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十一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三章 有人要杀我的狗?

发布时间:2022-11-25 22:14:08

外面汽车车辆行驶过声音。唐洛低下头,看了几眼,身上但是装藏过的神魔套装,也没改变。他自己眼中,但是他自己。但是别人眼中——走到一旁的镜子,唐洛望着镜子中的人。那也不是他,是一个头发零乱,胡子也有好几天没刮,看上来很是颓唐的男子,年纪三十多到四十也才唐洛低头,看了一眼,身上还是开光过的神魔套装,没有变化。。

>>>《退后让为师来》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有人要杀我的狗?》精选

外面汽车行驶过声音。

唐洛低头,看了一眼,身上还是开光过的神魔套装,没有变化。

他自己眼中,还是他自己。

不过别人眼中——

走到一旁的镜子,唐洛看着镜子中的人。

那不是他,是一个头发凌乱,胡子也有好几天没刮,看上去很是颓废的男子,年纪三十多到四十出头都有可能。

身高倒是跟唐洛差不多。

五官的轮廓颇深,比较典型的西方人面孔,拾掇一下,应该算得上是帅大叔。

毫无疑问,唐洛是取代了某个人的存在,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在别人眼中发生了外貌变化。

退后两步,唐洛通过镜子,看到里面的颓废大叔,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里面是白色衬衣,算不上是隆重的正装,但也不休闲。

他摸了摸脸,没有摸到该有的胡子,只是非常高级,不会穿模露馅的“障眼法”。

“狗子,过来。”

唐洛朝着床上的哮天犬招招手。

哮天犬跳下床,穿着唐洛的脚爬了上来,动作迅捷快速。

不再是一开始的贫弱状态,放到野外也算得上是合格的捕食者了。

“也变了啊。”唐洛看着爬到自己肩头的哮天犬。

镜子中不是黑足幼猫的形象,而是一只小狗。

要比原本的黑足猫大一些,但也大不到哪里去。

哮天犬呆呆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开始“汪”了几声。

接着,仰天发出“狼嚎”。

哮天犬永不为奴!

“别吵。”唐洛毫不客气地敲了一下哮天犬的脑袋。

好好的狗子,怎么就成为了“二哈”呢?

是的,镜子中的狗,品种乃是大名鼎鼎的雪橇三傻之一,哈士奇,还好是小哈,不是成年大哈,不然都带不出去。

“一个人,一条狗,我是传奇?”唐洛心里暗道。

“算了,应该不是什么丧尸世界。”

隔壁的叫声证明了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丧尸出没,总不能是世界末日了赶快来几发吧?

唐洛在房间内翻找了一下,很快找到了一个钱包,打开,里面是一些钱还有证件。

证件是驾驶证,上面的名字——托德·赛拉斯,年龄42岁。

除此之外,唐洛还找到了一把手枪,但里面没有子弹,只能用来吓唬人。

“感觉像是现代西方社会啊。”唐洛在心里暗道。

他抬手,上一次任务压根就没有出场的左轮手枪不祥慢慢出现在手中。

这个任务世界的画风,倒是跟不祥比较匹配。

用衣袖里面的扣子扣好,颇为宽大的衣袖将不祥遮掩,唐洛突发奇想,走到镜子面前。

镜子中的人,可没有宽大的衣袖,那不祥会在哪里?

唐洛右手随意一抖,不祥落到手中,镜子中的托德,手上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把枪。

“这算是一点加强吗?”唐洛笑了一下,把不祥重新收好。

“走吧,狗子,开始我们的传奇吧。”唐洛说道,哮天犬立刻跟上。

打开门,外面是随意踩在上面都会吱呀响的走道。

左手边是向下的楼梯。

唐洛下了楼,这个地方,的确是一个破旧的小旅馆,啥玩意都不需要,给钱就能住的那种。

一个棕色头发,看上去颇为瘦弱的年轻人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

唐洛也没有吵醒他,带着哮天犬离开了旅馆。

外面的街道人来人往,颇为热闹,抬头还可以看到高楼大厦。

这是一座繁华的都市。

拿出纸条看了一下,上面的倒计时在唐洛踏出房门的时候就已经启动了。

现在,上面的字迹完全消失,变成了一张普通的白纸。

随手捏成一团,一抛,纸团被唐洛丢进不远处的垃圾箱中,带着哮天犬迅速汇入人群。

唐洛离开不久后。

一个身材凹凸有致,化着浓重的烟熏妆,嚼着口香糖,嬉皮风格的女人走进小旅馆。

用力在柜台上敲了敲——上面的按铃是坏的。

棕发男子疑惑地抬头。

“找人,他住这里吗?”嬉皮女人抵上一张大钞和照片。

照片上不是别人,正是托德,不过相比起镜子中的那个颓废男人,照片里面的托德没有那么长的头发。

胡子也刮得颇为干净,但气质一如既往地冷沉、阴郁。

“哦,202。”棕发青年毫不客气地拿过了钱,还丢出了一把钥匙。

作为近乎“黑旅馆”的地方,经常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人住这里,什么帮派分子,躲债人之类的,也时常有人找上他们。

