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偶遇

发布时间:2022-07-24 18:41:08

陆盈盈手中一顿,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就提纵的走到了信鸽旁边,伸出手拿起信鸽,把绑在它腿上的信给拿了下去。她全面展开信件一看,脸色并不很好看,看完后她从院子中走入房间里,用火把信给直接点燃了,又顺手扔在了地上。史湘云看见陆盈盈的这些举动后,她但是不明白发她展开信件一看,脸色并不好看,看完后她从院子中走进房间里,用火把信给点燃了,又随手扔在了地上。。

>>>《宏诃颂》章节目录<<<

《第12章 偶遇》精选

陆盈盈手中一顿,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就轻身的走到了信鸽旁边,伸手拿起信鸽,把绑在它腿上的信给拿了下来。

她展开信件一看,脸色并不好看,看完后她从院子中走进房间里,用火把信给点燃了,又随手扔在了地上。

香菱看到陆盈盈的这些举动后,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就小心翼翼的跟着陆盈盈走进房间,轻声询问着。

“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楚,以后找机会我在和你细说吧,香菱,给皇帝贺寿入宫是哪一天?”

“小姐,应该就在五六天之后了,夫人说了,小姐那天要盛装打扮的,毕竟能够见到京中年轻有为的公子的机会不多,夫人怕是要准备给您相看夫婿了。”

香菱在旁边叽叽喳喳的絮叨着,陆盈盈却没有听进去她说的话,她正在思索着,这信中让她去找到西蜀国使者的落脚地点。

还让她去探查他们的阴谋,还要解决此事,不能给南岭国带来麻烦,这还真是件难办的事情啊,他们可真会找人,竟然让我来做。

思索了良久后,陆盈盈站起了身,让香菱给她准备了一件男装,她穿好收拾完毕后,就准备要出门。

香菱看到小姐要出门,就有些着急了,赶忙跑到陆盈盈的身边,拽着她的衣角。

“小姐,你怎么不带着我啊,你这样出去,我不放心啊,你带着我一起去吧。”

陆盈盈冲着她温柔的一笑,又摸了摸香菱的小脑袋,轻声安慰。

“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一个人去要更加的方便些,要是带上你的话,万一出了事,我怕我顾不上你了,那可就危险了,听话,你在家里等我吧。”

“可是......”

“好了,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走了。”

陆盈盈没等香菱来得及在说话,就一个闪身窜出了凝香苑,独留香菱一个人在原地傻呆呆的站着,半天说不出话。

陆盈盈暂时还不知道从何处着手找西蜀国使者的落脚地点,就只能先在大街上逛着,找一找西蜀国人的线索。

毕竟他们在怎么隐蔽,也是要吃喝拉撒的不是,总要采买东西,希望能在街上寻觅到一些线索。

陆盈盈正在街上观察着,就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正在喊她,但是叫的名字差点让她没反应过来。

“陆远风,陆远风,陆兄,你别走,我可看到你了......”

陆盈盈身子僵直了一下,不得已的慢慢的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华衣锦袍,手拿玉骨扇,腰带玲珑血玉,面容俊秀,有着一双丹凤眼的男子冲着他坏笑着喊她。

还没等陆盈盈反应过来,那男子就走上前一把搂住了陆盈盈的脖子,大声的冲着她抱怨。

“怎么?许久没见你都不认识我了?你个狼心狗肺的,小爷我对你那么好,你既然这么忘恩负义,这么长时间不联系我。

走,我们去畅春楼耍耍去,听说那里新来一个姑娘,琴弹得可好了,我们去听听。”

畅春楼,陆盈盈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心中那是五味杂陈啊,原主就是因为去畅春楼的路上,被人给抓到北荒去的,最后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陆盈盈飞快的在脑海中寻找着这个人的记忆,既然他认识陆远风,那也许原主也和他认识呢,终于陆盈盈在呆愣了好几十秒之后,知道了这个人是谁了。

此人是兵部尚书之子,名叫欧阳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也是一个纨绔子弟,平时没事的时候总爱找陆远风去一些风月场所。

爱和女子打交道,总觉得自己能够迷倒天下所有的女人,不过陆远风还好,虽然说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还是洁身自好的。

不过欧阳谭就不是了,他是属于万花丛中过,第二天都不知道是谁睡在身边的那种人。

陆盈盈想躲避他搂着自己脖子的手,不过奈何欧阳谭搂得死紧,她没有办法只能任由欧阳谭拽着她朝着畅春楼的方向走去。

“陆兄,今天爷心情好,爷请你,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还没等陆盈盈反驳,他们就已经来到了畅春楼的门口,畅春楼的老鸨看到欧阳谭领着看上去有些面熟的人,就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呦,欧阳公子,今天有空来我们畅春楼了,你两天没来,影儿可想你想的紧呢,快,快,快,进来,丫头们,迎客了。”

在畅春楼老鸨的一声呼唤之后,有六七个畅春楼的姑娘就一拥而上,把欧阳谭和陆盈盈围在了中间,拉着他们朝着畅春楼的雅间而去。

老鸨看他们被姑娘们拥了进去,她的眼中都能溢出了笑容,嘴角的弧度更夸张的上扬了好几分,乐的嘴都合不上了。

陆盈盈和欧阳谭两人来到雅间之后,欧阳谭就大方的让姑娘们上畅春楼里最好的酒,不用和他客气,还大喊着他们今天会不醉不归。

陆盈盈有些无奈,但是她又不好拒绝,怕真的拒绝了,自己不是陆远风和陆盈盈的事情就会露馅。

她就只好装着一副纨绔子弟的嘴脸,搂着一个姑娘坐到了自己的身边,手还在姑娘身上来回的游移,装着好不快活的样子。

他们在雅间里坐了有十多分钟,就看到一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姑娘带着几小斯抱着十多坛的好酒走了进来。

姑娘一进门,就堆起了满脸的魅惑笑容,冲着几个小斯一使眼色,小厮们就把这十多坛的好酒统统放到了地上,随后就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公子,我来给你倒酒,今儿个你们一定要喝的高兴,奴家还给你们准备了一首好曲子,一会儿我弹给公子们听。”

欧阳谭一听到弹琴,就立马想到了畅春楼新来的姑娘,他就上下色眯眯的盯着姑娘打量了一番,就笑着开口。

“原来你就是他们说的新来的那个弹琴非常好听的姑娘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给爷好好弹奏一曲,让爷今儿个好好的欣赏一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