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47章 软包子地主千金

发布时间:2021-09-15 20:52:17

桑月肯定是不干了。原主傻缺,她可不傻。这五年下来,桑家早就从富农变成了贫农,家丁家奴大多都被发卖了换了银子,这些银子又都被原主这个糊涂软蛋给了秦浚。除了桑月母子四人,以及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47章 软包子地主千金》精选

桑月肯定是不干了。原主傻缺,她可不傻。

这五年下来,桑家早就从富农变成了贫农,家丁家奴大多都被发卖了换了银子,这些银子又都被原主这个糊涂软蛋给了秦浚。

除了桑月母子四人,以及心怀叵测的秦浚之外,原本富贵的整个桑家就只剩下一个年迈的门房,以及当初桑老爷子的一个妾侍。

那个妾侍曾经是桑母的忠心婢女,是府上资历最老的侍妾,只可惜年老色衰,一直不得桑父的宠爱,膝下又无子,几乎是把桑月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的。

只可惜原主愚蠢天真,性子又软,听信了秦浚的谗言早在一年前就将那老姨娘赶出了桑府。

而如今的桑府还剩下什么?唯一让他们看上去还不算那么落魄的大概就是当初桑老爷子重金建造的园子了。

因为是地主,桑家别的不多,就地最多。桑老爷子圈了一大片地,给自己造了一个十分气派的大园子。

这个园子耗费了不少金银和心血。所以哪怕是不在城镇也是值些钱的,至少花个几百两买这么个大园子作为别庄度假什么的有的是富商愿意。

商人地位虽然不高,可是钱多的是。

看来秦浚打的也就是这个主意。

要说秦浚什么本事都没有还真是冤枉他了,说好听了,叫头脑灵活,擅长钻营。说难听了就是满肚子坏水。也怨不得原主这样的软包子斗不过他。

不过这样也好,对方足够坏,桑月也就能心安理得的放手收拾了。

秦浚之所以没有步步相逼桑月,除了在长女面前保留颜面之外,最重要的还是秦浚相信,以桑月的智商,最后肯会把房契和地契给他的。

到时候他就带着两个儿子,那个包养的戏子以及那个戏子为他生的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远走高飞。

至于原主这个傻包子以及原主生的长女则完全不在秦浚的计划之内。

因为秦浚当初是入赘的,所以三个孩子之中只有一个是姓秦的,也就是双生子之中的弟弟。

但是在秦浚看来,两个双生子儿子身上都是流着秦家人的血,至于其中一个不姓秦的给官府递点银子,很容易就改掉了。

因此舍弃哪个他都舍不得。但是长女年纪最大,已经十岁了,有些懂事了怕以后养不熟,又是个女儿,因此他不稀罕。

况且他还有外室给他生的一儿一女呢,所以秦浚一点都不稀罕这个女儿。

在原主那一世,秦浚把她手里最后的那点东西骗走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带着两个儿子和那个外室以及外室所生的子女远走高飞,留下桑月和女儿无家可归。

原主没办法,她虽然隐约觉得,自己是不是被深爱的丈夫算计了,可是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她又被秦家人哄着住到了乡下去。

原主是个地主千金,就算被蹉跎了几年,可年纪不算大,也算有些姿色,到了乡下之后一下子就吸引了一些二流子的目光。

秦浚的父母兄弟早就知道秦浚没把她和这个女儿当回事,况且当初秦浚可是入赘的。凭什么要他们秦家人养着桑家人?

此时的他们早就忘了这些年,他们因为原主究竟得了多少好处!

而秦浚的父母更是对原主母女两人厌恶无比,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桑家人,他们最有出息的读书人儿子秦浚就绝对不会入赘的,入赘名声多难听啊!因此秦父秦母非但没有半点维护这个便宜儿媳和孙女儿,反倒是把她们母女赶到了摇摇欲坠的老屋里面。

就在那个屋子里面,原主为了保护自己和女儿不被人欺负,终于爆发了,她先把女儿掐死,然后自己一头撞到墙上撞死了……

发现死了人,那些二流子也知道害怕了。慌忙转身跑了。

等原主母女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尸身都臭了。还被秦家人污蔑母女两人偷人做暗娼。真可谓死了都沾了一身的污名。

所以原主的愿望就是让秦家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保护好自己的三个孩子……还有那些起了歹心想要欺负她们娘俩的二流子,若是他们还敢打主意,原主也希望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宁要讨饭娘,不要当官爹。”桑月看了一眼这个便宜女儿,心情的感觉十分复杂。因为她使用的是原主的身体,可以轻易的感觉到跟这个孩子的血缘关系。

这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虽说不是第一次给人当妈,这却是桑月第一次给人当亲妈。多少有些怪怪的。

好在孩子年纪还小,还有不错的可塑性。女孩儿心思细腻,只要不是太愚钝,都不算难教。

“这是你爷爷奶奶留给咱们唯一的东西了,娘绝不允许你爹把这些东西卖掉。”

桑清音似懂非懂。因为是桑月的第一个女儿,当初她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也正是桑父桑母还活着,桑家的条件好,这孩子也被宠的有些天真。

不过自从爷爷奶奶过世以后,她也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就比如说,原本陪她玩儿的小丫鬟,还有爷爷的那些莺莺燕燕们都走了,整个家空空荡荡的。

以前她和两个弟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奴仆成群的,如今也要学会自己洗衣做饭刷碗了。

女孩儿本就早熟,其实她也不是一点都看不懂。只是秦浚毕竟是她的生父,女孩儿心里对秦浚多少有些孺慕之情。可是若是母亲把这些东西都交出去,他们一家住哪儿呢?

而且女孩儿隐隐也有些担心,母亲可能会顶不住父亲的要求,把房子和铺子还有爷爷奶奶留下来的地都给卖了。

桑家仅剩下的那个铺子如今也是正常营业,不过原本忠心的掌柜早就被秦浚赶走了。

如今在店里做掌柜的是秦浚的亲二哥夫妇两人,秦二哥叫做秦涛。妻子余氏。秦涛为人机灵,擅长做生意,不过此时这铺子还是姓桑的,每个月的营业额早就被兄弟两人吞了。

桑月要想把那个铺子拿回来。

她记得那个铺子是卖布匹的,不卖了,以后改卖药。

桑月打定了主意,就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几眼桑清音。“你两个弟弟人呢?”

桑仕林和秦仕成年仅六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