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分类:校园小说

时间:2022-11-22 18:51:47

作者:丹琪天下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剑神戒

编辑:饮了晚风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徐川穿越三年,糊涂县太爷当了三年了,终于得到了审判礼包,是扶摇直上追求长生大道,还是激起民变被淹死在茅厕。贪官?清官?酷吏?忠臣? 都察院,火云道人带着上品法宝火云罩前来替徒儿说情。审判开启,收,声望-70,气运-10,民意-80,寿元-90。不收,声望+70,气运+5,民意+80。可令气运神剑法宝品质提升,声望神剑品质提升,民意神剑品质提升。 徐川毫不犹豫,果断选择不收,老铁,不是不给你面子,实在是给了你面子要折寿啊。知县老爷昏聩无能,贪污受贿,名声早就臭大街了。百姓们天天祈祷着那些修真中人,哪个开开眼,来个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一剑斩了这个大贪官。。


正值寒冬,漫天雪花飞落在了安城县的每一处大地上,自从三年前安城县走马上任了一个纨绔知县,安城县百姓便苦不堪言。

知县老爷昏聩无能,贪污受贿,名声早就臭大街了。百姓们天天祈祷着那些修真中人,哪个开开眼,来个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一剑斩了这个大贪官。

可惜这个世界虽然的确有修真者,大夏朝廷中都有修行人,人皇更是顶尖修士,却也没见有哪个正道修士听到他们的祈祷,一剑把这个贪官斩了。

“咚,咚,咚…”沉闷的鼓声在这寂静的寒冬传遍一条条街巷。

正在吃饭的,抓鸡的,刷锅的,造人的,听到这鼓声顿时都停止了手中动作。

“有人击鼓鸣冤了!”

“那狗官能主持什么公道。”

“还不是谁花的银子多谁就有理。”

“走,去看看,看这昏官能还能做出什么妖来。”

不一会儿,县民们齐聚县衙门前,只见穿着整齐的衙差们已经罗列整齐,一个穿着墨绿色官袍,带着中间镶了一块宝玉的官帽,面容倒也白皙,只是双眼无声,有些病恹恹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迈着八字步坐在了大堂上。

堂外顿时响起一片嘘声,若不是碍于维护秩序的那些官差手中的杀威棒和柳叶刀,可能臭鸡蛋烂菜叶子就扔上来了。

徐川有些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升堂了,早就没了刚刚穿越过来的新奇和喜悦。

是的,他是一个穿越者,准确的说,是有选择穿越而来的穿越者。在上一辈子,徐川因为颅内肿瘤去世,当时正流行死后遗体捐赠,徐川年纪虽小,可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念想,便签署了遗体捐献协议,他死了,到了地府,可没想到判官说他捐赠的肝脏正好救了一个对农利发展有大贡献的科研人才,让很多本来应该饿死的人活了下去,无形中救活了无数人,等于是大功德一件。

徐川当时大喜,真是好人有好报,这种好事都能落到他头上。且更好的事情还在后头…

判官给他推荐,现在地府正推出两款投胎福利,可以让拥有大功德的人选择投胎转世的世界,另外还有多重福利,以及赠礼相助。

徐川第一个念头当然是重活一回,不过当即便被判官给否决了,他原先的世界是不可能回去的,只能去别的世界,徐川默默叹息之余,认真思虑一番,别的世界,怎么选择呢,徐川想想自己看的仙侠小说,想到自己这辈子才活了十八岁不到就挂了,实在冤枉的很,若是能修仙成神,长生不老,那该多好,可又想到修真世界尔虞我诈,各种老鬼阴死人不偿命,以自己的智商和资质,若是投胎过去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思来想去之后,徐川便和判官说,有没有那种法治完善,安全有保障的修真世界。

判官一听,当即拍板,当然有啊。

“你有两个穿越选择,一是灵魂穿越,灵魂借身续命于他人身上,好处是可以保留这一世记忆,可得二号礼包。二是重生穿越投胎,不保留如今记忆,但会随机附赠顶尖修行资质,没有大礼包。”

两种选择…

换你你怎么选?

