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老约翰是我见过最善良最老实的人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3:06

人多,多少也可以带给安全感。毕宛卉尽量避免用保持平稳的语气将自己遭受的事情说了一遍。唐洛也没说话的,看向周刘振华。周刘振华地说:“我是准备再次盯着这家伙,因为也没跟回去。”他口中的这家伙,一副生避无可避恋的模样。“至于小毕尖叫声了一声,我也也没听见,我是看见她被毕宛卉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将自己遭遇的事情说了一遍。。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十章 老约翰是我见过最善良最老实的人》精选

人多,多少可以带来安全感。

毕宛卉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将自己遭遇的事情说了一遍。

唐洛没有说话,看向周振国。

周振国说道:“我是打算继续盯着这家伙,所以没有跟出去。”

他口中的这家伙,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至于小毕尖叫了一声,我也没有听到,我是看到她被拖进来,他们都乱了,才意识到事情不对。”

在唐洛和小楚回来之前。

周振国帮着毕宛卉多次回忆当时发生的事情。

各种细节也都面面俱到了。

“尸体呢?”

唐洛问道。

“尸体消失了。”

周振国眉头皱成了川字形。

他从隔壁来到这边,没有过多注意走廊尽头。

旅店是有着电灯,但跟现代那种明亮的灯还差了不少。

一个个都只能发出昏黄暗淡的光芒。

大半夜的,旅店也不可能将走廊上所有的灯都开起来。

从房间外面看向走廊尽头的厕所,一眼扫过去,就是乌漆嘛黑的一片。

等到周振国去查看的时候。

别说尸体了,就连血迹都没有看到一丝一毫。

说起来,倒是跟他发现李量被杀,叫人一起去看后的情况一样。

唯一的不同就是李量在厕所里面睡觉。

而程程,无论是厕所门前的案发地点,还是厕所内,都找不到她。

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做出分开寻找这种作死的决定。

现在的情况就是程程失踪,生死不明,失踪前,毕宛卉看到了她的尸体。

如同周振国看到李量的尸体一样。

“开膛剖肚?”

小楚问道。

“不知道,我没有看清。”毕宛卉说道,“我只知道她是趴着的,而且流了很多很多血,当时我身上也沾了很多很多血。”

“你看到了?”小楚转头看向高中生小周。

小周抓了抓脑袋:“太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似乎是有血迹的。”

毕宛卉晕过去,身体被掏空的李量也终于过来帮忙。

和小周一起把她放到了床上。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是没有看到,或者说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的血迹。

也可以说,这个时候,毕宛卉身上已经没有血迹了。

不然的话,多少会有印象。

“我没有撒谎!”

毕宛卉低声吼道,突然有些理解了周振国当时的心情。

“阿弥陀佛。女施主不要动怒,大家是相信你的。”

作为大师,唐洛当然要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站出来安抚情绪。

只是那一身绅士风衣打扮,要比一开始的运动服装扮更不像是个和尚。

房间内一时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沉默不说话。

“我来说说我们的发现吧。”

过了一会儿,还是小楚打破了沉默说道。

比起旅店内的坏消息,他跟唐洛的发现,足以算得上是好消息了。

“所以,毕姐你一开始听到的对话,那个清洁工,说不定也是开膛手组织中的一员!就是他杀了人!”

说完晚上的经历,还有自己的推测,小楚信誓旦旦说道。

“尸体还有血迹怎么消失的?”周振国说道。

“这就是我推测出来最糟糕的情况了。”

小楚推了一下眼镜,苦笑一声,“开膛手杰克不仅仅是一个多人组织,其中更有一个,不对,应该可以确定是有多个特殊能力的人。”

“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啊,这里不是贼窝吗!”

身体被掏空的李量终于激动了一把。

只可惜是要跑路。

按照小楚的推测,那个清洁工是开膛手杰克组织中的一员,多半又有特殊能力。

他们这些第一次参加任务,其实没压根有什么战斗力的神魔行走,岂不是进了贼窝,自投罗网?

这是一家黑店啊!

“有大师在,应该不成问题。”

小楚说道,示意李量冷静下来。

他可是见识过玄奘大师眨眼间把大活人弄成无头尸体的强大战斗力。

比电影里的美国队长还要凶猛几分。

再加上他也觉醒了能力(自认为)。

勇气和自信一点都不缺少。

“若此地真的是贼窝,遇到危险了,贫僧也能为你们断后。”唐洛单手竖在胸前,微微颔首。

“大师你穿着这身衣服做这个动作,感觉好奇怪啊。”

