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神迹之暗黑无界
神迹之暗黑无界

神迹之暗黑无界

分类:科幻幻想

时间:2020-11-21 13:09:55

作者:Ash苏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噩梦的开始

编辑:执伞青衣袖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暗黑起源和神迹大陆  神迹暗黑梦灵王  

暗月降临到之时,世界只余下苟延残喘的那些人,当彻底毁灭和荣耀相聚在一起,是决择去反抗意识一切未知的宿命,但是选好了默默的能承受死亡……? 屠龙之战之暗黑无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雨水打在源薙女脸上,源薙女站在院子里,屋里是奄奄一息的稻田黄姬,稻田黄姬躺在床上半闭着眼,“他死了。”稻田黄姬声音里却没有一点悲伤。。


  “薙女,你还是来了。”黑皇冰冷的看着源薙女。

  风声与火光交融互撞,红与黑,骨爪与布都羽斩不断擦出火花,黑皇围绕黑炎挥拳,最终高拳下坠:“纠.柭正!”

  ”薙女,你拥有大蛇的血脉,又偏执的抱着凡人的情感干什么?不如你和我一起统治这宝座?我是全日本的黑皇,而你,将成为日本人类的王,接受万人景仰,届时我们就会成为真正的,活着的神明!”面对黑皇的诱惑,源薙女只是淡淡看他一眼,用剑尖把长发从面前挑开甩在脑后。

  “天国三神器,天照神八咫镜赋予我永恒的光明,哥哥,这是你不能够明白的。”源薙女猛的睁开眼冲向宫本昭烈,拳心和炙焰混在一起,层层绽开烈焱,宫本昭烈身形急速后退,一脸说不出的惊恐,“到最后,只有我是父亲最忠实的孩子啊,哥哥。”在火浪中源薙女抓住宫本昭烈,红色火炎猛的爆开,将这人轻易撕碎。

