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37章 小秘书带球跑

发布时间:2021-09-15 20:52:10

可是老太太不懂啊,陈于晋越是推脱不肯,陈老太就越是把桑月这个儿媳妇儿给恨上了。甚至都悄悄的怀疑桑月是不是身体有问题不能生。还千方百计的想给桑月用各种土方子,原主那是看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37章 小秘书带球跑》精选

可是老太太不懂啊,陈于晋越是推脱不肯,陈老太就越是把桑月这个儿媳妇儿给恨上了。

甚至都悄悄的怀疑桑月是不是身体有问题不能生。

还千方百计的想给桑月用各种土方子,原主那是看见她就跑。桑月可不怕她。

“你们想养那个孩子也行。”

桑月微微抬眸,看了陈于晋一眼,陈于晋果然也看向了她。在这个男人心里,她就像是一块绊脚石。

男人的心思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分明跟原主好好的在一起,两个人就可以共享万贯家财。可是有一种好胜心叫做男人的自尊心。

没跟桑月在一起之前还好,陈于晋觉得自己总算是凭着自己的努力让父母过上了好日子。

可是跟原主结婚以后,陈于晋的心思就越来越复杂了。

就好像他所获得的所有成就都是因为他娶了一个好老婆。这种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难受。特别是当他知道岳父岳母还特意留了那么一份遗嘱,这让陈于晋如鲠在喉。

但他下意识的忽略了,那份遗嘱是因为桑父深谋远虑,深怕自己和妻子有什么不测,唯一的女儿无依无靠,所以提前找人立下的。

那时候桑月还没跟陈于晋结婚。

所以遗产不留给女儿难不成留给他一个不认识的人吗?

陈于晋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一边是桑父的栽培,桑母的疼爱,以及和原主的感情,一边是自己的野心……

这么一来,他怎么甘心跟她生孩子?所以猛地知道自己有个流落在外的儿子,陈于晋的内心还是有些高兴的。

所以一听桑月的语气,这事儿有的商量,他也来了几分兴趣。

“你跟那个女人搞在一起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现在小三带着私生子找上门来,这样你看行吗?我们离婚,你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

桑月不无恶意的说道。眼神凌厉而又悲愤。

陈于晋俊脸一黑,陈老太按捺不住了。

“离婚就离婚!儿子,咱们跟她离婚,一只不会下蛋的鸡还霸占着我儿媳妇儿的位置。”

陈于晋的脸更黑了。

“妈,你别说了。”

“我咋不能说,她不是不下蛋的鸡吗?好不容易有孙子了,你可别糊涂了,你不会真的打算跟这只不会下蛋的鸡过一辈子吧?”

陈于晋:“……”

他看了一眼陈父一眼,陈父也是一脸的跃跃欲试,很显然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儿子有出息,什么都不图了,就想含饴弄孙。

可是他们不知道是因为儿子的原因才导致桑月一直没怀孕,不过就算知道了,作为公婆肯定是偏向自己亲儿子的。

“爸妈,你们不要说了,我是不会跟桑月离婚的。”

桑月的目光清亮却锐利,就像是一把刀子。

“可是你的小三和私生子都找上门来了,你舍得那个孩子流落在外?我听说那位陆小姐自己日子都过不下去了,搞不好你的孩子会跟她一起住公园哦。”

“你舍得你的儿子吃苦,我可不想受这个委屈。”

“这些年,你说你的事业才刚起步,所以不想要孩子,我都听你的,没想到你是不想跟我生孩子。好啊,那我给你们腾位置。”

陈父陈母顿时目瞪口呆,一脸的不敢相信。

特别是陈母,她一直以为她一直没孙子是因为儿媳妇儿身体有问题。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儿子不愿意生?

不过老太太也是一堆的歪理,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主儿,即便是亲眼听到,她也不愿意承认。

“一定是你这个贱人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儿子的事情,所以我儿子才推脱不肯跟你生孩子的。”

桑月翻了一个白眼,理都没理这个老太婆。直接转身走了。

陆甜没脑子,人倒是不算太坏,可是她这种不自知的坏才是真正的叫人心寒。

桑月被人叫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女魔头,可她一向恩怨分明,敢作敢当。敢生不敢养?搞笑吧?

陈家一家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原主被害得那么惨,她不会让陈于晋一家好过。

不过眼下倒是不适合提出“起诉离婚”,以免陈于晋有防备。毕竟陈于晋有眼睛,知道原主是怎么对他的,在他看来,原主跟他提离婚肯定是因为一时生气,但是原主不会跟他提出起诉离婚。

因此桑月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准备。

桑月这一方面懂得并不多,不过可以咨询律师还有系统。

一个月之后,桑月搜集了陈于晋出轨的证据以及做了一些准备,就正式向法院起诉离婚。

桑父桑母的财产都有遗嘱注明赠送给桑月个人,并且不作为日后女儿和未来丈夫的共同财产,所以无法进行分割。

至于婚前桑父桑母给女儿的股权,他就更没份了。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桑父桑母对原主爱的深切,早就给女儿把一切后路都找好了。

简言之,陈于晋能参与分割的只有桑月名下的少量现金,还有两栋房子。

当初为了桑月念书方便,桑父桑母给女儿买了一套二居室。因为她一个人住用不着多大面积。对桑月而言这套房子装修的十分温馨。可是对陈于晋而言,这房子不仅面积小,而且价值还低。

除此之外,就只有他们的婚房了。

陈于晋是要脸的人,本来自己就是“入赘式”婚姻,他好意思要岳父岳母婚前为妻子置办的婚房吗?

况且婚房写的还是桑月一个人的名字。按照新婚姻法,这婚房和二居室也属于婚前财产,他也没份。

所以真正算下来,他能分的也就是桑月手里几百万的存款。

原主从小就是个白富美,不愁吃喝,花钱也不太节制,银行卡里的现金数量并不多。股票基金等各种理财倒是不少。只可惜这些都是原主婚前父母帮她办理的信托机构在处理。

家族信托是有指定受益人的,已经不再会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瓜分。是否中断管理也得问桑月个人的意思。

而陈于晋出轨,孩子就是铁证,作为过错方,桑月完全可以请求少分财产给他。

完全不分财产是不可能的。桑月也只能尽可能的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小。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代理你的离婚案。”

桑月面前坐着的是一名穿着通勤套装的职业女性,衬衫是花边的,带着几分俏皮,她是原主最好的朋友,叫萧雨棋,是一名律师。

“当初我就跟你说过,要慎重考虑,不是说凤凰男不好,只是凤凰男是个好的概率极低。”

“大律师,你说这话有法律依据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