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蔷薇花香 dc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是病,但不是普通的病!

发布时间:2021-07-22 21:31:00

徐哲的话听在姜国明的耳朵里并没有不会产生什么意外的惊喜的作用,也许徐哲在相术、风水方面有其他人难以无法企及的能力,虽然在医术上,饶是徐哲获知偏方秘本,又哪里能比得上全国如果多或许是已经见识过了徐哲的神奇,所以此刻听到他主动提出要看看王美凤,无论是郑水晶还是姜斌两人的眼睛里都闪现出一抹神采,期待一次新的奇迹发生。。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25章 是病,但不是普通的病!》精选

徐哲的话听在姜国明的耳朵里并未产生什么惊喜的作用,或许徐哲在相术、风水方面有其他人无法企及的能力,但是在医术上,饶是徐哲知晓偏方秘本,又哪里能够比得上全国那么多位著名专家呢?

不过,姜国明没有在意,不代表姜斌和郑水晶两人同样也是如此。

或许是已经见识过了徐哲的神奇,所以此刻听到他主动提出要看看王美凤,无论是郑水晶还是姜斌两人的眼睛里都闪现出一抹神采,期待一次新的奇迹发生。

他们考虑的问题很简单,但又不无道理。

试想玄之又玄的相术、风水学徐哲都能驾驭得了,证明徐哲这个人本身就不能用常理来度之,那既然如此,就算是他在其他方面还是有着常人理解不了的能力,自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

姜斌他们家的房子是三室两厅两卫的格局,自打王美凤的病越来越严重后,姜国明便很少让外人来到家里探望,这一点倒不是他担心王美凤的怪病丢人,而是如果赶在王美凤清醒的时候,她自己会觉得没脸见人,甚至还主动求死过,为了不刺激到她,姜国明在某些细节问题的处理上,只能小心翼翼。

来到房间门口,姜国明刚刚推开房门,徐哲和郑水晶两人便看到一个容颜憔悴,脸色惨白的中年女人躺在床··上,尽管还是第一次见,但任谁看了也能感觉得出来这女人的气虚体弱,似乎连呼吸都十分困难一般。

不过,最让徐哲格外注意的是,姜斌母亲的脸上那一片一片不规则的皮茧,真的就如同此前姜斌所说的那样,很像是蛇身上的鳞片,乍一看上去的确有些恐怖。

“美凤啊,咱家姜斌的朋友特意过来看看你。”姜国明走到床边,矮着身子低头对自己的妻子轻声道。

不过,这种状态下的王美凤能不能听见,姜国明自己也不清楚。

“徐哲,你赶快帮我妈看看吧。”姜斌对徐哲道。

“好。”徐哲点了点头。

缓缓走到床边的位置,徐哲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王美凤脸上的皮茧,随后示意姜国明把王美凤的手腕从被子里面拿出来,他准备切脉感受一下对方的体虚程度究竟严重到哪一步。

刚刚搭上王美凤的手腕,徐哲的指尖便感觉到一种冰凉刺骨的寒意瞬间涌遍了全身,这种感觉十分奇怪,按照正常人的提问来说,即便是呆在冬季的雪地里,也不应该会有这种程度的寒意,何况天海市的现在十分暖和,加上王美凤又终日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这种体温就更加难以让人理解了。

“怎么会这么凉?”徐哲侧头对一旁的姜国明问道。

“唉……你阿姨自打生病后一直都是这样的,经常吵着说冷,所以才给她盖上了棉被子,但即使是这样,她浑身上下也冷冰冰的,根本感觉不出来一丝温度。”姜国明摇头叹道。

“怎么会这样……奇怪!”

徐哲暗暗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感觉姜斌的母亲此时的情况应该不仅仅只是生病那么简单,别的且不论,单单就是这冰冷刺骨的体温,按照正常人来说,都肯定开始发低烧了,而就算是发低烧的症状持续七年,那人也早就咽气了,何来后续的情况一说?

“徐哲,看出什么来没有?”姜斌此刻已经把希望寄托在徐哲的身上了,徐哲最近展现出来的神奇之处,无异于在姜斌的心里树立了无所不能的一种形象,现如今的徐哲便是姜斌心里最有可能救治自己母亲王美凤的人选了。

“脉象平稳,按照中医理论来说,阿姨她不应该有什么病才对,可现在的情况阿姨又分明病的很严重。奇怪,真的太奇怪了。”徐哲轻声说道。“看来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也许叔叔和你都想错了一个方向。”

“想错了一个方向,什么方向?”姜国明疑惑问道。

“是的,阿姨的确是病了,并且病的很严重。但叔叔你和姜斌有没有想过,这种病也许并不是单纯的生病那么简单呢?”徐哲此刻抽回了手,示意姜国明和姜斌等人跟自己出去。“走吧,我们到客厅说。”

带着诸多疑问,姜国明父子跟着徐哲重新回到了客厅,希望徐哲能够给他们一个明确的解释。

“我也被姜斌给误导了。现在叔叔你仔细跟我讲述一下阿姨这个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最好精确到具体的时间。这样有助于我推断阿姨病情的成因。”徐哲道。

姜国明、姜斌、郑水晶三人不明所以,虽然有些搞不清徐哲说这话的缘由,但姜国明还是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始末一一告诉给了徐哲。

原来王美凤得病的时间是在姜斌上高中一年级的那年,当时姜国明刚刚从洛城那边的农村收古董回来,就在一家三口庆祝完姜斌考上天海市重点高中之际,王美凤便突然晕倒在饭桌上。

起先姜国明只是认为妻子王美凤是因为过度操劳所致,毕竟他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都需要到全国各地收古董,所以家里的事情包括姜斌的学业就成了妻子王美凤的重担,久而久之才会如此。

有了这样的想法,姜国明也不禁对自己有些自责,自打日之后,姜国明即便是出门收古董也仅限于天海市周边相邻的城市,基本上当天去当天回,怕的就是一旦哪天妻子王美凤又晕倒,而他自己不在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

想法固然是好的,然而大概三天后的一天晚上,夜半转醒的姜国明忽然发现身边的妻子不见了,起床赶紧查看的同时,忽然发现妻子王美凤正趴在客厅的地板上,背对着自己,身子一点点蠕动着无目的性的爬着。

见此情形,姜国明··心中狐疑的同时,连门打开灯的开关,随即再看到妻子王美凤的那张脸时,便发现妻子王美凤的脸上不知何时生出了犹如蛇鳞一般的皮茧,乍一看上十分骇人。

一切就这么毫无预兆,甚至就连王美凤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样的原因,而在那之后,便是姜家长达七年求医问药的时间,原本富庶的家庭也被王美凤的病生生的拖成了现在这般模样,虽然也不算多差,但比过去来说,已然称得上是天差地别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