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蔷薇花香 dc
首页 > 资讯

第9章 你今日必有灾祸!

发布时间:2021-07-22 21:29:46

徐哲的话让郑水晶等几人不由得一怔,随后仔细再回忆,他说的却又那真不无道理。他们平时里总是会说相术算卦什么的都是语言艺术,是套话片汤话,可同样的东西放到星相学这里,又何他们平日里总是说相术算命什么的都是语言艺术,是套话片汤话,可同样的东西放在星相学这里,何尝又不是如此呢?。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9章 你今日必有灾祸!》精选

徐哲的话让郑水晶等几人不由一怔,随即仔细回想,他说的却又当真不无道理。

他们平日里总是说相术算命什么的都是语言艺术,是套话片汤话,可同样的东西放在星相学这里,何尝又不是如此呢?

以前他们并非过多的追溯这一点,那是因为他们习惯性的认为华夏的古代是一个封闭且封建的国家,但要知道,华夏文明五千年,又岂是国外那些蛮夷之人能够比拟的,我们的先人在预言、占卜、星象方面千年之前就有一定的建树了。

无论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隋末唐初的袁天罡、抑或是他的徒弟李淳风,这些位古人均在天文星象上有非常多的了解,如三国时期的蜀国军师诸葛亮更是被民间传得神乎其神,借东风、草船借箭等故事直到今时今日仍旧被后人传颂为佳话。

尽管有些轶事典故不乏后人加工虚构,但即便如此,也足以从侧面印证了这些前人的本领非比寻常。

尽管自己的想法有所转变,但是郑水晶也并非对徐哲的话完全相信,持着半怀疑的姿态看了徐哲一眼,而后挽了一下额前的碎发,道:“既然你说王大川的星相学是伪科学,那你又如何来证明自己的相术不是呢?”

“呵呵,我既然说了,自然就有办法证明。”徐哲朝郑水晶自信一笑,继而又转向王大川,一本正经道:“相术中手法繁多,诸如骨相、肉相、形相、生相、行相、坐相等等。单是这些大类别中的面相便又细分为九州八卦四季色,三停五官十二宫,四渎五岳八学堂,五星六曜十三正。

正是因为复杂磅礴,所以现如今的许多人都对我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相术很难信服,因为毕竟大家太少,外加上社会中许多骗子横行,导致了很多人都对传统文化产生了怀疑。

然而是不是这样的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徐哲说到此处顿了一下,见此时众人的目光都已经汇聚在自己身上,而后徐哲便指着一旁的王大川说道:“《五行相术》中有云,耳为采听官,眉为保寿官,眼为监察官,鼻为审辩官,口为出纳官。一官相佳,则有十年的富贵;五官俱佳,则主人富贵一生。”

“这位王大川先生的耳朵固然饱满圆润,但色泽上却明显不属于白里透红那一类,发暗。而且耳高不过眉,且与大脑有距离,单从这一点来看,你们的这位朋友显然属于那种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为人固执,刚愎自用之人。”

“谁固执,谁刚愎自用了。你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王大川脸上一抹怒色闪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外人品头论足,而且说得还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他王大川不怒才怪。

不过,王大川这一怒,反而更加证实了徐哲刚刚的这一番评价,就连此前一直对徐哲抱有警惕之心的郑水晶此刻也不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因为在她的固有印象中,王大川貌似就是徐哲所说的那一类人,也正是因为知晓了王大川的缺点,所以郑水晶才一直对于王大川的追求果断拒绝。

“是不是胡说八道自有他人判断。继续听我说。”徐哲对于王大川的威胁视而不见,而且就算是对方羞怒之下想要与自己为难,但动气手来,王大川也未必能打得过他。

“再说眉,眉形好,一生多有贵人扶持,眉形不好,那么一生六亲寡淡,且自身多灾祸。你们的这位朋友,眉毛淡且短,便属于那种眉形不好之人,所以他必是那种性情寡淡之人,以自我为中心,对待亲人朋友皆是凉薄心态,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人早早晚晚会孤苦无依,被所有亲近之人疏远。

至于眼,眼不哭而泪汪汪,心无忧而眉缩缩,这样的人早见刑克,晚见孤独,如果说面部五官细化出哪一官最重要,那么毫无疑问眼睛是最主要的,其实用现代人的话来讲也很好理解。

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通过看一个人的眼神便可以看出对方是不是奸猾之人,所谓的贼眉鼠眼,獐头鼠目便是这个道理了。”

话说到此处,徐哲也不打算继续再讲解下去了,因为但从刚刚的这些分析,他觉得已经足以让这些人明白相术究竟是不是如他们所想的那般无用了。

一旁的众人见徐哲闭口不谈,一时间也没有追问下去,因为他们自己也明白,徐哲刚刚说的这番言论在王大川的身上都得到了非常准确的印证。

此时此刻,郑水晶望向徐哲的眼神不禁有些异彩连连,只不过碍于此前一开始自己站在了徐哲的对立面,以及女儿家的羞赧,不知该如何与徐哲搭话罢了。

“什么狗屁相术,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被徐哲这样评价一番,王大川此时不仅对徐哲恨之入骨,甚至连带着对相术都厌恶至极,恶狠狠的瞪了徐哲一眼,王大川道:“既然你把相术吹得那么厉害,那能不能看出眼前的事,你说的那些准或不准谁能验证?凭什么让我信你?”

“呵呵,信?我不需要你信!”徐哲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摊开双手道。“我观你面部眉毛中有断痕,且头顶三寸有红光笼罩,料定你今日必有灾祸,走路小心一点吧。言尽于此,信或不信全凭自身。”

“你还敢说!”王大川整个人嚯的从椅子上站直了身子,伸手指着徐哲的鼻子,恼羞成怒道:“居然咒我?信不信我马上找火车上的警察来把你这个神棍抓起来?”

看着王大川如小丑一般的跳脚喝骂,徐哲淡然一笑,只当没看见对方的举动,将头扭向一边的车窗外,不再搭理这群人。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许多时候,当你的认知远远超过了大多数人的时候,那最终的结果不会是那一大群人无知,只会显得你自身另类。

也正是因为知晓了这一点,所以徐哲才不屑于和对方说道,有打嘴仗的功夫,倒不如看看窗外的风景,陶冶一下情操比较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