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妻居一品
妻居一品

妻居一品

分类:竞技游戏

时间:2021-10-17 15:51:35

作者:夜惠美

最新章节: 第三十六章 偶见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妻居一品人物结局  妻居一品免费阅读  妻居一品男主是谁  妻居一品免费收听  妻居一品txt下载百度网盘  妻居一品百度云  妻居一品夜惠美全文免费阅读  妻居一品txt  妻居一品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  妻居一品  

这是一个从男配慢慢的变为男主的故事。一个出乎意料的结局,本应赶下台一一鞠躬的姐姐占有了所有的财产,奔往幸福和快乐新生活时——再次穿越了。变为贪慕荣华的男配,没人能可以选择生母,但可可以选择人生道路,身在绝境又又何妨,命运皆有我作主。斩荆棘破圈套,我命由我不由得人。宅门生活,选夫嫁出去,上辈子不吃大亏,这辈子亏不吃,嘛俺是’狠毒’男配谁怕谁本文大权独揽,夜首次尝试大权独揽,请多支持,此外非常感谢古萧01做的封面,大爱无疆之。言下之意,你要求太多了,病床生被才称为孟先生的男子,从长相看浓眉阔目,鼻直口方,是难得俊男,他此时眼里溢满失望,白眼球上道道血丝,胡子邋遢,无平时纵横商场的气势。。


柔弱女子回眸看了看床榻上的丁柔,水盈盈得眼眸透着无悔得慈爱,丁柔被那双眼睛吸引,忘记了她最瞧不上懦弱之人,好像母亲,前生丁柔五岁时,父亲,不,丁振宇碰见了真爱,和母亲离婚,母亲是善良的成全他们,竟然没带走任何一件东西,直到签了离婚书后,才知道又有了身孕,母亲带着丁柔去小城镇生活,日子过得艰苦,生下丁敏后母亲身体一直不好,丁柔从小就很懂事,照顾母亲,照料丁敏,谁欺负母亲丁柔就敢打回去,有人说丁柔是没爹的野孩子,丁柔能将辱骂她的人掀翻在地,打到他们求饶,几次较量下,丁柔成了那片的大姐头,号令一出,无人不从。

“六小姐病着,您让人给她抓一副药吧,我求求您了。”

丁柔马上翻身坐起,明朝?裹脚缠足?丁柔掀开了被子,仔细的看着双脚,并没缠足,如果穿越到必须缠足的明朝,丁柔宁愿死回去,缠足和贞洁牌坊一样,是对女子最残酷的迫害。消了心中的顾虑担心,丁柔再起疑惑,不是明朝吗?她到底被爱捉弄人的老天送哪来了?

“就因为老爷赏得才值钱,才能变卖了去给六小姐抓药。”

医生显得比丁柔还兴奋,“恭喜学姐从围城里走出,此后天高地阔。”

丁柔晃动着高脚杯,红酒微晃,丁柔对着落日举杯,“过去,拜拜,丁柔,前进。”

“我狠心?孟浩然,我本来想要给你份惊喜的,但却在床上看见你和我亲爱的妹妹,你们浓情蜜意的时可曾想到了我?”

”公司留给你,我只变卖了其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动产和存款法院也判给了我,公司才是最值钱的,不是吗?”

丁柔阖眼,死死的攥住身下的褥子,她怕会暴起,夺过镯子,瓷瓶是命?笑话,大笑话,丁柔才不认为什么老爷赏得瓷瓶是最宝贵的,原身体的记忆有些凌乱,丁柔不了解眼前的一切,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将镯子记下,看那胖婆子的贪婪目光,定不会舍得当了镯子,总有机会再拿回来的。

医生带着两名护士离开,刚一出门,其中一名护士道:“太好了,我老早就看孟浩然不顺眼,养小三就算了,竟然找小姨子,简直就是渣男,活该半身瘫痪,性功能丧失,老天爷是长眼睛的。”

孟浩然咽了咽口水,“小柔。”

门突然被推开,丁柔眼睛撩开一道缝隙,打量着说话的两人,一名身材肥胖,圆圆脸庞,下巴下堆着肥肉的中年妇人,发髻上差了两只明晃晃的金簪,一双丹凤眼贪婪的打量着屋子,对躺在床上的丁柔视而不见,反倒十分注意在漆木条案上放着那对瓷瓶。

这话丁柔说起来带着浓浓的讽刺,孟浩然虽然当时喝醉了,但记忆并未丧失,丁柔劝过,但无异于火上浇油,喝醉的男人一般越是劝说越是要开车,何况有丁敏在,孟浩然是自己走上了绝路,“那一天的路况···”

‘孟浩然,我可以忍受贫穷,可以忍受平庸,我有手有脚,有脑袋,能打拼出一片基业,没有人不希望富贵,我也一样,我要自由的选择人生道路,享受创造财富的喜悦,享受打拼的过程,我嫁给你,因为我喜欢你,但你在我们的婚姻内养情人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海景别墅,丁柔按下电话,遗嘱机票都安排好了,她明天飞欧洲散心,坐飞机并不是百分之百安全,她就算死了也不会留给丁敏一分钱,从她勾引孟浩然开始,丁柔就不再将她当成妹妹,手机震动,一条短信,‘丁柔,我来找你。’

“嗯。”丁柔淡淡笑笑,“今日才彻底办妥一切,我和他再没关系了。”

“当然,周太太对我犹如亲生女儿,我被你和丁敏背叛,我怎么会不告诉她。”

“不行,不行,这不行。”

丁柔开门走人,手腕上的手表闪烁,高科技的产品,可干扰一切录音,孟浩然撩开了被子,拿出录音机按下播放键,丝丝拉拉的杂音,一句话都没录下来,孟浩然大吼:“丁柔,丁柔。”

“我三个月前就流产的。“丁柔一直是淡然的,似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是被你们气流产的,孟浩然是你杀死了你今生唯一的儿子。”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