徐川当时是大大的犹豫了一番,听起来重生投胎还附送顶尖修行资质,这就是妖孽人生的基础啊。可是缺点却是不保留前世记忆。

不保留现在记忆,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所以徐川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了第一套方案,灵魂穿越就灵魂穿越吧。不是还有赠礼吗。

于是徐川便被安排的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名门望族出生的士子身上,且和他年龄相仿,今年才十九岁,而且也叫徐川,乍一听多好,有背景有后台,可以安安心心追求长生了,可是不等他开心起来,便得知了另外一个噩耗,首先这个士子虽是名门世家出身,但却是老爷和侍女酒后产物,那侍女生下他后便因难产死了,而他这个没什么修行资质的儿子在那老爷二十多个子女中更是排不上号,所以地位可想而知,妥妥的废材开局。

废材开局也就算了,偏偏徐川还发现这个士子还是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主儿,这次就是因为中了榜一时激动,嗝儿屁了,他穿越过来,说不准哪天也就因为一激动心脏病发作嗝儿屁了。

这还让他怎么玩?

但当时他还抱有一丝幻想,判官不是说选择第一套投胎方案有附赠礼包吗?这附赠礼包说不准就能让他翻身呢。

呵呵…

结果一晃三年过去,他心脏病倒是发作了两次,也么见附赠礼包的影子。徐川除了骂判官无良奸商之外,也没地儿说理去。

就这样,他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年,至于做了安城县知县。他自觉自己就算不是个英明神武的县太爷,那也算是尽力去秉公执法了啊,怎么就落得个被人骂大街的贪污之名?

人家钱员外新酒楼开业,送上二百两银银票孝敬,不收不行啊。

秋检校的儿子和人斗殴,失手将人打死,这过失杀人,认错态度也良好,还赔了受害者家属足够银两,他念在秋检校掌管一县县兵,剿匪除贼劳苦功高又一把年纪就这么一个独苗的情分上,轻判劳役七年,有错吗?

还有王主薄,王主薄兢兢业业,管着县上的钱粮分配,这三年多亏了王主薄才让县上的诸多管事人才过得舒舒服服,平平静静,是,王主薄的小妾是漂亮了点,也送给了自己两个使唤丫头和一处宅子,不过这有什么?整个县里风调雨顺就行了,当官个个两个口,喂不饱不行啊,他这个空降县太爷一没人二没力,还能怎么办?

就会骂他昏官,你行你来当啊。

这些县民,真是难伺候。

看着今天堂下跪着的两人和一旁站着,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司徒讼师,徐川只想问一句…

这塔马的是修真界吗?

说好的修行呢,说好的长生不老呢?说好的礼包呢?

罢了。

徐川深吸一口气,然后自以为中气十足,实则从嘴里冒出来就是一句有气无力的:“升堂。”

“威~武~”

两旁左九右八十七个衙差威风凛凛的喊了一声堂威。徐川摸了摸手边的惊堂木,他没有拍惊堂木的习惯,主要是怕自己心脏受不了。

等到堂威落下,里外一片肃静,徐川这才看着下面三人问道:

“堂下何人,何事击鼓?”

那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司徒讼师连忙上前一步,说道:“禀大人,这位面容和蔼,端坐贤淑的李玉兰李婶乃县内李家村人,状告同村的后生李明因对她心生不轨之心而谋杀她丈夫李大牛,证据确凿,请大人发落。”

徐川朝着下面看去,一看低着头跪在司徒讼师旁边的穿着一件花布衣裳的妇人,虽然看不到样貌,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蔼可亲,但是见其死了丈夫还穿的这么花哨,徐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再看另一边,跪着的则是一个年纪在二十上下的精壮青年,皮肤黝黑,可脸庞也算英挺,这位就是李明了。

