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敛爱狂帝乱妃
敛爱狂帝乱妃

敛爱狂帝乱妃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19-09-05 11:49:28

作者:烟雨亦可

最新章节: 第6章 瓜葛敛爱狂帝乱妃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生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生流离。 身是公主,命定囚奴隶,从天堂跌入地狱,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沦为女奴隶,家仇国恨阻止不了他光洁的身子成为战利品,看着那张猥琐的脸上越来越最近,他羞愤...[更多] 书介绍:谁,执我之手,敛我半生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生流离。 身是公主,命定囚奴隶,从天堂跌入地狱,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沦为女奴隶,家仇国恨阻止不了他光洁的身子成为战利品,看着那张猥琐的脸上越来越最近,他羞愤的尖叫


第1章背叛楚若萱怎么能不惊讶,叶一枫可是她大理国威远将军叶长鸣之子,也是她的太子哥哥楚天阔的伴读,她以前在大理皇宫常见的啊!可是,现在,他怎么能站在敌国人之列?“回公子,都妥了!”叶一枫恭恭敬敬的说,“公子可以去大殿了!”说完,他的眼神轻轻往这边一溜,欲言又止。那男子回手,从项中权身上拨起剑:“好吧,那你就将这里料理了吧!”他扫了楚若萱一眼,“外面动荡不安,她就先留在这里吧!”说完,他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叶一枫作揖:“是,恭送公子!”直到那男子的身影都看不见了,他才直起身,走向楚若萱,“公主!”他猛然跪下,声音微微颤抖。楚若萱顾不得礼节,冲上去拉住叶一枫:“你怎么这里?太子哥哥呢?”她只听说父母被害了,却一直没有听到过哥哥楚天阔的消息。叶一枫忙说道:“我听说,太子逃了出去,可是我四下打探,也没找到他的踪迹,我想他可能躲藏起来了吧!”他极力安慰着红了眼圈的楚若萱,“公主莫担心,我一定会再派人找的!”楚若萱凄然一笑:“父皇母后都已殡天,哥哥决不会独活……他……他没出来,一定……一定……”她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叶一枫急急摆手:“太子不会那么鲁莽,定然……定然……”他也说不下去了,毕竟楚天阔没有音信——他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楚若萱的泪直直滑下来:“想我大理国,因为我一人,遭受了如此大难,我……”她咬咬唇,“我才是最应该……”她的眼神悲怆凄凉。“公主!公主莫要自责,都是项中权这个禽兽,垂涎公主美色,索之不得才兵戎相见的,这怎么能怪公主!”叶一枫忿忿的说道。楚若萱无言的摇摇头,转头看向远方,良久她才回过头:“对了,你怎么在这里,刚才那人是昱国人吧?你怎么跟随了他?你可是太子哥哥的……”她目光如炬的盯着叶一枫。叶一枫讷讷的低下头:“我……那日,我看到公主被擒,百般设法想将公主救出来,可怎么也不能……无奈之下……我跟随了昱国……”他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公主,我……”他的脸涨红了。楚若萱冷笑了一声:“叶将军,你不必解释了,大理国已然沦为敌国的囊中物,良禽自然要择木而栖,若萱明白!”说完,她一甩手臂,转头即走了。叶一枫追了两步便停下了,他怔怔的看着楚若萱走远,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随后便令一个小宫女跟了上去。楚若萱愤懑的走了一阵后,才发现这里庭院宫阙无数,自己根本不认得路,她正在踌躇的四下张望,却见一个翠衫女子跟在身后,亦步亦趋。“你是谁?”楚若萱警惕的看着那个小女孩,“你跟着我做什么?”她厉声问道。那个小宫女连忙跪下:“叶将军命奴婢跟着公主,若有什么指使,请公主尽管吩咐!”看起来她是个很聪明灵俐的小丫头。楚若萱又冷笑一声:“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一个叛国贼……”她顿了顿,“我不要他的关照!”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再和叶一枫生气,她也骂不出来。那小丫头也不动身:“公主尽管骂,叶将军说,不管公主如何骂,奴婢都不能回去!”她似乎料定楚若萱会赶她走,“公主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奴婢侍候公主!”她扬起小脸,无比坚决的说,那黑亮的大眼睛里透出她这个年龄少有的沉稳。楚若萱呆了一下说道:“我熟不熟,与他有什么关系!”话虽如此说,她心里还是动摇了,“我自然会找到出宫的路!”她的语气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强硬。“公子要将公主留在宫里,公主是出不了宫的!”那个小丫头又说道,“不瞒公主,奴婢也是大理国人氏,只是将军吩咐过,在公主没出宫前,不能让宫中的人知道公主的身份,所以,请公主暂时委屈一下!”楚若萱皱起眉,想了片刻才问道:“那公子是什么人?他为何要将我留下?”想起那持剑沐在阳光中的身影,她的心里无端的一热。小丫头摇摇头:“奴婢不知道,将军一直跟着他,一应大小事情都是他发号施令的!”她边回想着边说,“他好象是昱国的大人物,连昱国的大臣见了他也礼遇有加……”她的脸上都是疑惑。