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静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3:29

走出来窝居的单间。张雨绸也没立马离开了,不是敲了敲对面的门。门再打开,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子打开门,随后迅速看了一下四周,又在唐洛脸上逗留了一下才地说:“什么事情?”“我们要去吃饭时,谭警官一起吗?”张雨绸问着。这位谭警官皱眉头:“我不去,你吃完早点儿回去。张雨绸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敲了敲对面的门。。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精选

走出蜗居的单间。

张雨绸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敲了敲对面的门。

门打开,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子开门,先是迅速看了一下四周,又在唐洛脸上停留了一下才说道:“什么事情?”

“我们要去吃饭,谭警官一起吗?”张雨绸问道。

这位谭警官皱眉:“我不去,你吃完早点回来。还有,说了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大概是暗中保护之类的。

至于是不是符合规定,这种连环杀人的恶性案件,特事特办。

也就两个最后的“幸存者”。

分出一点警力进行保护,说不定还能有什么发现。

凶手杀人,对受害者的行踪了若指掌,肯定要提前踩点。

“我朋友,特意过来看我……我就跟他诉了苦,不该说我一点都没说。”张雨绸说道。

脸色有些尴尬。

“嗯,我什么都不知道。”唐洛笑着说道。

谭松几乎想要捂住自己的脸,只能说道:“这位先生——”

“我明白,我会保密的,不会对外泄露半点信息。”唐洛点点头。

“早点回来。”谭松又对张雨绸说道。

保护也不至于24小时跟着。

从以往凶手的作案手法来看,晚上独自一人在家的时候才比较危险。

第三位死者出事后。

张雨绸他们三个剩下的“幸存者”,是找了一个酒店,住了一段时间。

算是“明保”。

这次,则是相对而言暗保。

张雨绸的出租屋还被装了监控摄像头。

张雨绸说这样的保护大概会持续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或者凶手被抓住。

一个月多,恰好也是张雨绸房租到期的时间。

到时候他打算先回家——不是回老家结婚,就是单纯回家。

FLAG不能立。

“你说,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碟仙,鬼之类的玩意?”张雨绸喝了一口酒问道,心理压力也是相当大的。

“有。”

唐洛很肯定地说道。

“草!怎么就找上我了呢?”张雨绸骂了一句,“说好的建国后不能成精呢?”

与其说是在肯定唐洛的话。

倒不如说是在小小的发泄。

“给你开过光了,不用担心。”唐洛笑道,“魑魅魍魉伤不到你。”

“那最好,干了。”张雨绸痛饮一杯,“不对,我干了,你随意。”

他还记得,唐洛滴酒不沾。

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只是单纯地不喜欢酒的味道。

吃完一顿,唐洛把有着七八分醉意的张雨绸送回出租屋。

“去享受你的酒店大床吧。”张雨绸说道。

“嗯,跟你说过的,我住XX酒店,定了7天。”唐洛说道,“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嗯,明天下午找你,一起出去转悠。”张雨绸说道。

为什么是下午呢?

因为他们大学时代,如果早上没课的话,是不存在早上的。

现在难得的休息天,也是不存在早上的。

关门,还没有走。

那边谭松又打开门出来,邀请唐洛进去。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就是希望唐洛尽量保密,而且作为无关人员,希望他远离。

唐洛则是“嗯,好,你说对”的佛系态度。

至于怎么做,就看唐洛本身的意愿了。

走在繁华的街头,稍微感受了一下久违的灯红酒绿,唐洛来到定好的酒店。

办理手续,上楼,进房间。

现实世界元气还是稀薄,对唐洛伤势恢复没有半点帮助。

“没想到这个状态下的现实世界,居然还有点东西。”唐洛在心里暗道。

给张雨绸开光的时候。

他刻意压下了所有的外显情况。

否则的话,就可以看到,张雨绸身上会有光华闪过。

接着,某个附着在其身上“物”被驱散了。

原本以为,现实世界中,是没有什么魑魅魍魉了。

没想到,居然还有?

“碟仙?附着在碟子上的怨魂吗?”

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经常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警方站在从小到大建立的世界观中去看,所谓的碟仙事件,无疑是人为的恶性连环杀人案件。

但在唐洛看来,事情就未必如此了。

说实话,是怨魂什么的,解决起来还比较简单。

唐洛所擅长的,可是降妖除魔,而不是念经诵佛。

把伤人怨鬼打得灰飞烟灭,度化对方,乃是玄奘大师的强项。

就是有一个问题……

他擅长度化,却不擅长找到对方。

西行中,孙悟空眼睛一亮:“师父!就是这个妖(魔、鬼)!”

