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花败蕊落泪
花败蕊落泪

花败蕊落泪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19-09-06 11:49:48

作者:彼岸花蕊

最新章节: 生病晕倒花败蕊落泪

编辑:春风酿酒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收起您楚楚可怜的目光,哪能诱惑其他男,却让我感觉恶心!”他的低吼只为掩饰自己心里若隐若现对她的怜惜,而她只是不经意间露出嘴角的一丝冷笑,她嫁给这个男,终将得不到幸福。 “林初蕊,我命令您,不准确...[更多] 书介绍:“收起您楚楚可怜的目光,哪能诱惑其他男,却让我感觉恶心!”他的低吼只为掩饰自己心里若隐若现对她的怜惜,而她只是不经意间露出嘴角的一丝冷笑,她嫁给这个男,终将得不到幸福。 “林初蕊,我命令您,不准确离开我!”他霸道的口吻里带着一丝丝恐惧,他害怕他手里轻薄的身子会哪样随风而去,而昏


新婚之夜深夜,月朗星稀。透亮皎洁的月映照着当朝“镇国大将军府”的牌匾,反射着将军府大门上的红绸与大红“喜”字。经过一天的热闹喧嚣,婚庆典礼已过,宾客逐渐散去,管家家丁们送着一个个吃饱喝足的宾客,所有人带着或真诚或虚伪的笑,说着敷衍的祝福跨出门槛。当最后一个宾客离去,红漆高大的宅门合上发出“轰”的一声时,月光被谢绝入内,而大堂里的那道穿着喜服身影,还未解下身上的红绸,便收起一直浅浮在唇边那丝礼貌的笑容,如被关在门外的月光一般,脸色霎时陷入一片阴鸷。高大挺拔的身躯挡住了大堂那个醒目的“喜”字,他将手背在身后,紧紧握拳,棱角分明的轮廓仿佛用尖刀刻画出一般,一双漆黑深邃的瞳仁仿佛被一层厚冰笼罩,仿佛投不进一丝光,仿佛他的视线所到之处都将成冰。穿着红色的喜服,却丝毫感受不到大婚的喜悦,有的只是一股肃然的杀气,任何站在他身边的人都会感觉到战栗。“将军,”林管家显然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战战兢兢地躬身说道,“宾客已尽,将军今晚是否……”他有些迟疑,不知道此刻他的开口是否正确,但是他确实今晚最了解将军心情的人。“你先下去吧。”他朝管家挥挥手,紧抿的唇简单地吐露出几个字,不带任何感情。红烛映窗,红烛跳跃的火焰在纸窗上映出那个娇小的轮廓,喜帕下的那个女孩,不时咬着下唇,她的心里是不安,是惆怅,是面对洞房花烛夜的不知所措,也是为自己无法掌握自己婚姻的无奈。突然,她娇艳欲滴的唇边突然闪过一丝苦笑,从小到大,幸福快乐似乎总是一直都与她背道而驰,她又怎会傻傻地痴望能与相爱的人相守一生呢?想到这,她浓密细长的睫毛突然闪了一下。此刻,主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带着一阵疾进的风,喜帕一下子被掀开,没有一丝情感,不带任何柔情,不带新婚的温馨,只是用力的一扯,将原本掩映在喜帕下惊惶的小脸暴露在空气中,那双水灵的瞳孔因恐慌而似要落下泪来。白皙的面颊在喜服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的苍白,此时的她正如受伤的小鹿般楚楚可怜,令人不禁心生怜惜,可是这一切看在他的眼里,只是心生嫌恶。看着眼前那个楚楚动人的娇人儿,仇斯原本就冰冷的双眼更蒙上了一层肃杀,似要冻结周围一切事物,她就是用这副可怜摸样勾引沈予轩的吧,不知不觉,他的唇边露出一丝鄙夷的笑,他今天就是要撕下她冰清玉洁的面具,见证她是如何的浪荡!