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谁能与共
谁能与共

谁能与共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19-09-10 11:49:35

作者:镜子

最新章节: 第三章 醋火(下)谁能与共

编辑:素笺

点评: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生逢乱世,被贯关于“命定杀戳者”之名字,没有倾城美貌,却有倾国家扶国家智谋。而他最厌的,却也是那些不尽杀戳。一次一次走上疆场,为国家,为民,为人?有没有一回,他为己而战的冲突? 所遇男,为他痴狂者有之,图片他智谋者有之,习惯占有者有之,恋慕成癖者有之…但有没有一个人,可关于不利用他,不计算他,不管他是谁,只要...


第一章初识(上)天近戌时,日阳西斜,却因时值盛夏,褥热的暑气非但未消,反因地面蒸腾了一日的阳晒,愈加闷燠难耐。不过,这并不影响身在避暑行苑内的左丘无双。身为北云国的小公主,封号“安国”,身娇体贵,为避盛夏,每年她都要远离王都,避到这地处北云国高潜城的王室避暑圣苑。只是,北云国朝堂上下心照不宣,公主殿下只所以偏爱高潜城这块宝地,并不止因为它的一隅清凉,仿佛,镇守高潜城的左将军占时,更能使公主心驰神往。公主殿下十二岁时,曾在王室的祭天大典上,满朝文武之前,对时年二十岁的占时讲:“你是本宫订下的附马,除了我,你不能再看别的女子。”时易四载,公主殿下痴心未改。是以,每年夏时方始,她即会奔徙至此,唱一出近水楼台。水轩上,妍丽佳人望穿秋水,痴盼心上人英姿飒来。轩内桌上素果时鲜一应俱全,只因为占时将军素喜清淡,她也痛舍了自己素来的口味浓厚而追随。“惜元,占将军到了没有?”被点到名的宫婢正立门前多时,张颈观望凉园入口,闻言答道:“禀公主,还不见将军身影。”左丘无双弯眉紧锁:“怎么会?他昨日前日都未来,今日说什么也该来探望我了,你再派人去催。”“是,公主。”该不该告诉公主?大前日占将军应召前来,去时曾对她们道“在下军务繁忙,请转告公主,臣既已参拜毕公主凤驾,还请公主体谅,若无大事,臣将不再拜谒”。“莫要只是‘是’,要快一些,告诉占将军,本公主身体不适,请他尽速过来。”“公主,您凤体有恙?要不要奴婢宣随行御医过来……”“傻惜元。”另名贴身宫婢惜心推了这迟钝姐妹一把,“公主也只是一说,你还给当真了。”“哦。”惜元傻傻应声,心下却忖:只怕占将军听了,会派了军中最好的大夫过来。忽然眼前一亮,“公主,将军来了,咦,啊,是……”“来了?”左丘无双花容大喜,即道,“快,快,按本宫事先说好的来,惜元,你守在门口,将军到了,你对他言公主琴曲未竟,请他暂缓入内。惜怜,你关上轩门与南墙的牖窗。小云,你……”却见那默立右侧的新收小婢已在垂纱后就位,十指安放琴弦,暗赞一声机灵,道,“好了,开始。”“始”字方落,琴弦轻挑,一个淡淡低音作始,倏尔,琴声如百鸟出谷,高亢扬起。左丘无双忍不住再声哀叹,看小云年纪,与己上下相仿,竟能把一手琴曲弹得如此出神入化,相对了,自己的琴艺,连在宫内自娱,都怕众婢私下笑场。若非为了讨好心上人,依她这公主殿下的脾气,早将这刁钻磨人的琴砸烂,弃到了一旁。无奈,心上人虽是武将,却因家传渊源,甚喜音律鼓乐,女为悦己者容,也为悦己者忍呐。好在,上苍助她,派来了琴艺惊人的小云给她作婢,这下,来一个“主在前,仆在后”,合演琴艺双簧,先把心上人的魂震住,其它,慢慢再讲。一曲悠扬作罢,四下阗寂无声,此时际,竟连那琴起前尚在枝间喧嚣的夏蝉,仿若也因贪听琴曲,误了自己的鸣唱。“好!”晌久,轩外忽有双掌相击声起,“好琴,三日不见,刮目相看,无双,若这曲是你弹的,二哥由不得要说一句,你的琴技,足以令四座疑为天响。占将军,你认同么?”“王爷说得不错,公主的琴艺今非昔比,怕是连我北云第一乐师也难望项背。”二哥?左丘无双微怔,蓦起身到门前,排开双闼,门外,两长身男子卓然而立,其中一个,是自己的心上人没错;而另一个,便是她今世的克星,更兼任她的二王兄——左丘无俦……“二、二哥,你何以来此?”“公主又何以来此?”左丘无俦不答反诘。“自然是……”秋波暗瞥面无表情的心上人,“避暑。”