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八零年代扶弟魔

发布时间:2021-09-15 20:52:04

不跟桑月分手,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忍不住幻想自己如果还跟桑月在一起。现在桑月那么红,肯定会给他弄到很多很多的资源。他也会很红,有很多很多的钱……陈向宇和文馨的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26章 八零年代扶弟魔》精选

不跟桑月分手,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忍不住幻想自己如果还跟桑月在一起。现在桑月那么红,肯定会给他弄到很多很多的资源。

他也会很红,有很多很多的钱……

陈向宇和文馨的下半辈子都在悔恨和相互责备之中度过。因为面临各种赔偿,家人也跟他们断绝了关系。

反倒是桑月高调的帮他们缴了医药费以及护理费,让他们一辈子都能在医院里面有吃有喝,但是却没失望的活下去。

为此,桑月还得了一个“好前任”的名号。女魔头是不在乎,可是她觉得,原主大概会非常的解气吧。

不管这两人有没有后悔,在他们众叛亲离走投无路的时候,帮助他们的却偏偏是他们伤害最深的人。

人活着如果没有希望,那简直就比死了还难受。让他们感受一下原主上辈子的绝望也挺好的。

桑月这一辈子都没有结婚,一生致力于演艺事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她是华国演艺界的一个传奇。而萧柏彦为了她也一辈子未婚。

……

“啧啧,宿主你可真是冷心冷肺啊。那个男人倾其一生真心对你,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心动?”

桑月冷嗤了一声算做回复。她欣赏了一番自己凝实了一些的元神。

过了一会儿才道:“下个世界是什么?”

系统叹息一声,像是对女魔头能有感情这件事情绝望了。

“我现在送你过去吗?”

“嗯。”

……

“妈,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看见了,大嫂她,偷偷给她妈塞了两百块钱!”

桑月刚进入身体就听到了一个略显得尖锐的声音,微微一愣之后,神色恢复了自然。这个世界有些意思,八零年代……

“宿主,就是年代文的常见副本……”系统刚准备卖弄,忽然想起眼前这位的身份,不由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这个身体已经嫁人了,这个年代男女是不平等的,跟古代差不多,讲究男主外女主内,虽说男女平等已经在萌芽,可是农村还是遵照老传统。

想起原主的愿望,桑月眸子微微皱了皱。

这原主还真是一个糊涂的包子。

原主的丈夫是一个军人,不过是个二婚,他的前妻难产而死,留下一子一女,而原主嫁过来就给这两个孩子做后妈,后妈难当,可她又偏偏是一个“扶弟魔”。

所谓的扶弟魔就是女子出嫁之后一心想着提拔自己娘家的弟弟。按理说这也不算什么,可偏偏原主就跟疯了一样,把丈夫的家财往娘家划拉,这可就犯了大忌了。

她的娘家条件不好,要不然她也不会生生被熬到了二十岁“高龄”,没办法只能给人做“继室”。

这个年代跟古代差不多,女子十五六说婆家,二十未嫁的都是老姑娘了。

原主的父亲早死,寡母把他们姐弟三人带大,桑月是最大的姐姐,下面有一个妹妹桑柳,最小的弟弟桑继业是桑家唯一的根,也是桑家的大宝贝。

原主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弟弟是她的依靠,弟弟是桑家唯一的男人,就算嫁了人也要以弟弟为先。

嫁给萧晟,原主的确算是委屈了,她年纪虽然有些大,可好歹是个黄花闺女,可是萧晟却是二婚,还有两个孩子。

可是再委屈她也不该把夫家的财物偷偷的往娘家拿,这就导致了弟弟桑继业被养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担当不求上进,后来更是被人撺掇着染上了赌瘾。

原主这个糊涂蛋当然也跟着倒霉。

没有一户人家能够忍受自家媳妇儿把家里的财物一股脑儿都往娘家搬,并且屡教不改。后来她跟萧晟离了婚,又为了弟弟嫁给了一个娶不到老婆的瘸腿男人。

这个瘸腿男人没本事,却爱打老婆,原主就死在了他的棍棒之下。

而桑继业没了姐姐的支持,很快就兜不住了,他背着桑母变卖了家里任何可以卖的东西,还差点把二姐桑柳给卖了,逼得桑柳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

而桑母也被气个半死,瘫痪了。

桑继业吓坏了,他从小被桑母宠着,两个姐姐也让着他,就算后来者长大了也是一个巨婴,没有半点担当,眼见着家里成了这样,也没想着怎么善后,直接就逃离了这个家。

后来桑母被发现死在家里,尸体都臭了……

而原主的愿望是跟继子继女好好相处,不再做伏地魔,教导弟弟向善,不要再让娘家破碎,避免母亲的悲剧。

扶弟魔是不可能扶弟魔的,魔女小姐姐可是自私自利的。桑月心里盘算着,萧晟前妻生的一对儿女,大的女儿今年才五岁,小儿子不过两岁。

小儿子作为二老的心头宝当然不可能交给桑月这个刚过门不久的继母。萧老太也怕这个儿媳妇儿不会善待前儿媳妇儿留下来的孩子。

至于那个大的,今年五岁了,不算特别懂事,却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

小姑娘不哭不闹十分乖巧,原本是桑月带的,婆家也有意让她和小姑娘培养感情。

不过这几天桑月正好咳嗽了,所以小姑娘被抱到了小姑子萧玉儿那屋去了。

萧家的条件可比桑家好多了,房子是水泥的,刷上了白墙,盖上了青瓦,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富户,概因萧晟从军工资不低。

萧晟的工资没有全部交给自己的新婚妻子桑月。

毕竟才刚新婚,彼此之间并不熟悉,不过也没有一分不给,每个月都给一部分生活费让她攒着。

毕竟是成了家的,前头萧晟的那个老婆也是帮他存着钱的。

而萧晟觉得桑月一个黄花闺女儿跟了自己一个二婚的,不好委屈她,虽说桑月没有生下一男半女,也还是每个月定时把钱寄回来,一部分交给萧母,一部分给桑月。

是以桑月攒下了一些私房。

方才那一声尖锐的声音正是原身的小姑子萧玉儿。前几天,桑母来萧家的时候,原主这包子还没等人开口就塞了二百。

这年代二百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萧晟如今算是个副团,一个月工资加上各种福利补贴能拿三百多,他一个人在军营,平时吃住用都在军中,没什么用度,所以基本上都寄回家了。

大头给萧母,分到桑月手里每个月都有七八十。

加上当初嫁过来桑母给她压箱底的八十块钱,桑月这两个月一共就攒了两百多块钱。结果两百块都给了桑母。还被小姑子萧玉儿给看见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