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78章 劳模绣娘姐姐10

发布时间:2021-09-15 21:48:25

女大三抱金砖,自家有儿子,又不是没有,年纪小点怎么了?桑月对邱氏的心思了如指掌。这钱家人各怀心思,就连看上去最老实的老大两口子都未尝没有算计她的心思。这样的一个家庭,就算她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78章 劳模绣娘姐姐10》精选

女大三抱金砖,自家有儿子,又不是没有,年纪小点怎么了?

桑月对邱氏的心思了如指掌。这钱家人各怀心思,就连看上去最老实的老大两口子都未尝没有算计她的心思。

这样的一个家庭,就算她什么都不做,以后因为利益产生的纠葛只会多不会少。

桑月掂了掂钱秦氏给的五十多两银子,十两五两的小银锭子,还有碎的银角子,难为她身上带着三斤重的银子还能健步如飞。

原主虽然固执愚顽,对钱秦氏这个亲娘还是了解的,钱秦氏这人掌控谷欠极强,银子大多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身上不带着银子没有安全感。

这笔银子桑月扭头就交给了桑青山,桑青山死活不肯要。

“你的银子你自己收着,你拿你的银子干什么?”桑青山是个老实人,不过对长女这些年也有些亏欠,所以见她跟钱秦氏走得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边,钱秦氏的确是女儿的亲娘,另一边,他未尝不知道钱秦氏这个女人居心叵测。

不过桑青山也不傻啊,他算是看出来了,女儿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所以他有些不知所措。

“爹不要你的银子,爹自己有,你自己攒着,将来给你当嫁妆。”

桑月没吭声,固执的把银子塞给桑青山。“爹,明儿您带我去买布料吧,我的婚事不急,需得我亲自点头才行。”

经历的世界越多,桑月对成亲这种事情的兴趣就淡,成不成亲的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不过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这个年代虽然大多数女人都得成亲,但是也有例外是可以不成亲的。只不过这个世界毕竟是古代,如果桑月真的不准备成亲,首先要获得家里人的支持。

“我想开班收徒,爹,你让娘帮我跟村子里的人说一声。”

桑青山闻言,倒是有些意外,“怎么想到要开班收徒?”

虽说这么问,可是桑青山完全就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不爱说话,可是对子女的疼爱之心都是真的,如果随便换一个不那么疼爱女儿的父亲也容忍不得自己的女儿贴补前妻那么多年。

说不定早就把这个女儿赶出去了。

桑月没吭声,桑青山也就没多问了,等桑月离开之后,桑青山却忽然之间愣住了,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女儿口中的娘指的可不是钱秦氏,难不成是周氏?

桑青山真的被自己这个女儿给吓到了,不过转念想想,又觉得钱秦氏造孽啊。

当初对钱秦氏,桑青山自认没有任何对不住她的地方。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桑青山心里虽然难过却也没想过挽留。这样的媳妇儿是留不住的,倒不如放他走。不过对老实憨厚的桑青山而言,钱秦氏何尝不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什么?她想开班收徒?”

周氏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啊,她是这么跟我说的。孩子想做就让她做吧。”

桑青山说道,周氏若有所思。她是个聪明人,不过也有些看不透养女的心思,她究竟是想干什么。为什么会忽然想收徒弟?她是越来越猜不透养女的心思了。

第二天,整个村子都轰动了,桑家更是访客络绎不绝,大多都是一些大娘领着自己的闺女儿侄女儿还有住在别村儿的外甥女儿什么的带着礼物来拜师。

这就是桑月的目的,桑家因为父子两人都是猎户,跟村子里的人来往不多,如今这个时代虽说邻里之间的关系都不错,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看看热闹,各人自扫门前雪的。

一旦遇到什么事情,帮桑家的人不多。

可桑月开班收徒就不一样了,古人注重师徒传承,有了师徒之名之后,就算是一家人了,以后桑家一旦有点事情哪里能不帮衬着呢?

方婶子也来了,她有一个女儿,性格跟她娘完全不一样,十分的腼腆,除了有些黑之外,性格倒是十分不错。

桑月收徒出了有针对性的选择一些人之外,还要看这些女孩儿的基础,学刺绣,首先是要有天赋的,其次才是努力,有天赋但是不肯努力不行。

而肯努力却没有天赋也不行。

像原主这样的天赋选手的确是不多,作为“师父”周氏的亲生女儿,桑花在刺绣上的天赋反而不如姐姐。

桑月这次一共收了十多名女孩儿,最小的八岁,最大的十四岁。也有年纪稍大一些的比如方婶儿家的红霞,已经说好了人家,方婶儿的意思是跟着学点针线活,出嫁了之后也能贴补家用。

这个年代一个女人在家里的地位除了娘家给的嫁妆之外就要靠自己的本事了。多一门手艺傍身自然是一件好事。

这对全村的女人而言是一件好事,可是对钱秦氏而言却不是一件好事,她在家里急的跟什么似的。

“你说你姐是怎么想的,她要是把本事教别人?这本事教会了别人,做的绣品可就不值钱了!”

钱秦氏在家里大发雷霆,两个妯娌都悄悄的看她笑话呢,钱菊香就跟一个受气包一样一声不吭,钱秦氏见女儿一句话都不说,顿时更来气了。

“你看看你,你跟你姐姐都是我生的,你咋那么没用,要是你有你姐姐的手艺,娘还能指着她吗?到底不是我养大的,白眼狼,这些年相处了一点用都没有。”

钱秦氏心里还觉得委屈了呢。

这要是收了徒弟就要指点别人做绣品,哪儿还有工夫做自己的绣品啊,这不是耽误时间吗?

她才刚给了那个臭丫头五十多两呢,眼看着那五十多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本,钱秦氏觉得眼前一片灰暗。

“不行,你也必须去跟你姐姐学去,不能便宜了外人。”

钱菊香不乐意了,她向来静不下心来,这做绣品还得一天到晚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就桑月这样的闷葫芦受得了,要她一天到晚都关在屋子里,非得把自己给闷死不可。

“娘,当初桑月可是手把手一对一教我的,不也没用吗?”

“我不去!”

“你不去也得去,没得白白便宜了外人!”

钱秦氏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