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六章 出城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3:20

“打烊时间了,明日早晨来吧!”楚重天高呼道。“有生意不做,有病啊!”外面的人叫道,“你不款待,让其他人款待啊。”“都他不在,我也要睡了。”楚重天不不耐烦道。外面的声音消失了,好像是选择放弃了。下一秒钟,一声巨响。紧关的门被人生生踹开。十来个流里流里流气的男子“有生意不做,有病啊!”外面的人喊道,“你不招待,让其他人招待啊。”。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出城》精选

“打烊了,明天早上来吧!”

楚重天高喊道。

“有生意不做,有病啊!”外面的人喊道,“你不招待,让其他人招待啊。”

“都不在,我也要睡了。”楚重天不耐烦道。

外面的声音消失,似乎是放弃了。

下一秒钟,一声巨响。

紧闭的门被人生生踹开。

十来个流里流气的男子一股脑涌了进来。

“没人正好——”为首的是一个带着猎鹿帽的男子,一条手臂挂在胸前,用木板固定住。

他一边说着,脚步和话语同时停下。

“哈,就是他!”

猎鹿帽男大声喊道,指着唐洛。

这张脸,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今天白天路过的时候,惊鸿一瞥,立刻回忆起那一天被人折断手臂,抢走左轮的耻辱。

从来只有他抢人!

没有别人抢他!

于是,就有了今晚带人来的报复。

大晚上的,托开膛手杰克的“福”,没有人敢在街上走。

白天的试探也证明了格兰场对小城的治安有心无力,或者“无心无力”。

现在的小城,是他们开膛帮的天下!

“哦,原来是来找贫僧的。”

唐洛说道。

当初化缘结下的善——孽缘,看来要在今晚结束了。

“小子,没想到吧!”

猎鹿帽男笑道。

“嗯,贫僧的确是没有想到,会有人送上门来,为贫僧增添几分功德之力。”

唐洛说道。

开膛帮为组织办过事,但作为相对难啃的黑帮,唐洛他们也没有去找过他们的麻烦。

如今主动送上门来了……

“对付这种恶人,唯有度化方是正途,动手。”

唐洛说着,拔出不详,扣动扳机。

对付这种邪魔外道,大家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一起开枪。

枪响。

猎鹿帽男的脑袋如同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枪声大作,响彻这个寂静的下雪夜晚。

停歇后,地上躺倒了一片人,有人没死透,还想要拔出还没有来得及拔出的枪,被唐洛直接补枪。

临死前最后的念头是:

太不讲规矩了,居然连互放狠话的环节都没有进行就直接动枪了!

“我觉得,我们像是坏人。”

楚重天说道,语气有些迷茫。

六七天前,他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如今,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开枪杀人了。

李量倒是没有那么多感慨,因为他只是拿着枪,没有开枪。

“战果”由唐洛、楚重天还有超过半小时,已经恢复过来的周振国共同“打造”。

“先活下去,再谈好坏。”

周振国拍了拍楚重天的肩膀。

他可不希望一个成长起来的有生战力突然就陷入到迷茫,失去战斗力了。

“斩业非斩人,杀生为护生。”

唐洛说道,“楚施主不必介怀,此事因贫僧而起,一切罪孽自然也由贫僧承担。”

功德之力也是。

“没事。”

楚重天摇摇头,“我就是感慨一下,又不是第一次了。”

之所以会感慨,其实跟现在的环境有关。

寂静的雪夜,容易胡思乱想。

再加上死去的老板。

楚重天难免会想,面对被开膛手杰克附身的人,他会不会可以像玄奘大师和周大叔一样,毫不留情。

但仔细想想,其实没有担心的必要。

说实话,单独对上那样的对手,压根就不是留不留情的问题。

他楚重天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万幸了。

“这些人怎么办,要怎么处理?”周振国问道。

一堆人,全是枪伤,不像旅店老板尸体那样好处理。

“刚好,就当他们杀了旅店老板吧。”唐洛说道,“我们是格兰场的特聘侦探,见义勇为,应该奖励。”

唐洛决定,就由这些人来背黑锅了。

“狠还是大师狠啊。”楚重天内心暗道。

人跟人的差距,突然就体现出来了。

到底是哪个寺庙的和尚,这么狠呢?

一夜无话。

开膛帮和开膛手杰克没有再出现。

一连两天都是如此。

不仅仅是开膛手杰克没有再找唐洛他们的麻烦。

不知为何,就连开膛帮都销声匿迹了。

唐洛他们也懒得去管。

专心寻找那把匕首的相关线索。

尽管是大海捞针,却也比什么都不做来的要好。

三天后,唐洛他们听到一个消息。

又有近百人,死于开膛手杰克之手。

他们有些是聚集在一起,有些则是分别在其它地方被开膛手杰克杀掉。

尸体是陆陆续续被发现的。

而死亡的人,不是其他人,正是这几天借着开膛手杰克名义兴风作浪的开膛帮。

难怪两者都没有继续来找唐洛他们的麻烦。

原来是自相残杀去了?

