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村色满园 凶宅 少女的秘密 城镇医生 保健室的秘密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萨满故事
萨满故事

萨满故事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0-09-14 11:10:41

作者:此木化石

最新章节: 第六回 再探江湖

编辑:清尊素影

点评: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一个小巫师的传奇经历。与特务间的殊死搏斗巧妙周旋,与军阀间的钩心斗角,与间谍间的尔虞我诈,究竟谁才是最大赢家? 巫师故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从记事起,就没有爹和娘的概念,是师父把秋水养大。听师父说,秋水很小的时候爹和娘就先后病死,村里人说秋水是害人精,没人敢养秋水,最后,是师父把秋水抱回家的。师父是个老萨满,据说他年轻时候学过医,也当过兵。后来因为年龄太大,不想在外面跑了,就回村里养老,给人看看病,村里人都很敬重他。秋水的印象中,师父是个很悠闲的人,自打见到他那天起,就没见他为什么事发过愁。每天除了采药,伺候门前的菜地和那几只宝贝鸡,就是偶尔给人看看病,主持个红白事。他不喜欢秋水叫他师父,因为他根本没想收徒弟,在他面前,秋水就叫他王先生,他说听起来像有学问的人。师父也的确很有学问,起码村里人是这么认为的。。


  

  龙四走后,秋水却躺在炕上怎么也不安生,他无法相信张天是这种人。但龙四和关礼所说又不像假的,况且龙四骗他又没什么好处,莫非张天真是像龙四所说的那样?要是师父在就好了,每当秋水有难处时就会想起师父,想到师父平生洒脱,断不会为这些事烦心。秋水一时心烦意乱,索性不去想它,起来在院子里转转。龙四的院子挺大,秋水走了半个钟头也没走完,忽然看见龙四拉着关礼进了屋子,秋水心想先去蹭点吃的再说,于是跟了过去。

  五岁那年,师父问秋水,想认字吗?秋水说有啥好处,师父说每天有鸡蛋吃,秋水当时就答应了。开始时背三字经什么的,两天半新鲜,秋水不想背了,师父也不逼他,就带他出去打猎采药,等秋水想识字的时候再回来背。偶尔师父出去做法事秋水也跟着,抗着那个腰铃跟着师父到处跑,师父叫秋水记住他的过程,回去要是能学个大概就有蛋吃。秋水那时候认为鸡蛋是最好吃的东西,当然乐意去记,再说又比背书有意思。在秋水的心里,师父就是他的爷爷,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依靠,是最亲的亲人。

  

  转眼之间秋水已经十五岁了,已经是个半大小子了,而师父的身子却不大好了,秋水就代替师父采药,偶尔做个小法事,看点小病之类的。那天师父叫秋水去山上采点药回来,秋水贪玩,直到天黑才回来,当秋水进屋叫师父时,师父已经死了。