他正要问话。

李明却是已经脸色涨红,急忙辩解道:“大人,冤枉啊大人,小的从未对李大嫂心生不轨,前日她说大牛哥喊小的去家里吃酒,小的进门就发现大牛哥已经倒在血泊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村里的族老带着人扣住了。大人,小的冤枉啊…”

他情急之下,说话倒是口齿清楚,一通话说出来,旁边的司徒讼师都插不上嘴。等其说完了。这才怒道:

“大胆!大堂之上,县爷还未询问,哪里容你说话了,大人,请杖责四十,杀杀他的气焰。”

公堂上的规矩便是大人问你话你才能回答,不问你话抢着说那是找死。不然还要讼师干什么。

这时徐川竟然愣住了。

而站在左边的衙差班头不等徐川开口,看到司徒讼师眼神示意,便直接招呼两个衙差出列,将这李明压出去打他四十棍再说。其实这班头就是司徒讼师的女婿,女婿当然要帮老丈人助声威了。

“冤枉啊大人。冤枉…”李明被两个衙差架起来,他力大如牛,那两个衙差竟然挣脱开了,直接就要扑到徐川面前,徐川都吓了一跳,幸好左右的衙差反应极快,追过来拿起杀威棒在他膝间一点,李明就“咚”的一声趴在了地上被死死按住。衙差们挥棒就要打。

外面早就群情激奋。

“昏官,昏官!”

“冤枉,我冤枉啊!”李明瞪着一双眼睛,这般一个质朴大汉,此刻双眼通红,泛出了泪花来。

徐川也反应过来了。

他愣住,不是因为堂上发生的一切愣住,而是就在刚刚,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愣住了。

“地府礼包送达。审判功能开启。”

“是否杖责李明。是,民意-10,声望-10,气运-10。可得到银两+50。”

“否。民意+3,声望+3,气运+5。”

是还是不是。

徐川刚刚愣在哪里,一是因为吃惊这等了三年的礼包到账了,二是因为犹豫选项。

从投胎的经历就告诉他,选择很重要!虽然还不明白这些选项加减会影响什么,但是徐川肯定,这一定是能影响自己翻身不翻身的!

“慢着!”

就在衙差的杀威棒就要落在李明的屁股上时,徐川徐县爷喊道,这一喊,竟是难得的中气十足。

(新书新人,求收藏,求推荐,一部好的小说,应该是能带读者开启一段别样的人生之旅的,诸位,我们启航了哦。)

大堂一片寂静,讼师,班头,一众衙差,低着头哽咽抽泣的李玉兰李婶都抬起头来,外面看热闹的县民们…个个都看着他们的县太爷。

“大人…”司徒讼师想开口询问为何叫停。

徐川则摆手道。

“事情还未查清,他一个乡野之人,不懂大堂上的规矩也可理解,便饶他这一次吧,李明,大堂之上,本官问你再回话,不可再喧哗。”

司徒讼师张张嘴,没说出一句话来,今日这县太爷和以前不一样啊,转性了?以前可是对他的话近乎言听计从的。

“谢大人,谢大人,小民相信,大人一定会给小民做主的。”被松开的李明激动的跪在地上给徐川磕了三个头。

徐川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李明对你好感加10,目前好感负15。”

徐川听到手指都一哆嗦,好家伙,好感加了10还是负的,看来现在后者给自己磕头,嘴上说的好听,心里其实也不是全然相信自己。

徐川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名声臭呢。他目光一转,看向跪在那里的李玉兰,开口问道:

“咳。李氏,本官问你,你家住何处。”

李玉兰犹豫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司徒讼师,后者一笑,颇为自信得说道:“大人问你话,你照实回答便是。”

徐川心中嘀咕,靠,我就问你个住哪里都要看律师?这么不敢说话,是怕说错什么吗?真有冤情不应该理直气壮才对?

李玉兰听了讼师的话,这才娇怯怯得说道:“民妇李玉兰,李家村人。”

徐川微微点头,和颜悦色得问道:“李玉兰,本官问你话,你无需害怕,先前司徒讼师所述,你丈夫李大牛被人所害,可有此事?”

