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七章 到达终点站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3:41

“我这样的人?”网络售票员笑了出来,笑容却是无比怨毒,“那小和尚你知不明白,我这样的人,现在的要你们生的生,要你们死就死?”“老衲会觉得你们是想我们活的。”唐洛十分有充满自信地地说。“小和尚,挺很聪明啊。”网络售票员地说。唐洛指了指林子昂的尸体:“他死了的唐洛非常有自信地说道。。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到达终点站》精选

“我这样的人?”

售票员笑了起来,笑容却是无比怨毒,“那小和尚你知不知道,我这样的人,现在要你们生就生,要你们死就死?”

“贫僧觉得你们是想要我们活的。”

唐洛非常有自信地说道。

“小和尚,挺聪明啊。”售票员说道。

唐洛指了指林子昂的尸体:“他死掉的时候,操-尸-施主的怒意不似作伪,当然,这种愤怒,更像是因为‘损失’,所以才生气。”

“老子是赶尸匠!”

公车猛地一抖,司机破口大骂,“死秃驴!”

“贫僧是有头发的。”

唐洛说道,“怎么能算作秃驴呢?”

秃驴一词的由来最早在某些地方,云游四方和尚都爱牵着驴子化缘。

有很多玷污了出家人名誉的和尚游手好闲明化硬讨偷蒙拐骗,所以当地老百姓一看见这些牵着驴子的恶僧都远远的叫喊:“快跑啊,秃头牵驴子来啦。”

时间久了秃驴就成了和尚的贬义称呼。

唐洛有头发,也没有牵驴子,自然不能算秃驴。

哪怕是西行的时候,严格一点,也顶多叫做“秃龙”。

“我们是想要你们活着。”售票员跪在前面的位子上,探过身子说道,“但是你们不知道,有些时候,活着要比死了更加痛苦。”

“而且,活人我们要,尸体我们也要,别自以为是地来挑——”

“哈!”

售票员的话都没有说话,一声气沉丹田后的大喝就打断了她的话。

淑芬大妈一直没有离手的扫把,成功躲开了障碍物。

划过完美的呼啸,伴随着呼啸的破空声,落在了售票员的脸上。

是那种专门扫家里地板的扫把。

不是塑料的,是一块整体的木头。

拔掉鬃毛的话,感觉跟高尔夫球棍差不多。

售票员发出凄厉的惨叫。

身子向后倒下去,栽在过道中。

她右手捂住脸,鲜血不断地从指缝中流出。

显然伤的不轻。

“嘿!”

一招得手,淑芬大妈又一次低喝一声。

沾着鲜血的扫把横扫,抡棒球棒似的抡向三个排排站的尸体。

“噗!”

“噗!”

“噗!”

三声如同西瓜碎裂的声音几乎连在一起。

三具尸体,竟然在淑芬大妈的一抡下,尽数被爆头!

蜡头银枪!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车子猛地停下来。

司机站起来,一脸惊异地看着后面。

什么情况?

居然有人敢反抗?

是不知道“死”字还有“怕”怎么写的吗?

“啊啊啊!给我死啊!”

没等司机操控尸体干什么,售票员已经凄厉地大喊起来。

原本坐在位子上的小伙子和老太太猛地升腾起来,以完全不符合常理的“矫健”身子扑向淑芬大妈。

情急之下,淑芬大妈也只能胡乱挥着手中的扫把。

扫把顶端先是撞到了那个小伙子。

其身躯在接触到扫把的瞬间,一下子干瘪了下去。

从一个完整的人,变成了一张皮!

一张活灵活现的人皮!

而这张人皮并没有因为干瘪而失去“动力”,直接将扫把包裹过去。

瞬间,扫把变得有千钧之重。

淑芬大妈无法握住,让其掉落。

那个老太太的身子,也同样干瘪下去,变成了一张皮,覆盖向淑芬大妈。

半站的淑芬大妈根本没有地方闪避。

人皮速度又快,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诡异的脸占据全部视线。

粘稠、冰冷的感觉覆盖整个面部。

就好像一条蛇在脸上缠绕一样。

“啊啊啊啊!”

是比刚才更加凄厉的惨叫。

堪堪盖住脸的人皮突然变成了真正的死物,从淑芬大妈身上滑落。

“铃铃铃……”

清脆的铃铛声在惨叫声中响起。

原本以为会过来帮忙的司机,已经蹲在那里,带着铃铛的手按在售票员脸上。

脸上带着扭曲的笑容。

随着售票员不断挣扎地动作,清脆的铃铛声回荡。

黑色的气息从她的脑袋,司机的手中升腾出来。

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几乎令人窒息的臭味。

刚刚闻到,K三人直接趴在一边,呕吐起来。

片刻后,铃铛声停歇。

司机松开手,售票员上半身缓缓竖立,然后才是下半身,直勾勾地盯着眼前。

脸颊凹陷下去一块,两只眼睛中没有了瞳孔,全是眼白。

“反正都要死了。”司机笑着说道,“不如废物利用一下。”

