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尸匠!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3:40

内心低骂一句:“艹!”K伸出手,本能地就得以及使用烈风切割成,可抬的手上,却也没淡蓝色的光芒。凸(艹皿艹)!再骂一句。K想出来,自己冲进“鬼物”的时候,以及使用了技能。K是上个任务可以得到烈风切割成的,虽然始终在以及使用反复练习,技能依旧是一级。现在的还在自然冷却当中。凸(艹皿艹)!。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尸匠!》精选

内心低骂一句:“艹!”

K伸手,本能地就要使用烈风切割,可抬起的手上,却没有淡蓝色的光芒。

凸(艹皿艹)!

再骂一句。

K想起来,自己冲出“鬼物”的时候,使用了技能。

K是上个任务得到烈风切割的,尽管一直在使用练习,技能依然是一级。

现在还在冷却当中。

“该死的和尚!”

如果不是这个臭和尚好死不死地出现在那里。

他又怎么会好端端地用掉唯一的战斗技能?

“这位施主,你看起来好像非常痛恨贫僧?”面对K怨毒的目光,唐洛一点都不给面子,直接发问。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啊?

你没事瞪我干什么?

“都说了不要叫人上车!”售票员转头看向司机,厉声骂道。

“哎呀,这不是……我也有点怕吗?”司机有点言不由衷地感觉,“多上来几个人,有点人气。”

“又要怕又要赚钱。”售票员不屑地冷哼一声,看向唐洛他们,“跟你们说实话吧,这三个人就是尸体,我们赚钱拉尸体的外快懂了吗?不想被赶下车就给我老老实实闭嘴,不然你们就在这个荒郊野外自己走吧。”

看上去很凶悍的样子。

却让K他们提到嗓子眼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K仔细看了一下那三个人。

发现他们是有脚的,而且,有细细的绳子固定在椅子上。

公交车的椅子不是单纯的塑料,外面套着黑色的布,还有点毛茸茸的感觉。

那细细的绳子也是黑色。

天色已晚,外面下雨,车内不会开灯。

让人视线受阻,没有注意到绳子也正常。

然而,这话语中,还是有诸多漏洞。

比如,为什么尸体会发出呼噜声?

售票员站起来,从三人附近的座位底下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录音机。

那呼噜声赫然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赚你们这点钱还真不容易!”

售票员看向那个老太太和小伙子说道。

小伙子低着脑袋不说话。

老太太则是抬起头,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双手合十拜了拜。

又转向唐洛他们,伸手比划着。

大概是个哑巴?

三具尸体是他们带来的?

“要下车现在就可以下。”

售票员双手叉腰,双脚分开,像是一个圆规。

几个人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不打算下车。

不过司机没有给众人慢慢全面分析,权衡利弊的时间,已经启动车子,重新上路了。

动荡的车厢内,尸体左摇右晃,因为绳子的关系没有倒下去。

好不容易度过了那段年久失修的道路,车子重新变得“平稳”起来。

虽然还会因为完全山道的关系,进行大转弯,却至少不会上下晃动了。

林子昂的脸色发白,似乎没有从刚才的晃动着缓过来。

实际上,却是他心里越想越不对劲。

那售票员虽然解释了,可依然透着种种疑点。

为什么会用公交车运尸体?

难道没有灵车吗?

就算用公交,装进棺材里,稍微遮掩一下,固定在车顶也可以吧?

非要拿上车子来冒充乘客?

让唐洛他们上车的原因,倒是勉强能说通。

是司机所说的——因为他也心里发毛,想要多几个人,多点人气?

当时脑子一热要赚钱,后来越想越害怕,就让唐洛他们上车。

至少属于正常的情况。

但除了这一点外,其余所有的一切,都透着诡异。

“下车!我要下车!”

林子昂高喊了起来。

去他-娘-的什么任务,一次不完成又不会死,他现在就要下车!

“下大雨的,天又黑,下什么车啊。”

司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送你们到终点站再下吧。”

他不仅没有停车,相反,众人可以感觉到,原本不温不火的车速,突然开始提速。

林子昂猛地推开旁边的窗子,冷风和雨水灌进来。

他什么也管不上,身子一扑,勉强可以过人的狭窄车窗中扑出去。

只可惜,林子昂显然没有那种一个漂亮的鱼跃,好像跳圈一样通过窗子,打个滚成功落地的能力。

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绊了一下。

林子昂身子倒栽葱一般,三分之二挂在车子外面,还有三分之一在车子内。

脸狠狠拍在车身上,他的双腿不顾一切地乱蹬着。

随着布料“刺啦”的撕裂声。

林子昂身子一滑,成功从车上脱离。

但是,他下车的姿势对。

双手跟地面接触后,立刻轮到的脑袋。

下坠的力量还有车子的惯性,让林子昂的脖子直接折断。

脸完全贴在了肩膀上。

“神经病啊!”

