民就反应自来水有异味,可也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老小区嘛,水管线年久锈蚀,有点异味或颜色深一些是正常的!直到房管所的人来检修水箱的时候才发现了恐怖的一幕!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我们这的老小区因为高层楼的水压不够,所以往往在楼顶放置一个水箱蓄水用来保证楼上的水压,但是却很少检修,这个水箱恰恰就在鬼楼的正上方,当打开水箱的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里面居然有具骷髅,根据法医鉴定,至少死去了三年!整幢楼的居民瞬间集体作呕,他们终于明白了,原来过去三年喝的水之所以有异味,原来是泡过死人的水啊,那孩子们说的看到的楼上有人,究竟又是什么呢?

  自从我家平房拆迁后,就搬到了“老海地”,“老海地”是我们这座城市最早规模最大的居民聚集区之一,位于城市的边缘上,这个名字和有意思,据说当初这里是一片大开洼地,地势又低,所以积水的时候很多,所以叫了这个名字。这里有很多超过40年的老住宅区,楼都不高,一般都是四层的,海江里就是其中一个,虽然楼都显得很破败了,但这里的人气却一直很旺盛,令人奇怪的是,这里比海江里更年轻的住宅楼如今都拆了,而这片老楼还依旧坚挺着,在新住宅小区环肆之中,显得越加苍老而那么不和谐。

  一引子

  按说鬼楼和周围的住户相安无事,两不招惹,过的挺好,但谁知道这座鬼楼从前年开始又不消停了!因为不止一个人反应,路过鬼楼的时候,孩子总说楼顶上有人,可大人们举头望去却啥都没有,于是有好事的人说了“孩子眼睛最亮最干净,能看得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下可坏了,连住在鬼楼附近的都觉得肉皮发麻了,更有人反应,不会说话的孩子一经过那里就没来由的哭个不停,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啊。接下来更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建议得到了死党们的一致认同,于是一个后来堪称惊恐而荒诞的探险就此产生了……

  不过自从到了青春期,不知是不是雄性荷尔蒙的作用,我的胆子忽然间大了起来,甚至大到我自己都不相信的地步。过去越害怕的反而越觉得好奇,而且相当享受在好奇和刺激过后,那种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后的快感。越是别人觉得危险的越想尝试,越是别人觉得恐怖可怕的事越想打听,而且除此之外,还越来越爱凑热闹,谁家有丧事出殡的,必然要去凑热闹甚至帮忙,这种巨大的转变真是透着奇怪。

  嘿,别说,他还就成了我们这群人里第一个“活见鬼”的,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这家伙就很少再和我们联系,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精神萎靡,甚至出现了幻听幻视,以至于精神类的控制药物服用了好久。原先的他是标准的信奉科学的无神论者,而现在他虽然还是信奉科学,但不再嘴硬的说自己是“无神论”者了,他甚至开始信佛了,如今俨然成了一位居士。

  第二种说法是因为闹鬼。也有一些老海地人说,30多年前,大概是80年左右,楼里搬进来一对新婚的小夫妻,住在一楼,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正常,不过后来就出了蹊跷事。这个妻子做梦,梦见有个男人趴在她身上亲她,一开始她并不觉得什么,只是觉得有点难以启齿,自己还以为是新婚燕尔,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所以索性连丈夫也没有告诉。但是后来这个梦天天做,但梦里那个男人的脸面却始终看不清楚,更奇怪的是,即便是醒着的时候,她也出现了一些不正常,一个是只要她在卧室,就总觉的房顶的四个角很低,让她感觉无比的压抑,另一个是她总觉得耳边有人和她说话,说的话大部分听不清楚,但有两个字却总是听的清清楚楚——痦子。她害了怕,和丈夫说起来,让她万没想到的是,丈夫最近也在做同样的梦,梦见的是一个男人总和他打架,还恶狠狠的说“把你老婆给我”,丈夫原先以为是自己工作压力大出现的心理疾病,又怕妻子知道了,胆小害怕,于是也没有说。两个人这下一都说出来,顿时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汗顺着脊梁骨往下流,这是撞鬼了吧?!小两口无奈之下去了居委会,居委会大娘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还严厉的批评了他们,大概意思是年轻人要树立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不要搞封建迷信之类的话。老太太们自然是一身正气不信鬼神的党员干部,可眼见得小两口的害怕真不是装出来的,就答应夜里一起去家里坐镇,小两口在卧室,四个老太太在客厅,看看到底有鬼没鬼。结果当天晚上就出事了,到了后半夜,老太太们猛听见一声怪叫,冲进卧室一看,女的全身赤裸的让丈夫割了喉,然后发疯似的在一个墙角挖,还没等老太太们反应过来,手拿水果刀的丈夫转过身来就撂倒了三个老太太,然后自己也了断了,剩下的那个老太太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吓的精神失常了。后来破案的时候,在丈夫挖的地方掘开,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那尸体已经成了干尸,左侧太阳穴上有一颗明显的大痦子,后来证实,这是原先的一个住户,失踪已经6年了。又是凶杀又是闹鬼,更惨的是,运送这几具尸首的殡葬车半路还出了车祸,又搭上了司机和其他两个人的性命。真是太不吉利了,慢慢的原先的住户陆陆续续的搬走了,更没有人再敢搬进来,最终就荒废了。

  一鬼楼很诡

  我们这几块料用别人的眼光来看,多少脑子不大正常,即便是不迷信,但鬼神这类事情,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至少也得敬鬼神而远之,而我们还上赶着去上前凑合,纯粹是吃饱了撑的。不过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歪理: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毕竟人的阳气足,别说没有鬼,就算有鬼,见着了我们也敢上去抽丫仨嘴巴,然后再狠狠的啐它两口唾沫!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