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蔷薇花香 dc
首页 > 资讯

第6章 半仙?骗子而已!

发布时间:2021-07-22 21:29:33

国人固有的思维方式,这一点和许多病人看中医像,都是下意识的指出越是年龄大的人,手段和能力便越是精湛,看向算命的如此。这时此时此刻的姜斌很自然而然的便将徐哲之后叮嘱的此时此刻的姜斌很自然的便将徐哲之前嘱咐的话抛在了脑后,因为比起徐哲来说,眼前的这个老头,单从外表上来看,多少比之徐哲要靠谱一些。。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6章 半仙?骗子而已!》精选

国人固有的思维方式,这一点和许多病人看中医一样,都是下意识的认为越是年龄大的人,手段和能力便越是高超,看向算卦同样如此。

此时此刻的姜斌很自然的便将徐哲之前嘱咐的话抛在了脑后,因为比起徐哲来说,眼前的这个老头,单从外表上来看,多少比之徐哲要靠谱一些。

而这份所谓的‘靠谱’除了先入为主外,更多的还是因为那位相貌可人的美女坐在那里羞答答的,使得姜斌放松了警惕之心。

“大爷,能不能帮我也看看?”

算卦老头的地摊前有两个小板凳,女孩坐了一个,而旁边的另一个,则被走上近前的姜斌一屁股占住。

“凡事讲究先来后到,有缘的话,坐在一旁听上一听,也能侧面的了解一下我老头子算的准是不准。”算卦老头微微一笑,伸手捋了捋下颌的胡子,只是与姜斌打了一句话后,便再也不理会他,转而继续将目光放置在先前那位漂亮女孩的身上。

姜斌闻言倒也不急,这年头摆地摊算命的十个有九个都是骗人的,老头这么一说,他倒觉得也有必要听听,如若不然,这卦钱说啥都是不能给的。

接下来约有二十分钟的时间里,算卦老头和这漂亮女孩一问一答,几乎每一次漂亮女孩看似很刁钻,或者说是拆台的询问,都被算卦老头轻易破解,如家住哪里、什么职业、家中还有哪些人,且家人发生了哪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使得漂亮女孩大为震惊。

连带着在旁倾听的姜斌再看向老头的目光都产生了些许的变化。

因为真的是太神了!

几乎每一个问题,那老头都说的非常准确,甚至细致到就连女孩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也被老头如同讲故事般的说了出来。

这种手段不要说姜斌从小到大没有看过,就是某些影视剧之中,这样的场景也是只有那种神话剧中的仙佛才展现过的本领。

这简直就不能称之为人,根本就是一个半仙嘛!

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姜斌暗自感叹之际,那名女孩此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询问的结果,付了二百块钱随即起身离开了,临走之时,还不忘看了一眼姜斌,目光之中满是疑惑,也不知是为先前算卦老头所说的那句话,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女孩走了,算卦老头将目光落在姜斌身上,笑呵呵的打量了一眼,随即脸上露出一副满意的神情,也不等姜斌开口,便已经先声夺人道:“大福缘之人啊!”

“大福缘之人?大爷你说我?”见识了算卦老头的‘神仙手段’,姜斌此时也收起了自己平日里贫嘴的性子,伸手指着自己疑问道。“我就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普通人而已,您老就别开我的玩笑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看不到,不代表老头子我也看不到。”算卦老头又捋了一把自己的胡子,十分淡然的说了句。“你父母存一实乃幸,我说的可对?”

“呃?父母存一?不对啊!我父母健在。就是我母亲前几年得了怪病,怎么也不见好。”姜斌皱了皱眉,下意识的便自己吐露出家里的信息。

“那就是了。父母存一世(实)乃幸,你母亲身体不好,如果能够寿终正寝,岂不就是幸事?”算卦老头一语双关,轻描淡写便将姜斌的疑惑彻底打消。

对于他们这种常年混迹于闹市中的人,察人观色,听人说话分辨信息,从而见缝插针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而且刚刚有了自己团队里的莎莎在旁边围点打援,对面坐在的这条大鱼,他今天注定是吃到了。

算卦老头此时此刻的心中所想,姜斌自然是无从得知,他现如今还沉浸在这老头的神奇之中没能自拔,每每老头抛出一语双关的话,他便下意识的安插在自己身上,久而久之,心中便得出了对方定然是高人的结论。

不过,姜斌倒是也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问出了之前徐哲所说的他印堂发黑这一事宜,但却被这老头直接否决。

