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夜奴】代罪侍妾
【夜奴】代罪侍妾

【夜奴】代罪侍妾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19-09-11 11:49:28

作者:妆小井

最新章节: 不怕死的挑衅【夜奴】代罪侍妾

编辑:渐渐春风老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一夜待寝】哪夜,她代替姐姐待寝与她,成为一名无人知晓的替身,初夜的缱绻纠缠,竟让她珠胎暗结,成为代孕夜奴。哪日本,她低眉毛含笑:“您,今夜去侍候她。”刹哪间,心微痛,脸上,却绽放了无与伦比的笑容,纯净...[更多] 书籍简介:【一夜待寝】哪夜,她代替姐姐待寝与她,成为一名无人知晓的替身,初夜的缱绻纠缠,竟让她珠胎暗结,成为代孕夜奴。哪日本,她低眉毛含笑:“您,今夜去侍候她。”刹哪间,心微痛,脸上,却绽放了无与伦比的笑容,纯净透明如雪莲:“好!”仅一字,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直至……她,暴戾血腥,是让她全家头颅落


答案在此答案亲们就往下看,至于正不正确,亲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性格对照一下,当然,纯属测试,不一定就那么的准确。x~xx~xx~xx~xx~xx~xx~xx~xx~xx~xx~xx~x【A正宫皇后】皇后手握统率数千名“娘子军”的大权,还拥有丰厚的物质待遇,每年一千两白银的津贴是其他众妃望尘莫及的。当然要恭喜你,若生在古代的后宫之中,德才貌兼备的你就是正宫皇后的最佳人选。就要看你是贤德的长孙皇后,还是妖娆美丽的张丽华了。现实中你拥有做皇后的资质,不管美丽与否,你都能大权在握,一定要做的决心令你鹤立鸡群,所以不管在哪都是光芒四射。只是你要多加小心身边的红眼姐妹,若能大度处之,即可安享华贵。x~xx~xx~xx~xx~xx~xx~xx~xx~xx~xx~xx~x【B皇贵妃、贵妃】皇贵妃的称号也不是每一个红颜美女都可以拿到的。在后宫之中,仅次于皇后的皇贵妃一年也可以拿到八百两银子,贵妃也有六百两。所以就算做不了皇后也还是要恭喜你。历来清宫里能做到皇贵妃、贵妃的,容貌并不亚于皇后甚至有胜过之势,可见你资质非凡。就要看你的下一步盘算了,有野心就需付出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皇后的位子对你来说并非要不可及。但有一点,如果你缺乏耐心或者一丝一毫的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那个尊贵的位子也有可能永远不属于你。x~xx~xx~xx~xx~xx~xx~xx~xx~xx~xx~xx~x【C嫔妃、贵人】做到嫔妃、贵人这一级别基本上也算够不简单了!象征着嫔妃身份的每年两百两津贴,其实亦多出正一品大臣二十两。即便是贵人,一百两白银也足够你一年所需。慈禧进宫时连贵人都不是,后来立了功才被咸丰封为贵人,后来居然也能登上呼风唤雨、一手遮天的尊贵宝座。可见你的未来并不取决于现在的位子。你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可能拥有极好的人缘。善于利用你的优势可以助你级级晋升,坐上皇后的位子,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也不是不可能!x~xx~xx~xx~xx~xx~xx~xx~xx~xx~xx~xx~x【D答应、常在】也许你是一个不太富有野心的人,亦或对爱情的真挚令你冷淡了对权谋的运用。