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许剑 我和妻子的别样生活 马强 祁长锦 我与寡嫂那些年 我真的不是NPC
 婚外韵事 儿媳的 挥霍  白虎 我的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木之鬼
木之鬼

木之鬼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1-06-08 11:16:54

作者:小菜鸟的蛋

最新章节: 第五章 迷宫

编辑:来路生云烟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木之鬼也  

槐者,木之鬼也,其岁愈久,所附之阴物愈众.久之,乃有阴灵之气,邪之极也。 木之鬼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水波俱兴,黄土皆知当年儒生血。。


  水波俱兴,黄土皆知当年儒生血。

  我就这样想着,看着他,他仍旧一副慵懒随意的样子。可是他怎么当时没有告诉爷爷他已经来过了呢?我还是想不通。

  和我朝夕相处的人竟然不是我的亲爷爷,我身上的香味也不是什么体香,要是找到不到白血草我就会危害到身边的所有人,而我也会丧失了自己。我不敢再想下去,找不到白血草,就都完了。而我的双亲不知道是否还活着,一觉睡醒来我竟然突然之间背负了这么多,脑袋“嗡嗡”地响,有些无法承受这一切。

  我们走了很远之后,我还是没有回头,但我可以感觉到爷爷在看我们,那历经沧桑的眸子中也许还闪着泪花。一路上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径直往前走,不觉地,眼前的景物模糊了。我似乎有预感,这次绝对不是普通的盗一次墓那么简单。

  我就这样疑惑着和他走进了那个山洞,进去后我把身上的东西都放好后因为疲惫吃了点东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过了好久大概是早上的时候了,我隐约感觉小二哥起来了往山洞里面走去了。因为疲惫的原因我实在睁不开眼,于是又沉沉地睡过去了。我起来的时候果然小二哥已经不在他睡觉的位置了,我整理了装备就往山洞里面走去了。突然,我便有了一个的发现,原来这山洞里面还有一个通向更深的洞口,有人在洞口故意做了一个突起使洞口不易被发现,由于昨天太疲惫加之光线不好我也没有发现。小二哥一定就在里面,我也再没有多想打开矿灯就进去了,我猫着身子勉强进入。大约五分钟左右我就看到小二哥的灯光了,心里一喜走了过去。只见他身旁有一堆东西,都是盗墓用的。他来的时候可没有带这些,于是我再也忍不住想要把这整件事都弄清楚。他却先开口了:你一定有很多的疑惑吧?我点了点头。他说:现在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知道了。如果爷爷当时告诉你可能你会接受不了,现在要让你来是为了让你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其实你不是爷爷的亲孙子,你是爷爷在一次盗墓的时候在墓中捡来的,捡到你的时候你已经面无血色,气若游丝。爷爷看你可怜,把你救了下来,可是非常疑惑一个似乎出生不久的婴儿怎么会出现在一座古墓?爷爷返回途中遇到一位道长,那位道长闻到你身上的香味立刻明白了一切。他告诉爷爷,这孩子中毒了。他道出事情原委,临近有一个村子,现在已经空无一人,是因为几年前发生了一件事,村里一个年轻人上山砍柴的时候,脚下泥土一松不知道掉进了一个什么地方,掉下去直接被摔晕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掉进一座古墓里面了,他正抬头看墙上的壁画,突然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接着就失去了意识。隐约之间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救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又在自己砍柴的地方了。他感觉自己似乎就是做了一个梦,不过回到家的时候家人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他的身上似乎有了一种香味,非常明显可以闻到的香味,这种香味却不是洗了澡就可以冲掉的。随着时间推移虽然香味变得更加浓郁,由于身体没有大碍,也不影响生活,一家人也就没有太大在意,之后他的妻子有了身孕,一家人都活在对未来的憧憬之中。可是后来,村子里接二连三的发生村民失踪的事情,整个村子都弥漫着一种恐慌,人们都害怕自己突然就消失了。这时候这位道长恰巧路过,他发现了这村子的不对劲,通过调查他得知这个年轻人,拜访之后发现他中了一种毒,浑身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靠近闻的时候竟然有些头晕目眩。他立马意识到这年轻人是中了槐毒,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毒,毒素一旦扎根人体就会不断产生一种香味,毒素就在体内扎根扩散,一旦毒素累积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使人致幻,被致幻的人的命运就是人们再也看不到他,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而这个年轻人最后的下场就是变得丧失意识,丧失人形,变成怪物,继续使人产生幻觉,随后使人消失。这位道长告诉这个年轻人,要想活命,要想让所有人活命就去找一种名叫“白血花“的东西,不然不光你自己,你的妻子也会消失。你的妻子现在没产生幻觉那是因为他怀了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将来出生后也会和你一样,你们必须赶紧找到这种东西化解这场劫难,否则到了最后关头谁也没有办法。于是那对夫妇就按着道长的指引必须从古墓进入,直到进入一个特殊空间,进到特殊空间就会看到一棵你们从未见过的树,那棵树周身血红,树叶惨白,开花像被血染过,那种白血花就是寻找这棵树上的变异的花,也是白色,你们找到的几率很小,不过也是值得一试,否则对周围的人来说是一场浩劫,而你自己也永远不能做回正常人。不过这朵花摘下之后五分钟就会枯萎,必须在它枯萎之前服下,才能以毒攻毒,变成正常人。这对夫妇就出发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知是死是活。而你,就是那对夫妇的孩子,因为你的身上也有那种香味,不过你身上既然也有香味就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找到白血花。而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是找到白血花,否则不光是你,恐怕很多人都将因此付出代价,你根本无法逃避,因为你身上的毒永不消散,一直会潜伏在你身上不断找到宿主,除非我们找到白血花,现在你都明白了吧。这些都是爷爷告诉我的,此行非常有必要,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我先前已经来过了,目的就是提前做些准备,其实爷爷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准备了,因为此行可能会非常凶险。他说完了,我呆呆的看着他,突然感觉有点恍惚,一种不知道怎么表述的感觉,就是接近崩溃情绪却无能为力,就像默默地在看着一部无声电影。

