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人心险恶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3:07

“老板,要不然你直接说我们老约翰的住处吧。”唐洛被打断老板的话地说,“而已深入了解一下情况,不需要很紧张。”“……”老板显然不太不愿意。鬼明白这群外乡人会怎么深入了解情况,要是搞出事情呢?“那就老板不不愿意,那我们就找格兰场了。”唐洛地说,“就说有了线索,有唐洛打断老板的话说道,“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不用紧张。”。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人心险恶》精选

“老板,要不你直接告诉我们老约翰的住处吧。”

唐洛打断老板的话说道,“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不用紧张。”

“……”

老板显然不太愿意。

鬼知道这群外乡人会怎么了解情况,万一搞出事情呢?

“既然老板不愿意,那我们就找格兰场了。”唐洛说道,“就说有了线索,有些人却不配合,有很大的嫌疑是开膛手杰克。”

“别,别,别!”

老板脸色大变。

别看这段时间的日常是吃饭睡觉骂格兰场。

但最近风声鹤唳,大家也都知道格兰场正在“气头上”。

真的撞到枪口上了,被带回去一顿暴打,最后放出来都没地方说理去。

那就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老板给出了老约翰的地址,然后再三表示,就算老约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跟他,跟旅店也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是看老约翰可怜,给他一个活干,救济一下孤寡老人。

老约翰都不算是旅店的人。

对,就是一个临时工。

临时工你们懂不懂?

在唐洛他们表示很懂之后,老板终于松了一口气。

上午。

唐洛,周振国还有小楚三个人,直奔老约翰的住处。

李量三个人则是换了一家旅店休息。

在确定这家旅店是安全之前,他们是不会继续住这里了。

唐洛也不在意他们李量他们不打算出力,只要不拖后腿就好。

用周振国的话来说,遇事不决先怂一波的神魔行走其实并不麻烦。

麻烦是那种没有足够实力却遇事不决先莽一波,各种乱来最后坏事的神魔行走。

神魔行走中,以谨慎者为主,但那种狂妄之人,亦不是没有。

说起来,这是周振国最后一次还会遇到新人的任务了。

按照他得到的信息。

五次任务后,接下来的任务就不会再遇到新人。

当然,也不能说百分之百就绝对不可能再遇到了。

神魔游戏不比什么主神空间,有一个大光球在,时不时可以询问一二。

神魔只是大家口中的称呼。

所有的规则,也是神魔行走们经过实践,一点点推测出来的,不保证绝对正确。

更遑论,有些神魔行走会有所保留,或者故意放出错误的信息。

老约翰的住处,距离旅店约莫半个小时的脚程。

属于城市的贫民区,棚户区。

来到这里后,三人打听了多次,才找到老约翰那破旧的低矮房子——或者说房间。

外面一圈比篱笆墙好一些的围栏。

里面的房子,只比旅店的房间大一些。

唐洛他们来到的时候。

老约翰正在院落里面劈着柴火。

他在旅店的工作是中午、下午还有晚上各打扫一次。

上午算是老约翰的个人休息时间。

察觉到有人在外面,老约翰诧异地抬头,看着唐洛他们。

很快,他站了起来,走出小院,躬着身子问道:“几位先生,是来找我的?”

作为这段时间旅店“唯一”的旅客。

老约翰认出了唐洛他们。

“嗯。”

唐洛没有第一时间喊打喊杀,表现地很绅士,“我们是侦探,有一些情况想要跟你了解一下。”

说着还取出了文件在他面前展开。

老约翰不识字,但文件最后落款的格兰场印章标记他还是认识的。

顿时慌得连手都不知道往里面放。

“果然是你!”

小楚立刻说道。

“啊?”

老约翰不明所以的表情,极为真实。

“不急。”

唐洛阻止了发难的小楚,几个人走进小院中。

“约翰先生,我想要知道,昨晚你在旅店的时候,都干了一些什么?”周振国问道。

这老约翰的表现,不像是大家推测出来的什么开膛手杰克组织中的一员。

还是说,此人的演技天衣无缝?

“就是正常的打扫。”老约翰脸上露出愁苦的神色。

“二楼走廊尽头的厕所呢?你昨晚也去打扫了?!”

周振国突然踏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老约翰,喝问道。

老约翰吓了一跳,本能地回答:“没,没有。”

“没有?”周振国语气缓和下来。

“坏了!”

没等老约翰继续说什么,小楚突然脸色一变,大声说道。

“怎么了?”

唐洛保持着一如既往地淡定。

“我们,会不会弄错了?”小楚脸色严肃,“小毕姐是听到程程在外面说‘厕所有人,不用打扫’。她还有我们都先入为主的以为是他,说实话,我们没有真的注意过旅店到底是谁在打扫的,压根就没有记住样貌。”

“程程也是应该一样。”

“清洁工是打扫的人,但昨晚出现在厕所之外,准备打扫的人,却未必就是清洁工!”

