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许剑 我和妻子的别样生活 马强 祁长锦 我与寡嫂那些年 我真的不是NPC
 婚外韵事 儿媳的 挥霍  白虎 我的
首页 > 资讯

第14章 Boos被绑架了

发布时间:2021-06-11 20:20:22

这里的房子有些老旧,虽然很宁静,住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很平时的老百姓,有的正靠在门口带着孩子,看见了安夏回去了,很亲切的旗号打招呼:“晚上下班了?”接着又看见了安夏身后的易琛,易琛也没拒绝,接过手机给安夏打着光,在灯光下,一缕短发随之安夏一低头俏皮的掉落在耳朵前面,弄得安夏痒痒的,安夏两个手在翻着自己的包里的钥匙,又没有手可以弄,只能任由那一缕头发飘着。。

>>>《豪门暖爱:总裁独宠萌甜妻》章节目录<<<

《第14章 Boos被绑架了》精选

这里的房子有些陈旧,但是很安静,住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很平常的老百姓,有的正坐在门口带着孩子,看见安夏回来了,亲切的打着招呼:“下班了?”

然后又看见安夏身后的易琛,八卦的问道:“这是你的男朋友啊?”

安夏有些不好意思应了一句“今天代表公司参加了一个聚会。”却只字不提后面的问题,安夏加快速度走到了三楼,三楼楼道的灯坏了,难免有些黑漆漆的,安夏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将手机递给了易琛:“拿着。”

易琛也没拒绝,接过手机给安夏打着光,在灯光下,一缕短发随之安夏一低头俏皮的掉落在耳朵前面,弄得安夏痒痒的,安夏两个手在翻着自己的包里的钥匙,又没有手可以弄,只能任由那一缕头发飘着。

易琛看着,情不自禁伸手过去,将那一缕头发别在安夏的耳朵后,安夏被这个动作一愣,停了手里的动作看着易琛。

连易琛自己都有些诧异自己的这个动作,看着安夏有些呆住:“找钥匙,我可不想一直站在门口!”

安夏这才继续翻找着钥匙,而此时的易琛则暗自观察着这个地方,不得不说整栋楼已经有些陈旧,时不时还能听见楼下孩子的哭闹声。

这个女人难道就是住在这样的地方?

易琛想着的时候,安夏已经将钥匙找到了,门一打开,易琛闻见了一阵让人很舒适的芳香,易琛正想跟着安夏踩进去,却被安夏一把拦住:“等等!”

说完,眼前的女人便没了人影,只见卧室的灯一亮,整个屋子也映着黄白色的光。

跟着一双拖鞋重重摔在地上,安夏人没有过去,只听见说话声:“你就先穿这双吧!”

易琛将手机的光灭了,低头看向那双拖鞋,还是一双女式的拖鞋,虽然明显比易琛的脚码小了一些,易琛有很严重的洁癖,他没有直接将拖鞋穿上反而朝着按下问:“这鞋是你穿的?”

安夏正在卧室将头发挽起来,听见易琛这么一问,有些奇怪走了出来,一手捏着头发,一手用皮筋绑着头发“是我穿的,有问题吗?”

易琛没有接话,没有穿上这双拖鞋,直接踩着皮鞋走了进来。

安夏看见被气得不轻,要知道安夏最讨厌的就是拖地了,安夏将头发扎好:“你怎么不脱鞋就进来了?”

易琛将手机放在小小的茶几上,坐在沙发上看着整个屋子,屋子虽然很小但是却打扫的十分干净,窗台上挂着衣服,下面还摆放着盆栽,易琛不认得那是什么,只觉得不像其他女人喜欢的玫瑰那样显眼。

安夏见易琛不说话,用手戳了戳易琛:“喂,我跟你说话呢!”

易琛这才收回了目光,看着这个女人缓缓道:“有什么问题吗?”

安夏被这个回答气的不轻,没有离易琛,直接进了浴室。

易琛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里淅沥唰啦的流水声,瞥一眼浴室,浴室亮着橙黄色的灯光,又蒙着热水照成的雾气。

易琛坐在沙发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想到秘书秋林还在游轮上,这才想起给秋林拨了一个电话:“给你五分钟,送一套我的生活用品过来,地址我发给你!”

秋林在电话那边是崩溃的,什么?自家Boos已经离开了游轮?而且还让自己送行李过去,这是什么情况?

秋林有些无语,将手机紧紧捏在手里,随后带着张帆以飙车的速度来到了自家Boos发的那个地址。

当秋林来到这个小区时,不禁怀疑,拿出手机再次确认这才敢肯定自家Boos确实是他把东西送到这儿,可是这个地方也太破了吧,秋林不由得怀疑自家Boos是不是被绑架了。

秋林慢吞吞提着行李箱,一步一步踩着感觉摇摇欲坠的楼梯,走到了三楼,又看了一眼手机短信,确认是这儿没错,这才轻轻按了一下门铃。

门被打开,自家Boos亲自来开的门,秋林这才放下了自己先前认为自家Boos被绑架了的疑问。

“Boos!”

“易!”

秋林刚刚叫了一声Boos,自家Boos提过行李箱就已经把门重重的关上了,Boos你这样对待自己的秘书真的好吗?

秋林无奈的下着楼梯,然后开车准备离开这个地方,等等,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对秋林来说简直是一个不敢相信的消息,他的Boos跟一个女人住在一起,而且还住在这种地方?自家Boos的洁癖好了?

秋林带着疑问离开了这个小区。

安夏看着门口正提着行李箱的易琛,不禁有些吃惊,这个男人的动作怎么这么快?这么快就把行礼都搬过来了?

安夏不免有些好奇:“谁给你送行李来了?”

易琛没接话将箱子放到沙发旁边:“把我的行李收拾一下,再从里面拿一套睡衣出来放在浴室门口,我现在要去洗澡了。”

易琛感觉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这么有耐心的吩咐别人。

安夏迷迷糊糊的用毛巾擦着头发,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哦。”便没了下文。

易琛从行李箱拿出一根浴巾,又换上拖鞋直接进了浴室,安夏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想着刚刚这个男人说什么来着,安夏也没有管地上的行李箱直接将小小的电视机打开,调到自己最想看的台,津津有味的看起电视剧来。

易琛正在安夏这间小小的浴室淋着浴,浴室里是一股果香味,地上还有残留的泡沫,易琛没有觉得不舒服反而觉得这种味道十分像那个女人,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准备出浴室,伸手在门外摸索,却只听见一阵电视机的声音。

“我的衣服呢?”易琛不大不小的叫了一句,被电视剧迷住的安夏哪里听的进去,继续看着电视剧。

堂堂易太子居然没有衣服穿,这要是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易琛极其不满意的用浴巾裹住了下半身,然后湿哒哒的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易琛站在安夏的身后,易琛瞥了一眼电视机正在播放的电视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