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冥王老公太凶猛
冥王老公太凶猛

冥王老公太凶猛

分类:奇幻玄幻

时间:2020-10-18 09:30:10

作者:殷小梨

最新章节: 第四章

编辑:对酒眉

点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冥神老公太凶悍殷小梨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冥神老公太凶悍》小说是殷小梨的原创小说作品。 被最好是的朋友骗进远近闻名于世的鬼宅,自此便被一只男鬼缠上。他说他是我的夫君,每夜与我共床共枕。此外我因被解开封印鬼宅的法印入我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浑身都在颤抖,几乎拿不稳手机:“小静?小静求你别闹啦,你在哪里快出来,我怕……”。


我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不断的朝黑影走去,黑影张开了血盆大口发出狞笑:“世间竟有如此美味,真是太香了。”

我的身体颤抖的厉害,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我在心里默念着:救命,谁来救救我,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

蓦地我的眼前一道金光闪过,黑影惨叫一声不见了,我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窗外忽然漏进了月光,我看清了,是昨夜的男鬼!

我更加的惧怕,若不是这只男鬼,我的身体也不会出现变异,血不会变蓝。我怀疑刚才要吃我的鬼说的我身上的香味也是身体变异引起的,只是我自己闻不到而已。

“啊!放开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我!”我突然歇斯底里起来。

“娘子,我是你的夫君,我叫玄冥,我怎么会害你呢。”男鬼说的情真意切,但我只觉得一阵恶寒。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夫君了呢?还有我的血变成了蓝色,而且刚才那只鬼说我的身上有香味,它要吃我!一定是因为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男鬼低头在我颈窝,眯着眼道:“是啊,娘子,你真香,让为夫把持不住。”

莫名的我又陷入一片云雾之中,周围环境都变了。

男鬼将我按在冰凉的瓷砖上,莲蓬头的热水淋在我的脸上、头上,他冰冷的唇混着热水,描摹我的身躯,而我必须紧紧的抱着他才能不摔下去……

第二天,我是被陈琳叫醒的,我从寝室的小床上坐起发呆,昨晚的一切仿佛又是一场梦。

但我知道那不是梦。

“琳琳,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味道,你闻闻。”

陈琳是我目前最信任的人,除了问她,我不敢问其他人。

“味道?没啊,没味道啊。”陈琳很认真的闻了闻,这样和我说的。

我愈发的肯定,我身上的异香,一定是只有鬼才能闻到,人是闻不到的,而这该死的不知名的气味会吸引鬼来吃我。

上午我有一节选修课,陈琳因为轮值在宿舍楼下值班,于是我和另外一位室友吕晓娟一起去上课。晓娟平时和我的关系一般,不算很亲密,但也没闹过别扭。

“然然,陪我去上厕所好不好?”老师出去接电话了,吕晓娟捂着肚子好像很疼的样子。

“好。”我没多想,扶着她从后门出去了。

在科技楼上课的学生本来就不多,这还是上课时间,但推门进了厕所,里面却站着五六个人。我预感到不好,转身就要走,门被吕晓娟猛地关了起来。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晓娟,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悲愤的控诉。

“纪然,你说你有什么好的?顾铭琛学长那么死心塌地的喜欢你?”一个短发的女孩子揪住了我的衣领,我并不认识她。

“你们看她,胸这么小,头发像杂草,鼻子不够挺,脸也不够白,大腿这么粗腰还不够细,哪一点能和纪欢学姐比?”

她们把我团团围住,有的人扯我的头发,有的人用力的拍我的脸,捏我的胸,踢我的大腿。

吕晓娟冷漠的站在一边看。

“把她的衣服给我脱光!我倒要看看她身上是哪一点长的特别好!”

