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蔷薇花香 dc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姜斌母亲的怪病!

发布时间:2021-07-22 21:30:51

“原来是你们俩是在打配合好?”郑水晶眨了眨自己的眸子,很是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徐哲。的话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徐哲刚那一番整体表现也未免太有些太像了吧?更有甚者由始至终自己都也没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徐哲刚刚那一番表现也未免有些太像了吧?甚至由始至终自己都没有看出来有表演的痕迹,这完全就是金马影帝级别的嘛!。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23章 姜斌母亲的怪病!》精选

“原来你们俩是在打配合?”郑水晶眨了眨自己的眸子,很是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徐哲。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徐哲刚刚那一番表现也未免有些太像了吧?甚至由始至终自己都没有看出来有表演的痕迹,这完全就是金马影帝级别的嘛!

看着表面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城府竟然这么深……

“什么配合?”徐哲不由一呆,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刚刚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也不存在帮姜国明打什么配合,依照目前的这种情况来看,肯定是对方误会了。

以为自己之所以那样说,只是帮他压价,或者说保证他成功将这件镇墓兽收入囊中。

可事实却完全不是对方想的那样!

这件镇墓兽究竟价值几何,徐哲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他所知道的是,如果真的把这镇墓兽收在家中,那绝对会因此遭遇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镇墓兽脚下的那块北极杀鬼印已经有些模糊了,相信要不了多久,整个道教法印的印痕就会被氧化的一点不剩,而一旦真的这样,那被北极杀鬼印封印住的死气则会立马蔓延开来,轻者神志不清,沦为活死人。重者不用说,肯定是一命呜呼的后果。

也正是因为如此,徐哲才会再一开始没有经过丝毫掩饰,将其中的利弊当着姜国明和吴大远的面讲清楚,其中目的也不乏是让姜国明打退堂鼓,不要再收这么个东西。

不过,此刻再谈论这些已经为时已晚,十一万的转让费已经划给了吴大远,而摆脱了这么一个灾星的他,自然不可能再接受退货,也就是说这份苦果注定要由姜国明自己来咽下了。

“姜叔叔,你刚刚可能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再收这个东西,而且我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也没有掺半点水分,甚至一旦这镇墓兽的北极杀鬼印一松动,情况还要比我之前所预想的要严重的多。”徐哲叹气道。

“啊?小哲你……”姜国明瞠目结舌,一时间思维有些扭转不过来。“你之前说的那些是真的?你懂玄学?”

“他当然懂了。他要是不懂,这个世界上怕是就没有几个人懂了。”还没等徐哲开口,姜斌便主动抢过话道。

“爸我挨揍的事情你不是知道吗?但你绝对想不到就在昨天我挨揍之前,徐哲就已经提醒过我要多加注意了。只是没想到……爸你不是总号称各路牛鬼蛇神认识不少吗?哪天你帮我扫听扫听,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帮家伙了,现在想起来我还气的慌呢!”

“算了吧!诸事有因果。他们在你身上赚取的油水是不义之财,不义之财如流水这句话应该听说过吧?意思就是说在你这里挣得200块钱,他们在其他地方就要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现在许多人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可殊不知我们看到的只不过都是表象,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依旧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徐哲笑道。

“哦?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人不会有好果子吃?”姜斌眼睛一亮,嘴角扯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那是肯定的。”徐哲点头道。

为人行的端,走得正,自然前路平坦处处贵人,而偷奸耍滑以市井之术赚取不义钱财,那到头来不过是给自己的轮回路上插满荆棘,这些苦果迟早要他来偿还。

“这么说,小哲你确实有断吉凶祸福的本事?能识人面相,八字推演?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姜国明诧异不已道。

徐哲闻言干笑两声,用手摸了摸鼻子,算是对姜国明的问话表示默认。

“他的确很厉害,昨天在火车上,他就推算出我的一个同学会遭到血光之灾,果不其然,我们五个刚刚下火车不久,便被当地的一些混混欺负了,我的那个同学更是被打成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以前我也是对华夏的玄学报以怀疑的态度,可是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深信不疑。”

郑水晶说话的同时,一双美目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徐哲侧脸,在这个角度观看,她真的发现徐哲由始至终挂在嘴角那抹淡淡的微笑有些神秘的色彩,这或许是心理作用,但也或许是被徐哲非同一般的神奇本领深深折服。

两个人证明徐哲的能力,一位是跟随徐哲一块来的女孩,令一位则是自己的儿子姜斌。

如果说旁人不可信,那么此刻连同一向玩世不恭的姜斌都侧面印证徐哲在玄学方面的非比寻常,姜国明即便是再惊讶,也不得不被动接受眼前的事实。

可是,接受了又能如何?

自己刚刚真金白银已经花出去了,现在去要吴大远根本不可能还给自己。

虽然做古董文玩交易流动资金至少不下于百万,但要知道姜国明的家庭因为他妻子王美凤怪病的拖累,早已掏空多年前的积蓄,现如今的姜国明一家尽管还谈不到落魄,但比起往日的富贵的确要差上了不止一个等级。

常言道:盛世古董乱世金。

现如今的盛世虽然古董生意非常赚钱,但同样竞争力也非常庞大,如若不然,姜国明也不会连出土的东西都沾手,而且内行之间的交易最多也就是赚个辛苦钱意思意思,之所以这样,目的主要就是为了积攒下钱财继续替姜斌的母亲王美凤治病。

从姜斌上高中到现在,王美凤便沾染上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病,这种病目前医学界尚还无法根治,甚至就连病因至今都还没有查找出来。

这倒不是说现如今的医生医术平庸,而是王美凤所得的这种病很是罕见。

浑身长满类似蛇鳞一般的皮茧,一片一片的,而且最让人恶寒的是,这种皮茧每隔两到三个月便会脱落一次,尤其是进入夏季,姜国明的老婆王美凤从头到脚便会一层一层的蜕皮,就好像和蛇类一样,那种场面见了当真叫人头皮发麻,十分诡异!

病因查不到,那自然就谈不到什么根治,不过为了将来有一天能治好王美凤,姜国明每到九、十月份的时候,便会往返于京都的各大皮肤病医院,甚至就连国内诸多皮肤科专家聚集在一起会诊的场面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只不过,多年寻医问药下来,王美凤的病非但没有一点减轻,相反的是,这个蜕皮病反倒是将王美凤整个人折磨的异常憔悴,尤其是最近两年,更是卧床不起神志不清,也不知道这样下去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中年丧偶这种事情对于姜国明来说无疑是人生中最大的打击,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的那种无力感。

宁愿舍弃万千家财帮爱人看病,可让人倍感唏嘘的是,姜国明只能这样看着王美凤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气虚,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睁着眼睛的那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