但这并非要紧。你缺乏野心同时也少了一分皇帝最厌恶的“妒忌心”,这是你的资本。能否扶摇直上就要看你能否克服自己被动的惯性,积极一些,也许老天会为你安排一个绝佳的机会。不过,最后安慰你一句,就算是永远都做答应或者常在,你的待遇总比九品官的30两俸禄要强上好几倍哦!可见,当官儿还不如作后妃!~~~~~~~~~~~~~~~~~~~~~~~~~~~~~~~~~~~~~~~~~~~~~~~~~~~~~~~~~~~~~~~~~~~~~~~~~~~~~~~~~~~~~~~~~~~~~~侍寝由来月华,如水,霜满天。微波荡漾的碧水湖冉冉起雾,与倾兰宫的灯光相织,缠绵出一层淡淡的薄纱。湖畔种植着几株桂花和垂柳,时值夏秋交替之际,垂柳飘摇,桂花正茂。垂柳飘,桂花摇,旖旎香。远处的歌舞嘤嘤窃窃,丝竹之声不绝于耳,浅红妆顾眸相盼,能料想那里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浅浅,我们也去瞅瞅罢。”身畔着红衫粉裙侍女推了推发愣的浅红妆,双眸朝凌香阁撇去:“听说今晚宫主前去凌香阁呢,想想看,若是一朝被宫主看中,我们便飞上枝头做凤凰,哪还需听菊主子的使唤?”微微皱眉,浅红妆淡淡的问:“绿娆,你见过宫主吗?”清润的嗓音,仿若夏日里的一阵清风,却也一语惊醒梦中人。“呃……这倒不曾,宫主容貌岂是我们这些丫鬟婢女能见着的?”即便在宫主侍妾身畔侍候,她们这些人也并未见过倾兰宫主:“不过我倒听离儿说过,宫主气宇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宽胆大,有撼天下之霸气。更难能可贵的便是,宫主乃冠世美人,容貌普天之下无人能及,世间女子,可以没听说过当今帝王,但却不可能没听过倾兰宫主——帝景廷。”倾兰宫乃江湖第一宫,侍女下人皆谈吐不凡。浅红妆淡笑,岂止冠世,简直是倾国倾城。她只见过一次,仅仅一次,却让平素淡漠的她忘了呼吸、忘了满门血流,只记得那一双灰色瞳眸,仿佛那千年凝结的深潭,越往深了看,越是让人沉沦……然,就在她忘记自己的同时,他率倾兰宫杀了南宫府上下三百六十一人、她的爹爹、她的弟弟、甚至是府上刚出生的婴儿,无一幸免。从迷恋到战栗,他没有给她太长时间,回眸之间,便是桀骜的他举起嗜血长剑,直抵自己心窝,若不是夕颜……呵,那种容貌,能让世间女子为之汗颜,但更让人震撼的,不是他的容貌,而是他的残暴和嗜血,如今思绪只需微微的想到那里,她便已浑身战栗。“这些,都跟我无关。”不是无关,而是这样的男子,她惹不起。她这辈子,先前是南宫府上不受宠的小妾之女,因出身卑贱无资格冠上南宫之姓,便随母姓。她无欲无求,只愿跟娘亲和夕颜一起过平淡的日子,一盏茶,一本书,她可以过一生,提心吊胆不是她所擅长的,更何况去跟别的女子争宠?“浅浅,你这人啊,就是性子太清淡了些,无论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比如此番宫主……”摇了摇头,眼前她好不容易刀口舔血的保住性命,成为倾兰宫的贱奴,该守本分才是:“绿娆,所谓伴君如伴虎,宫主素来以血腥残暴闻名,你看看他对兰、竹、菊三位主子可曾另眼相看过?那可都是天仙般的美人啊。你若真呆在他身边,脑袋可都是挂在腰带上玩的。”无谓的耸肩,绿娆又想起什么的说:“浅浅,你可知道,今日在凌香阁,任何人只要能引起宫主注意力,他就会满足那人一个愿望。”看浅红妆沉思,绿娆双眸机灵一转:“你不是要找你娘亲麽?只要能让宫主注意到你,别说你娘亲,恐怕你失去的爹爹宫主都能给你救活。”“真的?”娘亲因为一直在山顶青水庵修行,南宫府灭门门之后,她和夕颜便被宫主带来倾兰宫为奴,如今想想娘亲,怕也是凶多吉少,却苦于没有任何机会出去:“宫主真的能答应他人一个希望?”绿娆点了点头:“当然!”没那么容易,说完,她窃笑着往凌香阁的方向行去。浅红妆只是稍稍犹豫,深吸了一口气便提步前行。