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炼丹师要翻身
炼丹师要翻身

炼丹师要翻身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2-11-25 06:51:25

作者:癸游兮

最新章节: 第六章 一个巴掌

编辑:花前月下

点评: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这世上从来都不缺炼丹师,反倒是你这样的炼丹师,凭什么以为能炼成神级丹!”又是这场梦……所以,林仙想回去,回去为自己正名!只是,这场异世游,是天注定,还是巧合,她感觉到迷茫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里的人事物,还有几个大陆在很久很久以前不是这样的……能者居之,强者为尊,弱肉强食,以武服人! ​林仙偏不!她要重新制定这个世界的规则,她要所有人都能摆脱强权压制,人人都能为自己做主……“以一己之力和整个世界抗争,我们陪你。”林仙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人,说着:“谢谢,有你们真好。”她不是应该死了吗?她还能记得被人一掌震碎心脉的剧痛,也记得她被打死后是跌落山崖尸骨无存,可是现在她还没死,还有人喂水给她喝?。


“瞧这事弄得,这人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气,还能不能活了?”

林仙迷迷糊糊之中,就听见耳边有人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唇边还有温水入口。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她还能记得被人一掌震碎心脉的剧痛,也记得她被打死后是跌落山崖尸骨无存,可是现在她还没死,还有人喂水给她喝?

“林哥儿,你还是早些做些准备,你这婆娘看来是救不回来了。”

林仙听着耳边响起的这句话,瞬间觉得奇怪,林哥儿,那是谁?还有婆娘,谁是他婆娘?

突然,一股脑陌生的记忆就涌进林仙的脑海中。

一个陌生的女人耀武扬威地说要进宗门,还要过考核,可还没等到考核就被人套了麻袋,拖到没人瞧见的角落一拳一拳给打傻了。

傻了之后,本来是天之娇女的女人就被人唾弃谩骂玩弄,要不是身边有个男人一直护着她,这个傻女人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这个男人是女人的丈夫,两人打小就订了亲。女人被人打傻后,她的父母担心男人会后悔,用了点小心思,把两人送上一张床,领着一群人过去当见证。

虽说没有发生什么事,可是都被人瞧见两人衣裳不整的躺在一起,就草草拜了堂。

林仙把记忆梳理完,才反应过来,这记忆中的女人不会就是原主吧?

“哎,手指头动了,林哥儿你快来!”

林仙睁开眼睛,就瞧见一个眉清目秀老实巴交的男人正担心地看着她,这张脸也跟记忆中那张红烛下的脸重合在一起,“林哥儿?”

林哥儿听到她唤他名,一脸惊喜地握住林仙的手,“你记起我是谁了?”

林仙点了点头,喉咙一阵干渴,她开口说:“水。”

“好,我去拿水。”林哥儿连连点头,很快就拿来了一碗水,扶起林仙喝着。

林仙看了看周围,不大的房间,左右都站着人,有记忆中的父母,也有几个熟悉的朋友。

有人在这时说着:“莫非这一摔,把人给摔好了?”

可是,想想又不对,那么高的山,摔下来不去掉半条命已经算很好了,还能把一个傻子摔聪明了?

林仙不动神色地喝了几口水,难掩疲惫地说着:“我累了,我想休息会。”

“好,我扶你躺下。”

林哥儿连忙把林仙后面的枕头弄好,让她躺下舒服些。

“嗯。”林仙躺下后就闭上眼睛,听着屋里人一个个出去的声音。

林仙这才睁开眼睛,她掀开被子哪里还有刚才虚弱的样子,她摸了摸胳膊还有四肢,都是好好的,哪都不疼不痛的。

可在记忆中,原主可是从万丈悬崖上掉下来的呀。莫非,这个世界有我不知道的东西?

对了,记忆中的宗门和考核,莫非……

林仙盘腿坐好,默念前世的修仙口诀。没一会儿就感觉到,周遭的灵力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随着她的修炼就进入丹田中。

“筑基二重?”

林仙笑了,看来这个身体也不是废材。

林仙也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个世界是一个修仙界,名叫玄冥大陆。在这里,每个人都能修仙。从练气期开始、然后是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渡劫,渡劫过后就能成仙,进入仙界。

让林仙觉得奇怪的是,原主也叫林仙,同名同姓不说,还同样是一个被人欺负惨的人,连死法都是一样,都是掉下山崖。不同的是,她掉下山崖醒过来就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原主去了哪里?