他摇动着手腕上的铃铛。

三具无头的尸体和售票员的尸体动起来,横排成一行。

张开手脚,将公交车隔断成两个空间。

“别再给我搞事情了,不然我不介意多带几具尸体回去。”司机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可以从空隙中看到他又回到位置上,启动了车子。

尽职尽责,哪怕车里死人,车外死人,也要开到终点站。

唐洛就很欣赏这样的免费劳动力。

至于其他人,几乎是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尸臭味没有散开,三人脸色白的吓人,还在继续吐着。

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继续搞事情。

盘随着呕吐声,车子继续前进。

吐着吐着,淑芬大妈和米可突然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甚至,刚才头晕目眩,吐到虚脱的感觉缓缓消失,力气重新回归身体。

“没事了?”

两人诧异地抬起身子,就看到K还趴在那里痛苦万分。

另一边是跟他们拉开了距离的和尚玄奘。

察觉到两人的目光,还转头微笑示意了一下。

“开光?!”

淑芬大妈差点惊呼出声。

好在及时忍住。

这不是小和尚,而是大师啊!

唐洛指了指前面,摇摇头,示意两人不要声张。

想了想,两个人决定还是相信给她们开过光的大师,安静下来。

于是,还在呕吐的就只剩下了K。

而他又撕心裂肺地干呕一会后,支撑不住,几乎昏迷了过去。

呕吐声的消失,大概是在司机的预料声内。

他继续开车。

车子也从荒无人烟的山道中,进入到了冯门村的范围内。

可以看到道路两边有着稀稀拉拉的房子。

造型有些古老,在夜色中像是张牙舞爪的怪物。

看得淑芬大妈和米可不寒而栗。

进入村子没多久,随着几个拐弯,车子终于停下来。

熄火,震动消失。

司机的声音从车头传来:“终点站到了……我是说,你们曾经人生的终点站到了,哦,估计你们听不到了。”

“想不到你还挺文艺啊。”

唐洛说道。

“嗯?”

司机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他释放出来的尸毒,足够让这些人半废。

就算没有昏迷过去,也不可能用这样有力和镇定的声音回答他。

立刻摇动手中的铃铛。

司机操控遮住他视线的尸体让开,他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中同时泛起一丝油绿,可以让他在黑暗中视物。

似乎是那个打扮奇怪的白衣白发男子在说话?

“砰!”

清脆的枪声,没等司机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眼前一黑,无头的尸体倒下,重重砸在车厢中。

愚蠢的赶尸匠,根本就不知道枪械的威力!

那些站立在椅子背靠上的尸体失去了控制,也在同一时间倒下。

几声声响,倒是让近乎昏迷的K又重新睁开眼睛。

黑暗中,他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白衣人,似乎举着——一把枪?

不是古代冷兵器的枪,而是现代化武器中的枪。

“大师,出家人咋还用枪呢?”

K听到那个叫做李淑芬的大妈这样问道。

“谁说出家人不能用枪?施主着相了。”

唐洛理所当然。

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像他这样层次的,都不会拘泥于形式和外物。

怎么方便怎么来。

那个司机,作为赶尸匠,的确有着一些不俗的手段。

但也是个人,人被一枪爆头,同样会死。

“走吧,这里就是终点站了。”唐洛站起来说道。

又带着他们来到终点站,协助完成任务,又给唐洛提供了一些功德之力。

如果每次任务都能遇到这样的“好心人”。

那该多好。

回想起上次的开膛手杰克,什么臭鱼烂虾,就知道阴在角落里面。

我,唐玄奘,最烦这种老阴比了。

走出车子,从任务一开始就在下的雨已经停止,可以看到一轮明亮的弯月高挂在天空中。

月明星稀。

唐洛打量着四周。

他们脚下的一大片空地,不是水泥地面,而是大量碎石子的“石子地”。

踩在上面脚步声清晰可闻。

没有风,也没有蛙声,虫鸣。

空地上,除了唐洛他们下来的公交车外,还停着另外两辆同样的公交。

车头的方向,正对着颇为夸张的开合门。

中间没有镂空,而是完全封闭。

感觉像是什么城堡的大门。

大门旁边,有一个类似于传达室、门卫室一样的小房间。

里面没有灯,门也紧闭着。

周围是两米多高的水泥墙,上面还隐约可见玻璃碎片。

车子后面,空荡荡的一片,没有任何建筑。

这就是冯门村的终点站了。

整个呈现出长方形,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作为只有三辆公交车的山中小村子终点站来说,这个占地面积,无疑过大了。

铁门自然是开着的,可以看到对面,道路另一边的田野。

再远一些,就是山了。

两边的话,其中一边可以看到一栋三层建筑。

另一边同样是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