李玉兰一听徐川说话和气,心中的畏惧去了八分,便将李明如何觊觎她美貌,前日在家中吃酒时意欲对她不轨,她夫君见状怒斥,李明一怒之下将李大牛杀死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回,还说幸好村长族老带人来的及时,不然她怕是也清白不保了。

她说的楚楚可怜,泫然欲泣,堂外看热闹的县民们却已经纷纷指着李明的脊梁骨怒骂起来。

有的甚至骂徐川刚刚不该免其四十棍刑罚。徐川耳畔又传来“安城县民意-2”的提示。徐川顿时无语…

日。这也能怪他?刚刚你们不是还觉得不该打的吗?

真是一群难伺候的刁民。

而在李玉兰话音刚落,徐川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一个选项:“是否相信李玉兰所说。相信,民意+5,李玉兰好感+50,气运-10。不相信,李玉兰好感-50,气运+10,可获得银两+50。”

徐川心中微动,地府给的这迟来的礼包也没有个说明书,就这么生猛的提示着。不过他也感觉出来了。气运这个东西应该是很重要的衡量数值。

人们常说的好人有好报,功德啊之类的,不就都图个好气运吗?

由此反推…气运加,应该就是礼包认定的好,气运减…就是礼包认定的坏了。

“只是不相信她所说,竟然还有银两?”

徐川脑海中迅速分析着,也当即做出了决定。他摇头一笑:“只听你一面之词,难以断案。先前李明所说,他去了你家时你丈夫李大牛已经死在家中,这中间怕是还有隐情,这李大牛的尸体可经过仵作详查,凶器可查验?还有,吩咐李家村村长和族老上堂,本官要一一询问。”

他一口气说完,衙差们顿时答应一声,朝着堂外跑去,堂外的县民们都纷纷点头赞同。徐川脑海中也提示“民意+7”。

显然群众们是容易感情用事,可还不蠢。徐川老爷这番断案条理清晰,很是专业啊。

而李明也眼前发亮,感激看着徐川,好感度提升20,此时好感度为5。

算是搬正了。

李玉兰却花容失色,有些惊慌看向旁边的司徒讼师。

徐川脑海中的提示则是:“李玉兰好感-50,现有好感负100。”

100就到底了吧?这不就是恨他了?老爷我只是禀公断案。你就恨老爷,有没有搞错。

而司徒讼师一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今日这是怎么了,老爷好端端的怎么转了性了,还变得聪明睿智了许多。

以往徐川是懒得多想,可不代表他傻。

感受着脚下不断拉自己裤子的李玉兰,司徒讼师两撇小胡子抖了抖,终究还是迈开步子,朝着徐川拱手道:“禀大人,小的有内情相告。”

徐川看过去:“内情?说。”

那司徒讼师嘿嘿一笑,连忙走到他案前,然后在徐川略显吃惊的眼神里,从他的袖子里抽出了一张崭新的银票:“老爷,这里有五十两银票,您收下去吃茶。依小人看,这案子清清楚楚,何须详审。不如就此了解,百姓们定然称颂老爷英明果断,刚正不阿,禀公办案啊。”

徐川看着桌子上的五十两银票,合着银两加50应在这里?

同时他脑海中也弹出选项:

“接受司徒讼师贿赂,判李明有罪,民意+5,气运-20,银两+100。”

“不接受司徒讼师贿赂,详查,气运+5。”

徐川暗道贪官还真是好啊,就这么一个官司,能赚150两。

不过民意还真的是和讼师说的一样,现在大部分人都同情死了丈夫的李玉兰,徐川不生枝节直接判了李明,他们才不管对错呢,反而觉得县太爷果断英明,办事效率高。

“不过本老爷可要气运呢。”

虽然这气运现在有毛用徐川还不知道,不过若是能修真得长生,那才是他的追求啊,区区五十两就想让他放弃梦想?做梦!