一口气说完,小楚喘息了一下,目光灼灼地看着老约翰。

“你昨晚真的没有去打扫过二楼的厕所?”周振国问道。

老约翰摇摇头:“没有,我傍晚的时候去看过一次很干净,稍微打扫了一下,晚上压根不在旅店。”

“那你在哪?”周振国问道,“不要告诉我你在家里,这样洗脱不了你的嫌疑。”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约翰惴惴不安,“我昨晚刚好在酒馆喝酒,坐了大半夜,很晚才回的家,酒馆老板可以为我作证。”

“我们有同伴失踪了,怀疑是开膛手杰克干的。”

唐洛说道,“正在调查,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配合一点。不然的话,很容易让人怀疑你们是开膛手杰克的帮凶,甚至就是开膛手杰克。”

老约翰身子一抖,差点哭出来。

开膛手杰克?

这帽子,绝对不是他这样穷苦的底层人民戴得起的。

小楚看了唐洛一眼。

狠还是大师狠啊。

动辄就是一顶开膛手的大帽子扣过去。

这发帽子的本事,大师难道姓王?

“我不是!我真不是!”老约翰指天对地地发誓。

“是不是,去酒馆就知道了。”唐洛说道。

老约翰消费的酒馆。

上午是不对外开门营业的,但也不是没人,老板和老板娘正在打扫。

一方面为下午晚上的营业做准备,另一方面是在收拾通宵的客人留下的垃圾。

也有几个酒客没走。

开膛手杰克的出现。

让旅店的生意变差,却让酒馆的生意变好。

有些单身汉害怕自己成为目标,干脆就在酒馆中过夜。

人多,心里不慌。

多点几杯往水里兑酒的淡出个鸟的酒水或者堪比工业酒精的劣质酒就好。

老约翰则是囊中羞涩,原本打算小酌几口就走。

结果不小心喝大,睡了过去,醒了后也不是特别清醒。

酒壮怂人胆,脑子一热就回家了。

不仅仅是酒馆老板他们记得很清楚,几个酒客也记得很清楚。

酒客都是常客,也是附近的居民,愿意为老约翰作证。

老约翰离开酒馆的时间其实是在事情发生之前。

但没有超过半个小时。

从旅店到老约翰的住处,以唐洛他们偏快一些的脚程,要半个小时左右。

酒馆还要更远一点,老约翰的家里到酒馆,又要花一点的时间。

老约翰是个跛子,走路快不了。

刚才唐洛他们跟老约翰一起来酒馆,老约翰已经走得很快了。

也花了十来分钟。

从酒馆到旅店,对老约翰来说,一个小时的时间是基础。

他没有作案的时间。

除非老约翰有着特殊能力。

“先生,我就说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跟我无关。”老约翰的声音都轻快了很多。

“走吧。”几人离开酒馆。

老约翰迟疑了两下,开口问道:“先生,什么人失踪了?”

问的人是小楚。

“不关你事,别问太多。”小楚冷脸说道。

他的猜想被证实了。

洗清了老约翰的嫌疑后,嫌疑人的范围就扩大到旅店的所有人了。

可惜,是一个坏消息。

“哦,哦。”老约翰连连点头。

就在这时,原本走在后面的周振国突然踏前一步,伸手抓住了老约翰的脖子,往前一推。

老约翰根本没有防备。

顿时失去平衡,被周振国掀翻在地,没等他反应过来,背上就被膝盖砸中。

老约翰侧着脸,痛得闷哼一声。

周振国一手一脚,压住老约翰,脸色狰狞,口中厉喝道:“你骗得他们,你以为骗得过我?!”

说着,不知何时握着匕首的手已经扬起。

在老约翰惊恐的余光中,朝着他的眼睛刺了下来。

这位看似和善好说话的大叔,真的是个狼人。

小楚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也没有料到周振国会突然发难。

就好像那一天对待李量一样。

匕首在距离老约翰眼睛同样不足三厘米的地方停下。

唐洛收回手,周振国同样收手,顺势站起来,摇摇头说:“不是。”

“什么不是?”

小楚楞了一下,才恍然,“你是在试探?”

“对。”周振国伸手把惊魂未定的老约翰拉起来。

试探明显有了结果。

老约翰只是一个普通的跛子,没有隐藏什么特殊能力,否则刚才生死危机就使用了。

“有病啊!”

老约翰也反应过来,怒骂一句。

骂完又害怕唐洛他们报复,慌慌张张,一瘸一拐地走了,那速度,真的不快。

“你们什么时候商量好的?”小楚问道。

没有唐洛的配合,是无法完成这次试探的。

“没有商量。”唐洛说道,“周施主拿出匕首,朝着贫僧使了个眼色,贫僧就懂了。”

“……呵。”

小楚干笑了一声。

险恶的“成年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