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穿越 > 重生之武道巅峰徐陌阡
重生之武道巅峰徐陌阡

重生之武道巅峰徐陌阡

分类:重生穿越

时间:2019-08-15 10:29:47

作者:笔书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编辑:长街暗渡

点评: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重生之武道巅峰徐陌阡笔书籍最新章免费阅读,《重生之武道巅峰》是一本重生小说有笔书籍原创,主要讲了徐陌阡本是徐家的大小姐生活幸福,直到遇到了他,他是刘家的少爷用他的深情为他织造了牢笼,在他沉溺于其中之时才发现一切


“你怎么睡起来了?起来,快给我起来。”

徐陌阡此时多麽希望刘炳能停手,看着越来越近的手掌,她的心也越来越凉。终于,一阵穿心透骨的疼痛袭来,徐陌阡的身体因为承受不住疼痛,扭曲着,她的身体大量的出着汗液,在嘴角处,有血液流了出来。

“真是这样就好了,爷爷现在累了,你出去吧!”徐渊儒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想。

“我,对啊,我有什么证据呢?不管了,这个问题我老早就想不起来了,你这个小辈,你不知道要你进来这里是什么意思吗?”器灵的记忆感觉丢失了一部分,好像曾经受过很严重的伤,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受伤呢?器灵一直没有答案,好像他曾经是个很牛逼的人。

“你,气死我了,你不理我,我偏要你理我,我告诉你,你可听好了,我是这里的器灵。”器灵有几万年没有和别人说话了,每天孤孤单单的,守在这里,性子早就和以往不同了。怕是就连徐渊儒也猜不到。

“小姐,你这一次闹得太大了,跟家主见面的时候,低一下头,说点好话,就过去了,不要再这么倔了,你伤才刚好。”小桃很担心小姐,小姐冒失去绝缘谷,被妖兽所伤的伤才刚好,家主的惩罚,一向很可怕,小姐又要落得一身的伤。

“蓬”“蓬”在徐府的后山中,徐陌阡在出拳,一拳一拳用尽全身的力量,当然,她练拳的对象是木桩,身体的差劲让她有点吃不消,才打了几拳就大汗淋淋,且手像从没练过拳的人一般,绵软无力。一个时辰后,徐陌阡停下来,拿出一支一百年血参,放在手心,顿时,血参消失不见,随后,手上的伤痕消失殆尽,而徐陌阡赶快运行真元,这时候运行真元可以将药力带到全身,滋养身体,上一世时,能由废物从新修炼,就是靠它,不过那时它吸收的是我的精血,来滋养被废的丹田,就算自己那时杀完刘炳没死,自己也活不了多少时间,那时支撑自己的是复仇的信念。

练力期武者拥有两百斤力以上,徐陌阡测试了一下,自己只有一百斤,也就是说,一个没练武的中年大汉的力气都比她强,这样的结果让她有点欲哭无泪,以前的自己真有这么差劲。

徐陌阡的意识回归,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是在寒冰洞中,刚刚那种状态是怎么回事,好像自己的思维比平时活跃一百倍,徐陌阡还想试试,却发现怎么也进不去,靠,这种技能还不能用了。

“嗯,小桃,你多注意他,过几天他或许会出去见某个人,你跟上他。”几天后就是水无心的十三岁生辰,徐福,你最好不要是他们的人,上一世自己听了徐福的话去了,结果,自己废物的名声从那天传起。因为这个原因,自己被爷爷惩罚,导致伤势过重,没赶上三学府的招收。过往的记忆袭来,发现了很多的以前从没有关注过的事情,这一次水家宴席,我还是要去,不过,我才是主导这一切的人。

轻车熟路的来到书房,徐陌阡站在门前,却没有勇气进去,上一世,我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没有脸见爷爷了,爷爷会不会恨我。

这东西很邪门,只能吸收血参这一类,或人的精血,但它的确是逆天的宝物,细看的话是小塔的形状,我称它为邪塔。这是娘给我的,一直没有发现它的作用,可它一直是挂在我脖子上的,这一世重来它却融入了我的右手手掌中,无论它有没有危险,我都需要它,以后要面对的敌人很多,刘家,水家,以及幕后黑手,我想要获得跟强大的力量。

全身充满血参的药液,徐陌阡开始新的一轮修炼,用身体各个部位撞击木桩,练习抗打击能力,只有防御力提高,耐力提高,在生死战中才能赢。开始了,先是手肘,来吧!

徐陌阡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四方,观察了一遍。“没有人啊,自己绝对没有睡醒,再睡一会。”徐陌阡嘟囔着,准备继续往下躺着。不对,这里是千年寒冰玉石洞,寒冷的感觉怎么没有了,徐陌阡可不认为她在这里坚持了一会,就有了抗寒的能力,跟何况,这是一点寒冷的感觉也没有。

三学府是一武学圣地,里面有大量资源,武技,教师,应有尽有,不过门槛有点高,要十三岁以下,练力大成者,自己现在是练力大成,可是有多少战力,自己怕是连练力初成的人都打不过,全是药堆起来的,三学府还有三个月才开始招收学子,这三个月一分钟都不能让费,不能跟当初那样闹得满城的笑话。

“我要做什么?当然是废掉你的修为了,你要是逃了,我们的计划可就不算圆满成功了。”说完,刘炳的手聚起真元,一手抓着徐陌阡的双手,对着武者最重要的地方,丹田,一掌劈了下去。

“不要紧,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照我吩咐做就行。对了,徐福这两天有动静没有。”我记得当时去绝缘谷不是自己要去,而是被人窜唆着去的,徐福就是这个窜唆的人。

本来刘炳想给徐陌阡留个位子,毕竟跟了他这么久了,徐陌阡样貌还算清秀,收入房中也未尝不可,可是,他更想要水无心,那样赛天仙的人,誰不想拥有,水无心心里揉不得一粒沙子,我怎么会舍得让她不舒服?

“不知道前辈叫我有什么事?前辈又是怎么在这里的?”爷爷既然将我放在这里,说明这里没有问题,这位前辈要么就是这里的守护人,要么,就是闯入这里的人,是第一个就没有什么大问题,是第二个的话,就要想想办法怎么出去了,自己这么不容易重生的机会,怎么能在自己家被灭了呢!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