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七章 是你的狗先动的“手”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4:04

后来唐洛把握住小女孩。他意识到,小女孩也不是纯粹的鬼类,更像是一条狗。这是一只狗妖,说的更为精确一点儿。是一只狗妖之魂!人死了之后有一定概率会出现“鬼魂”,妖死了之后,自然而然也有一定概率。一些妖物,即使被打得魂飞魄散,身形俱灭,也有可能会执念不灭,成了为祸一方他意识到,小女孩不是单纯的鬼类,更像是一条狗。。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是你的狗先动的“手”》精选

当时唐洛抓住小女孩。

他意识到,小女孩不是单纯的鬼类,更像是一条狗。

这是一只狗妖,说的更加准确一点。

是一只狗妖之魂!

人死后有一定概率出现“鬼魂”,妖死后,自然也有一定概率。

一些妖物,就算被打得魂飞魄散,身形俱灭,也有可能执念不灭,成为为祸一方的恶堕之物。

至于没杀干净的,一缕残魂未死,形成妖鬼,并非是无可能之事。

只不过相对于“人之鬼”,“妖之鬼”是非常少见的。

卖火柴的小女孩虽然在卖火柴。

但唐洛“买了”火柴后,她的后续行为却是让唐洛丢掉火柴,由她去捡。

毫无疑问,这是犬类才会有的行为,而且,是家犬。

野狗有这样的行为吗?

唐洛不清楚,但他肯定,家犬会有这种行为,形成这样的本能,包括二郎神的那只哮天犬。

是的,哮天犬跟二郎神没事的时候就这么玩。

神仙的生活,其实还是很闲的。

当时唐洛抓住卖火柴小女孩的时候,突然涌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甚至在其身上看到了一丝当年哮天犬的影子。

不是神话传说中的哮天犬,就是唐洛穿越过去,那个世界中所遇见的哮天犬。

“狗子”,是唐洛当初对哮天犬的称呼。简单明了。

只可惜,没等唐洛进一步确认。就被青琅这个愚蠢的热兵器预备役给打断了。

小女孩逃之夭夭。

狗子跑了怎么办?就只能再抓了。

青琅作为主要责任人,肯定是要负责的。

当年哮天犬除了听杨戬的话之外,最大的兴趣爱好是各种仙子小姐姐玩。

别误会,哮天犬不是色狗。

唐洛认识的哮天犬,不是公狗,而是母的。

当初唐洛特意确认过,在《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中,哮天犬也是有一些篇幅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

就算是文学创作,也要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

唐洛就是这么一个严谨的人。瞎编是不可能瞎编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瞎编。

哮天犬跟一般的大妖不一样,她是典型的赤子之心,童子身,童子貌,童子心。

也就是说,很好骗。

如果唐洛猜测没错,小女孩真的跟哮天犬有关的话,那么她多半会被新诱饵给引出来。

“再加一层‘佐料’吧。”

唐洛扯了扯青琅的衣襟,在其锁骨下方划开一道小小的口子。

让鲜血慢慢流了出来,一部分沾染在头骨上。

怎么说也是修炼之人,虽然很菜,血跟一般人的血还是不一样的。

搞定了诱饵,唐洛扯扯手上的绳子说道:“走吧,我们找狗去。”

青琅觉得,自己现在才像是一条狗。

“我不会放过你的……”她从牙缝里面蹦处几个字。

“准了。”唐洛很敷衍地说了一句,“下来吧。”

青琅挪动身子,从桌子上摔倒了地上,勉强撑着桌子,灰头土脸,慢慢爬起来。

“得。”唐洛摇摇头,催动功德玉莲,稍微治疗了一下她的伤势。

至少让她有力气可以行走了。

两人出门。

“大师……”

韩广刚好路过,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低呼一声,立刻退到一边,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想不到玄奘大师也是个性情中人。这一玩起来,就比他们高端很多。

那个姑娘,脸色略白,气质清冷,偏偏又我见犹怜。

厉害,不愧是玄奘大师!

“哦,贫僧去找小女孩,要一起吗?”唐洛看了韩广一眼问道。

“不去,不去。”

韩广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大师您忙,我先走了。”

一溜烟跑得没影了。他可是一个有眼力的人。

“嗯。”唐洛点点头。

“我要面纱。”走了两步,青琅就不走了,提出一个要求,“否则我宁可死。”

“真麻烦。”唐洛伸手,直接从撕下了她的衣角,“给你。”

就地取材功力满分。

“……”用颤抖的手接过,青琅蒙住自己的下半张脸。

只是——

怎么感觉比刚才还要不对劲的样子?