徐川想到此,脸色一板,沉声道:“司徒讼师,快些将银票收起来,你先前的话本官权当没听见过。若是再提,本官可不饶你。”

司徒讼师什么时候见徐川这幅模样过,顿时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连忙抽了银票乖乖站在一边去了。

之后任凭李玉兰怎么拽他裤子,他也不敢回应了。

很快,李家村的村长和几位族老带上堂来,仵作甚至命人将李大牛的尸体都搬了上来。凶器刀具上还有李明的手掌印。徐川一一问话。李明只说那血手印是自己见尸体想拔刀救人时弄上的,可李家村众人口径出齐的一致,且多有诋毁那李明之处,看热闹的县民们也吆喝着让徐川重判李明。

司徒讼师也冠冕堂皇,言辞锐利批判着李明…几乎可以说的他是天理难容,畜生不如了。

徐川则看着脑海里的选项,

判李明,气运-20。

显然应该是不对的。

李明原本还指望族人们来了给他说两句话,可是没想到完全一面倒推着自己去死,内心早就绝望了。

世道如此,他能如何?

“我知道不对,可是没有证据,有什么用?别人都当是他杀的。”徐川终于明白三人成虎一说是怎么来的了。

黑的能给你说成白的,白的能给你染成黑的。

“大人,人证物证俱在,可以结案了吧。”司徒讼师嘿嘿笑道。

徐川目光一扫堂下众人,视线中却突然一凝。定定的落在了堂下一角…

那里摆放着蒙着白布的李大牛尸体,就在刚刚,尸体动了。

准确的说,是尸体上飘出了一个灵魂,那灵魂缥缈扭曲,依稀能看出是李大牛的模样,只见李大牛灵魂先是恶狠狠得盯着李玉兰瞪了半晌,然后却是看向了带来做证人的李家村村长!它整个灵魂都扑到那村长身上。

不过灵魂而已,终究是虚的,村长长相精瘦,一对眼珠子里透着精明,只是耳朵上戴了一副熊皮做的耳罩,当李大牛的灵魂扑向他的时候,他感觉一阵寒意袭来,不由拢了拢身上的棉袍。

接着李大牛的灵魂满是歉意得朝着李明看了一眼,旋即才对着徐川恭敬拱了拱手,似乎知道徐川能看到他,然后指着那村长的耳朵,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徐川眨眼。幸亏他去地府走了一遭,不然看到这一幕怕是也得发怵。显然这是李大牛灵魂含冤,未下地府,依旧停留在人间呢。这应该也是地府礼包的一大功效!得到其提示的徐川也精神一振,对着那些吆喝着要重判李明的人喝了一声:

“别吵了。”

众人一静。徐川从案后走下来,几步走到李大牛的尸体前。一把掀开了盖尸布。

“大人,您这是?”仵作和主薄连忙上前。

“本官要仔细查验李大牛尸体。”徐川说着,他伸出手掌在已经冰凉僵硬的李大牛脸上落下,手指用力捏开了后者的嘴巴。只见其嘴里一片血污,哪里有什么其他东西,徐川心里暗道难道这死鬼诓他?还没反应过来,李大牛的鬼魂却是已经扑过来往他自己嘴里掏。

徐川这才顺着其灵魂掏的地方见到李大牛嘴里的后槽牙里竟然嵌着一块肉皮,徐川当即将手伸进去一掏。

满堂震惊。

“这…那昏官在干嘛?”

“太恶心了。”

司徒讼师也上前一步道:“大人,您这样,对死者不敬吧。”

徐川直接白了他一眼,心道:“你懂个屁,是他自己让我掏的。”不过嘴里却道:“若是让他含冤而死,那才是对他最大的不公。”

话落,他手臂一抬,一小块肉皮竟然被他从李大牛嘴里拿了出来。那肉皮虽然被咬破,但是却依旧能看清,是个耳垂的模样,徐川看着这块肉皮,哈哈笑道:“哈哈,证据,这才是证据,凶手杀死李大牛时,李大牛拼死反抗,咬下了凶手的耳垂!”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民意+40。声望+30。”徐川的脑海里也直接弹出提示声。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