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属你最撩人 燃情 鲁路修 老王 那些荒唐的日子 姐姐 乡村艳爱
保健室的秘密 外传  朱院长和儿媳 嫡女不愁 钻石儿媳 舒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末世凶徒
末世凶徒

末世凶徒

分类:科幻幻想

时间:2021-02-22 13:18:39

作者:微翼

最新章节: 第六章 文明的出路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天灾,豪无征兆的降临到了!血液,碎肉,残肢,杀戳,死亡……,,,,,,,,所有令人焦躁的元素强烈冲击着每个活一直这样的人的摇摇欲坠的神经。  末日到来,人性奔溃,道德丧尽,是执著地活一直这样,但是至此堕落,,,,  看天光如何率领着亲人朋友在这个变异生物满地的末黄柏副市长站在这群人打头位置,身旁站着的是S大的校长陈友年院士。稍后一点的是黄市长的秘书、S大物理学院院长和几位老教授等人。再其后就是一大帮年轻学生。他们排着整齐的方阵,手里高高举着一幅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欢迎刘阆教授载誉归来。。


  他一激动,眼前的图景突然消失。这次,他费了老大劲才重新做到内视。他毕竟是物理学家,看着经脉里流动的东西,暗想这难道就是能量?可从来也没听说过谁能见到能量啊?身为新时代青年,能量这个词耳熟能详,再平常不过,可要说能量具体是什么,谁也答不上来。

  若水依旧坐在阳台上,静静的看着屋外的万家灯火。刘阆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他看着她的脸,却看不到她的眼,一种陌生感油然而生。他说道:“能告诉我原因吗?”若水回过头看着他道:“我今年三十了。”

  2026年1月18日,这一天对中国大多数人来说,只不过是很平凡的一天。上班族照常上班,学生照常上课。既不是什么节日,也不是什么纪念日,相反,因为是星期一,大多数人由于上班综合症的缘故,情绪不怎么高涨。所以,这群西装革履,一大早出现在黄云机场的人就显得格外打眼。

  意识,在物理学中,一直有着独特的地位,尤其是在量子力学中,更是无法轻易抛弃的存在。有部分著名的大物理学家倾向于客观世界的存在,都依赖于意识。没有意识的介入,这个世界将坍缩成一团电子云。大物理学家薛定谔为了反驳这种理论,设计了一个著名的实验,那就是鼎鼎大名的“薛定谔的猫”。他第一次将微观世界的量子理论扩大到了宏观世界,结论却让人们惊恐不已,因为,按照他的设计,那个笼子里的猫处于一种“又死又活”的叠加状态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百度,这里只做简单介绍)。许多物理学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提出了各种解释,由此又引出了量子力学的众多分支。现在十分流行的平行宇宙就是其中之一。

  这真是神奇的事情啊,以他一个物理学家的头脑,仍然觉得太过不可思议。他站起身,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一丝异常,反而觉得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他呼喝一声,抱着小白百来斤的身子往头顶上一举,顿觉身体里一阵热流涌动,轻松之极的将小白举过了头顶。他兴奋之下,将小白一连举了十几下,小白吼声连连,抗议不已也没有用。

  可是依然有个让他无法确定的地方,黑洞穿梭到底是凭借什么保证人体分解后还能再组呢?以他目前的学识他无法给出答案。毕竟在前世,对黑洞的研究还很少,利用黑洞旅行也不过是一种猜想,而他,却是吃螃蟹的第一人。他思索半天,最后只能给出个可能,那就是——精神力量!

  刘阆一下子就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们结婚吧。”若水的泪流了下来,她扬了扬手,上面有一枚闪亮的钻戒紧紧箍在了她的无名指上,晃得他眼花。她笑道:“晚了。我十八岁进入大学认识你,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你自己算算,你陪我的时间有多少?从读书时开始,你哪一天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何时关心过我的感受?年轻时我很崇拜你,觉得你才华横溢,与众不同。可现在我三十了,不再是小女孩了。我已经过了崇拜一个人的年纪,我现在只想有个家。而你,给不了我。”

  那野兽乍一看像头老虎,却又跟虎有些不像。浑身斑条纹,头却比虎要长了许多,嘴巴突出,露出两根尖锐的锯齿。脑门上方还长了根漆黑的角,一看就让人觉得锋锐无比。体型有两米多高,身子也有三米来长,屁股后面还拖了根一米长的尾巴。那尾巴色彩格外艳丽,尾尖却是锥形,外面还包了层骨质外壳。这东西浑身上下都是武器,一看就不好惹。

  刘阆听她控诉似的自语,心里一阵阵的痛。他自己徜徉在物理的奇妙世界里,不求名不求利。他以为世界都像他这般,却没有想到自己才是这世界的另类。他默默起身,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小几上,无言的向她鞠躬,轻轻道:“对不起。这是我这次获奖的奖金。原本是想回来和你一起分享这个荣誉的,现在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和你分享了。”