司机大骂一声,踩下刹车。

他推开窗子,向后看去,就看见车子后面不远处的人体。

抽搐几下后,就失去了动静。

“有病!”

司机又骂了一句,果断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没一会儿,他就扛着林子昂的尸体重新上车,重重地扔在过道上。

众人沉默不语。

淑芬大妈和米可都转过脑袋去,不去看尸体,避免自己吐出来。

司机盯着他们,脸上伪善的笑容彻底收敛起来。

售票员也站在他身边,同样看着唐洛他们。

跟司机不同,现在她倒是在笑。

“你太贪心了。”

沉默的气氛中,售票员说道。

“……自己撞上来的,不要白不要。”司机说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天予不取?”售票员笑道,“真有老天爷,送给我们的应该是一道雷,把我们通通劈死。”

“呵呵。”

司机皮笑肉不笑,抬手,手腕转动。

清脆的铃声传出。

他的手腕上,带着一个古怪的饰品,上面挂着两枚铃铛。

从一开始,无论司机开始怎么动作,一直都没有发出声音。

直到现在这一下。

铃声响起。

原本坐在位子上的三个白袍人,突然站了起来。

绑在身上的绳子被他们挣断。

抬起的面孔,铁青一片,双眼睁开,里面全是眼白。

尸体,毫无疑问的三具尸体。

而这个司机,则是一个可以操控尸体的人。

赶尸匠?

操-尸-人?

嗯,后面这个称呼不太好听。

还是叫赶尸匠吧。

三具尸体站成一排,没有靠近,只是把过道给堵死了。

“不想死就给我乖乖坐好。”司机说了一句,转身回去继续开车了。

售票员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重新坐回到位子上。

时不时看唐洛他们几眼,流露出一种又嘲讽又同情的感觉。

充分表达了:哎呀呀,我劝过了,非要上来送死。

人会作就会死。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要作死,拦不住的等含义。

车速很快,一辆公交车,在接近黑夜的下雨天,在山道上开出这种速度。

基本上等于是找死行为。

同时也杜绝了唐洛他们跳窗逃跑的可能。

前车之鉴,正躺在过道上呢。

过道则是被三具铁青面孔的白眼尸体挡住。

无论车子怎么大转弯,三具尸体全部都纹丝不动。

那个老太太和小伙子,对车内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

不像是同伙,又不像是尸体。

让人难以判断他们的身份。

售票员则是侧坐着身子,时不时看唐洛几眼。

唯有轰鸣的引擎声还有“哗啦啦”的雨声回响着。

压抑的气氛让人几乎窒息。

“你除了开光,会不会什么攻击技能?”

坐在唐洛身边,K压低了嗓音问道,确保自己的声音被掩盖,可以被唐洛他们听到。

同时不会传到车子前部的售票员和司机耳朵中。

“如来神掌。”唐洛说道。

“……好。”

这个“好”字K说的很艰难,“再等十分钟,我一喊,我们一起动手。”

还有十分钟,他的“烈风切割”就冷却完毕,可以再度施展了。

“为什么要动手?”唐洛说道,“他们现在免费送我们去终点站,帮我们完成任务,此乃缘法,好事。”

“……”

妈-的,说得好有道理,K简直无法反驳。

“老子缘你个二舅妈啊!”

K在内心咆哮道。

他已经确定了,这是一个脑子不正常的家伙。

仔细一想,没错啊!

就算是神魔行走,会这服打扮吗?

又不是上天入地,甚至毁天灭地的大佬。

这潇洒、华丽的“僧袍”。

根本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装逼装成傻-逼的典型啊!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把这个和尚当做战力,如果我不把和尚当做战斗力,就不会掉以轻心的上车……”

“不管你怎么想,待会我都会动手。”

K按下心中对猪队友的杀心,说道。

“嗯。”唐洛点点头,“不如,贫僧先给你开个光吧?”

给这位K开个光。

待会打起来,也能救他一次,获得些功德之力。

至于开光所需要的“功德成本”,唐洛当然会控制。

但也不会在意这点消耗就停止“开光大业”。

就跟开门做生意一样,没有付出(成本),哪能收获(利润)。

“我……”K很想破口大骂。

“大师,要不你给我开个光吗?”

米可转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

死马当做活马医。

“好。”唐洛点点头。

K不愿意再多说话,转过头去。

死秃驴,也就骗骗这种无知的新人,给一点最后的心理安慰了。

“什么开光,要不小和尚也给我开光试试?”

刚刚给米可进行了简单开光,还没有深入交流更深层次的开光方式。

那售票员突然站起来,走过来说道。

K脸色一变,他们的窃窃私语,她居然听到了?

唐洛看向售票员,摇摇头说道:“贫僧的开光,施主你这样的人,怕是承受不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