“公主来此做什么,本王便来此做什么。”“二哥,你明知我是……”欲言又止,羞恼交加,秋波再移心上人,蛮靴一顿,“二哥,你最讨厌!”饶是北云国国风开化,她总是豆蔻女儿家,有些话儿,已无法再如幼时无羁无拘。偏偏整个北云国,唯一不买她帐的,便是这位名震八方的定王殿下。“禀公主,定王来此,是为巡察军防。”占时恭首作答,解了佳人的尴尬。“是……是么?”左丘无双当即面若朝霞,“外面天热,请入内罢。”“谢公主。”—————————————————左丘无俦入得轩里,撩衣归坐后,一双北云王室专有的澄紫瞳眸闲闲扫过一遭,悠然问道:“公主殿下是来此避暑的,没有错罢?”“那又如何?”同样是一对祖传紫眸,左丘无双却没有其兄来得闲怡,她焉能不知,自己这李代桃僵的小伎俩,或许可使耿直纯正的占时受惑,要瞒过精明度使狐狸自叹弗如的二哥,怕还欠些火候。“不如何。”左丘无俦意态舒懒,“提醒公主殿下,这凉园纵算是湖迫通渠凉意沁人,将门窗紧闭也非纳凉之道,小心避暑不成反中了暑,得不偿失。”“二哥,请尝一口高潜城特产的香茗,润润您的喉……”也拦住您多事的舌。在安国公主的定义里,定王爷的利嘴,与其震慑五国的军略武功,堪称北云国的镇国两宝。“惜元,本公主的身子不那冷了,打开门户;惜心,吩咐膳房烹些时蔬,小云……”“小云?”左丘无俦紫眸一闪,“安国公主何时又收了新婢?”左丘无双最讨厌亦是最怕的,便是王兄这似乎无孔不入的洞察,这使她自小在他面前毫无建树可言,连带的,享受不到些微的成就感。“二哥,你这位北云国的战神定王兼定国大将军,怎连小妹收个新婢也关心起来了?小妹奉劝王兄,还是将心思用在军国大事上罢?”“小王受教。”左丘无俦恭首作礼,君子谦谦,漫不经心收回原欲投出的视线。“小云,将琴抱下去,妥当放着,那是本公主的心肝宝贝呢。”左丘无双欣赏极了这小云的伶俐乖巧,方才曲罢琴歇,不待她说,已将琴隐在案幔之下,做了公主十几年,尚是第一回遇到与她配合恁样天衣无缝的侍婢,好生受用。“是。”小云浅应,轻巧退下。左丘无俦低睑啜茗,眼角余光只察一抹纤影退转于门外,浑未经意,此时的他,也并不曾以为,这抹影与其它形影,于他,有何样不同。第一章初识(下)时值月末,天边无月娘悬挂,除了几处值夜侍卫的寥落灯火,窗外,阒黑如墨。夜凉恰似水,王家避暑圣地的深夜,有着秋的爽落。扶襄俯坐窗下,遥望沉寂东方,那边,有她挂心挂念的人。为他们安危,她出现在脚下的北云国域。恁多年来,她不似扶粤走遍各国搜罗王室情报,除了一趟大漠,以及随少王爷出征的时月,回到莫河城内,她几乎足不出户。人人皆知延静王府的扶襄姑娘,舞冠天下,琴领一国,却鲜少有人得见其容,在东越国都,“东襄西阳”的“襄”,几乎是最神秘的存在。哪成想,一朝远足,便是异国他乡。到目前,事情推进得尚算顺利。乔装落难女子,依附于北云公主门下,恰到好处的显露伶俐乖巧,获得主子宠信。接下来,是如何在最短时日内,自北云王室察得自己想要的。今日来的那紫眸男子,便是曾在战场上与少王爷有过三次对阵、两胜一负的定王左丘无俦了罢?嵇少王爷征战四方,博得“常胜王”美名,却在与北云定王对阵时,连吃两回败绩,将她连夜自东越西疆调至北方,彻夜推算演计,方以乱木攘兵之法破除了他诡异如天兵的强大气势,强强扳回一局。曾听人言,北云左丘无俦,既有军家运筹帷幄的战略,又俱谋家翻云覆雨的阴诡,北云有他,称霸五国乃早晚事。借敌国大王之手为己铲除强敌,这式隔山打虎兼借刀杀人的连环计,着实高段。利用三战两胜的战果,以第三国使臣的含糊其词,调起东越王猜忌之心。而王上也未使北云定王失望,趁小侯爷出兵未归之时,调用宫卫突袭王府,自老侯爷的榻下,搜出了延静王通敌北云的佐证,一夜之间,王府主仆奴卫几百余人成阶下之囚。她与少王行至雁门时,得了王府一脱逃门人迎来的报讯。少王爷虽领十万雄兵,但东越国规,每凡起兵动燮,需有王上与当任主帅的联手之令,三军方顺命成行,矧且投鼠忌器,事亲至孝的少王爷亦断难舍了天牢在押的老侯爷与老夫人。王上只所以不惧小侯爷拥兵在外,怕也是料准这一点。与少王爷几经斟商,两人分头行事,他密遣王府地下力量潜入东越国都莫河城,暗中佑卫老侯爷夫妇人等;她则快骑赶回,调查事发之因。则熏的杏花楼,由来是消息灵通的宝地。她去了,果然也得到了想要的讯息。