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08 一通电话

发布时间:2021-10-14 20:08:42

三个小时后,我才从会议室里出来,表面上还是没心没肺的微笑着,其实身心俱疲。往常我断不会这样的,天塌下来自然有大个儿的人顶着,得逍遥时且逍遥,可是今天我的心防被敲裂了,做不到百

>>>《姐姐有毒》章节目录<<<

《08 一通电话》精选

三个小时后,我才从会议室里出来,表面上还是没心没肺的微笑着,其实身心俱疲。

往常我断不会这样的,天塌下来自然有大个儿的人顶着,得逍遥时且逍遥,可是今天我的心防被敲裂了,做不到百毒不侵。

师兄,是你吗?

我心里来回转着这个问题,以至于回答长老们提出的问题时心不在焉。不过这种公开的责问会,本来也问不出什么实质内容,说来说去也是官样文章,虽然看起来仪式庄重,气势汹汹,但协会也不是铁板一块,人人心中盘算着小九九,不用我瞎搅和,他们自己就互相制衡,倒不如动私刑更顶用。

可这次的会议也给我敲响了警钟,不能再这么混吃等死下去。平时,我虽然知道协会内部也有党派斗争,就和吸血鬼中有密党和魔党之分一样,却从不在意。但现在看来,为了自保我也得研究一下才行,不然我这种外来户说不定也会被卷入某些阴谋中。

或者,把我遣送回国。

而我不能回去。

此次会议是以费舍儿嬷嬷主导的,她不断从各种角度问起我为什么会潜入威廉十六的城堡,我自然坚称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而去寻找线索。然后她又反复问我都找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内心挣扎了零点零一秒,还是没有把我对师兄马小甲的怀疑说出来。

我绝不伤害他!就算他悄然离开,就算他真的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就算他是恶魔,我什么都不管,我只是绝对绝对绝对不要伤害他。

费舍儿嬷嬷是个厉害角色,我迟疑的过程短得连自己也忽略了,却被她看出来,因而不断追问,幸好我意志够坚强,心思够狡猾,这才在两个小时内做到滴水不漏。

最后,我还被搜了身。因为有人怀疑我在威廉十六死的那天偷了宝珠,然后就地隐藏,今天是去取脏物的。

我对怀疑者的智商表示鄙视,对他的想象力表示钦佩的同时,还找抽的说了一句:“要不要照X光?万一我体内带石呢。”

叫我嘴欠!叫我嘴欠!为了这句废话,我被带到协会内部那设备齐全的医厅检查了半天。这地方本来是为了医治与吸血鬼战斗时负伤的猎人而预备下的。

这时候我再脸皮厚,再与世无争也感觉到了被羞辱的愤怒。不过我忍着不发作,因为知道在这个到处都是冷眼的地方,大约除了维克和奇奇,谁也不会同情我半分,那么我的冤枉要给谁看?没有意义和价值的事咱就不做了,怪累的。

不过,有件事我犹豫良久却还是做了……我拔通了昨晚为小乙打的那个电话。

我很明白即便在宿舍,我也被监视着,十之八九我的房间里还被装了窃听器,但我博大精深的中国道术中有一项最平常的东西叫屏蔽结界,所以我毫无顾忌的钻进被子,在结界的保护下为所欲为。

铃音响了很久,那边却按掉了,表示她有多么厌恶我的联络。可是今天我铁了心要跟她说话,所以不断打过去,直到她暴怒着吼我。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小丙在电话那端喝问,“我早说过不想知道你存在这个世界上。”

“不管你想不想知道,我都还没死。”这一次,我硬气了些。

小丙似乎愣了一下,随即生硬地问我,“这次又要多少钱?”说得我好像是她的穷亲戚,三天两头向她讨饭似的。

其实两年来,我只给她打过三次电话。第一次是她第一次执行A级任务时受了伤,我担心她,打去问问情况。第二次,是昨天为了小乙的保释金。第三次,就是今天……

哈,我多伟大,居然没有一次是为了自己。

“我不要钱。”我近乎低声下气地说。谁让我曾经对不起她?谁让我是个坏女人呢?看吧,坏人就是这个下场,就连说话也在气势上矮三分。事实上,老天没打雷劈死我算仁慈了吧?

“除了身外物,我跟你之间没有任何瓜葛。”小丙冷冰冰的,“事实上我只当你已经死了,现在肯跟你说话,也是看在小丁的面子上。”

“谢谢你顾念着小丁。”

“小丁也是我的师弟,虽然他和……也被你迷惑了。哼,你怎么弄到我的电话号码的,看来我必须换一个了。”

“你不必,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骚扰你。”

我没告诉小丙,我是从吸血鬼猎人总会那边查到的号码,因为每个猎人都要登记一个,以便协会内部的联络。那个号码不对外,所以不能换得太频繁。

至于偷查电话号码的方法,我就不曝光了,因为实在太恶劣。

“你最好设个屏蔽结界,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我提醒她。虽然我极少极少与她联络,但难保长老会不对她进行监听。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传来小丙不耐烦的声音,“好了,有什么事就快说,你不知道对着你,我会很不舒服吗?”

“你知不知道大师兄在哪儿?”我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小丙沉默了,忽然就沉默了,连呼呼的表示气愤的声音也屏持了起来,显然这个问题对她也很震撼。

我们彼此沉默,好像有一片黑幕阻隔在现在与往昔之间,令人透不过气来。啊,心好痛啊,以前感觉不到,是因为痛到极致,就像寒极生热似的。其实,我心里的伤一直摆在那儿,从没有愈合过。

过了好半天,她终于打破沉默,“他已经不见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她的声音慢悠悠的,夹杂着浓浓的恨意,听起来很阴森。

“我们州的吸血鬼领主被杀的事,想必你知道了。”我咬紧牙关,冷得哆嗦,却仍然坚持把话说完。

小丙一定会知道的,也会知道那次任务是我执行的。她现在混得比我好一万倍,是邻州的金牌吸血鬼猎人,听说已经可以进入长老会旁听了,那意味着她有权知道核心机密。

果然,她笑道,“你多大的本事啊,连千年吸血鬼王也能杀掉。想必师傅若出关,一定会以你为荣。”

“今天我去调查了现场,发现有急催追捉印的痕迹!”我不理会她的冷嘲热讽,既然已经说了,干脆直截了当。

“什么?”小丙发出一声惊呼。

不是她做的。不是我做的。小丁没那个实力。排除了其他人偷学的微小可能,答应呼之欲出。

…………………………………………

…………………………………………

因情节关系,这章字数只有两千多,明天的章节自然会长些。

谢谢大家。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