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38章 小秘书带球跑

发布时间:2021-09-15 20:52:11

萧雨棋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我就知道你是想开了。”萧雨棋不无怨念的说道。“当初我哥追了你那么多年,你愣是没当回事,却选了这么个东西?”萧雨棋是原主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38章 小秘书带球跑》精选

萧雨棋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我就知道你是想开了。”

萧雨棋不无怨念的说道。“当初我哥追了你那么多年,你愣是没当回事,却选了这么个东西?”

萧雨棋是原主桑月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闺蜜,萧桑二家更是世交,不过跟萧家比起来,桑家的底蕴就稍微差了一点。钱当然是一点都不差的。

原主开窍比较晚,萧雨棋的哥哥萧御棋情窦初开看上原主的时候,原主还什么都不懂。

被追了好几年,被萧御棋的热情给吓得连门都不敢出……

萧御棋没办法,总不能追不到人还把心爱的姑娘吓出心里障碍吧?没办法,只好放弃了。但是萧雨棋当然知道自家大哥从未放弃过,要不然也不会直到现在都没结婚。

眼下见桑月离婚了,萧雨棋心里不由动了几分心思。

见桑月面无表情,萧雨棋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可怜的亲哥啊,她可不是没有帮过他哦,只是流水有情落花无意,这也没办法啊。

萧雨棋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虽说作为律师,难免说话有些直接强硬,但是平时相处还是十分愉快的。

陈于晋完全没有想到这女人发起狠来竟然连一点情面都不肯留。

以前他从未把桑月放在眼里过,他不爱桑月,但却从来都不会觉得这漂亮无用的千金大小姐有一天会反过来将自己一军。现在陈于晋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桑月分析的不错,陈于晋但凡有心,不可能不知道陆甜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只是他从未把心思放在任何人身上。

就像是他被人算计了,他只关心那人有没有侵害到自己的利益。在紧盯着公司一段时间,确定没人下套之后,陈于晋就放心了。

对于自己莫名其妙的睡了一个女人,乃至一个实习秘书辞职的事情他也丝毫都不在意。

但凡他稍微有点心,说不定陆甜的孩子都生不下来。

而陆甜呢,明明知道自己养不起,负不起责任,还偏要把一条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其实这比把这个孩子放弃掉更加的残忍。

如果不是这个孩子的亲爹是陈于晋。那么等待这个孩子的将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这几天陈于晋也是忙得焦头烂额。

他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男人,这些年为桑氏做了很多事情,但是自从岳父岳母过世以后,陈于晋也不是背后一点小动作都没有。

他其实早就另起炉灶在暗中发展了,并且发展的势头还算不错。

如果不是在桑氏这样的大企业见过世面,他自己那个公司一年盈利也有数百万上千万,说出去也是十分有面子的一件事情了。

可是见过大世面之后,这年入百万就不算什么了。陈于晋这几天就特别烦,因为桑月跟他提了离婚的事情,可是他几乎就相当于是净身出户,但他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于晋直接就从头顶凉到了脚底。整个人都凉透了。

陈于晋现在每天还是出门去上班,只是已经不去桑氏了,因为桑氏他只有百分之三的股份,在岳父岳母去世以后他自己又陆陆续续的收购了一些,目前还不到百分之七,直接就被桑月罢免了。

他也不知道桑月这个从小到大都被岳父岳母宠大的小姑娘究竟是怎么把公司的那些元老收服的。

总之原本还站在他这边的股东纷纷不表态了,甚至还一副跟他划清界限内的模样。

作为工作狂,有能力却没地方发挥,这让陈于晋非常的难受。

如此一来,他很难不被父母发现他这段时间过得非常不如意。“阿晋,你怎么了?难道你舍不得跟那个女人离婚?”

陈母抱着好不容易认回来的亲孙子,对在厨房里面做饭的陆甜也不那么抵触了。

不管怎么说,那个叫做什么甜的还给她生了一个宝贝孙子呢。

比那个桑月可强多了,孩子生不出来,连给她这个做婆婆的做一顿饭都没做过。

听说那个桑月连洗菜都不会呢。

以前,陈母觉得自己的儿子能娶到桑月这样的千金大小姐,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简直就是祖上冒青烟了。

但是现在,陈母就不那么想了。毕竟在做婆婆的眼里,儿媳妇儿不管做什么都是有错误可挑的。

陈于晋把桑月想跟他离婚这事儿跟陈父陈母说过,二老都是赞同的。

不过见儿子这几天精神不太好,老太太当然以为儿子是不想跟桑月离婚,面色立即就沉了下来。

“没有。”陈于晋紧抿唇,他不习惯把自己在外面的事情跟家里人说,一来二老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倒不是陈于晋嫌弃自己的亲爸妈,这是事实。

二老没见过什么世面,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子能出息,带着他们享福。

而陈于晋也很显然做到了。

“那你怎么了?你可别想瞒着妈,你是妈生的,你有烦心事儿妈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陈于晋也知道他妈的性格,如果藏着不说,她估计会乱想,索性这件事情也就不瞒着她了。

反正她迟早也是会知道的。

“你说什么?她怎么敢?”

陈母瞪大了眼睛,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叫做桑月的竟然会让自己的儿子净身出户。实际上,陈于晋这些年背靠桑氏积累下来的资源和人脉都是无价的。

但是见过更大的“蛋糕”之后,就给一口“奶油”,这前后的反差太大了,陈于晋当然无法接受。

陈于晋皱了皱眉头,“她爸妈立了遗嘱,把公司的股份都留给了她,我也没办法。”

陈母虽然什么都不懂,可是遗嘱还是知道的。“那咋办呢?”她一下子就慌了,看了一眼怀里的孙子,忽然之间觉得这个孩子就跟烫手山芋似的。

“是不是因为这个孩子?”

陆甜在厨房做菜,可是耳朵却是竖的高高的一直关注着这边。越是跟陈于晋这个人相处,陆甜就越是深深的为他折服。而自己竟然跟这样的一个男人生了一个儿子。

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陆甜有些晕乎乎的。听说总裁夫人要跟总裁离婚,陆甜当即就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愿意放开总裁那么好的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