  早晨,我被说话声惊醒,原来是小二哥来了。隐约听见爷爷和小二哥在说些什么,好像还是故意压低了声音似的。“……他现在长大了,这是迟早要做的事,是他必须面对的,他身上的香味越来越重了,再晚就来不及了,你一定要保护好他安全归来……”这些话听得我感觉摸不着头脑,我身上是有一种香味,像是一种槐花的香味,却又有些不像。我一直都当这是我的体香,一直引以为傲,可来不及了是什么意思?这都是些什么啊。我匆匆擦了脸就走出来了,感觉清醒多了。我也没有多问,从房间拿出我的装备,斜挎着爷爷递给我的一杆**,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战斗力十足。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我被他摇醒时,距那洞口还有一段路程,他很明显知道快到了,在那种情况下根本分辨不出距离洞口具体还有多远。况且这个明显人挖的山洞距我们要去的洞口这么近,这难道是巧合?加上那个他提前准备的木筏。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我们来之前曾来过这里。

  我站在残垣断脊之上顺着无边的沟壑竭力嘶吼,想知道峡谷对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突然隐约听见爷爷的声音:三皮,回家吃饭了。望了望身后升起的缕缕青烟,爷爷是把饭做好了,喊我回家吃饭。我咬了咬嘴唇,猴子一般飞奔了回去。只见爷爷都开动了,我也不含糊,把手往身上蹭了蹭抓起一块山鼠干就往嘴里塞。爷爷边吃嘴里边嘟囔:“前几天下了一场暴雨,我刚出去转悠时发现对面山上有很大一块被雨水冲走了,我隐约看见一个洞口,我眼神不好使,也看不太清楚,一会我们爷俩去瞧瞧!”爷爷说这话时我已停下了嘴里的动作专心地听,我心想:这事怎么能少得了我。嘴里塞着满嘴的山鼠干,我还是十分模糊的地应答的着:“没问题!”

  转眼间以至黄昏,残阳如血,昏鸦晚归。

  “小二哥,我们走吧!”小二哥看了爷爷一眼,爷爷点了点头,于是我们走出门。我甚至不愿去看爷爷,应该是不敢看。我怕看一眼的话,泪水会像洪水决堤一样。临走时,小二哥从他的腰间抽出一把猎刀,递给我,说:“拿着。”我看了一眼插到腰间。又顿了顿,他说:“快走吧,我们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我还是没有看爷爷。只听见爷爷的声音:“时候不早了,你们快走吧。”我楞了楞,艰难地迈出了步子。

  我抹了抹眼泪,慢慢平静下来,想着下一步路该怎么走。

  小二哥慢慢的又自己的短柄铁锹划着,向岸边靠拢着。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当浆,因而也没有帮上忙。下了岸我们便开始寻找起那个洞口了,我试着像山里望去,那个洞口先前被挡住的部分已经完全展露出来了,大量的降水让山体塌陷露出这么一个洞口来,往里看似乎有些人工雕琢过的痕迹。我就这样看着,突然发现小二哥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我环视四周,丝毫没有小二哥的踪迹,我大声呼喊着:“小二哥~,小二哥~。”我那悠长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回荡,传出的回音也感觉像是某种生物在冷冷的笑,草木的凉气渗得鸡皮疙瘩好像也起来了,气氛似乎有点不对,我开始有点慌神了。不过随即就听到他熟悉的声音了,他招呼我过去。我也没敢说我找不见他了有点害怕,指了指身后的一个洞口说:今晚我们就在在这里休息吧。

  我看了看这个山洞好像还是人挖的。怎么这么巧,难道小二哥早有准备?