楚若萱想了片刻,没想出什么时候头绪,看到那小丫头还跪在地上:“你起来吧!你叫什么名字?”她想,叶一枫应该不会害她,用这个小丫头比用昱国的总好些,她便不再拒绝。那小丫头一脸喜色的站起身:“奴婢叫玉琪,公主若不喜欢,可以给奴婢另起一个!”说到这里,她小声道,“将军吩咐过,在宫里不能叫公主,只能称姑娘,请公主恕罪!”楚若萱知道叶一枫是为了自己好,她不置可否的说:“哦,玉琪,现在我们去哪里?”现在,她仍然是个阶下囚,“还有,你以后也不要称奴婢了!”不是公主了,自然不能再摆那些谱了。玉琪小心翼翼的看着楚若萱道:“姑娘……姑娘今晚在行宫歇息一晚,明日便要随着各地选来的绣女一起入宫了!”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楚若萱莫明其妙:“随绣女入宫?做什么?选绣?”她大惑不解——昱国的皇上死了,还要这些绣女做什么?第2章绝情有道是国不可一日无君,楚若萱虽然对项中权之死感到庆幸,可她也在暗暗思量着昱国的新君将是谁——毕竟,这关系着大理国的去向。在很久以前,楚若萱就听说过昱国流传的一个传言,传言里,项中权害死了自己在位的兄长,又杀害了太子,篡夺了皇位,登基当了昱国的皇上。后来,有人说太子没有死,他一直在寻找机会找叔父报仇,夺回属于自己的皇位。“现在,是不是那个太子回来了?”楚若萱默默的想,“如果换了皇上,也许……自己复国有望了……”她情不自禁给自己一份希望。玉琪却不知道楚若萱想了这么长远:“这些绣女是早就选好的,也没有退回去的先例,想必是新皇继位后留用吧!”她推测道。楚若萱应玉琪的指引向前走着:“是什么人做新皇?”她似乎随口问道,“你可曾听说?”事出突然,她自然不相信那个传言成了真的。玉琪摇摇头:“奴婢……我也不知道,想来也是项家的人吧!”看看昱国如此平静,她想绝对不是昱国朝换代了。楚若萱不再言语,默默走到一处僻静的小院里,略清洗了一下便歇息了——躺在床上后,她的脑子里回忆起了过去。“萱儿!”母后含笑柔声叫道,“小心脚下!”她半是无奈半是宠爱的说。楚若萱灵巧的从树上跳下来,扑进母后的怀抱:“母后,不打紧!”她将小脑袋在母后的怀抱里蹭了又蹭。母后爱怜的摸摸楚若萱的头发:“都这么大了,还象个孩子般调皮……”她将一捋乱发别到楚若萱耳后,“你今年十四岁了,也可以选附马了,母后看一枫不错,要不……”她探寻的看进楚若萱的眼。楚若萱脸一红,将头埋进了母后的怀抱:“母后……”她象扭股糖般,在母后怀里钻来钻去,“萱儿不嫁人,萱儿要一直留在父皇和母后的身边……”她娇嗔的说。想到这里,楚若萱又想起今日在亭子中看到叶一枫……她在黑暗中苦笑一下,泪水再次滑落,最疼爱自己的父皇母后已经与自己天人相隔了——她几乎觉得是自己做了一场噩梦,也许醒来……怀着满腹渴望,楚若萱终于睡去了。早上天刚亮,玉琪就将她推醒,匆匆忙忙的替她梳洗一番便拉着她出了行宫。宫门在,有一辆车正等在那里,车前一个男子焦急的看着宫门口。看到楚若萱的身影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三步并做两步迎了上来。楚若萱微蹙眉头,沉默的走到车前,看玉琪打起了车帘,她双手一撑便往车上跳,就要上去时,她手腕一软,差点跌下来。那男子忙上来扶住楚若萱,低声道:“公主小心!”他也不抬头,“此去便是深宫之内,与在大理不同,公主一定要谨慎!”他絮叨着,根本不管楚若萱是不是要听。楚若萱抱着手腕,知道连日的折磨与惊恐让自己的身子已经虚弱不堪,她挣开那男子的手道:“不劳叶将军费心!”她咬牙上了马车。那男子眉头紧锁:“到了宫中,公主万不可再任性——”这男子,自然是叶一枫。楚若萱一把甩下车帘,一语不发。玉琪也上车,车夫刚扬起鞭,楚若萱突然说道:“叶将军,从今往后,你享你的富贵,我受我的苦楚,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一如路人!”她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无比清亮,凉凉的声音里带着无比的坚定。叶一枫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唯余一脸痛苦,。他轻摆了下手,马车便在一声清脆的鞭响后渐渐行远了。一直看着马车走出了视线,叶一枫挺直的背猛的佝偻下来,眼眶也渐渐红了。他知道,楚若萱这个金阳公主的脾气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她说与自己成了路人,那便真的是路人。“你这么做,值得吗?”一个清朗舒润的声音在叶一枫的身后响起,“她显然不领情!”这一句,听不出是惋惜还是幸灾乐祸。叶一枫深吸了一口气,马上转过身弯腰作揖:“参见公子!”他的眼睛,已经变得无比淡漠,“她领不领情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安全了!”他的话音听起来不含一丝感情。那男子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朕就先将她留在宫中,你不反对吧!”他说的无比关切,似乎一心为别人着想。叶一枫的里闪过一丝无奈:“多谢公子……哦不,皇上!”变天了,他自然明白,“皇上助臣救出公主,臣感激不尽!”为了救公主,他用自己做了交换——他这一生,只能做昱国的臣子了。那男子双手扶住叶一枫的臂:“朕也该谢谢叶将军才是,若没有叶将军的相助,朕也不能这么快取回皇位!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响亮的回荡起来。叶一枫依然保持弯腰的姿态:“皇上过奖了,这是臣应该做的!”空旷的苍凉感从心弥漫到了全身。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