  秋水以为这事算过去了,哪成想今天一大早刚开门,进来了一群气势汹汹的家伙,一看领头的,正是这查一飞。原来他连夜回去向老子求救,正赶上他老爹在家招待日本特使。查一飞在家是独子,儿子受欺负老子当然不能罢休,对着特使哇啦几句,今天就领着日本兵过来了。这日本人也不傻,能当上特使肯定是机灵的主,决然不会为了个狗腿子就兴师动众。说不上是张天他们倒霉还是查一飞走了狗屎运,那日本特使这次还真就专门为这事过来的。别看这双龙镇不大,确是东三省的交通要道,日本人想把这镇子划到自己的人手里,可是现在这还归东北王张作霖管,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如今借着这个机会,正好把势力渗透到双龙镇。一看这群家伙来了,秋水知道自己抵挡不住,赶忙回去叫张天出来。张天出来一看这架势也是一愣。心道:“莫非是龙四的人?不像,那小子咋不是人也还记得谁把他扶上去的,而且这手里的家伙也不像是土匪,莫非……?”想到这,张天心里一凉,要真是那可就难办了。看着张天傻在那里,查一飞这个得意,一甩脑后的辫子,凑上前去,对着张天的肚子就是一拳。张天正琢磨着这是哪路人马,一看拳影近前,一闪身,躲开那拳,招呼秋水一起躲进院里。张天不见有人追进来,知道他们是怕里面有埋伏,怕张天打黑枪。张天到后门一看,果然一队日本兵在门口守着。心想今天这事是免不了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群家伙欺人太甚,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心一横,掏出枪,杀一个够本,两个他还赚了。张天刚做好打算,忽感觉有人在拉他,原来是秋水。“大叔,还有枪不?俺以前枪打的也挺准。”张天一拍秋水的头,道:“果然是条汉子,给!”把手里的枪扔给秋水,又从腰里拔出一把。却说这查一飞见里面许久没动静,虽不怕他跑了,可是总不能这样等着,就领着一队兵进了院里。刚一露头,就听“啪”的一声,查一飞觉得吃痛,左耳朵当时就没了,跟着进来的日本兵一看,哇啦哇啦的说了几句,赶紧把查一飞扶了出去。虽说日本兵目的本就是进到镇子里,至于这药铺如何与他们无关,可毕竟这查一飞的老子是特使跟前的红人,再说平时也吃了他不少好处,这事还得替他摆平了。只见一个队长模样的家伙一摆手,前后门一起进院了,院子里满满的日本兵。对着屋子一齐扫射,打了大约几分钟的枪,估计就连屋里老鼠也死的差不多了。队长指挥一队日本兵踹开门进了屋,刚一进门,就听“嘭”的一声,日本兵赶紧缩头,子弹不要钱的往出飞。待子弹打的精光,却见那队长走上前来,“八嘎!”对着最先进门的家伙就是两耳光。原来屋里根本没人打枪,是门上的木头被枪打烂了,一开门就掉下来了,日本兵都松了一口气。“就是现在!”张天对着秋水轻声说道。只见两道火光,队长和那先进屋的日本兵脑袋就开了花,日本兵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镇住了,“人在哪开的枪?”这是他们心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可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日本兵顿时乱做一团。终于有个日本兵感觉一把枪瞄准了他,回头对着身后就是一枪,可身后一个人影都没。一愣的功夫,脑袋也开了花,这时日本兵们反应过来了。原来张天和秋水根本没进屋,就在院子里,藏在了一口水井里。两人挤在一起,抓着井绳,正好卡住。被发现了,剩下的也只有死路一条,张天摸了摸秋水,“害怕不?”秋水摇了摇头,他从来都不怕死,反而有些向往,死了就能见到师父了,秋水闭上了眼睛,仿佛师父已经来接他了。“砰,砰……”几声枪响,秋水晕过去了。

  就在师父出殡那天,秋水没有留一滴眼泪,村里人都骂他不孝。但秋水知道,师父不喜欢他哭,只有小孩子才会哭,他已经是大人了。秋水知道师父离开时是笑的,他没有死,他的灵魂已经永生,已经回到了祖先那。那时候人们很看重养老和送终,秋水却什么都没做到,村里人骂秋水把师父克死了,把秋水赶出了村里。

  转眼间在药铺呆了有半个月了,每天有张大叔照顾,生活也过的安逸。有秋水帮着抓药,张天也乐的清闲。就在这天,店里来了一位先生,年纪不大,却穿着锦缎马褂,手拿折扇,另一只手习惯性的缕了缕那两撇小胡,而身子后面却跟着七八个大汉,一个个虎视眈眈,满脸的横肉。秋水眼看着这伙人进屋,心道估计是龙四的人找上来了,心里怎么琢磨,可脸上还得装出样子,“这位爷是要点啥药?小的这就给你老抓去。”就见那拿折扇的先生撩起袍子,旁边的大汉赶紧搬了个椅子过来,随身的大汉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壶茶,真不知道这么烫的茶壶是怎么带在身上的。却说那先生喝了几口茶,摆足了谱,打开那折扇摇了两下,慢声道“你这疙瘩有熊胆没,妈了巴子快点给老子拿出来!”秋水差点没乐出来。大秋天的拿把扇子装学问,那小胡子一撅,要是不说话还真以为是外来的先生,可一张嘴露馅了。秋水强忍住笑,“小店儿刚换了老板,还没来得及进药材,熊胆没有。”却说这位先生闻得此言,却拍案而起,“连这点儿药都没,还开个啥店,给我砸了!”身后的打手们听的命令,都抢上前来,不由分说开始砸店。秋水哪里能让,见一大汉猛扑过来,一闪身,那大汉收势不住,被秋水拿住腕子,轻轻一甩,那胖大的汉子竟被甩出门去。打手们一看这是个练家子,不敢扑上前来,就抬起店里的凳子等物事一股脑的朝秋水砸来。秋水刚接了药罐,就见板凳飞过来,忙放下药罐去接,谁想后面紧跟的就是店里的招牌、秤杆,那位站在先生后面的大汉见战况激烈,耐不住性子也加入战斗,可手边能扔的全被丢了过去,随手一抓,也没管什么物事就丢了过去,秋水正接的手忙脚乱,忽见前方飞来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刚要习惯性伸手去接,仔细一看却吓的躲到一旁,原来是那大汉情急把茶壶也扔了过来,这滚烫的家伙挨到身上那还得了,这一躲身后的东西可就遭了殃,只听得乒乓乱响,先前秋水算是白忙活了。就在这时,一声枪响,同时这一名打手的应声倒地,一看大腿处的血喷的满地都是。秋水回头一看,原来是张天出来了。一看这边拿出了家伙,那群打手马上就吓呆住了。