xxxxx一袭白衣胜雪,仿若破尘而出,傲世而立。青丝只以发带简单寄上,黑瀑垂下似水而流。眉梢点上金光粉,妖娆却不显风尘;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双眸两弯浅月牙,不笑时欲说还羞,淡淡弯起,便已若春风拂面,百花绽放。肌肤如脂,吹弹可破;樱桃小嘴不点儿朱,此等容颜,并非倾国倾城,却让人一盼惊心,再盼生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铛因倾兰宫主恨极南宫家的人,此番她不能让他认出,只得面覆雪纺薄纱。进入妆台,并非难事,此番前来献艺的女子比比皆是,他人一看浅红妆的衣着,便不作他想,当她是今夜献艺之人。“今夜还有何人未曾表演的?”一名管事的人,慌慌张张的走至妆台后,不等他人说话,已经一把拉起浅红妆:“还有你是吧?赶紧的,宫主今日兴致不错,你们若是……”抬首之间,却见眼前女子一双水润之眸,漾着点点星光,竟让人恍惚。淡淡的站起来,浅红妆经过他身边。行走之间,风声鹊起;举手投足,飘渺无依。管事的稍微想了想,却还是想不起来到底是何人,足下却已紧紧的跟在其后,观看着楼台水榭上的一切。楼台之上,箫声悠扬,如泉水叮咚一般,奔腾而去,一直落入下面的碧水潭,在人心中泛起阵阵涟漪。浅红妆长裙逶迤而上,只见帝景廷坐于金莲之后,隐约间能看到他俊美非凡的容貌,精致的五官和那双迷人心魂的回眸。看似意兴阑珊,她却仿佛能看到他眸间的不耐烦。心神微凛,吸引他的注意,此番志在必得。而一旁侍候帝景廷梅妾的南宫夕颜,在看到浅红妆的刹那,整个人都傻了,心却狂跳个不停。她折纤腰以凌波步,呈皓腕于轻薄纱。双袖高展,水波荡漾;箫声悠悠,乘势而起。一曲盛世霓裳倾泻而出,一位红妆佳人夺目起舞。轻身飞起,指尖如兰,白色玉美人,向往那天边广寒之宫,乘风而去。双肩摆动,长袖善舞,如巨龙在天,气势如虹,双双嬉戏于一女子之间,一人成就双龙夺姝。足下长裙旋转不息,缠绕出一朵盛世雪莲。五彩宫灯相缠,霓裳之色染雪莲,瞬息之间,雪莲消弭,成就一朵五彩之花。趁拍鸾飞镜,回身燕漾空。莫翻红袖过帘栊。怕被杨花句引、嫁东风。台下众人,怔忪之间,全然忘了鼓掌,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举世无双的一刻。唯独南宫夕颜,不动神色的看了看坐上的帝景廷,而后一步步的朝妆台行去。微风阵阵,乐声琅琅,摇曳得佳人如柳腰姿,不盈微风之力,弯曲相折,双手一点点的触及地面,柳腰仿若即将断裂,让在座之人,不由唏嘘惋叹。“啊……”“天,没事吧……”箫声凄凉,仿佛在悲戚着佳人的痛苦,又像在述说着佳人欲破茧而出的挣扎。在众人心儿高高悬起之际,箫声却陡然扶摇而上,只见地上折腰佳人蓦地直立而起,脸上面纱在空中划过一道白弧,淡淡的,仿佛佳人眸间的笑容,双手长纱微摆整姿,欲舞盛世霓裳之巅峰。“罢了。”箫声,销声匿迹;舞步,嘎然而止;一切,万籁寂静。如地狱之音,打断众人销魂的沉迷,双眸绽出一丝亮光:“揭下面纱!”轻轻的一句话,却含着不能抗拒的力量。“奴婢献上的是舞姿,并非容颜。”并未正面拒绝,只是微微抬首,不卑不亢的回视三丈开外的男子:“如此,宫主又何必在意奴婢容貌如何?”绕梁三日之声,余音缭绕不绝,让在场之人再一次沉迷在了清润之间。本来,还平静无波的眸子,却因浅红妆的一句话而射出一丝亮光:“如若本宫命你摘下面纱呢?”垂眸,眼观鼻,鼻观心:“最好的,总要留至最后!”坐上男子站立而起:“好,记下她的名字,明晚就是她了。”语气,如施舍一般的让人憎恨。~~~~~~~~~~~~~~~~~~~~~~~~~~~~~~~~~~~~~~~~~~~~~~~~~~~~~~~~~~~~~~~~~~~~~~~~~~~~~~~~~~~~~~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