柳初蕊看着眼前充满杀气的那对瞳仁,与她所想象洞房之夜的温情全然不同,打破了她原本仅存的那一点点对自己夫君的期许,只是她的心不断地狂跳着,此时她的思绪乱透了,只是恐惧眼前的他要对她做什么。两人看着对方,各自沉思了些许,正当初蕊担心接下来发生的事时,突然,一只霸道强劲的大手在她全然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下子撕开了她的喜服。仇斯的动作干脆而粗暴,全然没有分毫的怜香惜玉,在初蕊因惊恐放大的瞳孔下,她胜雪柔嫩的肌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此时的她还来不及挣扎,一片巨大的阴影已将她压倒在床上。仇斯庞大的身躯压着她娇小的,将她无助挥动的双手用力地压在她的头顶,娇嫩的皮肤已经被他压痛,他却全然没有温柔,另一只手只是粗暴地撕光了她仅剩用来蔽体的亵衣,此时她的上身已经完全暴露于空气中。冷意与恐惧如海水般瞬间淹没了她,如噩梦般她瞳孔原本的光亮一下子消逝,仿佛一下子陷入无边恐怖的梦魇,一边没命地挣扎,她的双腿无力而乱蹬着,一边嘴里喃喃着,“不要……不要……不要……”她胜雪的肌肤在空气里显得那么柔弱,甚至连她胸前两朵蓓蕾如天山上的雪莲般在风里微微轻颤,连同她的害怕不断地颤抖。她的挣扎,她的恐惧在仇斯眼里显得那么刺眼,他的薄唇狠狠地盖在她喃喃的双唇上,不让她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他的眼里依旧无情,他要夺取她贞洁,他就是要粉碎沈予轩心里的美好!初蕊的脑海里不断翻涌着那段可怕的经历,一直存活在她沉睡时的可怕的恶梦,仇斯强硬而粗暴地动作,让她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此时的她无助极了,仿佛被冰冷刺骨的海水淹没,而海藻缠着她的脚踝不让她上浮,她不断地挣扎,她仿佛已经看到地狱的光线。突然,一股暖湿从她眼角流落,渗入脑后的红枕。那滴泪让仇斯停止了更进一步的动作,看着初蕊绝望地仿佛失去生命意义的毫无光泽的眼神,此时的她仿佛已经像被人摔在地上的瓷娃娃,仇斯心里竟不觉得流淌过一丝不舍,虽只是一瞬,但却让他停止了对她的进一步侵略。该死的!仇斯在心里默默咒骂了自己一句,抬起了身,只留下在床上依旧绝望而空洞的初蕊。初蕊的泪依旧绵绵不绝地落下,此时的她依旧在她可怕的梦里挣扎,丝毫没有感觉到仇斯已经停下来的侵略。看着初蕊此刻停下来的挣扎却依旧让人怜惜的泪水,仇斯只感觉到心底有一股怒火不断燃气,他的双拳紧握,这个贱人居然在为了沈予轩守身!“啪!”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初蕊清醒过来,白皙的脸颊瞬时显现出仇斯深深的掌印,她只是用她仿佛随时沁出水来的双眼看着那个无情的男人。“贱人!”仇斯低吼了一声,不再看她,拂袖而去。空荡荡的卧室,留下依旧裸露上身的初蕊,她单薄的身子和披散的长发此刻显得更加无助。婚前回忆仇斯坐在书房的几案前,眼前却久久挥不去刚才初蕊那楚楚可怜、带着哀伤的双眸,拿起手里的酒坛猛的灌了一口,黄汤溢出薄唇,流入还未换下的喜服的衣襟,仿佛被酒精点燃他内心此起彼伏的怒火,猛然间他将手里的酒坛重重地掷了出去,该死的!他究竟在想什么,柳初蕊不过是在装可怜,她那样做只是为了沈予轩,只是这样而已……不知不觉,思绪回到两月前…………带着匈奴将领的首级,带着打败匈奴,保卫边疆的赫赫战功,仇斯领着几十万精兵凯旋回到京城,一身盔甲的他,骑在属于将军坐骑的白色高头骏马上,高昂的头颅透露的是一个年轻将领十几年来拼搏的来的骄傲,他的双唇一如往昔地紧抿,他的眼神直直地看向前方,坚定的方向透露着他的坚毅和倔强。此时的仇斯,虽面容如往常般平静,但他的内心却时时起着波澜。