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种 许剑 我和妻子的别样生活 马强 祁长锦 我与寡嫂那些年 我真的不是NPC
 婚外韵事 儿媳的 挥霍  白虎 我的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易少的禁忌

发布时间:2021-06-11 20:20:48

安夏看着高兴的萧陌儿,心里却在怀疑医院保安先前两次的变化,这不由得让安夏感觉到整个事情的可疑。萧陌儿帮安夏将视频传到了员工论坛上,众人纷纷表示之前的行为多么的不理智,还

>>>《豪门暖爱:总裁独宠萌甜妻》章节目录<<<

《第23章 易少的禁忌》精选

安夏看着高兴的萧陌儿,心里却在怀疑医院保安先前两次的变化,这不由得让安夏感觉到整个事情的可疑。

萧陌儿帮安夏将视频传到了员工论坛上,众人纷纷表示之前的行为多么的不理智,还纷纷表示同情安夏的遭遇,有的则是好奇安夏是怎么脱身的,安夏有些好笑的看着评论,之前骂的最凶的也是他们,现在同情她的也是这些人,安夏不由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真的很难。

“夏夏,我家房东突然要将房租涨价,我能不能先去你那住几天啊,等我找到房子立马就搬出来。”安夏正在想得出神,萧陌儿突然这么一说。

“不行!”安夏脱口而出,要是让萧陌儿看见自己的房间有个男人指不定会怎么想,可是萧陌儿是她最好的朋友啊,安夏想到这里跟着又开口说:“开玩笑的,行啊,你下班直接把行李搬到我那里去吧。”

萧陌儿听完这才高兴笑了起来一把抱住安夏:“我就知道夏夏最好了!”说完还用脸轻轻蹭着安夏的脸。

安夏心里却在想该如何将家里的男人解决。

午餐时间,安夏让萧陌儿给自己去买饭,趁着办公室里的人都不在,这才拨通了易琛的电话,男人似乎在忙,响了好几声才传来声音。

“喂”

“是我。”

易琛听见安夏这句是我,不免脸上也有些笑意,这个女人打电话就不知道说点别的吗?难不成不知道他存了她的号码吗?

此时的易琛正在会议室开着会,看见安夏的电话,也没有多想,就接了,这一举动让其他董事纷纷愣住了,是谁的电话,易太子竟然这温声细语的。

“嗯,我有个好朋友要来我家住几天。”安夏一字一顿说出这句话。

“男还是女?”易琛这句话更是让董事面面相觑,纷纷心里暗自猜测这打电话的人是谁。

“唔”安夏被易琛这么一问有些呆住,难道这个问题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安夏不明所以的回了一句“女孩子。”

“所以?我搬出去?”易琛把安夏想说的话直接说出了口,安夏简直太高兴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将这句话说出口,毕竟是她自己说要包养他的。

“嗯。”安夏有些紧张,电话那头的男人会说出什么样的答案。

易琛没有犹豫直接道:“好。”随后将电话切断了,这一举动让安夏愣神了,安夏呆呆拿着手机,难不成生气了?

易氏的董事听完坐在最顶端的男人挂断了电话,左看看右看看,这才敢确认自己刚才没有听错,易太子居然说搬出去?

易太子跟谁同居了?

董事们还沉寂在刚刚那通电话的疑问中,“散会!”易琛的声音传来,大家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出了会议室。

“刚才?”

“你也听见了?”

“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男人八卦起来有的时候并不比女人差多远。

秋林在会议室听着众人越来越远的声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家Boos跟谁打电话,不过他的心里涌现出那片偏远的郊区,看来自家未来老板娘有眉目了。

“上次地址,我的东西一件不留搬出来。”秋林听见自家Boos的吩咐,更加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还没等秋林反应过来,自家Boos已经出了会议室。

易琛大步流星朝着电梯走过来,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女人,你在赶我走吗?

等安夏带着萧陌儿到自家家门口的时候,安夏慢吞吞的掏着钥匙,萧陌儿看安夏这么磨磨蹭蹭提着行李的手有些麻了,不禁催道:“夏夏,快点啊!”

安夏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哦。”

这才极其不情愿的从包里将钥匙掏了出来,“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屋内空无一人,安夏有些难以置信那个男人的动作这么快,不死心的到处看着。

厨房,卧室,浴室。

男人的东西通通都不翼而飞了,安夏有些失望又松了一口气。

“夏夏你在干嘛呢?我的东西放在哪里啊?”萧陌儿的声音传来,安夏这才转身去帮萧陌儿收拾东西。

两人收拾完,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陌儿,你也看见了只有一间卧室,恐怕你要跟我挤在一张床上了。”安夏有些累,瘫在沙发上不紧不慢的说着。

“没事啊反正我俩都瘦,我去做饭了。”萧陌儿说完,熟络的走向厨房忙碌起来。

安夏看着萧陌儿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脑海却想起了那个男人。

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在厨房忙着吗?

萧陌儿的手艺不错,安夏吃完饭,心满意足的感慨有个会做饭的闺蜜就是享受,两人说了一会话,便各自洗澡然后上床睡觉了。

“夏夏,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啊。”萧陌儿也许是因为困意,说话声也有些小,萧陌儿半眯着眼睛。

安夏的心里却扑通一下,男朋友,那个男人算吗?

安夏被自己的想法弄笑了,猛地的摇摇头:“现在还没有。”

萧陌儿支支吾吾哦了一声,便沉沉睡了过去,安夏被萧陌儿这么一问,倒是睡意全无,她在思考她跟那个男人的关系,毕竟安夏是奶奶带大的,面对爱情这些事情,安夏还是比较保守的,安夏翻来覆去,最后扛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易琛被安夏‘赶’出来之后,便回了他的私人公寓,易琛刚刚游泳完,上身还滴着水滴,易琛靠在椅子上,端起红酒,轻轻抿了一小口,眼睛却时不时瞥向手机。

这个女人居然还不给他打电话,难道就这么放心他在外面吗。

又过了几分钟,易琛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易琛的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却发现是秋林手上的工作手机,易琛眼皮都没抬问:“谁?”

“是郑小姐。”、

“挂了吧。”易琛轻轻的从嘴里吐出三个字,秋林一咬牙挂断了电话,还真是坏人都让他做了。

“我就说吧,我哥肯定在这!”一声娇柔的女孩声音响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