  其实,陈校长的尴尬完全是多余的。黄市长早从他们的闲聊中,就看出了S大对刘阆获得沃尔夫物理奖是惊讶多过惊喜的。这也可以理解,他黄市长本人对本市出了这么个人才也很吃惊。毕竟中国国情不同,物理学虽然是年轻人的天下――爱因斯坦发表相对论时也不过26岁――但中国基础科学一直薄弱,国情又爱讲究排资论辈,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放哪都是不怎么受重视的一群人。但他就没表现出一点意外来,与陈院士谈笑风生,一个劲的夸S大重视培养年轻人。这充分说明陈院士虽然顶了个省部级的级别,比黄市长还高了一级,但政治上与黄副市长相比,还差了老大一截。

  就这样,他和小白在那儿相依为命的生存下来。本来这样下去,也许他会如鲁宾逊一般老死在那个荒凉的地方,至死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又到了什么地方...直到遇到了那只老虎似的凶猛巨兽。

  若水的泪哗哗的流下来,如同外面淅沥的雨。她继续道:“我只是个女人,我不懂薛定谔的猫啊狗的,我只是想有个能经常陪在身边,对我嘘寒问暖的男人。我要的不是你那些冷冰冰的数据,我不想知道世界是不是客观存在的,不想知道光速是否可以超越,时间能否倒流!我只想要一个家。可你给不了我。你三十岁了,到现在依然是个大学助教,每月拿那么点可怜的工资,一百年都买不起一套房。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这肚脐眼下方,莫不就是丹田?但是那儿黑漆漆一片,他下意识的就不敢去查探,心底隐隐有着一丝畏惧。那黑漆漆的模样,竟让他联想到了黑洞。他看着那股能量一遍遍运行,然后慢慢壮大,心底就疑惑了,这明显违背了能量守恒定律啊,这能量,是从哪儿来的?

  中医这些年来饱受争议,认为是经验加巫术发展起来的,没有科学的理论基础。毕竟,经络和穴位这些东东在人体解剖时都找不到。但中医的疗效在那儿,尤其是张仲景的《伤寒论》,几乎是治病圣典,只要证对了,照方抓药,必好无疑。于是便有人提出中医是科学的,她的理论基础来源于人体内视。只是到了后来,人类丧失了这项本领。

  那人缓缓转过头,露出一张枯瘦得近乎骷髅的脸。刘阆吓了一跳,还没说话,那人忽然张开嘴,露出一口乌黑却异常锋锐的牙齿,嗷的一声,朝他脖子狠狠咬来。

  他这话让黄柏有些不喜,难道我这个主管文教的副市长来接机,就不重视了?看手表的动作幅度就不免大了些,没有过于遮掩。他冲身后的秘书道:“小余,你去机场问问,是不是飞机晚点了。”余秘书答应一声,刚要走开,却听到身边一阵骚动,陈友年激动的喊道:“出来了,出来了!”

  严格来说,刘阆还当不得“教授”这个称呼。他在S大物理学院一直是助教的职称。直到学院收到沃尔夫基金学会的邀请函,才破格提升为副教授。这次他载誉归来,学校决定再破格提升他一级,成为了教授。所以,在他本人尚不知道的情形下,他连跳三级,以三十岁的年龄,成为了S大创校以来最年轻的教授。所以,当黄市长盛赞刘阆年轻有为时,陈友年校长脸上多少有些尴尬。

  在分解老虎的尸体时,他却意外的从老虎的脑子里发现了一颗十分漂亮的珠子。当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心思,他直觉这珠子是可以吃的,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一旁的小白连制止都来不及。然后,他觉得浑身发烫,一股股热流在身体里流窜,几欲将他身体胀破。更要命的是,一些陌生的记忆不断的从脑海深处冒出来,让他头痛欲裂,最后,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更要命的是,小白无往不利的霸王吼第一次失效了。那一场搏杀,是刘阆在这儿捕猎一年多以来最凶残的一次,如果不是侥天之幸,他和小白都无法从虎嘴里逃生。最终,连小白也出手了,果然是超出刘阆预期的厉害,一人一狼联手,以重伤的代价加上逆天的运气,这才干掉了那只老虎。

  至于为什么他变小了,他也有个大概的猜想。估计黑洞穿梭应该是将人分解成粒子流后再重组成人形,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能量的消耗。他更有个大胆的猜测,只怕人体当中一些不好的,不恰当的能量会在这个过程中完全剔除。这也是为什么他虽然变小了,力气却反而大增的缘故。因为他体质已经大大增强。而他再次的变小及小白的大幅缩水,更证明了他的猜测。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