“不过你放心,现在有我接管你的身体,我会为你报仇,也会为你雪耻!”林仙本来就不是善茬,惹了她的人她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林仙在原本的世界,是一个炼丹师,练出的丹药都是极品。可是炼丹师太多,练出神级丹的才能在那个世界里面横着走,还能被人保护着。

那时候林仙得到了一株神级药草,只要有了它,练出神级丹就指日可待,可是却被最亲近的人暗算。神级药草被抢不算,最后还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林仙想,我既然能出现在这个世界,那么我也能找到回去的路。

总有一天,她要回到原来的世界,找那些人复仇!

林仙闭上眼睛掩去赤红的双目,突然觉得手腕处猛然一沉,她睁开眼睛一看,好家伙,这是她的储物空间,竟然也跟着过来了,这里面不但有她收集来的药草,还有一个炼丹鼎炉,以及练功的心法功法,成堆的灵石灵药,还有衣裳首饰,黄金等。

这是老天重新赔偿我的吗?

在原来的世界里面,她只是一个练气期三层的炼丹师,连筑基一层都没摸到。现在这个身体,不但是筑基二重,而且天赋异禀,再加上她练的丹药,进入金丹期指日可待。

林仙想到这里,就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面拿出一瓶固元丹。虽然现在没有发现哪里伤了痛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先吃几颗。

等晚上的时候,林仙就打开了房门,一脚踏出,就闻到了药味。

林仙鼻尖动了动,这是补药,对于她现在来说颇为鸡肋。林仙往飘来味道的地方走去,就看见林哥儿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一把蒲扇在盯着火候。

等听到林仙走过来的脚步声,他才转头过来,连忙站了起来,说:“你怎么出来了,身体可还好?”

林仙点着头说着:“我身体没大碍,就是想出来走走。”

林哥儿不信地伸出手,说:“我给你把把脉。“

林仙也不乱动,乖乖地站着,同时在打量着林哥儿,她想,面对这突然冒出一个夫婿,她还是不能适应呀。

这时,林哥儿诧异地看了一眼林仙,然后又让林仙换了一只手。

林仙笑着配合,说:“我真的没事,我现在觉得自己很好。”

林哥儿看了一眼还在熬着的药炉,又看了一眼林仙。现在这种情况,他也的确说不好。

林仙收回手,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我还想参加三天后的考核。”

林哥儿脸色一变,说:“胡闹,你现在……”可是话说到一半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刚才把脉的时候,林仙的身体不但没有损伤,就连以往的暗疾也去了个七七八八。

林仙从乾坤袖里面拿出一瓶药,说:“这是我昏迷时遇见一个老婆婆给我的。”她还不知道林哥儿到底对她是否真心,所以她目前没打算把自己的储物空间暴露出来。

林哥儿接过去,打开瓶塞闻了闻,脸色一变,不知道是惊是喜,他说:“这丹药是极品固元丹!”

林仙试探地问着:“莫非这丹药有问题?”

林哥儿把药瓶放回林仙的手里,他难言激动地说:“固元丹针对的是五劳七伤,元气亏弱,血气虚损,你这一瓶又是极品,吃了以后,别说从万丈山崖摔下,就算重伤濒死,也能抢回一口气。”

林仙听到这里,觉得这丹药和她那个世界的差不多,就是有哪个地方有些奇怪?

林哥儿见林仙不知所以然的样子,勉强压下激动的神色,继续说:“瞧这极品丹的成色,还有你现在的恢复情况,我敢保证你遇见的那个老婆婆是个大师级炼丹师。”

在玄冥大陆,炼丹师的等级划分是:入门级,出师级,大师级,宗师级……后面也有传说的神级炼丹师,但是只限于传说中,世上根本没有这人。

林仙担心被林哥儿看出端倪,侧头按着额角,从记忆中扒拉出,这个世界的炼丹师很少,能一脚迈入宗师级别犹如凤毛麟角。

这样说来,我岂不是就能凭借炼丹在这个世界立足?

林仙想到这里,却觉得还不是时候,她现在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还整天有人来找茬。只有进入宗门,过了考核,有了靠山,那才能展露头角,不然木秀于林总归是不好的。

林仙若有所思,林哥儿就把药炉熄了火。

等收拾好一切,林哥儿就去做饭,林仙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在切菜,说着:“你没有辟谷丹吗?”

