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七章清水河

发布时间:2022-09-23 22:35:58

上午,李可灼让李可乐在宾馆望着东西后,就带着母亲胡艳玲出门时了。两人打探了哪里有卖手表的地方后,直接做公交车过去的了。上午三四点,李可灼才和母亲胡艳玲回宾馆。第二天早晨,一家人又坐上了容城前去雅安的汽车。容城到雅安一百多公里路,汽车四个多小时两人打听了哪里有卖手表的地方后,直接做公交车过去了。。

>>>《重生80从民办教师做起》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清水河》精选

下午,李可灼让李可乐在宾馆看着东西后,就带着母亲胡艳玲出门了。

两人打听了哪里有卖手表的地方后,直接做公交车过去了。

下午四五点,李可灼才和母亲胡艳玲回到宾馆。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又坐上了容城前往雅安的汽车。

容城到雅安一百多公里路,汽车四个多小时才到。

来到了雅安,李可灼又开了一个宾馆房让李可乐看着东西后,就带着母亲胡艳玲到处去采购了。

采购完成后,李可灼还向人打听了哪里可以租车,然后准备租一辆车第二天开车去乡下。

这个年代,租车是不可能的,好在经过李可灼多方打听和联系,最后李可灼用钞能力租到了一辆马车,马车也算是车吧。

这个年头,能租到马车已经不错了,不过去乡下李可灼需要按照路程给双倍的价钱。

如果路上有耽误,还要给更多的价钱。

第二天,李可灼一家人就乘坐马车离开了雅安,然后前往经水县。

为了保护买的缝纫机等贵重物品不会被马车颠簸而弄坏,李可灼还在马车上铺垫了很厚的稻草。

一家人上午七点出发,到了中午的时候就来到了经水县。

或许是近乡情怯,李可灼发现一路上母亲胡艳玲都在看着周边的景色走神。

到了经水县后,一家人找了地方吃了东西后,胡艳玲迫不及待的就要去老家所在的牛头镇清水河村。

从市里到县里,路面是水泥路,马车还不怎么颠簸。

但是从县里去镇上,只是走了一段路,公路就变成了沙石路面,偶尔还有个坑啥的,让马车也是颠簸的比较厉害。

在这种路面上,马车走的很慢,所以当李可灼一家人还没有到达牛头镇的时候,天色都快黑了。

最后,李可灼只能在路上找了一户人家,给了些钱准备在这里住一晚上,好明天再去母亲老家。

李可灼一家人这次带的东西有些多,价值也大,所以李可灼和李可乐晚上都是轮流守着东西,以免东西被偷。

好在一夜无事。

第二天,房主人热情的招待了李可灼一家人和马车师傅吃了早餐后,李可灼一行人这才又把东西装车,然后往牛头镇清水河村而去。

“这条路我熟悉,我小时候经常走。”

“变了啊,大变样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这边就是去清水河的路,以前只是一条小路,没想到现在都修成石子公路了。”

马车上,胡艳玲不停的说着,看得出来,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很不平静。

到了中午的时候,马车终于来到了清水河镇。

“那边,那边,我家就在那边。”

来到了村里,胡艳玲迫不及待的跳下了马车,然后走在前面领路。

二十多年时间,虽然清水河村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她还是能够按照自己的儿时记忆,找到自己的家。

村里来了一辆马车,很快就引起了村里人的围观。

“这是谁家买了这么多东西?”

“不认识啊,好像不是我们村的人。”

面对围观的人,胡艳玲也是一个一个面孔的看,想要看看有没有认识的人。

很快,她就看到了一个记忆里的样子。

“你是胡全叔?”胡艳玲惊喜的朝一个老人问了一句。

“你是?”

被胡艳玲叫胡全叔的老人诧异问。

“我是胡艳玲啊,二十二年前逃荒去了外省的胡艳玲,您还记得我吗?”胡艳玲高兴的朝老人问。

“你是胡老二家的胡小玲?”老人惊讶问。

“是的,就是我。”被老人认出,胡艳玲很惊喜。

“胡小玲,你回来了啊。”老人也很是惊喜。

“你是胡小玲?”这时候,旁边一个中年汉子惊讶的朝胡艳玲问。

“我是胡小玲,你是?”胡艳玲朝中年男人问。

“我是陈小东啊,你不记得了吗?”

“你是陈小东?哎呀!你变了,变得我都完全不认识了。”胡艳玲惊讶说。

“是啊,都过了这么多年了,都老了。”陈小东感慨了一句。

在得知是二十几前逃荒去外省的胡艳玲回来了,顿时很多人纷纷前来和她说话。

和她认识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和中年大叔大妈们。

他们问的最多的问题还是胡艳玲逃荒去了哪里,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等等之类的。

有一些孩子,在大人的吩咐下,去胡艳玲娘家叫人了。

就在胡艳玲和村民说话的时候,几个匆匆跑来的人到了。

“小玲,是小玲回来了吗?”

一个老妇人大声喊着,脚步匆匆而来。

在她的身边,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还搀扶着她,生怕他摔倒一样。

看到匆匆跑来的老人,胡艳玲的眼泪顿时一下子就崩溃了。

“妈!”她喊了一声,顿时大步跑上前去。

很快,双方相遇然后搀扶着对方打量。

“妈,我是小玲。”胡艳玲哭着朝母亲喊,然后一把抱住了母亲的身体。

“真是小玲,真是小玲,小玲啊,妈好想你啊!”老人也是紧紧抱着胡艳玲,哭的嘶声力竭一般。

见到这样的场景,马车旁的李可灼眼眶湿润,暗自擦了擦眼角。

一旁的李可乐,眼泪却是哗哗的流。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村民见到这样的场景,也是眼角湿润。

就在老人到来只后,很快又有几个人匆匆来到了近前。

这次是一对中年夫妻,后面还跟着两个三四岁的孩子。

“小玲!”

中年男人看到胡艳玲,神色很是激动。

“哥!嫂子。”见到来人,胡艳玲立即悲切的喊了一声。

“小玲。”

这一刻,中年夫妻也是悲从心来,走上前一把抱住了胡艳玲和母亲,然后四人抱头痛哭。

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好一会,大家才渐渐从激烈的情绪中走出来。

“妈,哥,嫂子,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个是我的儿子,这是李可灼,这是李可乐。”

“李可灼李可乐,这是你们外婆,这是你们大舅,这是你们舅妈,快叫人。”

“外婆!”

“大舅!”

“舅妈!”

李可灼和李可乐连忙叫人。

“哎!”

“哎!”

“哎!”

“外婆,大舅,舅妈,这里人太多了,马车师傅也等在这里的,我们还是回家,把东西放好了再说吧。”这时候李可灼站出来朝所有人说道。

听到李可灼的话,一群人这才看向停在旁边的马车。

“哎呀!女儿你回来咋买这么多东西啊?这得花多少钱啊?”见到一马车的东西,老人顿时心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