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次元觉醒
次元觉醒

次元觉醒

分类:奇幻玄幻

时间:2019-10-10 09:29:27

作者:奇热文学

最新章节: 《次元觉醒》序

编辑:长青诗

点评: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成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次元觉醒》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凌智,乔伊,希尔维亚,皮尔纳,夏馨儿之间的故事。次元觉醒欢迎在线免费阅读!


天色昏黄,火烧云慵懒地在天际飘荡。一群黑白相间的鸟,列队整齐地从头顶掠过,接近的让我甚至能够听见了它们翅翼煽动的声音。这里绿化很好,风拂过来,伴随着清新的香气。路面很宽,十分整洁,随处可见韩文的标语。沿路都是年轻的脸庞,风吹起他们颈上的围巾,载满青春的气息飘向远方。我开始意识到这里可能是韩国的某个高校校园。

2075.9,百慕大,纳斯塔尔克

刚才我一直跟在她们后面,现在终于可以清她们的样子。拎包的女孩有着苗条的身段,雪白的皮肤。一副透明边框的眼镜架在耳尖,素色头花将一头柔顺飘逸的秀发束在脑后。这个拎包女孩旁边的那个女孩,个头稍高,腿很长,甚至让我感觉有点夸张。她的脚踝上有一串脚链,阳光照过来,金星闪动,活泼俏皮。

有一个捡破烂的妇女,顺着街道拾瓶罐。她起身的时候不小心将桌上水杯弄翻了,**泼到桌边那些穿着前卫的男孩身上。那些男生愤怒的咆哮,随手从身后摸出一把刀。从他们染得五颜六色的头发和朋克的装扮上来看,就像是上世纪香港铜锣湾的古惑仔。妇女吓傻了,站在那儿一动不动。那个拿刀的男孩用刀对着妇女,作势要捅她,威胁她把手中的钱袋交给他们。妇女被吓得脸色苍白,双手却紧紧地攥住袋子,死活不松手。几下拉扯之后,那些男孩一拥而上,将妇女按倒在地上开始殴打。妇女一面死死的护住钱袋,一面拼命呼救。而周围的学生都散开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不愿插手。那些男孩很显然是学校里的恶霸,没有人愿意和他们扯上关系,更别说是和他们作对了。等他们打累了,便准备徜徉而去,我看见其中一个在离开的时候,将刚才在报亭看到的那个拎包女孩的裙子掀了起来。然后大笑着骑上摩托车,和其他人一起“嗖”的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慢慢地,我逐渐开始平静下来,回想起之前的事情。我记得我昨天还和平日里一样,在观看了曼联的比赛直播后带着胜利的满足感,与所有的“红魔”一样安心的入睡,没有任何特别。当我醒来,我就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被关在一个奇怪的容器一样的装置里……那个自称克里夫将军的人说我们被任命去寻找另一个世界里存在的另一个自己……

我继续朝前走。风依旧拂面而来,画面依旧绿意盎然,而我,依旧漫无目的。不知道走了多远,我看到路旁的树林里有个妇女跪在那里,我一下子联想到刚才那个拾荒的妇女。那些树木十分**,能轻易的遮住一个人,枝叶非常茂密,阳光完全落不下来。我看不清树林里的具体情况,好奇心促使我进入树林,向那个妇女的方向走过去。

我整个人完全呆住了,时间像是静止的,眼前的一切如同是从现实抽离出来的定格的画卷,丝毫没有真实感。就在我还处于愣神的时候,一道光闪划过,迅猛的割开这停滞的画面。接着,就是那个妇女轰然倒地,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皱起眉头,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他们没有发现你?我的意思是,他们没有追捕你什么的?”

美国大兵过来通知我们开始准备再次进入次元。迪卡尼奥靠在门框上,等着我们逐个出去。我身前的李祥善经过他的时候,我听见他淡淡地说了句:“祝你好运!”

