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76章 劳模绣娘姐姐8

发布时间:2021-09-15 21:48:24

至于钱秦氏,桑月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只要她坚定立场不搭理钱秦氏,钱秦氏还能怎么办?如果是原主自己来,或许对钱秦氏这个生母还有感情,但是她不是原主,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快到三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76章 劳模绣娘姐姐8》精选

至于钱秦氏,桑月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只要她坚定立场不搭理钱秦氏,钱秦氏还能怎么办?

如果是原主自己来,或许对钱秦氏这个生母还有感情,但是她不是原主,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快到三更天了,桑家父子总算是回来了,还带回了许多猎物,对桑家而言意味着丰收,没想到原本以为陷阱出了问题,却是带来了大丰收。

桑家人处理野兽已经习惯了,快速的就将皮肉分离出来,皮子处理的好能卖不少钱,还有一些镇上的酒楼喜欢收的野味儿。不过酒楼不要死的野物,他们只要新鲜的。而这些野物几乎都是陷阱捕捉的,有些可能时间长了已经死了,但是大多数都还活生生的。

这些东西给乡下人吃不过就是难得吃到一顿的肉食,可是对镇上的那些员外老爷而言就是偶尔打打牙祭的好东西了。

所以价格上面不会太低。有时候桑家会送到酒楼,有时候是直接送到那些有钱的员外家。所以桑家其实是有钱的。

桑月除了监督桑树习武之外就跟平常一样躲在家里做绣品,还真别说,桑树可能读书没什么天赋,可是习武的天分很高。

他自己也很喜欢。

所以一点都不反感。武艺的进展十分的迅速,其实桑老爷子和桑青山还真不见得是什么武林高手,两人不过都是有个把力气,还有一些拳脚功夫而已。不过这些对桑树已经足够了。

只要体质锻炼的足够好,其他的都可以慢慢来,都是可以锻炼的,不过桑月对怎么训练别人没经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桑树自己上战场,却拼去杀。不过想想桑树作为桑家的独苗,让他去从军也不太可能。

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钱秦氏那边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钱贵当然相信她,倒不是钱贵多信任钱秦氏,只是因为两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人,钱贵心里十分清楚钱秦氏对自己还有用。

这些年,桑月给钱家挣得多,其实他们花得也多,主要是钱远志读书,家里翻新院子,就把家里的银子给用的七七八八的了。

不过有桑月这么一个活的摇钱树在,钱家人一点都不害怕,反正钱用了还能再赚回来,桑月随随便便做几个绣品就能卖好几两,之前做的屏风,大幅的绣品卖得更多,只是大幅的绣品和屏风并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就是布匹和丝线都得要一笔不小的数目。

钱秦氏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远见的人,她给钱家造青砖大瓦房她乐意,给自己儿子读书,买昂贵的笔墨纸砚她也乐意,可是给桑月花点钱,简直就跟要了她的老命似的。

也就是因为钱秦氏这种没有远见,所以这些年,原主做的大多都是小件,小件来钱快,但是数额并不大。不过好在小件的成本低,买丝线和布匹的钱钱秦氏不心疼。但是现在也给他们埋下了隐患。

如果桑月还受他们的控制那还好说,可是一旦桑月不受控制了,那么他们手里的银子就是用一点少一点了。

而且钱家的几个侄子都听到了桑月说的话,开始怀疑钱远志不是钱贵亲生的了。回去之后纷纷就把这个事儿跟自己的爹娘说了。

这可不得了了。

钱贵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兄弟三人,还有一个爱管闲事的大姐。

钱贵的大哥钱富和弟弟钱小富一个懦弱一个自私自利,一听自家儿子说了这个事情之后立即就不干了。

“这钱秦氏欺人太甚,用桑家的血脉来混淆咱们钱家的血脉!”

说话的钱富,钱富懦弱,老实,也有一些愚笨,儿子这么说了,他就真的以为钱远志不是家里的孩子了。他弟弟怎么能给人养儿子当这活王八呢?

钱小富可不傻,他眼珠子一转就知道钱远志肯定是钱家的孩子,别说钱远志这孩子跟钱贵长得很像,如果他真的是桑青山的儿子,他二哥能心甘情愿的把秦桂兰娶进门?还给人养儿子?

可是这关键不是钱秦氏和桑家那个小丫头闹翻了吗?

不过毕竟是亲母女俩,说不准钱秦氏哄一哄,那孩子就又好了?所以现在还不是和钱秦氏闹翻的时候。

“大哥,你听几个孩子瞎说,远志怎么可能不是二哥的儿子?远志那么聪明一看就是咱们钱家的孩子,跟咱们,特别是跟二哥长得多像啊。”

邱氏也是一个聪明机灵的,丈夫一说,她就立即反应过来了,事实上,当初儿子说钱远志不是钱家的亲生儿子的时候,她也曾怀疑过,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就是啊,大哥,二哥又不是傻子,远志那孩子可是有大出息的,这以后要是考中了当了大官,咱们这些做叔叔伯伯婶婶的岂不是让孩子寒了心?”

钱富夫妇两人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弟弟两口子竟然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钱富还曾想过把大姐叫回来,万一钱远志真的不是钱家的孩子就把这孩子送回桑家家,他们才不会给桑家养孩子呢。

至于钱秦氏还有钱秦氏后来生的钱菊香,是嫁到钱家之后生的,就不可能是桑家的人呢了。他们家那么多人,养活一个丫头等年纪到了把她嫁出去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钱富和钱小富正在房间里面激烈讨论的时候正好被经过的钱贵和钱秦氏给听见了,钱贵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钱秦氏的面色也不好看。

不过夫妇两人还没有翻脸,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两人进了屋把钱富和钱小富哄好之后,当晚,钱贵就给钱秦氏吹枕边风。

“这个事情毕竟是桑月那丫头闹出来的,你是她亲娘,怎么也得多关心关心她。”

钱贵说话一向都是有目的的。钱秦氏果然被钱贵哄好了。这件事情说到底是桑月这个丫头闹出来的,只要把她给哄好了,外人还能说什么?

翌日,钱秦氏就悄悄的来到了桑家。这次她不敢气势汹汹的从桑家正门走,而是悄悄的走后面。

这里毕竟以前也是她家,钱秦氏对桑家熟悉的很,包括后门的位置以及女儿桑月在家里的闺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