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73章 劳模绣娘姐姐5

发布时间:2021-09-15 21:48:21

这女儿都是要出嫁的,这桑家的大丫头可不已经十六岁了吗?乡下的姑娘大多早婚。正常情况下十三四岁定亲,小的也有十一二岁就把婚事定下来的。到了十四五岁,十五六岁就嫁人了。可是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73章 劳模绣娘姐姐5》精选

这女儿都是要出嫁的,这桑家的大丫头可不已经十六岁了吗?

乡下的姑娘大多早婚。正常情况下十三四岁定亲,小的也有十一二岁就把婚事定下来的。

到了十四五岁,十五六岁就嫁人了。

可是桑家那大丫头因为早些年被她娘笼络着,常年搁钱家拘着,要知道钱家可是有好几个年龄跟桑家大丫头差不多的男孩儿的,谁知道钱秦氏心里是怎么想的?

也是桑青山没用,前婆娘都改嫁了,还叫她把持着自己的闺女儿。不过私底下也有人觉得桑月拎不清,白眼狼,不知道谁真的对她好。

毕竟不管怎么样,她都姓桑不姓钱,也不姓秦,也不知道这姑娘是不是傻缺,竟然心甘情愿的给亲娘和继父一家做贡献。

这不是傻缺是什么?所以大家伙儿虽然有些心动桑月的挣钱能力,可对要娶这么一个媳妇儿进门还是颇有几分犹豫的。

都说爹怂怂一个,娘怂怂一窝。

要照着这姑娘的傻劲儿,嫁进来可不是给自家添堵吗?谁知道她会不会想不开带着自己全家去贴补钱秦氏?

不过到底是财帛动人心。当天桑月往家里搬了一大堆东西,第二天不仅钱秦氏知道了,也有按捺不住的人家悄悄的找人去问周氏的意思了。

正好桑青山祖孙父子三人都不在家,周氏就有些为难。虽说她是真心疼继女,可继女的婚事也轮不到她插手。

“这个事儿还得等她爹回来再说。”

“哎哟,妹子诶,你如今是桑家的女主人,是孩子她娘,她的婚事你咋就不能做主呢?”

周氏的面色颇为为难。“方婶儿,您看这事儿我真的没法做主,说出来不怕您笑话……”周氏犹豫了片刻,“也没什么可笑话的,这年头做后娘难,您也知道的……”

周氏还没说完,钱秦氏就带着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你们不能进来,你们干什么?”桑花急的大喊大叫,这会儿弟弟爹还有爷爷都不在家,家里就他们母女三人,桑月又是一个整天关在房间里面不出来的闷性子,有什么事情肯定兜不住。

钱秦氏可是带着她男人还有侄子都来了,桑花真是想想都来气,她钱秦氏哪来的脸啊?还不是她姐姐桑月拎不清,白眼狼。

现在好了,都被人欺负上门来了。

原本昨个儿得到了姐姐送的花布的那点感动又直接化为泡影了。

不过说到这里,桑花心里还挺纳闷的。虽然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她时常是恨铁不成钢的。可这个姐姐忽然之间开窍了,知道给自家人买东西了,桑花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现在钱秦氏带着钱家的人来找麻烦了,桑花倒是一下子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什么不能进来?这是我闺女儿的家,你们哄着我闺女儿给你们买这个买那个,你娘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我呸!你这个老虐婆你才不要脸!和离嫁人了还控制我姐姐给你做摇钱树,你还算不算一个母亲啊,我看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老贱人!”

“你们钱家是不是养不起孩子啊,养不起孩子有本事别生啊?”

桑花是一个泼辣的,况且看钱秦氏早就不顺眼了。这会儿怼起来可是一点都没饶人。饶是钱秦氏脸皮厚,这会儿也被她怼的瞠目结舌,满脸通红。

“你这个小贱人!烂了心肝的小畜生!你让你娘出来,你娘这个烂货就是这么教你跟长辈说话的?”

“你算什么长辈啊,你跟我爹早就和离了,你姓秦,夫家姓钱,跟我桑家有半毛钱关系没有?你还好意思管我们桑家的人,你还要不要脸啊?”

“你,你……”钱秦氏抖着手被气得不行,转头就训丈夫和几个侄子,要不是她儿子要读书,她肯定带儿子过来了。

钱秦氏心里十分清楚,桑月对这个弟弟有感情。如果不是因为她跟桑月说这是她的亲弟弟,亲弟弟出息了才能够成为她的靠山,她的傻女儿才不会心甘情愿的给她做绣品挣钱的。

所以当听说桑月给桑家人买东西了,钱秦氏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那个丫头哪来的银子啊?

原主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也不爱出门。因为做绣活儿能挣钱,钱秦氏就整天让她待在屋里,那皮肤养的白白嫩嫩的,一点都不像是乡下的女孩儿。

不过这没关系啊,反正钱秦氏早就安排好了女儿的“归宿”,只要给他们钱家挣钱就好。所以每次桑月做好了绣品都是她拿出去卖的。

卖来的银子一开始不多,她还会跟桑月说,以此鼓励她多挣钱“帮衬”亲弟弟。可随着卖的银子越来越多,钱秦氏也不干了。

财不露白的道理谁不知道啊?

况且桑月对她而言就是一个挣钱的“工具”,她只需要把绣品做好,并不需要知道这些绣品的价值。也因此桑月身上并没有什么银子……

钱秦氏很快就想到了一件事情,那件绣品……心里不由咯噔了一声。她忍不住了,立即气势汹汹的扭头喝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死人啊,看着我被人欺负,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钱贵的几个侄子,个个都是老实人,只有三房的钱远亮年纪最小,还算有几分机灵。

“桑家姐姐,我们,我们就是想见一见桑月姐姐……人家是亲生的母女,你们桑家人总不能拦着不见面吧?”

这话倒是有理。只是桑花害怕,怕一见到这个女人,她姐姐又犯傻。到时候可怎么办呢?桑花心里对姐姐桑月的感情着实是十分复杂。既担心又生气,还害怕……

总的来说,是恨铁不成钢吧,都已经绝望了,可刚刚看到姐姐有点好起来的样子,钱秦氏又来了……

她就怕钱秦氏装模作样的说几句软话,姐姐又耳根子软了听她差遣去了。

说到底桑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什么。

这个时候桑月出来了,钱秦氏眼睛顿时一亮。不过想起女儿可能自己去卖了绣品,心里就有些生气也有些着急。

也是掌控桑月习惯了,她没有试探也没有说软话,直接就硬邦邦气势冲冲的质问:“你是不是擅自把屏风给卖了?你哪来的银子买那么多东西?娘都听说了,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