有了这‘半仙’一般的老头给出了结论,姜斌自然是确信不已,原本不安的心此时也重新得以舒缓,从兜里掏出此前吃饭剩下的二百块钱递给了算卦老头,而后姜斌便高高兴兴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来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心情大好的姜斌一上车便恢复了往日善谈的性子,与出租车司机侃起大山来。

天海市因为是华夏直辖市,以至于当地的外地人很多,再加上抵触首都北侧,以至于当地倒是没有所谓的地方方言,所以单凭口音却是很难辨别彼此到底是不是坐地户本地人。

“真是没想到啊!咱天海市竟然还有这么一高人,活神仙一样啊!这是应了那句话,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啊!这挂算的,全中不说,恨不得在他的面前,你就成了透明人,那算卦的什么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姜斌抑制不住自己先前的震惊,摇头晃脑的对出租车司机感叹道。

“噗……哈哈。小老弟你还信这个?”出租车司机是位年纪三十大多的中年男人,听到姜斌这番话,当即便是一个没忍住,开口大笑出声。“要我说啊,什么活神仙都是扯淡的。你说的是火车站那个算命的老头吧?他会算个屁啊!纯蒙事的!”

“蒙事?不可能!没有真本事还能算的那么准?而且在我之前他还给一女孩算过,那说起来更细致,怎么可能是假的!大哥你开玩笑了!”姜斌撇撇嘴,在他想来,那老头如果没有真本事,又怎么可能说的一样不差?

“嗨!这玩意一看你之前就没接触过。那老头和你说的那女孩肯定是一伙的啊!就和那什么仙人跳是一个道理,都是合起伙来钓鱼的。你呀,岁数不大,当然不知道他们这些跑江湖的有一套专门让人进套的方法,你仔细想想,究竟是他算的准,还是你和他说话的过程中自己就把一切信息交待出去了?”

出租车司机倒是非常热心肠,而且他和那些所谓的算卦一样,都是阅历丰富,见过了数不尽的人和事,每天行走于闹市街边,许多见闻和经验自然注定要比姜斌这种刚刚踏出校门的大学生丰富的多,尤其是火车站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所谓的不进庙门不见真佛,这种地方又怎么可能有什么世外高人的存在呢?

这种骗术平日里最多也就是骗骗一些外来务工人员,以及那些有心结的老人,因为有所求,再加上不清楚这些人的套话,所以才会误以为一切都是对方算出来的,实际上又哪里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呢?

静静的听完出租车司机的话,姜斌整个人都不禁有些呆滞了,天海市火车站距离他的家里不是很远,打车大约只需二十分钟左右便能够到达。

不多一时,出租车停靠在姜斌家小区的门口位置,姜斌迷迷糊糊的下了车后,心中怎么也不敢相信刚刚自己竟然无形中被人骗了。

为了印证这一结果,姜斌连家都没有回,而是索性又拦了一辆车,直接赶奔火车站,不过因为有了那位出租车司机此前说过的话,姜斌这一次倒是长了个心眼,没有立即上前询问,而是悄悄的找了一个离那位算卦地摊约有五十米左右的食品店走了进去。

没有就近询问那位算卦老头究竟是不是骗子,因为从现实角度来考虑问题,就算知道,这些常年在此卖货的店家也不可能说,那样一来得罪了这群公然行骗的人他们的生意自然也就做不下去了。

而二来,总是蹲守在一个地方那迟早会被人找上门来,所以如果这老头和那女孩真的是一伙的骗子,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不会长期蹲守在这一个地点,甚至就是一个团伙作案也说不定。

比如今天是这个算卦老头,明天换成另外一个人,这样就可以周而复始的继续行骗,且还不用担心那些被害者找上门来了。

这样想着,姜斌便静下心来默默等待,好在他在这间食品店买了不少吃食,不然店主根本不可能容留一个人在自己的店里呆太久的时间。

时间渐渐来到中午,从姜斌的这个角度来看,不远处那位算卦老头已经从小板凳上站起了身,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向马路便的位置走去。

刚刚来到路边站定,一辆别克商务车便一脚刹车停在老头的门口,因为距离较远,以至于姜斌并没有看清别克车里究竟做的都是哪些人,不过,就当别克车车门拉开的一瞬间,姜斌却是一眼看到了此前那位身穿红色短袖,身材火辣的漂亮女孩也坐在车子里,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刚刚上车的老头就坐在那漂亮女孩的身边。

“他奶奶的,果然是骗子啊!”姜斌心中大怒,不过此时冲出去显然已经是来不及了,此时是中午,想必这群人是吃饭去了。

他此时已经打定主意,如果这群人下午不回来也就罢了,如果回来,姜斌非要让这群骗子见识见识什么叫‘欧巴刚弄死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