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70章 劳模绣娘姐姐2

发布时间:2021-09-15 21:48:19

直到她知道自己这个毫不在意的女儿竟然绣艺如此出众,简直就是一棵摇钱树啊!钱秦氏的心思活泛了,哪能不心动呢?她立即就用自己那少得可怜的母爱去笼络了原主。把原主给吃得死死的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70章 劳模绣娘姐姐2》精选

直到她知道自己这个毫不在意的女儿竟然绣艺如此出众,简直就是一棵摇钱树啊!

钱秦氏的心思活泛了,哪能不心动呢?

她立即就用自己那少得可怜的母爱去笼络了原主。把原主给吃得死死的。

钱秦氏改嫁给钱贵之后,除了钱远志之外,又生了一个女儿。

她对原主本就没感情,本来是想让这个便宜女儿教会自己和疼爱的小女儿刺绣,再一脚把人给踹了。

奈何她和小女儿钱菊香实在是没有刺绣的天赋。那怎么办呢?只能想法子长长久久的把原主给笼络在身边,为他们挣钱。

从原主十一岁开始,她已经为亲娘一家子做了四年多的绣活了,一开始大概是一个月十五六条帕子,按照二十文一条帕子,一个月也有一百文,一年就是一千两百文。

在这个时代的农村,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大概是普通庄户人家好几个月的用度。一个壮年男人出去卖力气一个月都不见得能挣一百文钱。

由此可见原主的价值。

原主十四岁开始绣扇坠儿,绣屏风,速度稍微慢一些,但是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精品,价值极高。

原主一个半月绣出来的精美屏风拿到绣房直接就卖了上百两银子。

不过这些原主都不知道。

因为从来都是原主做绣活儿,钱秦氏再把东西拿到镇上去卖,钱秦氏又不傻,卖来的钱当然不会告诉原主。

也就是原主傻乎乎的,真的以为钱秦氏这个亲娘疼她,怕她被后娘欺负了。所以每天都把她叫去钱家做绣活。

其实钱秦氏就是为了监视她,生怕别人跟她说绣品的行情,也生怕她不在自己的掌控下做出来的东西被她那个后娘拿去卖了得了好处。

一开始笼络原主的时候,钱秦氏说钱远志是她亲弟弟,是她未来唯一值得依靠的人,毕竟是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呢。不依靠他,难不成还依靠后娘生的吗?

而且钱秦氏对原主也算是不错。

原主深以为然,可是随着原主挣的钱越来越多,钱秦氏的心态就变了,反正这个废物女儿好哄又听话,她也犯不着给她好脸色。

原主被亲娘剥削了一辈子,还被她嫁给了钱贵的亲侄子钱远明,一个懦弱无能的农家汉子,继续被钱秦氏死死的拿捏着,后来原主实在是干不动活儿了,就被钱秦氏这个亲娘亲自赶出家门,死在了路边。

可笑的是,被村民发现了之后还是后娘带来的哥哥陈大河和原主同父异母的弟弟桑树给她收的尸。

所以原主的愿望是报复亲娘一家,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桑家人过好日子,求而不得。好好的对待真正对她好的人。

劳模?桑月微微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眼前的绣架,她元神强大,又有原主的记忆,看这绣架还挺亲切的。有点意思。

她爬起来把原主绣了一个多月即将完工的屏风给收了起来,既然她来了,钱秦氏就别再想占便宜了。以前吃下去的都得给她吐出来!不过不着急,慢慢来。

因为钱秦氏吃定了原主,对她的人身自由倒是不限制。

所以桑月离开钱家并没有被人阻拦。

等吃晚饭的时候,钱秦氏琢磨着再催一催便宜女儿,顺便把她赶回桑家吃饭才发现人和绣品都不见了。她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不过钱秦氏很懂得安慰自己,她没有立即往坏的方面想,而是琢磨着可能女儿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准备回去的时候多绣一会儿把这个屏风趁早绣好。

这么一想,钱秦氏立即就冷静了下来。

钱家住在村子西边,而桑家住在村子东边,桑月走了两刻钟才到家,到家的时候桑老爷子才院子里劈柴,后娘周氏和妹妹桑花在院子里收衣服。

看到了桑月,没人说一句话。

原主这些年糊涂,被亲娘笼络了,对自家人反而冷淡。再加上桑花素来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看不惯原主的行为,每次原主回家来都要怼她两句。

可是原主默不吭声,桑花就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浑身不得劲儿。慢慢的,全家人都忽视了她的存在。

原主这些年除了吃饭睡觉,都在钱家,俨然半个钱家人。要不是她五官跟桑青山长得像,估计都得被怀疑不是亲生的。

桑青山是个沉默的汉子,素来话少,更是不知道如何跟看似文静话少,实际上叛逆被前妻教坏的女儿沟通。以至于原主反倒像个外人。

至于老爷子,对这个孙女儿更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可是想想这孩子才一岁的时候前儿媳就跑了,导致这孩子没了亲娘,对她到底有几分怜惜。虽然不赞同她的愚昧叛逆,倒也没有说她什么。

桑月不急着改变,没人搭理她,她也没理人,直接进了屋。

“哎哟,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今儿怎么回来那么早?还把绣品带回来了?她娘就不怕咱把她闺女儿的绣品拿去卖了?”

桑花气不过站在院子里嚎了一嗓子,这都什么事儿啊?这个姐姐愚蠢无知,倒跟他们一家人对不住她似的?

摆脸色给谁看呢?

“你少说两句,你姐姐可能心情不好。”周氏皱着眉头说道。

桑花冷笑了一声,没再搭话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桑月准时出现。

“爹,我娘说要把我嫁给钱远明,还说要我一辈子给他们家挣钱。还说钱远志根本就不是咱们桑家的孩子。”

桑月这句话成功的让所有人都抬起头来了。

周氏带来的那个儿子比桑月还要大两岁,去年,桑青山就给他张罗着娶了媳妇儿还盖了房子搬出去住了。毕竟不是亲儿子,又有了儿媳妇儿,住在一起不方便。

所以在场的有桑老爷子,桑青山,周氏,桑树,桑花,还有桑月。都是桑家人。

众人实在是没想到,桑月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我是没想到,我一直以为钱远志是咱们桑家的孩子,是我的亲弟弟,所以我……”

“爹,我娘她骗我,我以后再也不想理她了!”

桑青山沉默了片刻,心里老怀安慰,可是他嘴笨,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周氏和两个儿女面面相觑。倒是老爷子老神在在的说道:“你能想明白就好了,吃饭,快吃饭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