她到的前一夜,夜宿于此的西叶国使臣酒后失言,在美人窝的温存里,道出了左丘无俦以重金贿他口舌的算计。无奈,清醒后的他自知贪杯吐实坏了事,连夜逃回西叶避难去了。且纵算不逃,若其执意不肯出面为证,身为别国使臣,他们也怕无法肆无忌惮的强勉作难。她入宫面见太后,由太后召来了王上,以一舞之价,获了这一月之期。按理,她该设法潜入定王近畔更有利搜证,但她不以为定王府能任她随意出入,选中骄贵的定国公主,亦是做了最坏打算——如若王上给定的限期将至前,她仍未如愿,那么,便要委屈一下这位集万千宠爱的美人权充人质,使北云王室将可为延静王府洗冤的力证自动奉上。不过,她无意教纯洁的公主殿下学识人心险恶,对这不上台面的下下策,只会启用在万般无奈的最后。关于她这些奇怪的坚持,扶粤曾说过什么?“扶门出来的我辈人里,阿襄你无疑是最出色的,有捭阖天下的大智大略,有步步为营的机警心机,也有市井世俗的小智小慧,不管放在何处何时,你都是一颗光华灼烁的奇珠。当初的申王子,也是现今的王上,曾一再向师父提出以我换你。是先王给否决了,他说,你出类拔萃不假,但你亦存两个致命的缺陷,一为傲骨,二为心软,这四个字,是王室暗卫的大忌,某一时刻,当王命与你的良知矛盾滋生时,兴许,这两大缺陷会使被你护卫的主上于危难。”记得,她与先王不过谋过两三面,难不成为王者有一眼识人的异能,两三面里,即辨她入骨?……唉~~“这声叹息,是叹你遇主不淑,还是另有寄思?”————————————————————她悚然心惊。窗外有人?!怎在这空寂深夜,她竟毫无所觉?是思绪繁乱导致心神难宁?还是来者武功太过卓绝?“谁?”她颤声问,以一个奴婢该有的慌措。“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想知道,白日轩内操琴的,是你罢?”这声音……?她侧耳细聆,记得占将军语声低沉,此人则略是略带磁音的沉越,白日听过琴的男子,只有二人,不是占时,便是——“……您是王爷?”“很聪明。”来人正是定王左丘无俦,他素来少眠,一觉过后,睡意全无。无榻上辗转的习惯,手边又未有兵册可阅,索性趁夜踏步,使教雄心壮志塞满的心际享受难得静谧安闲。不知漫步了几时,不经意下,却赫见一对幽亮水眸绽在启开的牖户间。以他的功力,夜间视物如昼,见其目,其全貌已入眼帘,这张清秀素颜,以见惯丽质的王室眼光评断,称不上国色天香。但那一对眸,当属世上少见的绝美,乍观如澈然清湖,再看却似海般邃远,以为窥清至底,细端却起万端波澜。避暑行苑的宫婢不算少数,他不可能熟识每人,但能断定,她不会是长年在这深墙内存活的小婢一名,拥有这样眼睛和眼神的人,显然,睹识过风云,参历过大川。他脑中忽响一曲,是日间自轩外听闻的那曲由“无双”弹奏的琴音,他从来没以为那是定国公主手底拨弄来的曲子,功力或可凭时日长短练就,意境却是要靠弹者修为养成,那一曲天籁,配这一双绝色清瞳,何等相得益彰,天衣无缝?“日间那首琴曲,是你代操的罢?可有曲名?”扶襄微怔,“王爷,奴婢……”“不好说么?你适才的叹息,可是叹才华被窃的不甘不平?”定王身仍处窗外,她看得见一双瞳眸澄明。她摇首道:“奴婢不会。奴婢落魄潦倒,幸得公主收容,既为婢仆,主子命令自该遵从,谈不到不甘不平。”她音质清柔,吐字圆润,神态不见卑微,面容不现屈从。听得出字字出得肺腑,不含媚欺。“这么说,琴曲的确是你弹的了?”“是,曲名‘唤凤’,即百鸟唤凤之意。”“唤凤?百鸟唤凤?”左丘无俦攒眉品咂少许,颔首赞道,“果然好意境。是你自创的么?”“是奴婢的家乡流传甚广的一首曲子。”“你一定有自创的曲目罢?”这男子从何判定她有?“……有一两首,难登大雅之堂。”“这里没有大雅大堂,可否谈给我听?”呃?“王爷……”“本王强人所难了么?”定王语声柔缓,“你也可随意弹奏一曲,我是看你同本王一般了无困意,漫漫长夜,不妨知音共鸣?”莫说她时下是奴婢一枚,对主命自当听从。单是此人懂琴识音,身为王者又能将话说得如此谦和有礼,她也乐得在此漫漫长夜与之共鸣。“……是,王爷,容奴婢掌灯焚香抱琴来。”过不多时,夤夜的行苑,铮铮琴曲绕梁而升,一扇窗,两个人,窗内窗外,心尚在陌生两域,此刻以音律互通。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