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绝望 借种 许剑 我和妻子的别样生活 马强 祁长锦 我与寡嫂那些年
我真的不是NPC  婚外韵事 儿媳的 挥霍  白虎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半蛇寻
半蛇寻

半蛇寻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1-06-09 13:36:43

作者:蛇殇

最新章节: 第一章 他 来了

编辑:对酒眉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远古的传说亦真?亦假?她的爱亦对?亦错?他难以直接评价。件件古器钩起的往事,略有所闻,亲眼目睹,却避无可避怎奈? 半蛇寻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他抬起下颚,‘慈心照世’四个琉光大字映入眼帘。不得不说四个大字格外遒劲有力,入木三分,流出同佛样的祥和气息。。


  若不是父王派人来寻,她这时该是在万花园摆弄着花海。看那人急急忙忙的样子,似乎挺严重的,可到底是什么事值得父王这般着急?

  随即释空起身,手中幻化出一支木杖,瞬间莽荒之气充斥着屋内。他从释空手中拿过木丈,仔细端详,此杖身长七尺又三,木杖前端雕木漆色的龙,黑红色的凤,龙身在木杖前端约一尺左右盘踞,凤齐飞于龙身旁。

  “朽木不可雕也。仕林,你可知晓。”听及仕林面露不悦,抬手,指尖轻点虚空,跟着虚空闪现几缕微不可察空间折痕,一朵形似炽莲的炎焰乍现,虚幻而迷离的炎焰散发出危险的森森寒气。仕林随手一扬,炎焰便向释空袭击而去。炎焰缓慢向释空移去,炽热的高温将空间扭出了弧度,而释空却只觉通体冰寒,如坠冰窖。释空立即调转全身内力,莹莹的佛光环绕在周身散发出神圣的气息,但佛光下的皮肤仍旧时不时的迸射出点点火星。片刻,释空便感到身体略有不适,无奈道:“好了!好了!老衲不叫便是!”释空也曾问过,他为什么不喜他人叫他仕林,但每次仕林都闭口不言,或是装作未曾听到。因此,释空也有意去打听关于他的事。仕林,原本叫许仕林,是许仙和白素贞的儿子,但他并不喜他人叫他仕林。呃,除了他母亲的妹妹,那条名为小青的青蛇。所以,释空绯想,可能是对于父亲行为的不耻吧!随着灼热的感觉消散后,释空长吁一口浊气,撤去周身佛光,微斥:“烧死老衲了,叫叫你而已,你激动什么!”“呵呵……”仕林看着释空,唇角勾起一抹不屑,手指摩挲着茶杯,微抿一口后,淡言道:“开始吧。”夜空稀薄的云层下,繁星闪烁,如同一颗颗晶莹的珠宝镶嵌在这无边的黑幕之上,美丽、梦幻。朦朦胧胧如雾光般的月光寂静的笼罩着山岗,如水的月光,轻抚着孩童的面庞,孩童仰天凝视着群星,稚嫩的童声带着浓浓的疑问响起:“爸爸,爸爸!天空为什么会有一条大河在飞呀?”父亲闻言抬头仰望苍穹,低头对上孩童天真无邪的眼神。他慈爱地笑了笑,大手抚上了孩童的头顶说:“禹儿,那不是大河,是银河,是神仙居住的地方。”“银河?那里和我们一样有大洪水吗?”禹儿追问道。“银河怎么会有洪水呢,”父亲笑了笑。“那可是天下最幸福的地方呢!”语落,父亲双眸中闪过了不易察觉地一丝暗淡。父亲看向禹儿说:“好了,禹儿该去睡了。”禹儿看着父亲乖巧地应了一声,闭上眼睛,渐入深眠。父亲望着熟睡中的孩子,眼中尽是爱慈的晶莹。他实在是不愿离去,奈何治洪是他的责任,况且治水的人选已经敲定。“唉……”他无奈叹道,起身欲要离去,可背影却停滞了,久久不动。再看一眼吧!就一眼好了!他转身看着熟睡的禹儿。睡梦中的禹儿梦呓了一声,皱了皱眉又再次舒展开来,满脸荡漾着幸福之意。他安静地看着,欲将禹儿的背影紧锁在他的脑海,永不磨灭。反反复复,夜空渐渐地染上了淡淡的红霞。终于,久久踟躇的脚步踏出去了,身后却传来了禹儿的梦喃。他的背影一僵,身子微微颤抖着。梦喃击碎了他的心防,脸上的泪水如决堤奔流的河水,止不住地流下。许久,他拭去眼睑旁的泪渍,低声喃喃:“禹儿,爸爸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他抬头望着泛着红光的天边,踏出的脚步已然坚定。“爸爸,不要走……”“我,我……”“去银河吧!这样,这样,您就不会离开我了吧……”那年,天下洪涝,黎民苦不堪言,尧派鲧治理天下洪害,无果,鲧卒。

  “老头子!想死啊!差点暴露了!”王母大声呵斥,玉手不断向天帝腰间掐去。

  一位老僧手指轻轻摩挲着手中的檀木珠串,深邃如海的目光与踏入的他对视,平静道:“你终究还是来了。”

  她还喂哮天犬吃素,反倒哮天犬让养成了吃素的习惯,成为了第一个吃素的狗,哮天犬吃素这件事迅速传遍了整个三界,使得吃素浪潮瞬间风靡狗界,哮天犬也因此被犬界成为“敢于吃的第素一人”、“狗粮的改革者”。

  相比于仙界这样的美称,众仙其实更愿称其为牢狱,一个永世禁锢着他们的牢狱。

  瑶姬曾趁太上老君熟睡时,拿金钗裁剪其双鬓,令众仙官整整笑了一个纪元,称其为无鬓老头,弄得老君至今老脸难收。

  殊不知仙人却渴望步入红尘像世人一样,虽苦难繁多但并不觉着孤独与寂寞。

  “抱歉,没有兴趣。”他淡然道。“我要的只是玉朽簪,而不是木杖。”语落,释空手中的木杖渐渐缩小到玉簪大小。

  天帝感到惊讶,准备矢口否言,顿感周身一阵寒意袭来。一旁的王母嗔怒地看着天帝,玉手正用力掐着天帝腰间。

  看着他们俩,瑶姬掩面轻笑了声,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好奇问道:“父王,您寻我何事?”

  一抹讥讽的笑容在脸上显露,“哼哼,佛?仁慈?可笑!”音毕,一股奇异的烈焰在他眼中燃烧……

  待瑶姬离去,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从澜璧殿传出。

  身披素色仙帛的瑶姬缓步于青云廊,玉饰伶仃作响,所及之处遍是幽香淡淡。

  “嗯……”瑶姬沉思片刻后便应道,“那我去准备一下。”

  释空无奈的苦笑道,当年自持道行高深,以除天下妖孽为任。第一次碰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蛇精,本想将其拿下,奈何敌不过那修炼千年的青蛇。他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要除妖,自己说:“天道之行,汝之命运。”那时他仰天张狂大笑,眼里流露出浓浓的嘲讽和悲哀:“躲不过去的命运吗?”那种绝望的眼神自己第一次在所谓的妖孽身上看到,之后便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东海龙宫那有一棵不朽树,”王母见状连忙补充道,“你需要它,不是吗?”

  他的步伐久久踟躇,最终还是停了下来。释空笑言:“坐下,喝杯茶,我慢慢说来……”

  “该来的终究会来的,”他淡淡道。“释空,这句话不是你教我的吗?”漆黑的双眸如死水般望着释空。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