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村色满园 凶宅 少女的秘密 城镇医生 保健室的秘密 在海军当吉祥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司徒山空传
司徒山空传

司徒山空传

分类:短篇美文

时间:2020-09-15 12:10:00

作者:阅读王

最新章节: 《司徒山空传》第十章.密林孤坟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成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司徒山空传》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刘老先生,施工队之间的故事。司徒山空传约10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于是那一夜我跟叔父谁也不敢出门,却也怎么都没办法睡着,只是断断续续的眯了一会儿,大堂里安安静静,倒是夜里的风时不时刮动着屋顶的瓦,这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让我和叔父觉得心惊肉跳。

我毫无经验,其实这些都是我想当然的胡说,不过却得到了师父的赞许,他说你说的这些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根据这些人说的见到鬼的地方挨个走走,如果有必要的话还要派兵马出去查一查,最后找到根源所在后,看看是什么性质的鬼事,在找到妥帖的处理方式。这一切弄完以后,还要观察一段日子,没毛病,这事才算完。

其实他说的这些我听得云里雾里,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甚至连那些字我都不明白怎么写。道士接着跟我说,一般来讲,出了精怪或是死人频繁的地方,属于地气不好或是地气太好。分列两个极端,这样的地方就很容易收集到猖兵的兵马。

到了村子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师父按照信上的寄信人地址找到他的朋友,这是一个看上去快七十岁的老大爷,是村里的长者,师父说,这位老先生姓刘,当年在红军过川地的时候曾随军过一段日子,和某位首长有着惺惺相惜之情谊。解放后就回了老家,在当地帮忙改革教育。村子里的那所中心小学,就是在这位刘老先生的提议之下,国家出资修建的。

所以这趟忙完了如果咱们还有时间,那么理应还是要去参拜一下的。我点头说好,毕竟也算是出了趟远门,如果有机会自然还是要游历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的。师父笑着说,你这臭小子,就这么点路你都吐得跟狗似的,要真是走得远,你恐怕是还没到目的地就把肠子都吐出来了吧。

兵马?什么叫兵马?我忍不住接着发问。道士大概是很久没人这么仔细的问他这些,他看上去有些高兴。可能绝大多数找到他的人,都遇到了一些自己解决不了,甚至超出认知以外的麻烦事,然而当事情解决之后,通常也都如我叔父一般,给一定的酬劳之后,就离开了。

临别前二叔对我说,莽娃子,你别一走就那么久没个音讯,隔得又没有多远,有空的时候多回来看看你叔父,也看看我,你来了我给你包糖心汤圆吃。我笑了,辞别二叔,地包天送我出了医院,在医院门口他跟我紧紧拥抱,对我说,到了部队就给我写信,如果不回信的话,他退伍后一定要揍死我。

说完师父哈哈大笑起来,我也没办法反驳,由于不怎么出门,所以也就自然不怎么坐车坐船,晕车这种事我又控制不了,不过看他如此肆无忌惮的取笑我,我暗下决心,回程的时候如果我还晕车的话,我就吐在他那身看上去干干净净的道袍上。

我斜眼看着师父,他似乎有些皱着眉头,我也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虽然我满心好奇,但是还是不要随便发问的好。师父问刘老先生说,那最后那个进山的人怎么样了?救出来了吗?刘老先生皱眉说,嗨!救什么救啊,那小子自己慌慌张张跑出来了,毫发未损。我们问他刚才为什么要大声惨叫,他却说他没有叫,反而是在浓雾里听见我们在外头惨叫,他一着急,就跑出来了。

这次你们家被枪打死的这个人,首先是暴死,也就是说,在死之前他是不认为自己此刻会死的,所以这样的死法带着强烈的戾气,这不,头七那天应当是回魂留恋人间的最后一个机会,他没有去爹妈家或者回自己家,而偏偏回到自己死掉的这个地方,还显形作怪,这带着怨气的亡魂,一旦收服,也是猖兵一列。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近距离遇到这样的事,从最初的不怎么相信,到慢慢对自己的认知产生怀疑,再到对这怪异的一切深信不疑,其实只过了短短一天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很轻易的接受这一切,害怕是一码事,心里也产生了一种很难言说的兴奋感,这种兴奋感好像在告诉我说,你了解的太少,这个世界还有太多东西是需要你去认识的一样。

从道士的表情上来看,虽然我这样贸然的发问是一种不礼貌的行文,但是他却非常乐意接受我这样的不礼貌。

而事实上师从师父之后,我也了解到,鬼是鬼,妖是妖,一个是死后变成的,一个是活着修炼而来的,在此之前我虽然跟叔父一起经历了茶馆的鬼事,但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也就是说,尽管我害怕,但却不知道怕的到底是什么。师父的话让我充满忐忑,也让我满怀期待。

所以那天晚上,我跟叔父两人就这么断断续续的挨到了天亮,这样才敢出门。

师父倒并未责怪我插嘴,而是看着刘老先生等着他的回答,似乎如果我不问,他也要问一般。刘老先生毫不犹豫的说,对的,就是这样,这施工队一来,怪事也就跟着来了。

时至今日我依旧不明白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动机让我说出了这句话,而在那之后的许多年我也不曾思考过我会不会因为这句话而后悔。

看着师父嘴硬的样子实在是觉得好笑,于是我径直进屋喝水,然后问师父,我这边的事都搞好了,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外地吗?咱们什么时候动身啊?师父说,既然你都回来了,那就明天吧,你今天晚上就收拾好东西,明天一早咱们就去坐车。

我心想,搞了半天,信里的内容都不一定完全准确,那还说这么多干嘛,直接从头查起不就完了。于是我没能忍住,插嘴问道,刘爷爷,您的意思是说,不管是你们撞见鬼了,还是牲畜开始死亡了,都是从那支修中心小学的施工队来了之后才发生的事吗?问完这句我赶紧住嘴,眼睛偷偷瞄着师父。

听到铃铛的声音,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坐直了身子,叔父也是显得表情紧张起来。那铃铛的声音果然就像道士说的那样,持续了大概二三十秒钟,接着就突然传来一声“咔嚓”的轻响,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