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82章 劳模绣娘姐姐14

发布时间:2021-09-15 21:48:28

钱秦氏哪能让桑月就这么走了?如果就这么放走了,那她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等一下,吃这么一点你就饱了?这些年,娘知道多亏了你,你弟弟才有书念。”钱秦氏其实内心一点都不觉得多亏了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章节目录<<<

《第82章 劳模绣娘姐姐14》精选

钱秦氏哪能让桑月就这么走了?如果就这么放走了,那她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

“等一下,吃这么一点你就饱了?这些年,娘知道多亏了你,你弟弟才有书念。”

钱秦氏其实内心一点都不觉得多亏了桑月,桑月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给她挣点钱怎么了?因此这话说的一点都不真诚。

“对,我跟你娘都很感谢你。我们以茶代酒,敬你一杯。”钱贵连忙附和说道。钱贵真的是跟桑青山完全不一样的桑月看了一眼钱秦氏推给她的被子,只稍微闻了闻,心里就有数了。

这点药可药不倒她。麻烦的是这身体是原主的,原主只是一个凡人,麻,药对她的身体是有作用的。桑月沉默了片刻。

钱秦氏有点着急了。

“怎么?你担心娘给你下毒啊,我们先喝!”钱秦氏用手肘推了钱贵一下,钱贵也喝了,“菊香呢?”

钱秦氏一愣,唇角的笑容都僵了,“你管你妹妹做什么?今儿这顿是我跟你钱叔专门感谢你的,你妹妹他们晚点吃剩下的,不是什么金贵的人。”

钱家三房已经分家了,不过还是住在一起,就是各自搭个灶台的问题,不过如果有条件也可以去村长那边另外批地造新房子,这些年因为桑月这颗摇钱树,三房住在一起还有好处,其他两房的人才没那么傻。

钱远志则因为读书,平时不在家。

要不然钱秦氏可舍不得把她的宝贝儿子排在桑月后面。

“进来一起吃吧,还是说娘没把我当自己人。”

钱秦氏一愣,钱贵连忙给她使眼色,她只好去叫钱菊香一起进来了,钱菊香对桑月其实一直态度算不上多好。毕竟同样都是钱秦氏的女儿,桑月就能给家里挣钱,她有一双巧手,而钱菊香没有。

虽说钱秦氏内心是更宠爱钱菊香的,可也没少跟钱菊香抱怨,说她怎么就没有桑月的巧手呢?

所以钱菊香内心对桑月是十分妒忌的,因此表现出来也十分抗拒。

钱菊香今年十二岁,正是懂事的年纪,因为从小就被钱秦氏挂在嘴上,说她比不上同母异父的姐姐桑月什么的,这么多多年下来,钱菊香能喜欢桑月就怪了。

钱菊香一进来就坐在一边默默扒饭,低着头掩饰自己内心的妒忌和不满。而这种妒忌和不满从那天桑月拒绝教她刺绣到达了顶点。不过钱菊香也知道她娘想做什么。

总归是对自家有好处的事情,所以钱菊香坐着不说话。

桑月不着边际的把自己碗里的那碗茶分别倒在了三人的碗里。然后假装自己喝下去了。

见桑月喝下去了,钱秦氏松了一口气。

没过一会儿,三人全都倒了。桑月嘴角微微一扯,可真够狠的,一碗茶分成三碗,直接把三人全都给药倒了。桑月的耳朵灵敏,刚才吃饭的时候就听到了左边的屋子里传来了声响,想来他们打算把他们放在左边那屋里。

左边那屋里肯定早就有人等着了。

桑月在钱菊香和钱秦氏的脸上来回逡巡,最后选定了钱秦氏,作为始作俑者,钱秦氏有理由自尝恶果,钱菊香就算了,她虽然是个女魔头,也没有跟钱秦氏一样的“爱好”。

这屋和隔壁那屋之间有一扇小门,正好方便了桑月行事,把钱秦氏扔过去之后,桑月就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去找守在外面的桑树诉苦去了。

“姐,你怎么了?他们给你委屈受了?”

桑月低着头,要利用这么耿直的弟弟还真让人有些不忍心啊,不过没办法,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没,没什么,我娘逼着我嫁给钱远明,我不愿意,所以就出来了。”

“什么?”桑树虽然是老实人,可是十分有正义感,一听,顿时不干了,这钱秦氏竟然还没死心?“姐,你别难过,我找他们算账去!”

桑树想都没想,立即就推门进去。

“人呢?怎么都躺着了?”

桑树想了想,推开了另一扇门,“你们在干什么?”桑树的声音有点响,十一岁的少年,正是变声期,声音实在是说不上好听,很快就惊动了长房和三房。

“被发现了?被发现了也没什么,让桑家那小子看见正好,咱儿子正好娶了桑家的那个丫头,聘礼咱也不亏待她。”方氏絮絮叨叨的说道。

忙起身准备去“看热闹”,顺便去做一个见证。

三房那边邱氏也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这些年,大嫂的心思她怎么能不知道?只可惜她的心思二房那边也看的清清楚楚的。

钱秦氏看不中她,她也没办法。心里有气,邱氏也隐约知道这长房和二房想干什么,她倒是要去看看,还真能让他们给折腾成了?不行,她也要去凑凑热闹!

抱着各种复杂的心情,几房的人都凑齐了。不过方氏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桑月,心里不由咯噔一声。这个丫头不是应该在屋里吗?

心里带着各种疑惑,方氏进了屋,结果就看到了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钱秦氏躺在床上,上衣已经脱了只剩下肚兜,儿子站在床前一脸的不知所措。

钱贵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沉着脸看着侄子和自己的妻子。方氏立即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

这件事情传出去,别说钱秦氏不能做人了,就是自己儿子以后也别想娶到媳妇儿,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要安排桑月和儿子的事情,这件事情肯定是越多人知道越好。这样儿子就能成功的抱得“美人归”。

可是谁知道出了这样的丑事。

第二天,整个村子都传遍了,跟自己的亲婶婶通女干,钱家人这段时间就跟臭水沟里面的老鼠一样,不敢在村民面前露脸。就连在私塾读书的钱远志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钱远志今年十五,只比桑月小一岁,相貌上跟亲爹钱贵长得很像,特别是跟钱贵年轻的时候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不过因为钱家穷,钱贵作为老二,还是要帮家里干活,可是钱远志就不一样了,钱秦氏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早早就把他送去私塾念书去了。

真才实学没多少,读书人的酸腐倒是学会不少。

“你们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简直就是有辱斯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