“你们太过分了!”我猛地用力挣扎起来,双手一挣脱束缚,马上怒地甩了短发女生一耳光。

下一秒,就被她们几个合力将我的手反剪,用衣服绑了起来。

一人扯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脸高高的扬起,短发女生啪啪给了我两耳光,打的我脑袋嗡嗡作响。

我狠狠的瞪着她们,她们更加对我拳打脚踢,我的上衣被扯掉了一半,我的裤子也被扯落挂在膝弯上。

我挣扎着,大喊救命,有人拿衣服堵住了我的嘴。

我感到鼻子里面流出了液体,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我的动作,有人惊呼:“她的血怎么是蓝色的?她是妖怪吗?”

“我不是妖怪,你们放开我!”我哭了出来。

“她一定是怪物,人的血怎么会是蓝色的!我们快去报告老师!”

“不要……”我绝望了。

就在我心碎的时候,所有人突然不动了,就像空气静止了一般。

男鬼出现在我的面前,怜惜地看着我,将我嘴里的衣服拿了出来,用大拇指轻轻的抚摸着我脸上的伤,帮我穿上衣服和裤子。

“然然,为夫来晚了,对不起。”男鬼非常懊恼的样子。

此时看见他我竟不怕了,眼泪流得更凶了,一张嘴就是哭腔:“快带我离开这里。”

我突然觉得人有时候比鬼还可怕,我宁愿被鬼害死,我不愿被人侮辱而死。

“欺负娘子的人,为夫怎么会放过。”

男鬼将我扶到一边,轻轻抬了抬手,所有定住的人瞬间被唤醒,并且似乎忘记了我的血是蓝色的这件事,莫名开始互相打骂起来。

短发女生被打的最惨,吕晓娟也被卷入战圈,挨了好几巴掌。

“好了,娘子,为夫带你回家,让他们自己打教训自己吧。”

男鬼将我打横抱了起来,从消防通道下到地下室车库,将我放在副驾驶座上,驱车开了十几分钟,停在了一栋白色的别墅前。

这栋别墅离学校并不远,徒步的可能十几分钟就能到。我从来不知道学校附近还有这么清净的地方。

他将我抱进了屋里,拿出医药箱小心细致的帮我上药。

我第一次在白天的时候见到他,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白的发光,我甚至有种他就是世上普通的帅气的人类的错觉。

但我反复要求自己保持理智,我身体的变异是他造成的,他是罪魁祸首!

“为什么我的血会变成蓝色?”我问。

“为夫也不知道,娘子别急,为夫会查清楚的。”他轻轻的啃了我手背一下,露出温柔的笑意。

我还在犹豫他话中的准确度,他就将我抱上了楼,扔在一张大床上,瞬间压了下来。

“我,我还要上课,你别这样……”我用力的推开他。

“娘子,你真香,为夫忍得这么辛苦,有什么奖励吗?”

我认命的闭上眼睛,男鬼看着我叹了口气,突然停了下来:“娘子,你今天太累了,为夫送你回学校吧。”

我睁开眼,有点受宠若惊。

回到学校,我才知道那些把我堵在厕所的女生们都受到了处分,并且每个人都受了极重的外伤进了医院,包括我的室友吕晓娟在内。

在回宿舍的路上,顾铭琛将我拦住,认真的审视我脸上的伤,问我:“这些是谁干的?”

我只得说:“都是我不认识的人,你别管了。”

的确都是我不认识的人,就算我告诉顾铭琛是纪欢干的又如何?无凭无据的,纪欢可以矢口否认。

而一旦我这么做,我肯定会得到更加凶狠的报复。

“然然,不管你答不答应,以后不许再住校了,跟我回家!以后不许再离开我半步!”

我有些感动。

对于这个男人,我说完全不动心那是假的,他大概是现在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

我已走投无路,在学校纪欢总是找我麻烦,现在我的身体也出了问题,万一往后不止血液异常,要是再长出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住校就太难掩藏了。

就在我要点头应允的时候,男鬼突然出现,一把拉过我的手,冷声说:“不许碰她!”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