  当秋水醒过来时,感觉头好痛。刚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陌生的中年人守在旁边,。“你是谁?”秋水吓了一跳。“我是龙四。”那人爽快的答道。“张大叔呢?”“亏你还叫他大叔?他为了逃命把你扔出去当靶子,要不是我去的及时,你早就完了。”“不可能!”秋水怎么也不会相信张天会是那种人。“知道张天为啥回到镇子上吗?他本来在张大帅手下做事,可在外面把人家姑娘糟蹋了,被赶回来的!”“不可能,肯定是你怕张大叔,把他害了,还在背后埋汰(说坏话)他!龙四摇了摇头,“张天他是帮过我,我能有今天全靠当年他支持我一百块大洋,可这几年他从我这捞走的早就不只这个数了!”“即使张大叔不是好人,你也一样!”秋水忿忿的说道。龙四冷笑,“干我们这行的哪还有好人?知道那天你救的是谁吗?他就是奉天城关大财主的儿子!被人绑了肉票逃到这,那天张天趁你不注意就把他藏起来,怕你出去乱说,就把你留在身边,也是个掩护。”“你咋知道这么清楚?”秋水还是不能接受龙四说的话。“因为那人就在我这!”说完只听龙四一拍手,果然走进来的正是秋水那天救的病人。“在下关礼,谢龙四爷救命之恩!”说完对着龙四一揖,龙四笑呵呵迎上前去,“贤侄哪里话,不要说我和你父亲还有交往,就是萍水相逢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来来,介绍你认识个人,这就是那天送你去治病的小哥。”关礼一听这话,对着秋水非但无感谢之意,却要杀了他一般,掏出腰间的枪就要开火。龙四一看这架势,忙上前拉住关礼,解释道:“贤侄这是做啥?他也是被张天那混蛋给骗啦!”于是把秋水和张天之间的事说了一遍,关礼这才作罢。“好了,咱出去把,让这小兄弟休息休息,我去叫人准备点酒菜给关少爷去去晦气!”龙四说完拉着关礼出去了。

  那一年,秋水被迫离开了村子。对于一个从未离开家的孩子,外面是迷惘的,也是新鲜的,那年秋水才十五岁。

  

  秋水走到门口,刚要进去,却想这毕竟是人家的地方,自己乱闯总是不该,刚打算回去,却听见里面说话,秋水心里一动,贴在门口仔细听来。“四爷,干嘛这么费劲演给那小子?他一穷二白啥也没有,打死他都嫌浪费枪子儿!”听到这,秋水心里一紧,果然这群家伙在骗他,可为啥呢?就听龙四说道:“这小子可不是没用!现在张天半死不活的,不好下手;而且那家伙疑心极重,如果利用这小崽子把张天藏家当的地方骗出来,到时候张天的那点家当还不都是咱的啦!”秋水听到这是惊喜万分,原来张天没死!可接下来秋水就又犯难了,怎么去救他呢?正沉思时,见一仆人走过来,秋水怕被发现,赶紧跑回去。过了两天,这两天秋水盼着龙四来找,可龙四却也沉的住气,一直都没露面。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龙四又来看秋水了,“小伙子,休息的咋样了?咱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儿来就是带你去见张天。他以前吃了我不少的好处,肯定有不少家当,他现在被人家从外面赶回来,家当肯定在身边,估计就在那间药铺里。你要是能他把藏钱的地儿给套出来,你分三成。”秋水一时反倒没了主意,没想到龙四这么直接说出来了,那他之前的演戏又为了什么呢?见秋水不说话,龙四接着说道:“你也知道张天是啥人了,他都把你给卖了,你还帮他干啥?”“可他既然卖了我了,又咋会把实话告诉我呢?”虽然为了见到张天,秋水很想答应龙四,但不能表露的太多。龙四哈哈大笑,“只要你答应就好!到时候按我说的办,肯定成功!