  雨水打在源薙女脸上,源薙女站在院子里,屋里是奄奄一息的稻田黄姬,稻田黄姬躺在床上半闭着眼,“他死了。”稻田黄姬声音里却没有一点悲伤。

  伊岐那岐等的太久,在漆黑地狱中,太久听不见心上人的声音。而几刻时前,她让自己等在这里,等她去告诫阴灵,然后就会和他一起重回人世,共度余生,他正是坚信可以如此,才会涉险深入地狱,来寻找自己被八首大蛇带走的妻子。时砂片片流过,伊岐那岐几次举起手,他手指中燃烧着永恒不灭的金焱,这也是他作为超脱凡人的“神”的证明,尽管伊崎那美,他的妻子不让他点燃火焰与光芒,他却忍受不住地狱的阴暗和枯燥,从盘发的木梳上折下一根木齿,用手中火焰将其点燃。光亮透过层层黑暗打到石台上,映出伊崎那美已经腐烂生蛆的尸体,伊崎那美的美丽已被恶臭代替,伊岐那岐哆嗦了下,惊惧的回头,心里只有速度逃离这里的念头。地狱,这里是腐烂的空间,一切都不再完好,包括...他的爱情。前方便是地狱的出口,伊岐那岐似乎已经看到光明,曙光和初阳一齐升起,在地狱的正上方照映他的道路。耳边呼啸着厉风,地狱怎么会有风?是伊崎那美,她隐匿在浓重的黑雾中,和亡灵们一起追逐,追逐这个“负心”的人!“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伊崎那美的声音冰冷幽怨,伊岐那岐颤抖着抬起手,不灭的金色火焰从他手里猛的射出,把四周的黑雾一扫而净,:“你不再是我的妻子了!你是和八首大蛇一样的东西,你是地狱的魔鬼!”光明,只差一步,而那黑暗却已升华至眼前角落,将光芒尽皆驱散,伊岐那岐高举双手,火焰疯狂从手心窜出,再死灵之间绽放开来,形成一道巨大虚幻的“门”他大步跨入“门”内,而亡灵们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伊崎那美的丑陋灵魂紧盯着他,恨不能把他撕成碎片。“都结束了,八首大蛇,你夺走了我的妻子,我会夺走你想要的一切!”伊岐那岐怒吼着将“门”推开,打散,“我会封印地狱和外界的通道,你永远无法回到地狱,你本体的力量在人间会越来越低,待有一天,我会去斩杀你!”伊岐那岐转过身,眼里满是落寞...属于神的落寞...十年后,人世。虚佐之男,伊岐那岐第三个孩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睁开眼睛,四周一片灰暗,少年笑了笑,紧握着手里的神剑“布都羽斩”,“这里就是人间?真的比神界好看的多了。”虚佐穿过小溪,恰好听到女人的哭声,他大步跳过山石,走到女人身边:“你在哭什么?”虚佐很好奇,因为在单调的神界是没有哭泣的,甚至没有笑容,只有一望无际的纷乱白色,还有那个伊岐那个老头一张哭丧脸。女人抬起头,在落日下略显苍白,却有着出奇的一种美丽,虚佐吸了口凉气,心里不为人知的砰砰乱跳。“明天,魔首八歧大蛇就会来村里收取祭品...”女人脸上还有余泪,虚佐舔舔嘴唇:“祭品?”“它每年都要收取一个祭品,这样才不会来村里杀人,但是...今年的祭品...就是我...”女人又呜呜的哭起来。“用人当祭品吗?”虚佐眉头略挑,忽然伸手抓住了女人,“你叫什么?”女人抬起头,眼底充满疑惑。“我叫稻田黄姬。”女人美丽的脸充满魅力。“如果我帮你,你要嫁给我。”虚佐鼓起勇气说,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的爱意,神国从来没有那种甜蜜的感觉。“...好。”女人咬紧牙,下定了决心。次日,虚佐毫不费力的杀了已经失去神力的八歧大蛇,只是布都羽斩在斩杀它的时候被它的骨骼崩裂了一道缺口,虚佐把大蛇身上最坚韧的核心骨骼抽了出来,锻造成又一柄神剑,虚佐拿着刚锻造好的“天丛云”剑,转头却发现村角蹲着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两眼绽放着明亮的红光盯着他,心口沾染着黑色血液。“你...是大蛇的孩子...”虚佐眯着眼睛。“你要杀了我吗?除掉后患,我还有一个妹妹在很远的地方,你也要除去吗?”男孩冷着脸。“为什么要杀你?”虚佐笑了,伸手把男孩拉近身边:“你叫什么?”“八薙女。”男孩面色依旧冰冷。“你愿不愿意跟我姓,你改叫...源薙女。”虚佐笑着说:“你是大蛇和凡人的孩子,你的身体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力量,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被血脉反噬,我有力量保护你,你...愿意吗?”“为什么?”男孩发呆了。“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虚佐眼底都是亲切的神色。二十年后。风雨交集,天空在暗黑色云彩的压迫下似乎在不住颤抖,血色在空中弥漫,源薙女推开屋门,突然皱起眉头。“血的味道。”源薙女随手抽出背上的短刀,小心翼翼的走进院子。源薙女眯眼走进来,缓缓接近内院的门,他咽口唾沫伸出手,当马上就要接触到那门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源薙女一愣,紧接着就撞到开门出来的一个人肩膀上。哥...哥哥?”源薙女呆滞的望着眼前整个浴在血水里的人,他的“哥哥”尼格霍茨就站在他面前,狰狞的脸上布满笑容,一手提着短刀,一手提着...虚佐僵化的头颅。“你...”源薙女眼里渐渐燃起一团莫名的火焰,这时候从尼格霍茨身后又转出他的另一个兄弟,宫本昭烈,虚佐的次子,日本的人皇,他拖着那柄巨大骨刃,鳞甲覆盖在剑身上,如若嗜血的活物。“天丛云。”源薙女眼底的火焰猛的窜起来,他紧盯着这两个人,仿佛要咬断牙根。“薙女。”尼格霍茨似乎并不惊讶,甚至用握刀的手拍拍源薙女的肩膀:“你看到了?这家伙已经死了。”“你杀了父亲...为什么?”源薙女举起手中的布都羽斩怒吼:“为什么?”“你愤怒,为什么?”尼格霍茨好笑的道:“你还真的把这家伙当你父亲了?他杀了你生父,我这也是变相的为你报了仇,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尼格霍茨扔下短刀,单手把源薙女提了起来,手心燃放着浓烈的黑色火焰:“薙女,我不仅杀了他,我更吞噬了他的血脉,在不久以后我就会是新的“神”,到时候人们就会仰视我,每个人都尊我为他们的主,我亲爱的弟弟,你会是“神”的兄弟,如果你愿意,我更可以让你当日本的人皇,怎么样?”“你个混蛋...”源薙女咬紧牙。“够了!你只是个杂种,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叫嚣?”宫本昭烈直接一脚把源薙女踢飞。“源薙女眼睛昏黑,并没有听到他们离开的声音,只喃喃的说了句什么,在地上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黑暗愈渐愈浓,尼格霍茨,黑暗的皇立在高台上,冷眼看着凡人在脚下匍伏,巨大的青铜王座立在山谷上,他缓缓而坐,俯视这个他的世界。