林哥儿失笑,说:“那是金丹修仙的才有,像我这种的,哪里会有。”

林仙走过去握住林哥儿的手:“唔,才练气期?”

林哥儿收回手,他一点也不奇怪这次林仙怎么又变了性子。从当初的骄纵跋扈,到后来的疯疯傻傻,他都陪着她,现在她这样,林哥儿也挺习惯的。

至于会不会是被夺舍,林哥儿却没往那方面想。

林仙也没有告诉林哥儿她有辟谷丹的事,她吃着林哥儿煮好的饭菜,对着林哥儿竖起了大拇指,太好吃了。

等到夜里的时候,林仙刚捏了一个清洁咒,林哥儿就端着一盆水进来。

“洗脚了。”林哥儿说着就要去扶林仙。

林仙有些僵硬地躲开,说:“我刚才清洁好了。”还顺便给林哥儿扔了一个清洁咒。

林哥儿伸出的手收了回去,他笑着说:“那好吧,那你早些休息。”他早就习惯照顾疯疯癫癫的原主,现在冷不丁的变正常,他要适应两天。

林仙则是想起以往原主都是和林哥儿同床共枕的,现在她也要如此吗?

在林仙东想西想的时候,林哥儿把水端出去后,又进屋来把被褥什么摊开,然后对着林仙说:“休息了。”

林仙一步一步挪过去,然后解下外衣就躺里面去了,林哥儿也是如此。

两人之间的距离还能躺下一个人,林仙背对着林哥儿想着:这人就不会怀疑吗?如果怀疑,她又该说什么。

林哥儿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腹部,安安静静的。

林仙想了半天,都没听到后面的动静,她转过身来,就瞧见林哥儿的睡姿,这男人其实还挺不错的,张罗一日三餐,还对疯傻的妻子不离不弃。

三天时间,也慢慢过去了。

这一天,林仙早早就起来,穿戴好一切就往清元宗的宗门赶去。

“等等,吃了饭再去。”林哥儿在后面追着,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袱,里面是包子馒头之类的。

林仙转回身来,直接拽着林哥儿的手就跑起来,说:“等下吃,现在不去占个好位置,等下就赶不及了。”

林哥儿把包袱拿好,看着两人相牵的手,还有笑颜如花的林仙,也跟着露出一抹笑来。

等到了宗门考核的地方,林仙和林哥儿站在最前面,考核上面的人已经打起来了。

等一轮三十人比拼结束后,清元宗的一位长老站在台上问着:“可还有人上台?”

林仙就举起手,喊着:“我!我!我!”

可是,台上的长老根本没有看向林仙,反而又问了一遍。

旁边的人全都用看戏的眼神看着林仙,更是不屑嘲讽地说着:“瞧那傻子又要闹幺蛾子了。”

“谁说不是呢,人都傻了,还想进内门,要不是清元宗仁慈,像这样的外门弟子现在还是个傻子早就该除名了。”

“小声点,她是傻的,她身边可还有个夫婿。”

“有个夫婿又怎样,还不是个练气期,连上擂台的资格都没有。”

这些声音不大不小,该听到的都会听到,每个人都神色怪异地看着林哥儿。

清元宗三年一次的考核,只有筑基境的人才能参加。

林哥儿垂目看向林仙,安抚地笑了笑,彷佛周遭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

“肃静!可还有人要参加?”台上的长老表示这次再没人,她就不问了。

林仙早就气不过,直接往台上飞,对着长老就说着:“你是聋了吗?我说了我要参加!”

站在台上的长老是清元宗的梅长老,她颇为讶异地对林仙说着:“原来不傻了?”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林仙默默腹诽,没有理会梅长老眼中的不屑,对着梅长老拱手说着:“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参加考核?”

梅长老却摇头说:“别给自己找难堪,还是下去吧。”所有人都知道林仙前段时间才傻过,现在说正常就正常,难保哪天又疯癫起来。

林仙握拳,说:“我本就是宗门的外门弟子,这次的考核也是让外门弟子能够进入内门设下的,我为什么要下去!”

梅长老冷哼一声,直接抬手就甩出一道劲风,想把林仙推下擂台。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