开膛帮的覆灭,自然也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大概是物极必反,一些人开始莫名其妙崇拜起开膛手杰克来。

认为他是罪恶的清扫者。

甚至形成了相关的教会组织,已经有人开始传教,还吸引了一些底层穷苦人民加入。

开膛手杰克一开始杀人生冷不忌。

但这两次大规模猎杀,一次是达官贵人,另外一次是黑帮。

对于底层穷苦人民来说,两者都是压在头上的大山。

有人愚昧无知,有人别有用心。

还有人害怕,有些人甚至形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开膛手杰克狂热。

让人很难不怀疑,是开膛手杰克在暗中推动。

毕竟,他有着附身的能力。

开膛手杰克,已经从阴影变成了“看得见的阴云”,笼罩着整个小城。

“再这样下去,他甚至都不需要附身,就可以派那些狂热的信徒们来杀我们了。”

周振国说道,“难不成,我们要离开小城,去其它地方避难?”

如果实在不行,也只有这一条路了。

周振国一共经历了五次任务,这次是第六次。

其中两次失败,两次成功。

一次是某个大佬单刷任务,因此不算失败也不算成功。

也就是说,这次任务他再失败,就失败了三次。

运气不好,就会消失。

这绝对不是周振国希望看到的。

但真的事不可为,与其送死给开膛手杰克,还不如去赌一赌。

毕竟只是三次,消失的概率应该不是很高。

现在的情况,周振国已经不觉得是玄奘大师可以应付得了的了。

就算他可以应付。

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一起护住他们,难难难。

“也只有这样了。”楚重天的想法跟周振国差不多。

他才是第一次任务,哪怕失败也无所谓。

绝地求生,拼命的意愿不是很强。

“那我们现在就走。”

李量发出了咸鱼的声音。

“再等等。”

周振国说道。

毕竟辛苦了这么久,还有个大家普遍觉得的确存在的——

“任务参与度,贡献值”的问题,关系到最后奖励的好坏。

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半途而废。

自己半途而废,最后别人完成任务,自己却一无所获,这样的情况,周振国听过好几次。

能拼则拼。

“要不我现在就走?”李量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好。”唐洛点点头。

看到玄奘大师首肯,李量松了一口气。

远离小城,开膛手杰克再厉害,总不能出城追杀他吧。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大家租了一辆马车,决定一起送李量出城。

也算是提前“踩踩点”,如果要跑路,也可以有方向。

说来也是奇怪。

尽管开膛手杰克肆虐,格兰场连治安维护都显得很困难。

也没有人举家搬迁,离开小城。

离开小城的道路上,只有唐洛他们一辆马车。

背井离乡,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恐怕是个艰难的选择。

对于唐洛这些真·外乡人来说,就很简单了。

连行礼都不需要。

四个人坐在一辆有着封闭车厢的马车上。

唐洛他们坐在车厢内,李量则是负责驾车。

那些马儿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哪怕是李量这个新手也可以指挥它们前进、停下。

道路只有一条,连个“对车”和“同行车”都没有。

“驾驶”起来不要太简单。

途径桑代克伯爵的庄园,大门紧闭着,四个格兰场巡察坐在铁门内。

看了行驶过来的马车两眼。

庄园发生了血案,作为案发现场,肯定是要“保护”起来的。

不要命进来偷东西的人也不是没有。

格兰场不得不派人守着。

没有人守在这样的一个凶杀之地,那就只好让长期的临时工干这活。

看他们的样子——咦,似乎很高兴?

大概偷偷捞了好处吧。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哪有这种好事?

马车从庄园前驶过,几个巡察目送马车消失后才收回目光。

“……又下雪了。”

李量带上帽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不知何时,天色开始暗沉下来,灰色的鹅毛大雪飘落。

这是这几天的第四场雪了。

短短的几天时间,小城就好像进入到寒冬一般,时不时就会飘起一场灰色的雪。

“不对啊,这雪怎么这么大!”

又前进了半个小时,李量完全遭不住了。

原本的灰色鹅毛大雪,逐渐变成了一场狂风暴雪。

眼前灰蒙蒙的一片,能见度不足十米。

气温也下降地很快,哪怕是戴着手套,李量抓住缰绳的手也已经僵硬。

明明是临近中午,应该是天色最亮的时候。

因为大雪的关系,比傍晚还要接近黑夜。

两匹马儿不安地嘶吼着,从原本的小跑,速度逐渐加快,李量作为新手,已经没有办法再好好操控马车了。

“吁!”

“吁!”

李量大声喊叫着拉动缰绳,吃了一嘴的雪花,直接干呕起来。

大工业时代的灰色雪花。

简直就是毒药。

落到地上,身上的时候还没有感觉,落在嘴里。

李量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塞了一口生肉,还在滴血的那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