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蔷薇花香 dc
首页 > 资讯

第11章 贩卖五官!

发布时间:2021-07-22 21:29:54

这种非常强烈的反差诚然很大,但经此一役,徐哲的身影却深深地的印在了郑水晶的脑海之中,期待……着假以时日,能进一步扩大领略到一下往年从来没有我相信过的玄学奥妙。这边的郑水晶三人此时游这边的郑水晶等人此时游玩的兴致已然消失殆尽,尽管大家都对王大川这个人很不感冒,但毕竟是同学,出了这等事情,首先要做的还是想办法将王大川送到长南市就近的医院里看看才行。。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11章 贩卖五官!》精选

这种强烈的反差固然很大,但经此一役,徐哲的身影却深深的印在了郑水晶的脑海之中,期待着假以时日,能够进一步领略一下以往从未相信过的玄学奥妙。

这边的郑水晶等人此时游玩的兴致已然消失殆尽,尽管大家都对王大川这个人很不感冒,但毕竟是同学,出了这等事情,首先要做的还是想办法将王大川送到长南市就近的医院里看看才行。

他们可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王大川除了身上以外,单单头部便被那伙人狠揍了好几下,这要真的打出了什么事情,作为结伴出游的他们几人来说,这个责任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在马路上拦截过往的车辆约有两个多小时,郑水晶等人才在一位过路的私家车主帮助下,将王大川送到了医院,而这个时候,从长南火车站打车回家的徐哲,已然来到了家门口的小区。

徐哲家居住的这栋小区算不上什么高档住宅区域,不过只是上了年头的回迁楼罢了,当初徐哲一家三口从长南市下辖的搜登站镇来到市区里讨生计,便在这个原本相对偏僻的地点,买了一套平房,这样一来,他们一家三口也有个落脚地方。

那个时候,徐哲还不过是七八岁,房价和消费水平也远远没有现如今这么夸张,不过,很快由于当地市政府的大力招商外加省委安插定点旅游景区的项目,使得长南市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

原来徐哲家这边道路两排的平房,在市政府的决策下全部被拆迁,并且在原地盖起了楼房,徐哲他们家也因为拿到了一笔还算可观的拆迁款以及同等的住房面积。

并且利用一楼住宅底商的便利,外加拆迁款,徐哲的父母还在小区里面开了一个相对规模不小的中型超市。

而徐哲的父母,这几年来也就一直打理着这间超市,供着徐哲读完了四年的大学。

倒退些年的拆迁政策,多少能让老百姓们见到实惠,政府为了加快市区的经济建设,所以每年都会有许多的新楼盘在建,而长南市也从原本的二环,新增的到了四环,徐哲的家便是在二环,是原版老城区的郊区,而现在确实商业街,市中心纽带。

由此便可看出,这几年的光景,对于长南市的转变有多大。

手拉着行李箱经由小区的青石板道缓缓向自家超市的位置走去,远远徐哲便看见一个高高挂着的红色牌匾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众惠综合百货超市。

名字通俗易懂,寓意无非就是让前来光顾的群众享受的实惠的价格,毕竟只是一个靠着小区街坊四邻的超市罢了,如果把名字起得文绉绉的,反而让人看了多少会觉得有些怪怪的。

来到超市门前,徐哲用手将门打开,人随即迈步走了进去。

在上火车之前,他便通知了父母回家的消息,所以此时刚刚踏进屋子里,徐哲的鼻子里便已然闻到了让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不用说,定然是徐父徐母得知他回来,所以正在准备饭菜。

“爸、妈,我回来了!”高喊了一声,徐哲笑着将自己的行李箱放回到自己的房间。

“臭小子,怎么才回来?饭菜好了半天了,就等你了。”徐哲的父亲徐殿武笑着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而后一指餐桌道:“走吧,吃饭去。你妈在我耳边叨叨了好几个小时,总是担心你遇到什么事情。要我说,你小子都二十好几了,还能被人拐卖了不成?”

“你懂什么,你没看长南电视台早上的新闻,说最近好像在咱们市里出现了一伙倒卖器官的犯罪团伙,已经有三个年轻人遇害了,而且面目全非,五官都被人为割掉了,你不担心,我可担心。”徐殿武的话音刚落,厨房里端着一盘蒜苗炒肉的魏红霞便出声回应道。

听到了自己母亲魏红霞和父亲徐殿武两人的对话,徐哲不禁伸手扶额,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办法,在家人的眼里,他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和年龄阅历无关,而是从下生的那天起,伦理关系便已经注定了。

“妈,您又在哪个电视台看到的新闻,咱们长南怎么可能有什么贩卖人体器官的犯罪团伙,再说就算有,犯罪团伙哪会割人五官的,那个有什么用,一般不都是卖肾,买眼角膜什么的嘛!”

徐哲自然不会轻信电视台所谓的真实报道,自从‘紫金葫芦’出世,他整个人的观念都与过去发生了截然不同的转变。

以往媒体还宣扬封建迷信不可取呢,可事实证明,信则有,不信则无。有些事情没遇到,不代表不存在,所以现如今的徐哲对于媒体宣传的‘真实’,充其量也只当成是一个打发时间的新闻来看待的。

就要吃饭,所以一家三口也没有就贩卖器官的话题继续探讨下去,儿子回家,徐殿武虽然嘴上没说,但脸上的笑意却是由始至终都没有中断过,甚至还拿出了以往不舍得喝的白酒,给自己和徐哲两人各倒了一小杯。

“来,跟你老爸我喝点。”徐殿武笑道。

徐哲也不迟疑,随即笑着举杯,跟着父亲徐殿武浅浅的饮了一口,他的酒量算不得太好,但是却也不是太差,这二两杯的白酒,他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酒桌上,父子二人少不了聊了一些有关未来工作的问题,徐哲家在长南市虽然定居有些年头,但本质上来说,这边的亲戚朋友并不算多,所以徐哲即使回家,在工作方面少不了也要靠自己的能力寻找才可以。

毕竟父母的工作也就勉强算是一个个体户,真的要认识到市委办公室的朋友,也不现实。

“我托咱们楼上的老张问了问你这个专业能应聘什么工作,他们说最好是考研,然后将来留校任教。”徐殿武沉吟着说道。“咱们家这方面能给你提供的帮助有限,但无论你想做什么,我和你妈都会坚定不移的支持你。”

“嗯,谢谢爸妈。”徐哲深吸了一口气,鼻子不禁有些发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