  我们爷俩相互搀扶着走向峡谷,不等爷爷指给我看,我早就伸长脖子开始像搜寻猎物般找那个洞口了,对面那近乎垂直的峭壁上果然有一大块山体坍塌,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洞口。像是被落下的石块遮住,看不分明,不过我的心中却感觉怪怪的,这不像自然状态下形成的普通山洞。我转过脸对爷爷说:“这确实是个山洞,不过……”,“不过什么”,爷爷追问。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索性说:“我感觉这山洞有问题!”爷爷捋着胡子说:“这个洞的确不是普通的山洞”爷爷又神秘的说:“此处于风水一学来说,居于小阳龙之首与小阴龙之首相汇的地方。”说着向我指了指东面蜿蜒千里的山脊,说:“此乃小阳龙。”又挥手一指,指向西面的又一条绵延数公里的山脉,说:“此乃小阴龙。”接着又气宇轩昂地说:“阴阳两龙相汇,恰巧造就了这二龙戏珠之势,此乃风水宝地,其中必有墓穴。但此虽风水宝地,但由于阴阳两龙之北为峡谷,阴阳之气具有亏损,则称之为二小龙。如有二大龙则为极佳风水宝地,如葬人,则后世万福。”看着爷爷说得慷慨有力,字字掷地有声,不免敬佩起爷爷。再看爷爷气势雄浑,如同回到了年轻时代。我一面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面产生了一个令我浑身发热的念头:我想去洞中瞧瞧。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爷爷,他不紧不慢的想了想“也好,你就和你小二哥一起去。这样一来我也比较放心。”见爷爷这样说,我顿时觉得心跳似乎加快了好多。心说:等待了好久,终于要进入真正的墓了。说干就干,我急忙把爷爷拽着,心里恨不得马上就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小二哥。我先和爷爷回了家,然后拔腿跑向小二哥家。只见小二哥的妈妈在劈柴,她刚抬头看见我,还没等我说话,小二哥的妈妈热情的说:“原来是三皮啊,找你小二哥来了?”我应了声:“哦!”“小二,小二,三皮来找你了,快出来!”婶婶喊着。“哦,来了”,屋内一声响亮的应答。小二哥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一边招呼我赶快进去,还一边揉揉他惺忪的睡眼。别看他看起来吊儿郎当,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他可是爷爷的得意弟子。我兴奋地对他说:“小二哥,爷爷找你有事,快跟我走吧!”小二哥说:“什么事啊,看把你兴奋的。”“反正是好事,去了就知道了”,我回答着。他二话没说就和我又是一路小跑。“爷爷,小二哥来了”,我还没进屋就喊到。我们进了屋,小二哥恭敬的叫了声爷爷,爷爷点了点头,让我们坐下。爷爷看了看我们,对小二哥说:“小二啊,我刚和三皮发现了一处可值得一去的墓穴,你和三皮下去瞧瞧。”我在一旁看着小二哥,他不像我那样表现地很兴奋,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他转过脸看了看我,我点点头,示意我没问题。于是他就说没问题。爷爷乐呵呵的说:“那就好,你先去回家准备准备,明天一大早你们就出发。”小二哥点了点头。我急忙说:“爷爷,那我带小二哥去看看,也好有所准备。”爷爷说:“也好”。然后我们就径直向南面的峡谷走去。我们走到了峡谷的边缘,我向小二哥指了指对面那个神秘的洞口,小二哥望着山洞陷入了沉思。不一会儿他就深沉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小声说了句:终于要去了。我看到这时小二哥脸上已没有了先前的懒散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然后小二哥郑重的告诉我:“三皮,回去准备准备,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然后我们相互道了别就各自回家了,临走时我隐约听见小二哥嘴里嘀咕着:“爷爷终于决定了,看来是时候了。”我也听不太清楚,也就没在意,直接回家了,当然,内心是十分激动的,我都能感觉到那种心跳加速时,心脏在猛烈的撞击胸腔。我回到家,爷爷已经在给我准备要用的东西了,我心里一阵涌动。从小就压根没离开过爷爷身边,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没有说话,看着爷爷在一样一样准备着。爷爷默默收拾完所有的东西,叮嘱了几句。我以为爷爷也像我一样会不舍,他丝毫没有留恋的意思,只是总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爷爷看着我说:“此行凶险,一定小心。”我拍了拍胸口,成竹在胸。看到我这样子,爷爷也没说什么,我总是感觉爷爷似乎有什么心事。待爷爷睡下后,我悄声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感觉脑中一片空白。此时万籁俱寂,月亮模糊地在天上挂着,不知道预示着什么。

  小二哥默默地看着我,眼里充满着坚毅,他说:“三皮,我会一直和你走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向前看去,残阳如血,两旁的山壁斜压下来,感觉快要掉下来似得,一阵压抑感涌来。

  残月入钩,梧桐泪洒秦时咸阳宫。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