小楚笑了笑说道。

“呵。”唐洛不置可否。

显然是打定主意,在神魔游戏中,将自己的高僧形象维持到底了。

毕竟原本也是封了佛的男人。

至于原因嘛。

当然是为了更加容易获取他人信任,帮助别人,惩恶扬善,多获取功德之力疗伤。

别看现在提起和尚,一堆人都是不屑一顾,甚至是鄙视。

其实就跟一些人提起警察或者军人就破口大骂一样。

嘴上叫的很凶,心里却很诚实——

若是真的遇到了危险,大家还是会信任军人和警察。

有他们在身边,就安心很多。

和尚多少也有这么一点效果。

当然,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油腻的中年和尚肯定不行。

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僧或者唐洛这种,换身衣服,稍微整理一二就可以去扮演无花的形象。

无疑比一般人更加容易获得好感,信任感还有安全感。

总的来说,还是看脸,嗯,看脸。

“等天亮吧。”

周振国说道,“等天亮我们再找,不管是找程程还是找那个清洁工。”

“对了,你们有人知道那清洁工长什么样子吗?”

小楚突然问道。

说起来,大家住进旅店也不过是一天外加今晚的一夜时间。

哪里知道清洁工长什么样子。

“问一问老板吧,明天白天。”周振国说道,“就算是晚上,他们也只敢偷偷摸摸动手,白天人多,应该不会有危险。”

如果有危险。

他周振国也不是吃素的。

别拿只会两个技能的玩家不当神魔行走!

一夜无话,众人和衣在房间内休息。

第二天一早。

除了唐洛外,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疲惫之感几乎都要溢满出来。

进入到神魔游戏的两个夜晚,一点都不平静。

新人们也算是真正进入到了节奏当中。

而不是一开始那种置身事外的不真切、虚幻感觉。

而每个人的反应也不相同。

李量是自暴自弃,只求安全苟过去。

毕宛卉也是惶恐不安,希望下一个死者不是自己,毫无完成任务的想法。

小楚则是非常积极。

高中生小周摇摆一定,一会儿觉得自己应该努力完成任务,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一会儿觉得危机四伏,恨不得下一秒就回归正常生活。

纠结得自己都蛋疼。

一群人洗漱一番,离开房间。

通过楼梯来到旅店一楼的大堂、前台兼部分餐厅。

柜台后的老板立刻迎了上来,笑着问道:“先生们,要吃早餐吗?”

受到开膛手的影响,小城内旅人大减。

旅店压根就没有什么生意。

唐洛这个外乡侦探,直接包了一周的房间,在这个特殊阶段,已经算是大主顾了。

“好。”

唐洛点点头,朝着餐厅走去。

老板赶紧跑去后厨吩咐厨师,压根没有注意到少了一个客人。

四方小桌。

小周、李量和毕宛卉一桌,看着早餐,毫无食欲可言。

旁边一张桌子。

唐洛毫不在意地吃着,周振国和小楚则是很迟疑。

饿是饿了,又怕黑店搞事情,不太敢下嘴。

其实从理智上分析,送到房间的晚饭都没有动手脚。

在同时对外开放,还有非旅店住户进来用餐的早餐上更不可能动手脚了。

他们可以说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也可以说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至于唐洛,不好意思,他可以把敌敌畏当水喝。

不学他才是正确的做法。

“没有看到那个清洁工,要不我们直接找一找?”饿着的小楚,打算用话题转移一下注意力。

“问老板吧,老板,你们旅店的清洁工呢?”

唐洛一边喊,一边拿起桌子上的摇铃,摇晃起来,另外两人都来不及阻止。

就算是周振国提出问老板,也没打算这么直接。

是那种闲聊中的旁击侧敲。

老板很快出现:“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你们旅店的清洁工呢,我找他有事情。”唐洛比众人想象中的更加直接,更加莽。

“老约翰?”

老板愣了一下,“他今天还没有来,应该在家里吧。”

“先生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不明白这些外乡人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老约翰。

“我是一个侦探。”唐洛干脆地拿出格兰场的授权文件,“受格兰场的邀请,调查开膛手杰克的案子。”

“老约翰跟开膛手杰克能有什么关系?”

老板压低了声音焦急道。

跟开膛手杰克扯上关系,一旦传出去。

他这个原本生意就一落千丈,现在靠着卖食物来维持的旅店,就真的要关门大吉了。

“没什么,只是可能有线索需要老约翰提供一下,不是大事。”

唐洛平静的语气。

让周振国和小楚都偷偷竖起了大拇指。

“老约翰在我这里干了十年了,是我见过最善良最老实的人,绝对不会跟开膛手有任何关系。”老板信誓旦旦道,说明着老约翰的情况。

老约翰。

年纪六十出头,孑然一身,没有子女。

跛了一条腿,行动不便,是个话少干活认真的老实人。

嗯——工资还比较低。

所以深受旅店老板喜欢,经常口头表扬,进行宣传,号召大家学习。

至于涨工资是不可能涨工资的。

一个老光棍,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