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心中的涟漪

发布时间:2022-07-24 18:41:17

欧阳谭想趋赶这样的情愫,虽然越是想要忘了,明明是越忘不掉,越是印象深刻地。最后弄得他一整晚都也没睡,始终瞎折腾到天大亮,才迷迷糊糊的沉沉睡去,到了第二天大下午的才从睡梦之中醒过来。欧阳谭起得晚,因为直接准时起床就吃了下午饭,吃完了饭,他让自己的心沉最后弄得他一整晚都没有睡,一直折腾到天大亮,才迷迷糊糊的沉沉睡去,到了第二天大中午的才从睡梦之中醒来。。

>>>《宏诃颂》章节目录<<<

《第27章 心中的涟漪》精选

欧阳谭想驱赶这样的情愫,但是越是想要忘记,偏偏就是越忘不掉,越是印象深刻。

最后弄得他一整晚都没有睡,一直折腾到天大亮,才迷迷糊糊的沉沉睡去,到了第二天大中午的才从睡梦之中醒来。

欧阳谭起得晚,所以直接起床就吃了中午饭,吃完了饭,他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叫来家中的小斯,对着他开口吩咐。

“你去调查一下,陆远风是不是一直都不在将军府之中,只有将军府的小姐陆盈盈一直在府中。

陆远风是不是自从逃婚后,都没有回来?记住,要暗中调查,不要让人知道了。”

小斯领了命,拱了拱手,就退了出去,欧阳谭这时也反思了自己,他一向对女人都是来者不拒的,没有对谁是有特殊感觉的。

从来都是逢场作戏,只要自己开心就好,然后随便赏赐一些贵重的衣服、首饰就可以了,从来没有对谁思念过。

现在陆盈盈这种在他心里起的波动,他是从来有没感觉过的,觉得也可能是自己最近见陆盈盈的次数多了,才会这样。

欧阳谭觉得一定是如此,他只要再去找别的姑娘去耍耍,自己就一定会回到原来的状态,就恢复正常了。

思虑到此,欧阳谭就拿着玉骨扇,整装好自己,就出了尚书府去畅春楼找姑娘去了,他要让自己重新回到过去的状态。

欧阳谭一路坐着马车,过了大概半刻钟的时间,他就到了畅春楼的门口。

他下了马车,畅春楼的老鸨看到欧阳谭,马上一脸的心花怒放,眼睛直发光,觉得今天又要有大把的银子到手了。

欧阳谭看到老鸨的样子很是满意,直接就从里怀之中拿出了一锭金子递给了老鸨,很是一脸认真的吩咐。

“给我挑这里最好看的姑娘来,要身段丰盈的,爷可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认真过。”

老鸨接过金子,满口答应着,一副你找我就是找对了的表情,她马上让身旁的姑娘去楼上把畅春楼的几个头牌之中的姑娘给叫了下来。

随后老鸨就领着欧阳谭又去了紫霄阁,开了门让欧阳谭在房间里等着,告诉他姑娘马上就会来,还让人给上了一坛子好酒,让欧阳谭边喝酒边等。

欧阳谭等了有一刻钟的时间,紫霄阁的门又一开,刚刚去叫人的姑娘就领着畅春楼的第三头牌滢若姑娘走了进来。

欧阳谭上下打量着滢若,眼中露出了欣赏之色,又将目光看向了老鸨。

“不错,没让爷失望,这姑娘爷很满意,好了,你们出去吧,爷今儿个要尽兴。”

老鸨听到这话,很识相的就带着身旁去叫人的姑娘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把门关好,然后一脸得意的又去大门迎客了。

欧阳谭在房间里就剩下他和滢若姑娘后,他伸手一把就把滢若拽到身边,随后斟满了酒,将酒杯递给了滢若姑娘。

“来,姑娘,陪爷好好喝几杯,少不了你的好处。”

滢若含羞带笑的接过欧阳谭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后目光灼灼的看着欧阳谭。

“公子好雅兴,那小女子就好好陪公子多喝几杯,让公子尽兴。”

欧阳谭对滢若这么听话秀美的姑娘很是满意,一连喝了半坛子的酒下肚,就有了些醉意了。

欧阳谭目光火热的看着滢若,轻身凑近了她的耳畔,戏谑的询问。

“姑娘,可愿随本公子离开吗?以后不在回到这里了,我知道你们这种头牌都是不会轻易卖身的,本公子若是给你赎身你可愿意?”

滢若听了这话,觉得自己在这里这么久了,虽然还很清白,但是早晚都是要有那么一天的。

如果跟着眼前的这个贵公子,倒也不失是一个好的归宿,有多少姐妹盼着都盼不到这一天呢。

自己是有何等的好运气,才能遇到这种好事,眼前这个公子,不仅相貌英俊,还很知礼节,一看就是个好人,如果跟着他,日后必不会亏待了自己。

滢若脸上羞红,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在这里这么久还是很会抓住机会的,她马上默默的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欧阳谭微微一笑,顺势就将她抱在怀中,朝着里间走去,滢若被欧阳谭的这一举动弄得心中荡漾,羞涩的靠着欧阳谭的肩膀就任由他抱着自己往里走着。

等到欧阳谭将她放到床上,看了她半晌,脑中不断的浮现出陆盈盈那种精美绝伦的脸,手中却止住了动作。

他苦笑的摇了摇头,心中没了兴致,尽管他竭力的想要掩饰,却是还是继续不下去。

欧阳谭有些懊恼,他又离开床畔,有些窘迫的看着滢若。

“姑娘,在下突然想起来还有急事要做,就不奉陪了,对不住了。”

说完,欧阳谭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紫霄阁,独留滢若一个人不知所以,怅然若失了起来。

欧阳谭跑出了畅春楼,老鸨看到这种情况,更是一头的雾水,觉得今天的欧阳公子看起来不正常,怪怪的。

欧阳谭坐着马车,让车夫一路又回到了府中,他回到房间里,慌乱的踱着步子,又不禁苦笑了起来。

自己真的是要完了,以前从来没有对女人这么没兴趣过,就是逢场作戏也能做完,不失风度。

今天是破天荒的头一回,而且自己好像对女人也没了以前那种兴趣,独独对陆盈盈起了涟漪,对其她的女人一点儿也提不起兴致了。

欧阳谭踌躇苦恼间,他派去调查陆远风的小斯就回来了,小斯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共身对着欧阳谭抱拳施礼。

“公子,奴才调查清楚了,陆远风陆公子,自从逃婚出走后,就一直都没有回到将军府,如今人在哪里也不清楚,不过奴才也已经派人去调查陆公子的去向了。

至于陆家大小姐陆盈盈,她是一直在将军府中的,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前一阵去城东的首饰铺的时候,和范府小姐遇上了,两人还因为一个头钗起了争执,最后也不欢而散了。”

欧阳谭听后心想着果然是如此,陆远风一直都没在将军府中,而且陆盈盈是一直都在假扮着陆远风的。

欧阳谭又挥了挥手,让小斯下去了,他思虑了良久,眼中才重新出现了闪亮的光芒,又马上让车夫备车出府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