是的,因为要回到他离开了十几年的京城。十几年来,从一个孤儿参军,经历多少生死血战,经过多少艰难磨砺,身上挨过多少伤痛才终于坐到了左副将的地位,直到将军在战场上牺牲,他临危受命,代理着大将军的职位,最终凭着他的智谋,终于把匈奴赶出我朝境内,而让他熬过任何困难,一切痛苦的只是一直潜藏在他心底的——仇恨!是的,他终于又回到京城,曾经让他失去一切的地方,他重新来到这里,必定要得到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大队人马依旧在城郊环行着,突然,尖锐的目光看到远处有大批人马在城门口,心思一转,仇斯让身后的骑兵去探探情况,待骑兵回来,原来是皇帝亲自带领大臣们在京城口来迎接我朝的英雄。此时,他的双唇闪现一丝淡淡的笑,快得几乎没有人看到,那一抹只有他知道的苦尽甘来的笑,一抹得到他所想要东西的笑。他下意识地夹了夹马肚,加快了步伐。不久,仇斯的大队人马已到城门,他赶紧下马,快步上前,单膝跪在那个一身明黄,一脸欣慰之笑的男子身前,“末将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男子赶紧离开龙撵,快步上前双手扶起仇斯,“爱卿快快平身!”“谢皇上!”仇斯抬头,直视男子的瞳仁,瞳仁略显深蓝色,却深邃地仿佛汹涌的大海般深不可测,那双眼仿佛可以洞悉一切,虽男子的面容温和,唇角带着浅浅的笑,而男子身上所隐隐透露的气质却能震慑周围所有人,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臣服,仇斯垂下了眼,因为直视眼前这个人的双眼,只会让自己的眸子灼伤,他想,这就是所谓的帝王之气吧。“仇将军,智勇双全,立下赫赫战功,是我朝的大英雄!”皇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却正好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此时几十万兵士突然欢呼起来,突然齐喊,“英雄,英雄!”仇斯赶紧低首抱拳躬身,诚惶诚恐地说,“皇上过奖,蒙皇上隆恩,末将定当尽心竭力为我朝效忠……”聪明如仇斯,怎会不了解皇上刚才的话的含义,自古功高盖主者,无一有好下场,仇斯只感觉到从脚底升上来的寒气。显然,皇上对仇斯的反应很满意,他认为仇斯确实是个忠勇之人,至少现在可以为他所用,将兵权交给他应该是个可靠的选择。“好!”皇上的声音洪亮、坚定,“仇将军让朕深感欣慰,朕决定封仇将军为‘镇国大将军’!”他温和的面容上,那对双眸却坚定地看向眼前依旧低头的仇斯,他向来如此,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谢皇上!”仇斯重新单膝跪地,并不推脱,大声郑重地宣誓,“臣定当尽心竭力,不负皇上所托!”皇上在心底轻叹一口气,仇斯,朕已经将所有信任甚至朕自身的安危都交给你,你决不能辜负朕的期望。仇斯抬头无意间再次对上皇帝的眸子,却突然感觉到不寒而栗,他能感觉到如果有一天自己对他不忠,眼前这个看似圣明的年轻帝王一定比昏君更加残酷。身后军士的欢呼震天动地,齐喊着,“恭喜皇上,恭喜将军,恭喜皇上,恭喜将军……”皇帝身后的大臣也都露出笑容,但是每个人心底都有各自的想法,仇斯对他们来说是个传奇,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物,打听不到他的家底,了解不到他的背景,只是就那么从一个小小的士兵在几年的时间内成为了副将,此时皇帝又将重兵交给他,权倾朝野。