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蔷薇花香 dc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萨满教的神灵!

发布时间:2021-07-22 21:31:03

光是从姜国明叙说的话来看,好像并也没什么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可一切若真的如他所说,豪无征兆,那王美凤又怎么可能会会变为这样呢?当然是哪里有问题!徐哲暗自慢慢咀嚼着姜国明话毕竟他们不懂,所以也就很难把一切事情联系到其他层面上去。。

>>>《玄天相师》章节目录<<<

《第26章 萨满教的神灵!》精选

单单从姜国明叙述的话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可一切若真的如他所说,毫无征兆,那王美凤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呢?

肯定是哪里有问题!

徐哲暗暗咀嚼着姜国明话语中的信息,生怕露了半点蛛丝马迹,依照姜国明所说,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是他从洛城收古董回来,难不成是那个古董的问题?

很有可能!

之所以会这样想,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那个镇墓兽,没人能够保证古董文玩没有什么猫腻在里面,远的暂且不说,如果不是徐哲恰好看出来镇墓兽是冥器,如果不是徐哲认定这东西是不祥之物,那无论是姜国明还是吴大远都不会对这个东西的价值有什么怀疑。

毕竟他们不懂,所以也就很难把一切事情联系到其他层面上去。

“姜叔叔,你刚刚说在阿姨生病之前,你去了趟洛城收了点东西?”徐哲出声问道。

姜国明闻言点了点头,开口道:“没错,收了个小物件,是一块铜牌,年份是清朝的。不过这东西因为判断不出具体是做什么用的,所以价值大打折扣,自打收回来后,就一直放在家里,没有人来询问过。好在当初收来的时候仅用了三百块钱,不然就亏大了。”

铜牌?

按理来说古代对于铜的管控是很严格的,尤其是清朝时期曾经发生过缺铜的时期,当时是康熙在位,因为征战导致了铜的流转成了问题,所以在那个时期朝廷对于铜的限制还是很严格的,不但不允许庙宇道观私铸铜像法器,就连二品以下的官员都被律令规定不许在家中私藏铜器,可见当时清朝对于铜的限制有多么严格。

当然,这些都是古代典籍中记载的,究竟是或不是,徐哲自己也不是那么清楚,毕竟虽然是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但据今天的历史也有上百年了,个中始末已经很难考证。

“姜叔叔铜牌可不可以拿给我看看,我猜阿姨的病很有可能就跟你收到的这个铜牌有关系。当然,现在这还只是我的一个猜测,究竟是与不是,还要看了东西才知道。”徐哲开口道。

“好,我现在就去拿。”听徐哲这么一说,姜国明连忙二话不说,随即转进另一个屋子里,翻找了约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再出来的时候,手里便捧着一个红木制作的盒子。

不用说,姜国明所说的那个铜牌便是放在这个红木制成的盒子里面。

打开红木盒子,徐哲几人的目光同时聚集在展露出的铜牌面前,单靠外表的话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徐哲上前主动拿起铜牌上下翻看了一阵儿,忽然铜牌上刻印着的图腾画作吸引了他的目光。

长看电视剧的人或许对于令牌以及令牌上刻着的东西并不陌生,比如某些宫廷剧中的免死金牌,上面除了刻有免字以外,在字体的四周便会刻有一条腾飞而起的神龙,这种做法自然是来源于我国古代对于龙图腾的盲目崇拜,也是一种千百年来对于龙的传人这种定义的延伸。

总而言之,无论是在令牌上,还是什么手谕上,刻制图腾抑或是刺绣图腾在古代历史上基本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此刻徐哲手上的那枚铜牌同样也有图腾,不过这个图腾却和皇帝的免死金牌毫无关系,图腾也不是龙,而是蛇。

不仅如此,这枚铜牌约有女子的巴掌大小,但上面却密密麻麻从右到左刻上了许多满族文字,因为年代的关系,这些文字已然无法用肉眼分辨其中的寓意,可即便如此,徐哲现如今也足以断定姜斌母亲王美凤的病肯定是与这印有蛇图腾的铜牌有关。

至于为什么如此肯定,答案很简单,因为无论是铜质的令牌,抑或是牌上面的满文,包括其中的蛇图腾,都很集中的指向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活跃于原始渔猎时期,直至清朝统治时期被满族人奉为国教的萨满教。

萨满教的起源时间非常早,教义甚至在袁天罡的教派典藏中还有记载,只不过那个时期萨满教没有后世声势浩大,所以袁天罡的记录也就是寥寥几笔,反倒不如徐哲通过一些书籍了解的多。

萨满教真正开始进入人们视线的时间点大致为后金时期,但当时并未在中原产生什么重大的影响,不过,随着后续王朝的更迭,萨满教就如同清军入关一样,开始在整个北方占据了非常高的影响力,而且进一步成了当时十分兴盛的教派。

当然,萨满教也不仅仅只是满族独有,蒙族、锡伯、鄂伦春、维吾尔、乌兹别克、塔塔尔、朝鲜、甚至日本的大和民族也有萨满教的影子在内,其中日本国内闻名的神道教从本质上来说便是华夏萨满教的变种。

尽管后来的民国时期推翻了清政府的封建王朝,使得萨满教一夜之间在全国范围内消声灭迹,但即便如此,如果前往坤宁宫观光,依旧还是能够看到当初萨满教祭司用于祭祀祈福时所用的神器。

“我想我差不多知道阿姨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得了这样一种怪病了!”徐哲突然发声道。

“为什么?”姜国明和姜斌父子同时将目光转向徐哲的身上。

“就是因为这铜牌。我们都知道清朝时期有一种十分兴盛的教派名为萨满教,而萨满教一向崇拜自然力量,无论是风火雷电,抑或是动物,在萨满教的教义当中都是神灵的化身。而这铜牌之上刻印的蛇便恰巧就是萨满教的神灵之一。”徐哲认真道:“阿姨之所在忽然之间体生蛇鳞,浑身冰凉,且常在午夜间爬行,不出我所料的话都是这令牌搞得鬼。”

“你的意思是阿姨被这蛇神上了身?你确定不是在说电影剧情?这也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还没等姜国明父子开口,一旁静静听完徐哲话的郑水晶便已经忍不住出声质疑了。

“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比起这个,你不觉得阿姨的病更加无法用现代科学来理解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些事情你不信,但不代表它就真得不存在。”徐哲开口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