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凝视深渊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3:20

快活容易让马儿停下去,趋赶它们停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勉强避一避风雪。李量敲着马车的车门叫道:“大师,不行啊了,雪太大,我们先在这里躲一躲吧!让我进来。”车厢不算大,但勉强也可以坐定四个人。“大师?”敲了几下门,车厢内却豪无反应。李量不解地凑到脏勉强避一避风雪。。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凝视深渊》精选

好不容易让马儿停下来,驱赶它们停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

勉强避一避风雪。

李量敲着马车的车门喊道:“大师,不行了,雪太大,我们先在这里躲一躲吧!让我进去。”

车厢不算大,但勉强可以坐下四个人。

“大师?”

敲了几下门,车厢内却毫无反应。

李量疑惑地凑近脏兮兮的玻璃看去。

里面的确坐着三个人,难道是睡着了?

不至于吧?

恐惧的情绪就好像雪花落在地上的雪花一样,一点点堆积起来,开始占据李量的内心。

咽了一口口水,李量摸出手枪,另一只手搭在车门外的把手上,用力向外一拉。

没有想象中的阻力。

车门被轻松打开,李量看到车厢内坐着三个人。

但是这三个人,却不是唐洛三人。

而是三个完全陌生之人!

不对,并不是彻底陌生。

他们是刚才路过庄园的时候,看到的巡察中的三个人。

什么时候换掉的人?

李量心里大骇,本能地扣动了扳机。

子弹射进狭小的车厢内。

李量看到鲜血从三人身上迸发出来,可是这三个陌生人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坐姿,一动不动。

六发子弹很快就打完。

“咔擦,咔擦”的声音传来。

这声音提醒无意识扣动扳机的李量没有子弹了。

他把左轮往车厢内一丢,转身就向后跑去。

没跑出几步,一只手从李量背后伸出。

按在他的肩膀上。

巨大的力量传来,李量身子后仰,狠狠砸在地上,灰色的雪花四溅。

背后火辣辣地疼痛。

仰面躺在地上的李量,看到头顶出现了三张面孔。

三张被子弹击中,本应该死去的面孔。

他们就这么站着,微微弯腰,居高临下盯着李量。

眼中没有半分神采,仿佛死人,仿佛傀儡。

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柄锈迹斑斑的匕首。

李量看清了,匕首上的斑驳,不仅仅有锈迹,还有血迹。

他甚至可以闻到匕首上传来的血腥味。

“匕首不应该是假的,只是某种幻象吗?”

“开膛手能够同时附身三个人?”

“开膛手杰克还能够附身操控尸体?”

“如果他能附身操控尸体的话,那天晚上为什么被周大叔‘打死’后就跑了?”

“大师他们什么时候消失的?”

一瞬间,李量的脑海中被种种疑惑填满。

仿若走马灯一般。

这些疑惑,对他来说,永远都没有解答了。

匕首落下。

李量身上泛起光芒,形成一道光幕,挡住了那柄匕首。

然而连情绪都来不及释放和转变。

第二把匕首同样落下,光幕摇晃,暗淡。

同时,第三匕首“刺碎”了光幕。

李量的身子颤抖起来,如同一条上了岸的鱼一样疯狂地抖动,拍打着地面。

随后,停止了挣扎。

鲜血将灰色的雪染红,然后变成了黑色。

“雪好大啊。”

楚重天看向旁边车门的车窗,灰色的大雪,连路两边的场景都看不到了。

“咚咚!”

周振国敲了两下车厢壁高喊道,“小李,停车吧,进来躲一躲,雪太大了!”

回答他的是马儿的嘶鸣声。

马车一阵摇晃,拉车的马儿突然开始高速奔驰。

周振国和楚重天都没有坐稳,身子摇晃,额头撞在一起,撞了个眼冒金星。

车厢疯狂摇晃着。

让人感觉像是坐在一头发狂的公牛身上。

“跳车。”

唐洛睁开眼睛,一巴掌拍开关上的车门。

摇晃了一下脑袋,周振国率先跳下,摔在了被灰色雪花覆盖的地面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受害。

楚重天咬了咬牙,也跟着跳了下去。

那姿势,显然要比周振国难看很多。

发出了一声闷哼,他差点撞在车轮上。

唐洛没有急着跳下去,半个身子都挂在车厢外面,看向前面。

原本赶车的李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无踪。

稍微停留了一阵,唐洛才迈开步子,直接落地。

就好像从静止的马车上走下来一样,毫无影响。

等他转头去看马车的时候。

狂奔的两匹马已经带着车厢消失在了风雪中。

看了两眼,唐洛回头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约莫往回走了十分钟左右,唐洛才看到已经汇合的周振国和楚重天。

两人看上去都有些狼狈。

身上也有一些擦伤,但好在没有真的伤到什么,顶多是因为疼痛一时半会会影响到行动。

休息一下就好了。

“小李他——”看到唐洛孤身一人出现,周振国欲言又止。

“他不见了。”唐洛说道,“能走的话,一起去找找。”

“好。”

两人点点头。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也太诡异了。

尽管在内心不愿意承认,他们也都知晓,这些天的大雪,绝对不是正常的自然现象。

从小城离开到现在。

才多久?