他们想不通,只是一个年轻的男娃,竟有如此大的能耐,他们心里突然多了一层不安,这个人的成长对他们究竟是利还是不利……仇斯尖锐的眸光扫过皇帝身后那一群大臣,唇边露出一丝冷笑,突然当他瞥在一直站在皇帝身边那个身材与他一样高大挺拔,一身绸缎的身影,手握佩剑时,他停住了目光,上下打量着他。那个男子虽身体结实高大,看来是个练武之人,但是身上却盖不住从小锦衣玉食的生活,依旧带着纨绔子弟的气息,鼻梁高挺,带着阳刚之气,但显然没有经过太多的历练,眼眸扫视着周边,但眼神始终停留在皇帝身上,看来是在关注着皇帝的脸色,仇斯锐利的目光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个敷衍世故之人。他那双圆滑漆黑的双眼,让仇斯感觉到熟悉,仿佛似曾相识,他再心里探索着,突然他的双拳紧握,盖在盔甲下的双拳青筋暴起,脸上一片阴狠,他强忍着心底那仇恨的火焰——是他!那个老禽兽的儿子!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年在刑部的公堂上,这个小畜生也用现在这双圆滑的眸子看着他老爹,当他老爹对他使了个眼色,他对着刑部的主审,好不眨眼地说道,“大人,轩儿亲眼看到是杨瑞强占了小桃的身子,当时是轩儿不懂是什么,只是看到小桃非常惊慌害怕的呻吟……”说完,是他们父子俩交换的狡猾的眼神,还有的是父亲跪在公堂上冤屈无法诉说的绝望眼神,是想要辩解却落在身上的板子,还有母亲抱着十岁的他痛哭的样子,和母亲用刀自刎的决绝…………仇斯修长的身影在直挺挺地立在窗前,投下一片阴影,此时的他已恢复了平静,只是仿佛用千年寒冰封住的双眸散发着他危险的气息。窗外的天已经渐渐发亮,将军府在昨日热闹过后,伪装的喜气已过,恢复平日里的寂寥。“将军……”林管家在书房前恭敬地请安,“是否要请夫人搬入齐眉院?”齐眉院是给将军夫人的院落,依照惯例,新婚过后,女眷们都要搬入自己的院落等待夫君的临幸。仇斯的眼里一片阴冷,沉思了很久,薄唇轻启,淡淡道,“不用,就让她留在飞鸿院。”林管家显然一愣,他很清楚将军并不喜欢新夫人,飞鸿院是将军府的主居,是将军日常办公休息的地方,把新夫人留在这里,将军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是。”虽然摸不透将军在想什么,但还是应了一声,躬身离开。仇斯的眼里依旧如寒冰一般,他心底冷笑一声,齐眉院,那贱人根本不配住在那里……渐渐地,思绪又回到两月前…………“小香,快抓着雪球,别让它跑了……”仇斯正要进宫面圣的路上经过御花园,突然听到御花园里一声晴朗的女声,带着点稚气,带着点柔和,他不由地回头看向那个声音的方向。只见在万紫千红的花丛中,一个身着粉色轻纱的玲珑身影在花影中穿梭,追着一只雪白得如绒球般的狗儿,那玲珑的身子轻盈飘逸,如花精灵一般可爱、曼妙,淡漠如仇斯,竟鬼迷心窍般地停住了脚步去欣赏眼前这幅画面。只见那只“雪球”穿入草坪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挑衅般地挑逗着那个女孩,然后女孩用力一扑,“雪球”悠悠地滚了几步,正好滚出女孩双手触及的范围,而自己却摔了个狗爬,轻纱上沾上了几丛杂草,有些笨拙的可爱摸样却不由自主地让仇斯扯动起唇角。“小姐,你小心点啦……”另一个丫鬟摸样的扶起了气馁地趴在草坪上的女孩。突然,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花丛里,男子轻身一跃,双手点地,抓住了滚在草坪上的无辜的“雪球”,然后再翻个跟头回到女孩身边落地,把那只“球”交到女孩手中,带着浓浓的鼻音,温柔道,“蕊儿,你也太不小心了,竟然追个‘雪球’也能弄得那么狼狈……”男子虽然语气里带着责备,眼里却一片笑意地看着她,一边帮她身上掸着身上残留的草。