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小说 蔷薇  爱情   
绿帽 妻心 夫妻 罪恶之情 玉人来 陈娟 吸血鬼骑士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活久见

发布时间:2021-04-09 11:23:59

“先把身上的雨水擦非常干净了再进去。”沙哑磁性的声音,此刻听在清媛耳中,却不近人情的苛刻。她冒着暴雨给他送饭,竹篮子打水还得被他被人嫌弃?啊活久见!可谁叫蒋厉煊每月给她一万低沉磁性的声音,此刻听在清媛耳中,却是不近人情的严苛。。

>>>《巨星影帝心尖宠》章节目录<<<

《第22章 活久见》精选

“先把身上的雨水擦干净了再进来。”

低沉磁性的声音,此刻听在清媛耳中,却是不近人情的严苛。

她冒雨给他送饭,到头来还要被他嫌弃?

真是活久见!

可谁叫蒋厉煊每月给她一万块软妹币呢!看在钱的份上!擦吧!

清媛放下餐品,很卖力的擦着身上的雨水,直到她认为已经擦的很干净了,门内,那位爷又开口了,

“毛巾扔在外面就行,再擦一遍。”

呼啦,又是一条新的毛巾扔了出来,不偏不倚蒙在了清媛脸上。

此时此刻,若不是她内心一直念着软妹币和粗大腿,估计早就把餐盒扔蒋厉煊脸上了。

“鞋子脱在外面,进来吧。”

又是一声严苛冷酷的命令。

清媛觉得,自己真的要重新审视蒋厉煊私人助理这个工作了。

太伤自尊了!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正式开工,清媛不想这么快跟他起冲突,再次深呼吸一口脱掉了鞋子,赤脚走了进去。

装修的奢华瑰丽的房间,每一寸领域都在宣誓它的昂贵不菲,地上是柔软融暖的长毛地毯,却是罕见的纯黑色系。

屋内的家具摆设散发出古香古色的气息,却又给人一种暗沉压抑的感觉。

而这压抑的根源,就来自沙发上静静坐着那一道挺拔身影上。

屋内温度有些低,尤其还坐着一个堪比冰窖的蒋厉煊。清媛甚至觉得,这房间一点生气都没有,死气沉沉的,好像……坟墓。

虽然这么比喻有些过分,但蒋厉煊的家给她的就是这种感觉。

“你的晚餐,放在哪里?”清媛拎着餐盒站在沙发前。

蒋厉煊皱了下眉头,显然是没胃口吃。

“我不想吃了。”

“你要不吃就浪费了呀。”清媛撇撇嘴。

“你吃吧。”

“好来。”

清媛等的就是蒋厉煊这句话。她中午就吃了点水果,晚餐就吃了几口,早就饿了。

清媛在蒋厉煊较远的位置坐下,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蒋厉煊之前有些凌乱的心跳在此刻缓缓稳定下来。

他就知道,苏清媛可以克服他的雨夜恐惧症。

这听起来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种病症本就是心理疾病,未必是正常药物所能克服的,有时候,药引子也许就是一个人,一件事。

可是天气预报说,今晚的雨要下一整夜,他不想苏清媛走后,开着灯一整夜都不能入睡,所以……

想到这里,蒋厉煊起身走去另一间房,轻轻打开了香薰器。

不一会,整个房间都被薰衣草香气萦绕。

清媛吃的差不多了,一边收拾一边跟蒋厉煊说话,

“学长,你明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我好提前安排一下。”

在清媛看来,今晚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了,毕竟已经八点了。蒋厉煊之前也说过,不会耽误她学习休息的。

蒋厉煊眸光深不见底,如一汪深潭,看似深沉清澈,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清媛闻着阵阵薰衣草香气,看向蒋厉煊的眼神有些迷离。

这才八点多点,她就困成狗了?

这不科学啊!

随着屋内薰衣草香气越来越浓,清媛眼皮也越来越沉。

对面沙发上,蒋厉煊手腕上的手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这一刻格外清晰。

那声音仿佛就在她的耳边响起。

清媛从不知道,手表可以发出如此清晰悦耳的声音。

伴随着这声音,清媛沉沉入睡。

当手表发出很轻的嘀的一声,蒋厉煊深沉的眸光也发生了变化,有异样的情愫在眼底流淌。

房门在此刻开启,一抹白衣身影走了进来。

修长挺拔的身材,带着桀骜狂娟的气场。

此刻正眯着眼睛看向沙发上睡着的清媛。

“蒋少,你说的药引子,就是她?”卓昱一抹傲色,眼神冷冷扫过清媛。

对于苏清媛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一开学就闹出了打赌请蒋少吃饭的幺蛾子,要不是那天恰好下雨,而她竟能克服蒋少的雨夜恐惧症,她还能活到现在?

真是走了狗屎运!

卓昱对苏清媛没来由的有敌意。

在他看来,能配得上卓昱的也就宁怡和凌家小姐两个人,除此之外,都是炮灰。

但让他最没法接受的是,他这个心理学顶级专家,用了五年都没能治愈蒋厉煊的雨夜恐惧症,苏清媛什么都不用做就有了飞跃的突破!

这让卓昱如何能接受?

“我看她纯粹是碰运气!”卓昱就是不服。

“这是第三次了。”蒋厉煊语气淡淡的,却是毋庸置疑的态度。

他的意思很明白,一次是巧合,难道三次都是巧合?

卓昱皱着眉头不吭声,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了拳头。

“她现在已经睡着了,你可以开始了。”蒋厉煊的态度是不给卓昱任何质疑和拖延的机会。

他比任何人都认定苏清媛此刻的重要性。

他比任何人都认定苏清媛此刻的重要性。

得病的是他,病症缓和的感觉也是他自己最先体会和感受到,他做不到这时候还自欺欺人。

既然是他选定的药引子,那么在他康复之前就会常伴他左右,甚至会有更亲密的举止也不排除。所以他需要彻底的催眠苏清媛之后,获知她内心是否有阴暗的不为人知的一面。

以及看看他们过去的生活中是否有重叠的地方,要不然,为什么偏偏是她能抚慰自己在雨夜凌乱撕碎的心?

卓昱虽然不喜清媛,但对蒋厉煊的话却很听。

遂坐在清媛对面,认真的执行起深度催眠来。

只是……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当时钟指向十点钟,深度催眠从没失败的卓昱,竟是无功而返。

莫说是问出苏清媛内心的阴暗故事了,他根本连第一层的深度催眠都没进入。

他都怀疑自己过去催眠成功的那些案例究竟是不是真的了。

“蒋少,我……”卓昱心里苦啊。

这苏清媛怎么回事?

还是铁打的不成?怎么一丝缝隙都没有呢!

之前催眠的过程中,他试了好几种办法,都是无功而返。这在他高级催眠师生涯中绝对是耻辱的一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