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蔷薇花香 dc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冥器?

发布时间:2021-07-22 21:30:38

姜斌家所在的锦江花园是有些年头的老房子,但是算不上是高档住宅小区,但的话按照现行天东海市的房价来计算方法,每平方米怎么也得一万多更有甚者两万开外,严禁不说,姜斌父亲姜国“呐,这就是我家。”。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19章 冥器?》精选

姜斌家所在的锦江花园也是有些年头的老房子,虽然算不上是高档住宅小区,但如果按照现行天海市的房价来计算,每平方米怎么也得一万多甚至两万开外,不得不说,姜斌父亲姜国明这些年的古玩生意的确还是赚了不少钱的。

“呐,这就是我家。”

来到一栋楼的前面,姜斌指着其中的三楼位置对身旁的徐哲和郑水晶道。

“嗯,进去吧。”徐哲点了点头,随即跟着姜斌走了进去。

“那个,有件事我得嘱咐你们两个一下,我妈她……多年卧病在床,神智不怎么清醒,如果要是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你们担待一下。”姜斌开口道。

姜斌母亲有病在身的事情,徐哲很早就听他提起过,只不过具体是什么病这胖子倒是没和他细说过。此刻见他提起,徐哲随即顺嘴问了句,“到底是什么病?很严重吗?”

“唉……严重就严重在这么多年了也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病,天海市的大医院都跑遍了,京都我爸也带我妈去过好几次,可就是弄不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我妈神志不清,这病时好时坏,有时候忽然半夜犯病了,连我这个儿子她都不认识。甭提了,提起我就心里堵得慌。”姜斌少有的唉声叹气道。

见姜斌情绪不佳,徐哲也就索性不再细问,虽然说十道九医,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袁天罡的传承里倒也有所涉猎,但姜斌母亲的病,那么多大医院都诊治不了,甚至连病因都查不出来,自己这半吊子水平怕是也没什么作用。

跟随姜斌进了家门,徐哲一眼便看到了正坐在客厅等他们的姜国明。

“姜叔叔好。”已经是第二次见面,徐哲上前与之打了个招呼。

“叔叔好。”郑水晶也随即开口喊道。

“好好,本来不想麻烦小哲你过来的,都是这臭小子自己的主意,特意把你从老家找过来,麻烦了。”姜国明笑着道。“这位姑娘是……”

“她是……”徐哲刚想回答,却不想直接被姜斌这厮抢了个先。

“她是徐哲的女朋友,这小子不声不响的就交了个女朋友,连我都是第一次见。”姜斌嘿嘿一笑。“你们俩坐吧,喝点什么?我去给你们拿。”

“不用了。姜叔叔你还是把那个唐朝的东西简单跟我描述一下,或者说有没有照片给我看一下,我看看能不能在看过的一些唐代书籍中回忆出这个东西的出处。”徐哲出声说道。

“嗯,照片都准备好了。”姜国明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瞧着样子应该也是刚刚洗印出来不久。

“就是这照片上的东西,实物我已经看过了,应该是唐朝的东西。只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还真的不好推断,所以价格也暂时没定。”

“嗯,我先看看。”徐哲点了点头。

照片放在茶几上,徐哲和郑水晶两人同时低头凑了上去,单从照片上来看,这里面的东西应该是一件个头不小的陶器,约有四五十公分高,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陶器的表面竟然挂着一层好似铜锈一般的绿迹。

一般来说陶器都是烧制而成,即便是经过上千年的侵蚀,但表面也绝对不会褪色成这个样子,而且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个陶器的造型十分奇怪。

不是花瓶,也不是工艺造型,而是一个类似人兽合体的这么一个东西。

不要说姜国明觉得奇怪,就连对唐代古籍颇有研究的徐哲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陶器。

“这是唐朝的东西?好丑!”对着照片盯了半天的郑水晶突然开口说道。

“确实是有唐朝工艺的影子,虽然不太美观,但应该错不了。”姜国明沉吟道。

姜国明是行家,既然他如此笃定这个东西是唐朝的,那高仿做旧的可能性就应该不大了,徐哲凝神仔细观瞧着照片中陶器的每一个细节,可越是细看,徐哲便越觉得这东西不可能是唐朝人日常家居摆设的工艺品。

因为这陶器实在是太丑了!甚至丑的有些吓人。

上半部分是一张带着诡异笑容的古代人类,方方正正的,颇有些像动画片中海绵宝宝的脸部形状,而下半部分则是兽身,除了一些纹理清晰的毛发外,还有四肢也都是野兽爪子的模样。

试想一下,这样一个造型不雅,且做工粗糙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是摆放在家里的呢?古人或许在某些方面迂腐了一点,但是审美绝对没有今天的人想的那么差,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很有可能不是家里传下来的东西。

至于徐哲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判断,主要是因为就在这个兽身的爪子下面还有一个不太明显的符号,这个符号旁人或许不认识,但徐哲却是一眼便觉得有些古怪。

因为那是道教的法印,而且还应该是这个陶器尚未成品之前便被道教法印盖了上去,随后才留下的这样一个印记。

袁天罡的传承中对于道教的各类法印有很详细的解释,如上清派的治都总摄印、茅山教派的九老仙都印,正一教的北极杀鬼印,都是在玄学界非常尊贵的法器,其威力和作用也不尽相同,普通人不得一见。

但是,这种大印自古以来都是在各教派掌教手中把握,又怎么会印在一个唐代的陶器上?而那陶器上的道教法印又是哪门哪派的法印盖上去的呢?目的是什么呢?

就这样一眨不眨的凝视着照片过了许久,徐哲才缓缓吐出一口气,自顾自的说了句,道:“道教法印加身,造型不堪入目,又是唐代的陶器,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这东西应该是冥器。”

“什么?冥器?靠!”徐哲话音刚落,姜斌便破口大骂起来,“奶奶的,这可真特么的晦气,还以为捡到漏了呢,结果竟然是这玩意!”

“冥器是什么?”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郑水晶很是迷惑的看了徐哲一眼,希望徐哲能给她解释一下。

“冥器顾名思义当然就是陪葬用的了,唐三彩知道吧?那都是死人的陪葬品。”徐哲无奈的看了郑水晶一眼,“之前都和你说了,你不关注这方面,就算是看热闹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