“损坏什么东西,按三倍赔偿。”青年还提醒了一句。

嬉皮女人拿过钥匙,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懒洋洋地朝着二楼走去。

身后棕发青年双眼死死盯着她的臀部,似乎期待看到小短裙下面的风景。

只可惜,直到完全消失在视线中,棕发青年也没有得偿所愿。

刚刚脱离视线,嬉皮女人的原本懒洋洋的脸色瞬间消失,变得神色凛然,气质冷厉。

她从衣服中取出一把精致的银色小手枪,撞上消音器。

踩在那年久失修的地板上,竟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

来到202室,没有用钥匙开门。

枪口抵在门上,嬉皮女人直接扣动了扳机,如同拔出瓶塞一般的声音,女人连开数枪后,猛地一撞,撞进了房间内。

身子一矮,就地一滚,规避了可能会有的偷袭后再抬枪,动作干脆利落,飒爽无比。

只是,房间内空无一人,她这番举动,完全是做了无用功。

“跑了?”嬉皮女人站起来,打量着空无一人的房间。

“咚咚。”

两下敲门声传来。

嬉皮女人猛地转身,枪口对准了门。

“看来我来晚了?”敲门的是一个男子,被枪口指着,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紧张、害怕的情绪。

嬉皮女人没有说话,倒是把枪收了起来问道:“还有多少人知道他在这里?”

两人看上去不认识,但表现得相当清楚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全都知道了,我找到他行踪后就卖出去了,啧,真赚钱啊。”男子笑着说道,“这里马上就热闹起来了。”

“妈-的!”嬉皮女人直接骂出了声。

“其实我应该算是在救你,小东西。”男子笑着说道,“他可是‘死亡信使’,当年杀人的时候,你估计还在玩泥巴。”

“他已经老了。”

嬉皮女人不屑一顾。

“呵。”男子笑了起来,抵上一张名片,“我叫沃德,有需要情报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

“你为什么不动手,反而卖情报?”嬉皮女人问道。

“因为,我觉得活下去赚钱更重要。”沃德笑着说道,转身离开,“而且,我也想要动手,只不过没有遇上人罢了。”

嬉皮女人把名片收起来,也同样离开了房间。

公园中。

唐洛坐在长椅上,旁边的哮天犬正在跟盒子里面的烤鸡作斗争。

他眯起眼睛,感受着温暖的阳光。

世界如此和平,就跟度假似的,这个生存任务感觉很简单啊。

难不成过个29天,最后关头天空中突然掉下来一枚陨石?或者,最后一天漫天核弹乱飞?

这个任务世界,元气比现实世界还要稀薄。

一个流浪汉拿着一顶破帽子走近唐洛,开口说道:“先生,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身上散发着一股酸臭味。

唐洛拿出一枚硬币,丢进流浪汉的帽子中。

流浪汉把帽子收回怀里,躬着身子,表示感谢。

下一秒,“黑光”一闪,他握着一把黑色的匕首,抹向唐洛的脖子。

“被人追杀的生存任务?”

唐洛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抓住流浪汉的手腕,随意一折。

清脆的骨裂声音和经过消声器后,像是人闭着的嘴巴猛地张开的枪声同时响起。

流浪汉原本拿着帽子的手,在收回怀里的时候,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把手枪。

几乎是在被唐洛握住手腕的时候,扣动了扳机。

唐洛脑袋一侧,子弹贴着耳朵擦过,击中了背后的一棵树。

“能问一下,为什么要杀我吗?”左手一拉,流浪汉瞬间失去平衡,被唐洛按在了椅子上。

“为什么?”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流浪汉瞪大眼睛,“你居然问为什么?”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昨天晚上洗澡摔了一跤,撞到脑袋,失忆了,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唐洛一本正经。

另一边的哮天犬也跟着“汪”了一声。

作为一个听派,唐洛还是挺有兴趣挖掘一下这个托德背后的故事,看看有没有大赚取功德之力的机会。

流浪汉一只手拿着枪,被压在小腹位置,枪口还对准自己,不敢乱动。另一只手断掉,也不能动。

唐洛手掌随意地按在他背上,却有千钧之力。

将其彻底按在长椅上,让流浪汉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更别说反抗了。

“绝杀令,你活不了多久。”流浪汉说道。

“绝杀令?”唐洛说道,“怎么感觉跟江湖武林似的?”

突然冒出来的乞丐杀手,绝杀令。

这感觉是古龙江湖的风格啊——

随便路边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都会随时掏出一把匕首来上去就是一通乱捅,对,就是这种风格。

“所以你是杀手,我被人发布了绝杀令,很多杀手都会来杀我还有我的狗?”唐洛问道。

“没错。”流浪汉说道,“你逃不了多久了。”

他的语气没有任何快意,也没有怨恨,只是简单地在描述一件事情,平淡无比,就好像在说一门生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