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58章 软包子地主千金

发布时间:2021-09-15 21:48:11

当然也有一些人表示这种事情闻所未闻。很多男人都觉得这桑氏女做出来的事情太出格了。哪怕是入赘的男人那也是男人啊。这个世界的秩序就是如此,男权凌驾在女权之上。不过桑月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58章 软包子地主千金》精选

当然也有一些人表示这种事情闻所未闻。很多男人都觉得这桑氏女做出来的事情太出格了。

哪怕是入赘的男人那也是男人啊。这个世界的秩序就是如此,男权凌驾在女权之上。不过桑月做的事情的确是叫人挑不出错处来。秦浚顿时傻眼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自从岳父母过世之后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所以他几乎是从未把桑氏放在眼里。

谁知道这个女人会忽然发疯?现在可好了,外室被发现了,自己还被“休弃”了。秦浚好歹是个读书人,要脸啊。现在他走在路上总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就连以前那些同窗,狐朋狗友看他的眼神也让他觉得格外的无地自容。

秦浚有些恼羞成怒。可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了牵制桑月的东西了。三个孩子跟他都不亲近,桑府稳固的就跟铁桶似的,他完全就进不去……

秦浚安慰自己,只要他找到了保人,只要他考上了举人,只要他有了权势,那桑氏给的耻辱他肯定会双倍奉还!

抱着这样的念头秦浚倒是也能忍。不过让秦浚没想到的是,桑氏是真的狠,把他给外室安置的那个宅子收走了,还把宅子里的值钱的东西都给搬走了。

他那个外室更狠,直接抛下一对儿女跑了,没办法,秦浚只好把两个孩子送回秦家村。

可是一向对他儿子喜爱有加的父母却不乐意给他带孩子。

秦浚好说歹说,还给了一堆承诺,总算是把父母给说动了,无非也就是别看他现在暂时落难了,等他考上举人还怕桑氏吗?

到时候就把他失去的全部都拿回来。

老俩口果然心动。

解决了一桩心事之后,秦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对桑月也更恨得咬牙切齿。

桑月那边不动声色就把秦浚给搞得万劫不复,就连系统都不得不说宿主下手真够狠的。

“还有更狠的呢。”桑月笑了笑,把原主的笑容模仿的惟妙惟肖,系统望着她笑成这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果然惹谁都不能惹女人。

桑月找人盯着秦浚,只要他找到保人就想各种办法搅黄,再找人把他狠狠的打了一顿,手骨直接就打断了。这样他一辈子都用不了笔了,就别想到时候回来报复。

桑月这一世活得不算太长,不过在这个时代也算是长寿了,那个姓秦的儿子也改姓了桑,跟秦家那边几乎断绝了来往。桑月可不是那种强压着不让孩子跟秦家的母亲。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秦家那边的人是什么德性?让三个孩子见过几次之后就彻底没了念想。

他们娘儿三个有钱有闲,干什么不好?为何一定要跟那边来往?

桑仕林是一个读书的料,桑月就供他念书,也算是完成了原主亲爹的愿望。至于如今已经改名桑仕成的小儿子却不是读书的料,他更加喜欢舞刀弄枪。

十年之后,年仅十六岁的桑仕林就中了举,桑仕成也不差,直接就走了武举的路子。

秦家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来闹了几次,可是桑家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地更多了,家里的奴仆也更多了。

秦家村整个村子里的人来了都打不过。没办法,只能认了。

一听说两个孩子现在都姓桑,跟秦家半点关系都没有,原本还打算来沾点光的秦家人灰溜溜的回去了。

当初秦浚那两个外室留下的孩子现在的日子也苦了,因为秦浚手断了,拿不了笔了,仕途这条路几乎是断了。

他整日里买醉,秦父秦母都对他失去了信心,完全不管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父子三人现在住的地方就是上一世桑氏母子住的那间老屋。

父亲一蹶不振,母亲跑了,两个私生子不得不振作起来。如今那两个孩子大的女孩儿也已经十四岁了,小的男孩儿十二岁了。

男孩儿倒是很想读书,可是家里条件不允许。女孩儿更是沦为丫鬟一样的存在。

男孩儿倒是还好一些,因为毕竟是秦家的男丁,秦老头和秦老太就算对那外室再膈应也不会让他饿肚子。

可是那个女孩儿就没那么好命了,爷爷奶奶不管,叔叔伯伯几乎是恨毒了她的父母。她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从小又是被娇养着长大的,能有什么办法?

这姑娘也是慢慢被养歪了,一点一点长大之后,她心里也充满了各种怨言,恨不得逃离这个家。

就在得知自己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有了出息之后跟着一个货郎跑了。男孩儿性格倔强,在一次和堂兄弟的争执之中碰到了脑袋,成了一个傻子。

桑月这些年一直派人盯着秦家人,秦家一点点风吹草动她都了如指掌。她真不在乎秦家人如何。只是秦家人越惨,原主就越解气。

秦家人自己作死的情况下,她完全不介意推波助澜。

秦浚死在桑月之前,他是在自己那屋里醉死的,死了都没人发现,是因为尸体臭了才被人发现的。死状比上辈子原主母女还要凄惨。

彼时的秦父秦母早就过世了,秦浚的侄子们也都嫌弃他们父子,一个酒鬼,一个傻子。不过到底是亲叔叔,几个侄儿把秦浚葬了之后不到七天,他们就听说那个傻子堂弟不小心溺水了,也跟着死了。

至于上一世那几个侮辱原主母女的二流子,桑月也派人盯着,发现他们真的是吃喝嫖赌什么都干的出来。

她使了一点手段,就让他们在一次做坏事的途中永远的失去了男人的那个东西。

……

“快点!县太爷要审理十多年前的老案子了。”

“十几年前的老案子,怎么今天翻出来审理了?”

“可不是吗?十多年前,咱们这镇上有一户姓桑的地主,那地主只得了一女,就招赘了一个女婿入门,谁知道招了虎狼。那个招赘入门的女婿在岳父岳母不幸去世之后不仅卷走了桑家全部的家财,还害得桑氏女和她的女儿双双惨死。”

“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狼心狗肺之人?”

闻者忍不住叹道。

“怎么没有,那桑氏家门的赘婿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也是报应啊。他卷走了桑家的全部家财,带着一双儿子还有外室所生的一双儿女赶考。没想到运气不错,被他考中了举人!”

“这样的人都能考中举人,真是上天不长眼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