手电筒的光束没有规律的晃动,在漆黑的屋子里划出凌乱的轨迹。在这些轨迹相互的交叠下,地面上忽隐忽现的出现一个白色的盒子,和之前的那个一模一样。本将希尔维亚扶立站好,准备像纸盒的方向移动,此刻在他们的眼中,仿佛世界只剩下了这个盒子。

凌智眉角一抬:“我不知道怎么就到了一个棒球场。”他坏笑一下,接着说“嘿嘿,看了一场棒球比赛。”他把声音扬高了一些,“和一个美女哦。”

我跟在那两个女孩后面,没有目的的走着,经过报亭的时候,我的余光扫到一行令我惊奇的字句:“上海弗拉辛病毒任在持续蔓延。”我立刻向老板索要了那份报纸。上面报道着关于近期上海被一种命名为弗拉辛的病毒侵蚀。疫情持续蔓延,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我向那个卖报的韩国老人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他告诉我,由于地理位置相近的关系,韩国十分关注事态的发展。事实上,早在一周前,上海乃至中国沿海多个城市已被隔离,禁止入内或者外出。按照中国一贯的官方报道作风,他们得到的信息肯定是大打折扣的。“如此一来,”老人明显面露担忧的说:“上海这座城市搞不好已经是做空城了,很快,病毒就会席卷整个东亚。我们目前根本没有应对的办法。”从他的表达中我了解到事态的严重。我终于明白我第一次来到次元时,当我在成都的地铁站说出我是来自上海时,为什么警察会不惜余力的对我进行追捕了。

“你没事吧?”李祥善看着我。我摆摆手,不解的看着迪卡尼奥。大家都注视着他,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答案,哪怕只是一点点线索。这些眼神令他有些不适,他摊开双手耸耸肩,“别这样盯着我,我也不知道。我就告诉他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家伙。”

路旁的不远处有个报亭,两个娇小的俏影从那里经过。“你就不能走快点吗?”一个女孩着急地走在前面,她背过身拉拽身后的女孩。在后面的女孩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只手拎着包,步子缓慢而松散。她懒懒地说“有什么好着急的呀?”就像世界末日来了也和她没有关系。

我被他们的对话打断了思路,突然忘记了想问的事情。我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告诫自己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最好不要透露自己的信息。我没有顺着康介绍自己,为了转移话题,我转过头随口问了身后的凌智一句:“你遇到了什么?”

从门口又进来两个人,其中个矮的那个显得很兴奋,背着双肩包蹦蹦跳跳的,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他激动的叫喊着:“太酷了!”……另一个穿着很绅士,长着一张带有明显韩国男人特质的脸,“我叫李祥善。”他对着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微笑着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眼神来回扫了一遍,接着说:“大家是怎么了?”……我看看他,又看看对面的女人和台阶上的男子,始终都没人应答。

我们又一次被送往了次元,这回我是在一间厨房里,四周都没有人。我开始意识到,似乎我被传送到次元的初始地点,都是在某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这令我产生了新的疑问,似乎我们不能够被这里的人看到我们介入的过程。我的脑袋或许是因为传送还残留着一些晕厥感,我扶着墙壁走出了房子。

“我可以进来吗?”她娇羞的声线喃喃地的有点让人听不大清。

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一些,避免发出声音。我越来越靠近那个妇女,已经能听到妇女悲痛的哭声。我靠在一棵树的后面,听见她掺杂着厉害的抽泣喃喃自语:“都是妈不好……你总是说你想要一辆玩具汽车……就和别的孩子一样……可妈从没想过给你买……都是妈不好……妈没能保护好你……上个星期妈终于把你爸欠的债给还清了……妈这周开始赚钱了……你看……妈给你买了小汽车……”

“不是说我们是和那个什么次元世界沟通的使者么。也许我们是被神选中的幸运儿,嘻嘻……”凌智倒是觉得这很好玩的样子。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