“哦?那就退后让为师来。”

然后唐洛也是眼睛一亮,呵呵一笑,冲了上去。

而现在……

“悟空,为师好想你啊。”

偏科太严重,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但唐洛也不想啊。

他不偏科,不一心一意疯狂提升自己“刚正面打架”的能力。

危险重重的西行路要怎么走?

妖怪抓住后还要先洗干净?

呸!

生吞活剥,茹毛饮血才是那些嗜血妖魔的常态好吗?

当然,要先洗干净的,也不是没有。

这些情况就不能多说,说多了都是*******。

更何况,那个时候唐洛始终觉得,如来是横在眼前的超级大坑。

直到穿回来,如来也没有坑到唐洛。

总有一种“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都准备好了,结果你不来”的微妙不爽感。

“没有获得功德之力,碟仙看来没有真正解决。”

唐洛看了一眼功德玉莲。

驱散附着在张雨绸身上之物的时候,并没有产生什么功德之力。

证明被驱散的,顶多只是“碟仙”某一小部分罢了。

本尊肯定还躲在某个地方。

找到它,度化了,方是行善救人,才是功德一件。

要当功德佛,可比斗战胜佛麻烦多了。

堂堂无所畏惧的莽夫,如今居然要成为侦探了。

生活不易,佛都艰辛。

“叮铃铃……”

床头柜的电话响起。

“唐先生,您好,这里是前台。”

接起电话的唐洛听到甜美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唐洛问道。

这可是个四星高档酒店,不会有什么不正规的服务吧?

真是的!

就算有。

玄奘大师一身正气,像是那种人吗?

“是这样的。”

前台招待妹子用甜美的声音说道,“有一位姓孙的先生想要找您。”

“姓孙?先生?”唐洛兴趣顿时消失百分之九十九。

“是的,他说是您的朋友……”招待妹子停顿了一下,等待着唐洛的回应。

“叫什么?”

那边响起一点声响,似乎是按住了话筒在询问。

过了几秒钟,声音重新响起:“他说他叫孙昂。”

“不认识,等一下。”唐洛突然改口,“让他上来吧。”

“嗯,好的,唐先生,有什么需要请随时联系我们。”

几分钟后,传来敲门声。

唐洛也不看猫眼,打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看上去跟唐洛(外貌上)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子。

面容看上去有些倦色,黑发中夹杂着不少白发。

但眼中的神采却很是昂扬,很自信。

不对,应该可以说是自负,还有些高高在上。

“你是……”

唐洛看着这个孙昂说道。

之所以让他上来,是因为这个名字,张雨绸跟唐洛提过。

六个玩过碟仙游戏的人中,除开张雨绸外,最后一个幸存者。

“张雨绸是你朋友?”

孙昂没有回答唐洛的话,越过他走进房间,拉过椅子坐下来问道。

一副“我是主人”的模样。

唐洛随手关上门说道:“对,你是他的同事吧?”

“没错。”孙昂点点头,“既然他是你朋友,大家又是同僚,我就放过他吧,这小子也没有得罪过我。”

“哦?”

唐洛挑了挑眉毛,随即问道,“在现实世界乱来,不怕死吗?”

“切。”

孙昂身子更加放松了,“原来是个菜鸟。估计也只有你们这种菜鸟不知道现在限制松动了?做得隐秘点,不张扬,是不会有事情的。”

神魔行走!

眼前的孙昂,跟唐洛一样,都是神魔行走。

而且,应该经历了不少任务的真正资深的神魔行走。

没有什么碟仙。

杀人的,是眼前这个神魔行走!

功德玉莲驱散的,应该是孙昂留在张雨绸身上的“暗门”。

或许是监听?

这样一来,就可以说清楚他为什么会知道唐洛住在这里了。

唐洛在给张雨绸开光前,就说过自己住在这里。

孙昂恐怕也是通过唐洛驱散他留下的暗门,认定唐洛同为神魔行走的身份,直接跑过来警告了。

“连杀四人,专案组的成立了,还不够张扬?”唐洛问道。

“那些人活该。”

孙昂狞笑一声,“我到现在都没有事,更加证明他们活该!”

神魔游戏,从来没有明确告诉过神魔行走的规则。

包括在现实生活中的行事上限。

周振国跟唐洛说过,以前稍微用技能为自己谋点福利,改善下生活不成问题。

后来限制有所松动。

包括楚重天他们,在听过一些似是而非,不知真假的消息。

眼前的孙昂,一开始杀人的时候,估计也没有完全把握。

试探后发现没事,就抖起来了。

“那对狗男女,那个长舌妇,那个只会打小报告拍马屁的阴险小人,都该死!”

眼前的唐洛,是孙昂可以分享快意的人。

因此他毫无顾忌地宣泄着情绪。

松动限制,一朝“得志”,从此猖狂。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