从晴空万里变成现在的暴风雪。

显然,有某种未知的力量,在阻拦他们离开小城。

开膛手杰克?

他们不知道,说实话,也不愿意去多想,也不愿意去深思这背后隐藏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无知,有时候是一种幸福。

周振国和楚重天沉着脸色,慢慢朝着马车消失的方向走去。

这里只有一条路。

一走,就是将近一个小时。

两人都觉得自己的脚趾都快要冻僵了。

尽量把帽子压低,衣领拉高,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饶是如此,依然无法阻挡似乎要侵入骨髓的冰冷严寒。

“找到了!”

眼前的风雪中,出现了马车的轮廓,就在路中央,一动不动。

“没有人。”

靠近马车,无论是车厢还是车夫的位子,都是空无一人。

不仅仅如此。

整俩马车都被一层厚实的冰棱所覆盖,完全冻结了起来。

包括那两匹马,好像站立在风雪中,好像已经死去了无数年。

“搞什么啊。”

楚重天说了一句,语气充满颓丧之意。

似乎从庄园之夜后,事情就完全脱离了他们的想象。

如同脱缰的野马,朝着无法预知的未来狂奔而去。

站在冰雕一般的马儿旁边,楚重天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

突然间,他脚下一空。

踩在积雪上的沙沙声没有响起,脚下的积雪,开始坠落。

马头方向,之外的地面,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色的无底深渊。

灰色的雪花在楚重天之前,坠入到黑色的深渊中。

楚重天失去平衡的身子也同样坠落。

接着,他脖子衣领一紧,巨大的力量让他整个人抛飞起来,落到了马车后面。

一屁股坐在地上,楚重天疼得都忘记了惊讶。

“这是怎么回事?”

周振国走到唐洛身边问道。

也不是在问唐洛,只是想要说一些话。

把楚重天抓住丢回去的唐洛说道:“很明显,我们已经无法离开小城了。”

这道突然出现的天堑,一眼看不到底,也同样看不到边际。

唐洛可不认为,朝着左边或者右边走个几百米,黑色的深渊就会消失了。

可以想象,小城,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岛。

属于开膛手杰克的猎场!

没有人可以逃离。

“走吧。”

周振国说道,既然没有办法逃离,那就只能面对。

他和楚重天转身往回走,却注意到唐洛没有离开,依然站在黑色深渊旁边。

出神地望着它。

这就是传说中的“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

“大师?”

楚重天开口。

“贫僧在想,这下面会有什么,有点想要下去看看。”唐洛开口说道。

“啊?”

两人身子一震,玄奘大师不会要跳下去吧?

“大师你冷静点。”楚重天赶紧开口喊道,“不要跳下去啊!”

“呵。”

唐洛笑了一下,“不必担心,贫僧又不是一个莽夫,只是想想罢了。”

“……”

“不是就好。”周振国干笑一声。

不过他们自然不知道,如果不是受伤的关系。

唐洛还真不一定是想想。

我唐玄奘无所畏惧——等等,现在不行,等把几个徒弟找回来了,才可以放心大胆、愉快地莽过去。

没有了马车,大家就只能一深一浅踩在雪地中。

一路走回去,没有发现李量的身影。

理论上该有的脚印,也没有看见。

随着逐渐靠近小城,漫天的风雪也渐渐减弱。

等到走到庄园附近的时候,天空已经是晴空万里。

唯有帽子,肩头、衣服雪花融化的痕迹提醒三人刚才发生过什么。

楚重天不信邪地往回走,天空中再度开始飘雪,气温也骤然下降。

明确告诉他们,活动范围只有这么一点。

“以前任务有限制活动范围吗?”唐洛问道。

周振国回想了一下,摇摇头:“不清楚,通常来说,我们神魔行走的活动范围,是以任务为中心向四周辐射的。就算不打算完成任务,大家也不会过于远离。这种明确到极点,可以说是强制的限制,我没有遇到过。”

“……开膛手杰克的能力吗?”楚重天问道。

“我觉得不太像,他这么强,又何必遮遮掩掩……或许,真的是神魔的限制吧。”周振国叹息一声。

能够将小城变成一处绝地,制造出黑色的深渊为天堑。

开膛手杰克做的?

周振国真的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

“少了三个人。”

唐洛的声音让周振国和楚重天看向他。

“庄园的看守,少了三人,剩下那个……”

走到庄园紧闭的大门前,唐洛伸手在门上敲了敲。

依靠在门上,背对着他们的格兰场巡察身子一抖,直直地摔在地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