  源薙女背着天丛云和布都羽斩,从山谷的岩台上向下面瞭望,蹩了眼山下匍伏着的人群,没有说话,只是眼里充满血丝。

  源薙女身前,一个衣着破碎的男人为他挡住了这一拳,心口被火焰焚烧成一个巨大的空洞,这是原本匍伏在他脚下的“奴隶”!黑皇顿了下,气急败坏的捏碎了这个男人,“为什么?是什么让你有勇气站到我的身前,是什么让你用生命来抵挡神的力量!”

  源薙女一身伤痕,挣扎着爬到高山之巅,身后的宫本昭烈紧握天丛云剑冷笑着走来:“你到这里死,有什么含义吗?”

  “到最后,只剩下你了。”稻田黄姬轻语:“你知道为什么虚佐会把布都羽斩留给你吗?他是神,他早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天,甚至他都没有作丝毫的防备,薙女,你是大蛇的后人,虚佐说过,他斩杀了大蛇,而你,命中注定会斩杀他的后人,这就是命运。”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神,你更不是。你不过是一个贪图力量,迷失在自身欲望里的一个可怜虫罢了。”源薙女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张开双臂,他头顶的星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门”,伴随着黑红金紫四色的火焰从天空里慢慢浮现开来,越来越接近真实的形体,“启。”源薙女闭上眼,“门”在黑暗中渐渐开启一个裂隙,漫天涌下无数金色火焱,纯白的光芒从“门”里射到黑皇怀中,黑皇的身体开始虚幻,黑皇呆住了,继而脸上竟然浮现出狰狞的惊恐神色:“这是...那道门!你竟然能开启它,这不可能,虚佐那个混蛋到底给了你什么力量?为什么你能开启这“门”!”

  “该结束了...哥哥。这是你一直追求的至高之力,这是古武中神才能施展的招式,创界。”源薙女高举着“门”,将那净化一切的金焱释放而尽...

  “黑皇?你自以为能掌控黑暗吗?”源薙女无畏的踏风而战,处在生死之间心底却一片寂静,从小受到的训练已经深入他的骨髓,剑刃如风一般飞出,禁剑术.千悔!

  下方的奴隶们此刻纷纷抬起头,挺直了身子,他们一起举起拳头放在心口上,这个姿势代表着祈求,而此刻他们是用生命在为源薙女祈福!

  “谢了。”源薙女心里压抑着,忽然感觉无论神,或者凡人,都是那么的黑暗,生存就只是为权利和利益吗?

  源薙女从高台上一跃而下,瞬间抽出天丛云,咚的一声巨响,源薙女落到山底,大步从人群里走向山顶。

  “你个笨蛋!”黑皇张开骨翼冲下来,双手已经变成巨大的骨爪:“你是凡人,而我是神!”黑皇反手抓住天丛云把源薙女狠狠甩开,手心黑炎接连轰出,源薙女转身提起手,用火焰形成一道圆墙暂时挡住黑炎侵蚀。

  “我只是想让神国看到...”源薙女狞笑着,张开双臂站起来:“哥哥,黑暗虽浓,却永远盖不住太阳啊。”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