  秋水来到了镇上,镇子不大,名字却很响亮,双龙镇。对于从来没出过村子的秋水来说,外面一切都是新鲜的。但刚到镇上几天,吃却成了秋水最大的问题,没什么谋生的手段,每天只能靠拣点别人吃剩下的饭菜度日。

  直到掌灯一个客人也没有,秋水寻思着不会有人过来了,就关了门,准备回屋吃饭。秋水正准备去看看那位病人,谁想他却不在了,摸着被子上的温度,估计是刚走。秋水正要去找,张天拦住了秋水,“别找了,估计那不是一般的主,刚儿扶他进屋时我就摸见他腰里别着家伙,说不定是山上下来的(土匪),他也不想给咱找麻烦。”听张天这么说,秋水也只好作罢。

  从记事起,就没有爹和娘的概念,是师父把秋水养大。听师父说,秋水很小的时候爹和娘就先后病死,村里人说秋水是害人精,没人敢养秋水,最后,是师父把秋水抱回家的。师父是个老萨满,据说他年轻时候学过医,也当过兵。后来因为年龄太大,不想在外面跑了,就回村里养老,给人看看病,村里人都很敬重他。秋水的印象中,师父是个很悠闲的人,自打见到他那天起,就没见他为什么事发过愁。每天除了采药,伺候门前的菜地和那几只宝贝鸡,就是偶尔给人看看病,主持个红白事。他不喜欢秋水叫他师父,因为他根本没想收徒弟,在他面前,秋水就叫他王先生,他说听起来像有学问的人。师父也的确很有学问,起码村里人是这么认为的。

  这一天,秋水在墙角晒太阳,东北的初秋已经很凉,街上的人也不多。就在秋水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身边突然躺下了一个人,秋水被吓了一跳。过去一瞧,那人已经晕过去了,看来是得了风寒。从小就看惯了师父治病救人,这秋水当然不能不管。可现在没有草药,这人病的却是不轻,没办法,只好去药铺抓点药了。看这人的这身衣裳,估计不是个穷主,他应该能有钱抓药把。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背到就近的药铺,药铺里一个人也没有,秋水叫了半天才从院里走出一个人中年人,穿着皮坎肩,嘴里叼着烟袋,“大叔,这位大哥好像病的挺厉害,能先赊点药不?”老板过来摸了摸病人的头,忙道:“这家伙病的可不清,啥钱不钱的,麻溜把他整炕上去。”秋水赶紧和老板把这病人抬到里屋,“大叔,你能给开两副药不?”中年人挠挠头,“我也不会啊,这铺子我刚盘下来没两天,开药是啥也不懂啊。”还好秋水稍微懂点医术,弄了几味药,又灌了那人两碗姜汤,看那人烧有些退了,才出来和老板说话。老板姓张,叫张天,是个挺能侃的人,原来他来镇上也没两天。他刚到这时,药铺老板的儿子得罪了镇上的恶霸龙四,全家准备逃跑。可这药铺没法子处理,得罪了龙四,镇上没人敢接这个药铺。张天是个热心肠的人,就盘下了这个铺子,可他连药都不认识,说起来秋水还是这店里第一位客人。不知不觉,天已经有点黑了,折腾了半下午,秋水这肚子开始叫了。张天笑着拍了拍秋水的肩膀,“小伙子在这疙瘩儿也没啥营生,我也就一个人,你正好懂点药,那就在这先帮帮忙,就住这把。我回屋去弄点吃的,你先帮我看会。”秋水也没谦让,毕竟秋水的确得找个安顿的地方。而且第一次见面老板就把铺子让他看着,对于自己如此信任的长辈,自己在这里肯定不会太难过活,起码比在街上当乞丐强。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