托安山城三个恐怖传闻的“福”,入夜一段时间后。街道上基本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偶尔有行人路过,看到两个白衣人鬼似的游荡,也是吓得赶紧跑路。

多少让青琅千疮百孔的心得到一点安慰。

“啪嗒。”

小木棍落地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清晰可闻。

唐洛松开绳子说道:“去吧。”

“去吧?”青琅看了看不远处的小木棍,又转头看向这白发妖僧。

“捡回来。”唐洛说道。

“……”

“这样大概率可以把狗子重新引出来。”唐洛说道,“还是说,你其实喜欢这样子在街上闲逛。”

青琅差点把牙齿咬碎,慢慢走上前去,蹲下捡起小木棍。

走回到唐洛面前,青琅强忍着一棍子捅死他的冲动,把小木棍递到唐洛面前。

用一句用烂的比喻——

就是眼神能杀人,唐洛已经死了无数次。

“好,自己丢吧。”唐洛摆摆手。

青琅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折断了手中的小木棍。

当然,折断后,她胸膛剧烈起伏着,显然再度牵动了伤势。

已经掏出来的头骨差点没拿住。

“要不,贫僧来丢?”善良的玄奘大师唐洛还是很好说话的。

你不愿意丢,那就由他来丢吧。

这年头,偷个懒都不容易。

“不必了!我自己来!”

青琅转身,用力把小木棍丢出去了——十米远。

迈动如同踩在棉花上的腿,青琅走到小木棍旁边,蹲下,捡起,再扔。

就这样,慢悠悠走过了两条街。

唐洛跟在青琅身后。

前面的青琅,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

原本可以完全无视的寒风,在这一刻显得无比阴冷,身子在发热,四肢却是冰凉的。

青琅蹲下,捡起小木棍,想要站起来,却是一阵天旋地转,已经无法站立。

没有狠狠摔在冰冷的地面,青琅被唐洛扶住。

温暖的手贴在额头上,一股暖流从天灵涌出,缓缓流向四肢百骸,驱散了原本的冰冷感觉。

青琅支撑着唐洛胸膛的手,一时间竟然有几分无力,有些贪恋这种温暖。

“好了,继续吧。”唐洛一把推开她。

天真,想要趁此机会摸鱼?

玄奘大师可是花了功德之力对她进行治疗的,别想着偷懒。

青琅站稳身子,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丢出手中的小木棍。

没等小木棍落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瘦瘦小小,低着脑袋,衣服一层又一层,破破烂烂,衣不蔽体。

嘴巴里面叼着青琅人出去的小木棍。

“这是……”

青琅瞪大眼睛。

在酒楼的时候,她虽然动手了。

但因为唐洛挡住女孩的关系。

青琅并没有真正见过“她”,反而误以为“妖气”是唐洛这妖僧释放出来的。

骤见小女孩突兀出现,不免有些吃惊。

这个孩子,难道是那妖僧口中所说的“狗”?

“咔擦。”

小女孩嘴巴一合,咬断了口中的木棍。

走到青琅面前,小女孩伸出拳头,上面惯例握着几根小木棍。

“请问,要买一根火柴吗?”

普普通通的话,却让青琅内心升腾起巨大的恐惧。

她毕竟是修炼有术之人,可以察觉到眼前小女孩的特殊。

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某种极为可怕的“妖魔”。

青琅感觉到,自己哪怕在全盛状态,都不可能会是这小女孩的对手。

不对。

这样的形容,太抬举自己了。

应该说,恐怕只有门派老祖,才可能胜过眼前的小女孩。

而,这妖僧的目的竟然就是引出要钱的妖魔?

青琅惊讶地看向唐洛。

“要买火柴吗?”小女孩又问了一遍。

青琅不答话,她有感觉,无论自己买不买火柴,接下去干什么。

最终都会死在这小女孩的手中——如果自己是一个人遇见她,而不是在这里充当诱饵的话。

“贫僧买了。”

钓鱼人唐洛笑着踏前一步,站在了卖火柴小女孩的面前。

小女孩伸出的手微微缩了一下,口中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来,给我吧。”唐洛对着小女孩伸出手。

小女孩右手一缩,猛地张开了嘴巴。

这一次,就不是上一次所见的血盆大口了。

在青琅的视线中。

夜空,明月,周围的建筑,脚下的街道,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笼罩了一切,正在降临的血盆大口。

“啧,真的是你吗?狗子,你的脾气比以前还要差啊。”

唐洛说了一句。

漫天掌影浮现。

千手不能防!

瞬息之间,轰碎了笼罩而来的血盆大口。

吃痛的兽吼声响起。

青琅看见那妖僧平举右臂,抓住了小女孩——“狗子”的脑袋,就好像抓着一个布娃娃一样。

小女孩疯狂地挣扎着,却无法挣脱对方的手臂。

“狗子,告诉我,你真正的头骨在哪?”

唐洛把小女孩举到眼前问道。

可惜换来的只是代表着愤怒本能的咆哮。

“有点麻烦啊。”皱了皱,唐洛说道,“算了,以后杨戬问起来,就说是你的狗先动的手。”

说着,一掌拍在了小女孩身上。

挣扎的动作停止,小女孩的身子化作了一团黑色的浓烈雾气,朝着四面八方散开,一部分消散于空中。

另外一部分则是重新凝聚成形。

而脑袋被唐洛牢牢抓住,根本没有逃离的机会。

又是一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