待一边的仇斯看清那男子,刚有些发亮的眸子一下子暗淡了下来,顿显一片阴戾之色。“沈大哥,你又笑人家,人家不依啦……”柳初蕊同样带着娇气地向沈予轩撒着娇,不知道为什么在如哥哥般的沈大哥面前,她总是不经意地露出小女孩的娇气,是她已经习惯沈大哥如大哥般的疼爱了吗?仇斯看着沈予轩看着那女孩时眼里露出满满的笑意,仿佛看着自己心里的某样珍宝,眼里一扫平日里的世故圆滑,有的只是一片纯粹,而那女孩儿对着沈予轩那天真烂漫,纯净得几乎透明的笑在他看着竟那样刺眼,眼里的阴狠之色愈加明显,双手握拳,转身离开。从那时起,仇斯报仇之心顿生,他要让沈予轩无法笑出来。过了几日,仇斯陪皇帝在御花园中散步,君臣两人正坐在花园庭中谈事,突然眼前那抹轻盈的身影再次闪过,只见在隐隐的树缝隙间之间那个身着橘黄色轻纱的女子陪坐在另一贵妃摸样女子身边,此时的她失去了前一次见到的可爱,有的只是娴静和优雅。仇斯有意停下和皇帝之间的谈话,目光朝那女子的方向深深看去,不一会儿,便引起了皇帝兴趣。“爱卿,看什么竟如此投入?”皇帝有些玩笑地揶揄着眼前仿若失神的仇斯。“那女孩……”仇斯故意投着深远的目光,仿佛魂魄已被夺去。“哦,”皇帝仿佛明白什么似的会意一笑,“那是柳丞相的掌上明珠,是懿贵妃的亲妹妹,时常进宫来陪她姐姐,”皇帝带有深意地看了仇斯一眼,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哪,“难道爱卿……”仇斯有意地瞥了一眼一直侍立在皇帝身边的沈予轩,此时的他听到仇斯与皇帝的对话,显然明白了皇帝话中的含义,眉头紧蹙,单手紧紧握在佩剑上,看着他的神情,仇斯愈加坚定了心中的计划,故作退让,“皇上莫开臣的玩笑了,臣对柳小姐绝无非分之想……”而他心里不禁冷笑着,哼,柳丞相,当年若不是那老狐狸想到自认为的妙计,与沈家耀沆瀣一气,爹也不会蒙受不白之冤。原本还担心着他的报仇计划会牵连无辜,看来正好,父债女还,何况有其父必有其女,那女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皇帝自然明白仇斯的以退为进,以为他只是不好意思向他开口,“仇将军如今战功赫立,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所谓‘成家立业’,如今爱卿业已立,也该成家了……”顿了顿,“上回朕问爱卿要朕赏赐什么,将军说还没想好,现在看来朕要替将军想了……”说完,心里满意地以为仇斯又欠了自己一个人情,皇帝就是要用人情债来绑住眼前这个将领,让他不敢对自己有不臣之心。“皇上……”站在一边的沈予轩突然急了,脱口而出,“柳丞相一向讲求门当户对,这恐怕……”听了沈予轩的话,皇帝显然有些不悦,面露愠色,此时仇斯赶紧接口淡淡道,“沈侍卫的意思是我一个武将配不上相府的高门槛了?”沈予轩听着仇斯充满敌意的话,赶紧解释道,“在下不是这个意思,请将军不要误会……”沈予轩不明白这个仇斯似乎总看他不顺眼,处处与他为难,但就是不知道哪里得罪过他,但是此时他心里有另一层浓浓的不安,他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一直被他捧在手心里的蕊儿,难道真的要……看着沈予轩此时的反应,仇斯突然感觉到小小的快感,只要是沈予轩心里珍爱的东西,他都要亲手毁了它,特别是他心爱的人,他就是要让他尝尝失去所爱的人的痛苦。……仇斯看着手里那卷皇帝赐婚的诏书,眼里的暴戾之色更是明显。哼,做他明媒正娶的夫人岂不是便宜了那个贱人……“林管家,”他唤了一声,待管家进来躬身等待他的命令,“传令下去,告诉整府夫人初入府因思家心切,染上重疾,在齐眉院静养,谢绝见客。”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